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楼梦断三百年
红楼梦断三百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5,256
  • 关注人气:2,0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王晓丰(V哥掰谎)红楼梦研究:“红学”的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2019-02-18 08:43:56)
标签:

教育

历史

娱乐

杂谈

文化

《红楼梦》的故事背景真的是明朝吗?贾家的家败真的是影射明朝灭亡吗?我们这不是又回到一百年前蔡元培“索隐派”的老路上了吗?当年老蔡就认为《红楼梦》隐写的是悼明之失,里面有很多“反满”的内容,被后来的“考证派”所嘲笑。没想到历史就是给我们开了这样一个玩笑,终点又回到起到点,到现在才发觉,真是在前进中曲折,在曲折中前进,历史的发展出现了反复无常,让人感慨。但这也是合理的,试想想,一个象征皇宫的贾家的由盛到败,从成书年代来看,也只能是明朝了。

红楼梦

由此看来作者以贾家来影射明朝皇宫,用贾家的家败来比作明朝的灭亡,是用“以家寓国”的方式来描写明末清初那段改朝换代的历史,这才应该是《红楼梦》一书中最难以直接告诉我们的秘密,也是此书写得如此隐诲的根本原因,在第一回那首诗中提到了“古今一梦尽荒唐”,如果此书写的是明亡,对于当时的汉来说这样讲确实是合理的。我们来看看第一回一条很长的批语其中的含意吧:

看见士隐抱着英莲,那僧便大哭起来,又向士隐道:“施主,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内作甚?”〖甲戌眉批:八个字屈死多少英雄?屈死多少忠臣孝子?屈死多少仁人志士?屈死多少词客骚人?今又被作者将此一把眼泪洒与闺阁之中,见得裙钗尚遭逢此数,况天下之男子乎?看他所写开卷之第一个女子便用此二语以定终身,则知托言寓意之旨,谁谓独寄兴于一“情”字耶!武侯之三分,武穆之二帝,二贤之恨,及今不尽,况今之草芥乎?家国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运其数则略无差异。知运知数者则必谅而后叹也。〗

本来给我们的感觉是书中写的是儿女情长,可没想到英莲刚一出场就出现一条批语一下子将其上升到国家兴亡的高度上来,还把几个有名的的改朝换代、国破家亡的历史一起搬了出来做类比,还说“家国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运其数则略无差异”,以前看得人们晕头转向的,怎么非要将这两样联系到一起呢?现在我们才终于能明白这其中的奥妙,因为《红楼梦》隐写的就是那段让人惊心动魄的明亡历史。

书中四大家族“贾王薛史”可不是随便取的名字,应该是谐音“家亡血史”之意,暗指本书描写的是“国破家亡的血泪史”!这也说明此书的作者应该是明朝的“遗民”,亲身经历过明朝的亡国之恨,《红楼梦》成书的时代在康熙朝,而且根本不可能活到乾隆时期,这也意味着主流“红学”的彻底破产。而《红楼梦》中记年的批语用的都是天干地支,没有皇帝的年号,这一点也非常值得大家深思。六十年对于一个人的一生来说足够用了,顶多每个干支出现两次,可对于离我们三百多年的历史长河来说就不一样了。而由于各种阴差阳错的原因,让近百年来“红学家”将成书的时间往后错了六十年,于是就出现了“乾隆曹”的各种雷人理论。

在第一回里,全书一开始,有这样一些描写非常值得我们再好好思考一下:

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堂堂之须眉,诚不若彼一干裙钗?……何为不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亦可使闺阁照传。复可以悦世人之目,破人愁闷,不亦宜乎?

红楼梦

本书一开篇就点明此书写的是闺阁之事,写的是儿女情长,写的是才子佳人,作者为什么一上来先强调这一点呢?有些太刻意了,反而让人起疑,生怕有人不信似的。而在这里有一条批语:

〖甲戌批语混成正文批语:“风尘怀闺秀”乃是第一回题纲正义也。开卷即云“风尘怀闺秀”,则知作者本意原为记述当日闺友闺情,并非怨世骂时之书矣。虽一时有涉于世态,然亦不得不叙者,但非其本旨耳,阅者切记之。〗

批书人也跟着强调了这一点,给人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让人更加疑惑了,有必要这么小心谨慎吗?没想到第一回没过多久,作者再次提到:

空空道人听如此说,思忖半晌,将《石头记》再检阅一遍,因见上面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

这样的话说多了就会起到相反的效果,看来作者真是有苦衷的。而到了第四回,又有一条批语提到了类似的内容,强调与政治无关:

〖甲戌侧批:实注一笔,更好。不过是如此等事,又何用细写。可谓此书不敢干涉廊庙者,即此等处也,莫谓写之不到。盖作者立意写闺阁尚不暇,何能又及此等哉!〗

红楼梦

作者和批语人居然为厌其烦而反复突出这一点,反而让我们感觉这其中必有问题,也就是说此书表面上写的是闺阁,而实际上写的就是政治,而且是一段血腥的历史。而这一切直到现在才真正被人看出来,不知道这是不是《红楼梦》一书的定数。我感觉作者非常迷信,认为明朝的灭亡是天意,是冥冥之中命中注定的,书中充满了宿命论,而且巧妙地表达了出来,这对于我们认识和分析作者的创作意图非常有帮助。

其实当年蔡元培先生也看出了这其中的隐寓,只是那时严重缺少资料,所以没有深入下去,应该说非常可惜。而那时的人们经远离了明亡的历史,汉人们已经淡忘了自己的亡国之痛,早就开始习惯于被异族统治的生活。以在清初的时候汉人们因为反抗剪辫子而有很多人被砍头,所谓的“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可到了清朝灭亡的时候让汉人剪辫子反而成了一件痛苦之事,真成了“反认他乡是故乡”了,所以人们很少再去关心《红楼梦》到底是一本什么样的书,更多的是看表面的故事解闷儿。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只要你对《红楼梦》感兴趣,都可以很容易地从网上找到大量相关信息,甚至要比那些专家看到得还多,让中国人能真正看懂《红楼梦》这部千古谜书成为可能,这样看来我们这一代人都是很幸运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