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钺
马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1,629
  • 关注人气:2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越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

(2011-11-04 21:30:19)
标签:

杂谈

分类: 新华每日电讯专栏

几年前有部电影《双食记》,讲述的是一个家庭主妇发现丈夫出轨,怨愤之下,反而更加体贴,为丈夫下厨做出一道道美食。丈夫大饱口福,却不知自己已死期将至:原来妻子依据中医中食材相生相克的理论,将不能同食的食材烹于一锅,于是原本脍炙人口的佳肴,在精心搭配之下,就变成了杀人夺命的毒药。比如美味的大虾,和维生素C同吃,就会在胃里生成致命的砒霜。

 

电影上映之后,有食品安全专家指出,利用食材相克的方法来实施谋杀,这事儿只能发生在艺术创作中,喜欢在厨房中乱点鸳鸯谱的家庭主妇们大可放心,也不必胡思乱想,想也没用,因为虾+维生素C虽然确实会产生化学反应,生成砒霜,但剂量极其微小,可以忽略不计。总而言之,虾+维生素C不是什么杀人灭口的必备良药,因为在那个倒霉的家伙被砒霜毒死之前,已经肯定会被撑死了。

 

先不论有没有科学依据,用美食来害命,《双食记》这个故事确实挺好玩。不过这不算是最玄乎的,智利女作家伊莎贝尔·阿连德在她的散文集《阿佛洛狄特:感官回忆录》中,讲述了一个更有想象力的故事:香水命案。阿连德声称,这个故事出自日本“平安王朝的小野语吕夫人之手”——这话姑且听之,因为阿连德善于杜撰,证据如下:她在同一本书中提到,中国古典名著《西游记》中,有一位“主张唯有通过性高潮才能到达真理的道姑”。相信中国读者中没人能找到的这位道姑。

 

真假暂且不论,让我们继续听阿连德讲故事。故事的起因和《双食记》毫无二致,都是男人的风流引起了女人的仇恨,女人于是想出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由感官起作用的报复方式。顾名思义,既然是香水命案,那么凶器自然是各种香料。

 

阿连德写道:在某种剂量下,原本具有疗效的花草精油会产生相反的效果。芥末使她的情人陷入没来由的忧郁,含羞草使他满怀对疾病及其后果的恐惧,松油使他确信自己会失败,冬青用恼人的妒忌刺痛他的心,忍冬使他思乡的愁泪盈眶,石楠花可以让人大惊小怪,金雀花会使他丧胆,铁线莲使他坐困愁城,榆花使他满脑子妄想,野生酸苹果花则使他深信自己的不洁,栗子花苞会使他不由自主的不断想起自己的种种失误,柳花使他怨叹同侪的好运,杨花使他在模糊的恐惧感下浑身冒冷汗、颤抖不已,樱花让他以为自己的神智即将崩溃,野玫瑰会使他退缩冷漠,不在乎自己是生是死,但整体而言,比较倾向于后者。确认她已将他打点妥当后,情人在他太阳穴上又各加了一滴野生酸苹果花精,加深他对自己的厌恶。朝臣出于强烈的自我厌憎,哀求情人给他致命的一剂。情人见朝臣在她怀抱中无力反抗,转而可怜起他所受的折磨,便在他焦躁不耐的舌上点了一滴附子。

 

阿连德这样结束这个故事:不专的男人就这样死了,全身赤裸的获得了解脱,自光源氏去世以来,尚未有葬礼中出现如此满身香气缭绕的尸体。

 

如果要评选文学史上最奇异的杀人方式,阿连德讲述的这个香水命案绝对排得进前五,如果要评选最香艳的,那香水命案的排名还要靠前。德国作家聚斯金德也写过一部名叫《香水》的小说,讲述一个天生没有体味的怪人杀害少女制造魔力香水的故事。写作这些故事的动机当然很多,其中之一也许是人们对于美妙事物的隐忧,就像人们既赞叹科技又迷恋主题为机器人造反的科幻小说一样。这种心理,正如王菲歌中所唱的:“越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