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渔夫
大渔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590
  • 关注人气: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东山村薛氏家族和妈祖祭祀圈

(2007-02-09 16:40:57)
分类: 梁山鹿水-地方史民俗
漳浦县东山村薛氏家族和妈祖祭祀圈

王文径

在漳浦县现存的妈祖天后宫中,绝大多数位于漳浦的旧镇,六鳖,古雷,霞美等沿海地区乡镇,内陆地区的县城,官浔,也由于处于漳浦的主要河流鹿溪,南溪边上,这与妈祖这一民俗神的"海上保护神"的特征是相吻合的。然而在漳浦内地的石榴镇东山村,也有一座古老的,且名闻遐迩的妈祖宫—东山妈祖宫,这就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兴趣。
东山村东山宫
东山村位于漳浦县城西北部,属石榴镇辖,村子的坐落在漳浦与平和交界的黄炉山山脉东南面的小盆地里,周围丘陵起伏,村前虽有溪涧,但水量甚小,是漳浦的主要河流鹿溪的源头之一,没有水上通航的能力。当地农民以农业为主要经济,商业和养殖业甚少,在宋代,曾经开办过窑场,烧造以青黄釉,刻划花为特征的「珠光青瓷」,入元后停烧,至民国再重新烧造,五十年代重兴为相当规模的瓷窑,现街继续烧造。
东山妈祖宫位于东山东面村外,面朝南,土木结构,全构阔十七米,深十六米,占地二七二平方米,以正座和左厢房组成,其中正座分门厅,天井庑廊,正殿,面阔三间,明间宽4.5米,次间宽2.0米,深三进,正厅深一进,石林和花岗石承重,其中一支石柱上刻有"薛正甫",无纪年,重修后改作天井中的台阶石。大门对联书:海不扬波后德配天神以建福母仪作圣:正殿上书左厢房宽八米,前为天井,后为房舍,房舍深五米,分为五间,其中朝南一间。正殿正中奉大妈,二妈,前面香案上配祀着千里眼,顺风耳,青石香炉前刻"光绪丁丑 "(光绪三年、一八七七年)纪年。右侧配祀注生娘娘,左侧配祀玄天上帝。左墙边配祀土地,右墙祀五谷王,似为后加,供奉护法尊神,观音。宫中四壁粉墙上画着水墨连环画,有三国演义,说唐等内容,在五十年代重刷的灰粗层中,间或可见有“同治元年” (1862年),“时在戊辰葭月”(拟为同治七年、1868年)等工匠的纪年题字。
根据宫中的石柱,柱础等石构件的特征及纪年,东山妈祖宫约当建于明代中晚期,清代同治间重修·近现代再修。
东山妈祖宫签诗为二十七首,书于红漆木牌上,让求签者可自行抄回解答,木牌年久字迹斑驳,未能抄录全部:
1、刘智远戏瓜精 2、郭秀才月光娘子 3、孔子小儿论 4、象囗囗囗
5、挟刘秀 6、李旦戏凤娇 7、薛仁贵困白虎庙 8、二度梅9、佛祖答歌诗 10、穷秀才求功名 11、孔明请东南风
12、文王请太公13、无主夫妻 14、伯夷叔齐 15、苏小妹答诗
16宋仁宗认母17、桃园三结义 18、黄巢试宝剑 19、吕蒙正得小姐
20、赵太祖困河东 21、孙悟空西天取经 22、龙虎交战
23、孟姜女范喜郎 24、倒吊莲25、莫得须防囗囗囗
26、张君瑞得莺娘 27、囗囗囗囗囗囗
由于宫中历来有一专职的管理人员代为解签,村民多由其劳,村中有识者或认为二十七首容量太少,难以满足群众需要,曾商议采用乌石天后宫等通用的一百二十首,但议而未行。

东山薛氏家族及妈祖祭祀圈的构成

东山地区的居民以薛姓为主,分布在东山与玳瑁两个行政村,以东山为主:东山村有七个自然村,人口约3OOO人,其中东山自然村236户,人口978人,大路埔16户74人,申内自然村20户13O人,山坪顶自然村78户477人埔仔圩自然村11户70人,新建自然村20户229人(以上一九九七年初统计),上营自然村85户,550人,其中上营为许姓,余为薛姓,薛姓尚有与东山村相邻的玳瑁村约14OO人,其中,山坪顶崇拜土地,上营村崇拜佛祖,玳瑁崇拜开漳圣王陈元光。介入东山妈祖宫祭祀圈的仅东山自然村和大路埔二个自然村,东山村又根据具体地理位置,分为六个社角,分别为楼仔脚,25户,106人、围仔内37户,174人、顶五二19户,1OO人、顶五大41户,186人、径头60户,285人、人石脚54户,270人,包括大路埔自然村16户74人,共计252户1194人。
薛姓在闽南地区是一个较罕见的姓,可能仅见于长泰和漳浦,但何时入漳,尚无明确的记载,但距东山三公里的石榴镇中,有一座明代中期建造的南甲庵,庵中八支石柱均有舍者题名和纪年,其中有一薛姓者,刻明「正德己巳四年」,可知薛姓在正德之前就已经定居于石榴附近地区了。东山玳瑁两个相邻的村庄,所有的薛姓共计一五OO人左右,可以说是漳浦县这个姓氏的全部了。两个行政村共计有八个自然村,均同出一个家族,这是没有疑问的,但为什么东山妈祖宫的崇拜只限于其中的二个自然村呢?这则与东山自然村这一派的祖先薛士彦有关。 ;
薛士彦,,,《漳浦县志》载:“(士彦)少失父,伶丁孤苦,母夫人尝夜半焚香祝天,愿儿成人,士彦方读书,闻户外声叱之,则母也故,遂相持泣,自是每夜分必恻然于怀,终身无安枕之夕一。后于万历八年(1580年)庚辰进士,督学秦楚,历官广西右布政,云南左布政,湖陕二省提学。”在该家族建造的薛氏家庙大厅上,刻有这样的对联:学宗百鄂,镜悬湖陕千秋月,官至紫衣,东南剑奇半碧天。致仕后,讲学于乡里,“四方负笈者以百计”。其时正值倭寇猖獗,沿海不宁,薛士彦即出资,召族人建造了一座城堡,城堡位于东山村东面一小山坡上,根据地形构筑,呈不规则椭圆形,夯筑生土城墙二OO余米,城墙外均为十几米的沟壑,又于城堡中建长方形四层主楼,聚族人以居,传说由于城楼甚高,站在楼墙上可以看到漳浦县城的灯火,足见工程之宏伟。现尚保存主楼和部分残城墙。
当地薛姓族人一般认为,薛士彦在从外地为官,回乡时请来妈祖金身香火,并倡建了这座妈祖宫。薛士彦末中进士前,因家道贫寒,寡母孤儿,多遭家族中的大户白眼,得志后,身份剧变,声名显赫,本宗人也跟着眼高三尺,其他薛姓宗人自觉没有资格与其亨妈祖宫的庙门,而大路铺自然村则是例外。大路铺是个小村,同为薛姓,传说薛士彦少年失父,从少与其母寄养于大路埔母舅家中,考中进士后,大路埔人传话于东山村人,以卖菜籽者比喻东山村人,以种菜者比喻大路埔人,认为其功劳不可没,所以历来和东山村人同样享有妈祖宫的庙门和薛氏祠堂的荣誉。

东山宫妈祖崇拜活动

东山妈祖宫的崇拜活动每年有四次,分别为三月二十三日妈祖的神诞日,正月初六日至初九日迎妈祖下天,十二月二十三送妈祖上天,十一月初五祈安日。
三月二十三日妈祖诞辰庆典,是东山地区妈祖崇拜活动最隆重的一次,通常要连续热闹三天,唱三天大戏,当然,近年来已改为放映电影了。祭拜活动历来在妈祖宫前,近年因宫前道路过于狭窄,容纳不了,近年改在薛氏祠堂的大埕上。祠堂位于村中心地区,始建于明万历间,倡建者也是当年的布政大人薛士彦,祠堂阔12米,深33米,宽三间,分三进,包括前面的石埕,占地1 .5亩,这座祠堂虽然久年失修,但一年里也有几次活动是在这里举行的,除了妈祖诞辰庆典外,正月十五的活动主要也是在这里举行。
妈祖诞辰庆典活动以社角为单位,各设一张大桌,堆放供品,供品由各家各户自行预备,或鸡鸭鱼,或猪肉猪脚,发糕,各随心愿。又由当年度的理事会出面,置一张大桌,供奉一头全猪,(近年也改为猪头猪肉代替了)事后猪肉按户头瓜分,大头家获多得到猪骨的利益,又需蒸一个大发糕,以面粉和红糖为主要原料,外染红色,以示吉利。
妈祖诞辰的费用也是各家各户摊派,由各个社角的理事收取,并张榜公布,以下是三月二十三日围仔内角妈祖诞辰庆典收取香火款的情况:

户主 人口 金额 户主 人口 金额 户主 人口 金额
德川 8 13 仕德 2 7 金平 4 9
两全 3 8 德全 4 9 思伟 5 10
德成 4 9 春如 2 7 立志 3 8
火坤 9 14 金山 5 10 建和 4 9
坤发 9 14 思国 4 9 思强 4 9
坤城 8 13 荣崇 6 11 思示 4 9
长太 4 9 崇生 4 9 长圳 3 8
旺水 6 11 仁安 3 8 严生 3 8
英明 6 11 立鹤 4 9 周有 6 11
金海 6 11 金顺 4 9 聪明 3 8
桂林 6 11 桂火 4 9 立山 4 9
思明 7 12
合计 共34户, 人口160人, 金额330元

其他社角的收款情况依此类推,全东山妈祖宫祭祀圈252户,每户5元。为1260元,1195人每人1元即为1195元,二项合计2455元,而1996年妈祖诞辰庆典活动的开支为2245.60元,、具体项目为:
电影三场 820元
演电影电费 26元
购面粉红糖 28.5元
买两只鸡 83.6元
买猪头,猪肉 312元
烟茶(供头家,电影放映员)205元
香烛、寿金286元
买供品,鞭炮 405元
为祠堂买一香炉 60元
为祠堂买一门大铁锁 19.5元
十一月初五为村中的谢祈安口,早上开始,抬着妈租金身与轿巡社祈安,先从大路埔村开始,家家户户于大门前备以@礼,香火奉迎,抬到家门前,即燃放爆竹恭迎,极尽虔诚。时近中午,大路埔巡罢,便打道回东山村,妈祖宫位于东山村至大路埔的村口,巡回到东山村,也就是回到宫前,便转入「吃敬饭」,便进入所谓的吃敬饭活动,全祭祀圈各以社角为单位,自备一大铁锅,每户各出一斤大米,加上芹菜,豆腐干,菠菜,红糖,煮成一锅,各个社角亦各预备一张大桌,安放于宫内宫外,全东山妈祖宫祭祀圈中的所有,七个社角,一千五百多人,无论男女老少全部围在一起吃这顿中午饭,由于选用的纯为素菜,故又称「吃清菜」,以示诚心,也冈此可得到妈祖的保佑,一年里无灾无病。

谢祈安之前数日,各社角的小头家就要事先到各家各户收取款项,根据多年的定例和本年度的安排,当年的物价情况等进行摊派,如往年每户出二元,每人口各一元,一般总收入为2400元,1996年因安排修理妈祖宫,便有所增加,即每户出五元,每人口2.5元,如四口之家,即二人10元,三人12.5元,四人15.O元,下表是1996年农历11月初5的祈安日收取的款项清单:

各社角 按灶收取金额(元) 按人口收取金额(元) 合 计(元)
户数 金额 人口 金额
楼仔内 25 125 106 265 390
围仔内 37 185 174 435 620
大路埔 16 80 74 185 265
顶五二 19 95 100 250 345
顶五大 41 205 185 462.5 667.5
径 头 60 300 285.5 713.5 1013.5
人石脚 54 270 270 675 945
合 计 252 1260 1194.5 2986.0 4246.0

其中照顾到孤寡老人经济上的原因,同时考虑到其对妈祖的感情,故以半数收取。除了祈安日按每户及人口收取的4346元以外,当年正月初六,初九的妈祖下天庆典尚余款881元:当年妈祖金身到外村巡村收取的租金250元:三月二十三日妈祖诞辰日也余款2796.9元:大路埔村另捐有 110O元,1995年度余款10.50元,合计9484.40元。现请看这笔款项是如何安排使用的:
(一).妈祖宫重修费共计5580.00元,其中
购瓷砖款 955元 购红砖款 670元 购白灰款 76元
购五十包水泥款900元 购纸灰白水泥 68元 沙土 450元
电料及工资 152元 油漆材料工资 800元 泥水匠工资 1500元
(二).祈安活动开支3473.0元,其中:
买二只鸡73元 购面粉 47元 买一头猪 1135元
杀猪工资 40元 零买猪头猪腿 232元 购香烛炮 130元
购寿金 625元 购糕料果品342元 放映电影三场 850元
(三).提前支付十二月二十三日送妈祖上天的猪肉,香烛,以及宫中日常用品如铁钉若干,日历一本等共汁148元。
(四).支付管理妈祖宫的人员薛长溪全年的工资450元。
四项合计9651.0元,尚欠款268.6元,只有待来年的有关活动再收取补偿。
正月初四晚上至初八日,妈祖金身被迎到当年的大头家家中,大头家需打扫出厅堂,新购置草席,茶壶、新碗,于神前供奉时新水果,香茶。日间受人们供奉,至初九日入庙,入庙当天,照例要出巡村中,受各家各户参拜,在这一活动中,宫中的护法尊神是最受欢迎的角色,因该神高仅二十五厘米,适合小孩迎奉,天一亮,村中的小孩争相将护法尊神请出庙门,燃上香火,于村中巡游,一旦到了谁家门前,均需 燃香放炮,并给小孩以零钱,之后,妈祖再由大人抬出巡村。迎妈祖下天,按例每户出5元,每人出二元 ,但当年新婚或生男儿者,必须出二十四元,以供宫中公用。这笔收入,除了支付这一崇拜活动所需,余下的,作为正月十五日薛氏祠堂的庆元霄,挂大灯等所需。如一九九六年的正月十五日活动,就有购买大红灯一对80元,前往订做灯,接灯的路费,生活费285元,买猪肉73元,买炮竹,红烛、寿金20元,买电灯,电线21.7元,合计440元的开支。初四日迎妈祖下天的活动中,还有一项重要的仪式,即当天晚上,全祭祀圈的人集中于宫中,举行一年一度的选头家。按照惯例,每户的家长均有一次竞选的机会,先由上一年度的大小头家进行抽签,求得神示,是否继续留任,空缺的名额接历史上留下来的顺序,依次上前抽签,每个社角二名,选出小头家后 ,再由小头家中产生大头家,依旧是先由前任抽签,是否留任。又于小头家中选出出纳会计等财务班子, 选出的头家则负责妈祖宫一年的工作。
大小头家有权决定聘用宫中管理人员,管理人员为本祭祀圈中人,通常住在宫中的厢房里,平日打扫
宫中卫生,点长明灯,为求签问卜者解签。属本祭祀圈中人一般不收费,而外村人或不属该庙门者每签收取二元,由管理人员收入。

结 语
在漳浦影响较大的妈祖信仰圈中,主要为明万历间林士章奉来的乌石妈祖,明万历间云南参议刘庭蕙奉来的杜浔妈祖(八十年代庙迁于杜浔北坂),和薛士彦的东山妈祖,三派都以其家族为基础构成了独立的祭祀圈。
乌石妈祖与社浔妈祖,都正处在漳浦沿海的东南地区,且具有古老的历史,有显赫地位的创建者,影响面较大,其中乌石妈祖由于其林氏家族人丁兴旺,是漳浦的主要姓氏,四百多年来,以兴旺的家族为发展的基础,在漳浦的中部和东部,形成了较广泛的信仰圈。且由于乌石妈祖最早奉祀于漳浦县城的北门外妈祖宫,所以在县城一带也广有祟信者,其分香也甚为广泛。
其次为社浔的妈祖,由于传说杜浔妈祖系明代刘庭蕙奉来的,刘姓自然将该妈祖视为其家族的传世保护神。漳浦刘姓原来主要居住在杜浔镇内,后来杜浔镇内逐渐形成了邱洪卢三大姓的鼎立之势,刘姓退居小姓,人口不断迁出,在北坂和古雷半岛的西林一带,构成了自己的宗族重心,始建于明代的妈祖庙年久破败,八十年代中期,便在其聚居腹地北坂村重建了庙门。北坂为古雷半岛在北部,两侧临海,渔民甚多,广有冯砠信仰者,也以优越的地理位置,很自然地跨越了家族的圈子,虽然其祭祀圈依然以刘姓为主,但其信仰圈已覆盖了漳浦南部的沿海地区。
东山处在四面环山的地区,方圆十几里仅此一座妈祖庙,且历史攸久,倡建者地位显赫。但薛氏家族发展较慢,目前全县也仅有三千人左右,居住范围相对稳定,囿于山坳之间,交通闭塞,家族之间且有宗派之分。历史上妈祖祭祀圈仅限于其中薛氏中的二个家族,说到底,实际上是以薛士彦派下所构成的,几百年来,没有使其他薛姓家族加入这一祭祀圈中。而在同一行政村中的不同自然村和社角中,却各自有奉祀玄天上帝,土地,佛祖,开漳圣王陈元光等的庙门,可见东山妈祖并没有发展成有一定社区影响的信仰圈,属于封闭式的,仅限于本宗族的祭祖活动组织。此外,东山宫使用的妈祖签诗为二十七首,也与漳浦沿海地区广泛流行的六十首,一百二十首签诗不一样,从中也可以看出其历史上封闭性一面。至于其他自然村,其他姓氏的群众也有到该庙门抽签问卜者,但数量甚少,仅属于个别,不具备社区的意义。
东山妈祖宫祭祀圈虽然以妈祖为祭祀的主神,但令东山人引为自豪的祖先薛士彦实际上也被作为这一祭祀圈中并立的祭祀对象,原来在妈祖宫前的祭祀活动也可以改在祠堂前进行,祠堂祭祖活动的经费也可以在妈祖祭祀活动的经费里支出,以庙门的名义组织选举的理事会同时也控制着家祠的祭祀活动。形成这一对象的原因是,历史上东山宫妈祖祭祀圈一直限于这两个血缘相近的自然村中,家族牢固地控制着理事会的存在,家族在整个祭祀圈中发挥着关键的作用。也因为有了这层作用,这个崇拜圈的排他性也就成为合理。
自然,东山妈祖崇拜圈没有渗透到其他薛姓家族,没有像大部分的古老庙门那样,发展成为大范围的信仰圈,所处的地理位置是先决的条件。但既然这一个没有舟船通航,历来外出谋生者也甚少的内陆山区,且周边众神纷繁,释道民俗并立,大小庙门如林,东山宫妈祖的香火为什么没有在历史的风雨中熄灭 ,接纳或改祀,却历来对妈祖忠诚不二,宫中天天香火鼎盛,年年活动频繁呢,实质上,从袅袅升腾的香 烟中,从庙正殿柱子上的那”后心惠慈庇存裔孙,天性裔厚感应家族”的对联中,透露出的却是东山薛姓 人对于其祖先薛土彦为家族带来的那一段辉煌荣耀的历史的思慕,对于这个薛姓在漳浦历史上绝无仅有的 ,以科举出身的高官强烈的崇拜意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