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鹤麟
程鹤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70,981
  • 关注人气:38,6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程鹤麟:转发几个喷子对程老汉的喷喷喷

(2022-03-25 20:16:18)
标签:

长篇小说

莲塘浮生

年度中国好书

分类: 媒体内部消息

历史会记住这一天。

2022年3月24日,发生了突如其来的事。

上午,一打开微信就看见,那个书法家、作家、处士、网名“杨老爷”真名杨建军的家伙,在早晨7点钟就给程老汉来了个微信私信,恶狠狠地把程老汉的长篇小说巨著《莲塘浮生》喷了一下。(内容见下方↓蓝色字体

接着,又看见,2019年度中国好书《地图简史》的作者徐永清,在早晨8点钟给程老汉来了个微信私信,举报了杨建军对程老汉的喷,又墙倒众人推加上了他本人对程老汉很不客气的喷,还抄来了作家、《长旅瞬间》的作者戴占军对程老汉赤裸裸的喷。

以上三条汉子都是程老汉大学母校北京广播学院的表同学(隔壁77级新闻编采专业的同学)。

程老汉给徐永清回复说:“你们这些鬼话,我都截图存证。哼哼

没想到,徐永清无视程老汉的这句威胁和警告。过了一会儿,他示威般地把上述内容(包括程老汉那句回复↑)整理成笔记,发给了程老汉。意思是,我就这么做了,你奈我何?

程老汉回复他:“哇,永清兄来真的啊!谢谢,谢谢!其实吧,程老汉写这部‘巨著’,完全没有商业目的,信马由缰,想写啥写啥,爱咋写咋写,写到哪算哪。承蒙谬奖,忘乎所以。”

接着就看见,徐永清把笔记发到朋友圈。

再接着又看见,亲同学(77级新闻摄影专业同班同学)、旅美作家温化平女士来了个雪上加霜,转发了永清兄的笔记,她还加了按语说:“看看俺们隔壁编采班的同学是如何评论俺们摄影班同学的作品,评论中那一笔有福建‘清明上河图’之风情,俺以为非常传神。”

……

我不知他们都抽的什么风,我也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总之程老汉有点傻眼。

程老汉当时就想把他们对程老汉不留情面的喷,给发到公众号上去。

可又觉得自己有点恬不知耻。人家都这样子喷了,我还给转发?!

于是就没发。

可是,天人交战30多小时之后,程老汉还是按捺(这个“捺”字,读 )不住。

豁出去了,转发,谁怕谁啊!

鲁迅老师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高尔基老师说,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转发——

【徐永清笔记:程老汉的长篇巨制《莲塘浮生》】

在20世纪80年代,我偶尔见到一两份香港报纸时,注意到副刊版的长篇连载,很钦佩那些作者每天都写一段、连连不休的本事。

想不到,几十年后,又看到了同样居于香港的熟人程老汉的长篇巨制《莲塘浮生》的连载。只不过程老汉与时俱进,小说不在报纸上刊发,而是在网络上连载。

程老汉者,程鹤麟也,香港凤凰卫视主持人、制作人。他是我北京广播学院同年级、同系的同学。

从2021年1月4日星期一开始,每逢非公众假期的周一、周二、周三,程老汉同时在几个平台发布自己的长篇小说处女作《莲塘——闽侯甘蔗程氏家人传说》,到本周的周三已经发了190期,还没看到尽头呢。

程老汉说,“这本小说是我的家史。”

“书名为什么叫《莲塘》?

“长期以来,程老汉都认为,人世间犹如莲塘。全球是一个大莲塘,大莲塘里有无数的中莲塘、小莲塘、小小小莲塘……”。

 

说起来不敬,因为时间关系,我并没有追程老汉这长篇连载,只是看过其中几篇。

这是具有新闻人特点的小说,写得既扎实、又洒脱,围拢一个家族的千百年兴衰,寻根数典,谈天说地,娓娓道来。确如偌多连环的莲塘,向你展示各种或熟稔、或奇异的风景。

 

话说2021年12月1日下午,程老汉忽然私信我:“永清兄,中国地图什么时候开始南在下北在上?”我简单地回复了他。

5天以后,在《莲塘浮生》连载第144期中出现了一段:

 

甘蔗人去福州都说“落福州”。落=下。福州话里,“落”是“下”的动词形式。下来,落来;下车,落车;下线面,落索面。

如果甘蔗人往相反方向走,去建瓯,他们会说“上建瓯”。

这可不是看北上南下的地图看来的。

中国古代地图,有南在上北在下的,有北在上南在下的。晚清西方绘图技术传入,中国人制作的地图才固定成南在下北在上。写到这里特地请教了我的大学“表同学”(隔壁班同学)、地图专家徐永清先生。他认真回复了一个权威答案曰:“就地图实物而言,汉代马王堆地图上南下北;宋代的《禹迹图》《华夷图》之后大都为上北下南;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的地图实物没有存下来。”

 

今天早上,我在朋友圈里看到在福建的老同学杨老爷对《莲塘浮生》的评论:“程老汉才华横溢,他的长篇巨制《莲塘浮生》文笔清新,把传统的中国文学中的白描写法与现代新闻笔触巧妙结合,令人叹为朴素笔调之观止!他通过程氏家族的兴衰故事,生动展现近代福州城乡之间的风情画和风俗史,是文字版的闽侯《清明上河图》。作为他的同学和他文字的长期读者,老夫钦佩之至!链接在此,欢迎赏读。”

我(徐永清)附议:“赞成杨老爷评论!从《喇叭裤礼赞》到《莲塘浮生》,程老汉一支秃笔摇曳生姿了四十多年。”

在北京的老同学戴占军也加了一段评论:“其才情在学中已现。后去卫视,凭一张苦脸却成镜中佼佼,足见靠实力吃饭。今又拜读长篇一节,语境语速拿捏得恰到好处,有清风徐来、诗书漫卷之气象,真真妒煞人也!”

我把三段评论发给程老汉,他回复:“你们这些鬼话,我都截图存证。哼哼”

哈哈。

 

(2022年3月24日)

【程老汉再说几句】

2022年的3月24日,农历是二月廿二,是程老汉的农历诞辰纪念日。

程鹤麟记得最牢的、我小时候跟我祖母有关的事就是这个日子。

到了这个日子,祖母就会问我:“今旦什乇日子(今天什么日子)?”

我就会回答:“二月廿二。”

祖母又问:“二月廿二鹤麟做什乇(做什么)?”

我答:“二月廿二,食面食卵(蛋)。”

上述几个喷程老汉的同学,杨建军、徐永清、戴占军、温化平,他们都不知道这个日子对程老汉的意义,却跟着杨建军选在这一天来喷程老汉,实在是天意。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