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科学文创郑军
科学文创郑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9,680
  • 关注人气:4,2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科幻小说《痴人》——王朔

(2022-06-17 06:59:20)

作家王朔

 

 

阮琳坚信,通过练气功,可以把那些靠下意识支配的人体反射作用变成有意识支配。

 

 

譬如说消化、呼吸、排泄本来都是自动进行的,练了气功后,这些生理需要都可以自主控制。

 

 

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如果人能够高度控制自身的每一个微小活动,避免因自身能量相互冲突抵消造成的盲目浪费,调动全部能量集中在一个部位,不就变得更强有力了吗?

 

 

当修炼到一定程度,人不就可以飞起来,上天了么?

 

 

阮琳想飞,想上天。

 

 

修炼之初,阮琳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高效率地处置着一切,虽非游刃有余但也大致妥贴,没出什么大乱子。

 

 

比如,她对吃喝拉撒睡做了一些革新,能合并的合并,能简省的简省,吃巧克力压缩饼干就参汤,能拉稀屎决不既小便又大便。

 

 

阮琳的进展很快,控制代谢、控制内分泌……一切都在她的统一号令下有条不紊地积极运作,体内各组织团结得象一个整体,她的每一个指令都在最基层得到完全的贯彻。没有她的指令,细胞不敢分裂,大肠不敢蠕动,白血球在细菌的侵入面前也会踌躇不前。

 

 

这样,阮琳的身子骨比从前不知结实多少。身边的同事看在眼里,不得不由衷地赞叹:

 

 

“你真了不起,做到了常人做不到的事。不久的将来,你将创造出真正的奇迹,不借助任何外力和工具,只凭自身的亿万细胞的奋斗,拧成一股绳,飞将起来……

 

 

但作为一个处心积虑要强健到某种程度的人,越是通过努力取得成效,越是发现自己尚待改善的地方之多,越感到虚弱。

 

 

比如,阮琳虽然完全控制了肢体,但尚未完全控制大脑——每当她专心致志众事一项高级神经运动时,总有一些脑细胞想别的,驱使它们控制的部分神经去作反应,分散了阮琳的注意力。

 

 

这种低级趣味的嗜癖使阮琳的意图老是打折扣,这些干扰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是我的一个细胞就必须服从我的意志。我是率领它去飞跃,无组织无纪律,左顾右盼怎么行?”,阮琳想。

 

 

她是个绝对能干、有着过人精力的人。凭借坚强的信念、强大的意志力,终于有一天,阮琳说:

 

 

统一了,现在,从这一秒种开始,我可以行使绝对权威了。我要……”

 

 

就在她宣布的同时,话还没有说完,事情急转直下:

 

 

她病了,她就象二百门电话总机的值班女战士一样忙得不可开交——血液要流动,肌肉要弛张,腺体要分泌,细胞要分裂,维持酸碱平衡,电解质平衡及其它种种生命必需的请示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

 

 

她疯狂地努力着,力求维持运转,但就象一精疲力竭的骑手再也控制不住脱疆的劣马一样,与其说是她驾驭着马跑,不如说是马驮着她跑,她充其量也只能做到勉强趴在马背上不被摔下来。

 

 

她经常排不出时间进行细致的消化,造成食物潴留;来不及指示大肠蠕动造成便秘;忽视了皮肤的新陈代谢,造成了表皮大面积角质化……

 

 

更要命的是,她有时忙起来忘了喘气,致使体内二氧化碳蓄积,影响了大脑供氧,人竟能忽然晕过去……

 

 

所以,就在气功练成,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完全被统一意志控制的一刹那,阮琳彻底崩溃了。

 

 

同事劝她:“算了,你既然管不了就别管了,还是让它们各自去干自己的那一摊儿吧。”

 

 

阮琳的目光告诉大家,晚了。就象一只老虎经过圈养再也不会在野外独自谋生一样,她自身的神经、腺体、平滑肌已经像动物园的老虎失去捕食本领一样失去素有的本能了。

 

 

阮琳没能飞起来。

 

 

但她上天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