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流过眼
风流过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2,444
  • 关注人气:5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西安日报发表:那些军校生

(2007-08-01 19:38:23)
标签:

文学/原创

记忆刷新

军旅生涯

感悟随笔

西安日报发表

分类: 记忆刷新

西安 那些军校生 

王兆贵

 

  恢复高考前入伍的这批人,到部队后很希望能有机会弥补上不了大学的缺憾。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部队只有部分军校恢复了大学专业课程。我很庆幸能在短期复习后,考上坐落在古城西安的一所军校。

 

西安日报发表:那些军校生
  上军校时,我们大多已逾而立之年。毕业时有位叫王刚的同学,在校友通讯录上题了一首短诗,来表达当时的感慨:其实我们的相逢本是一场误会/其实我们互称同学都很不好意思/因为我们毕竟已不算年轻/这些都是年轻时就该做完的事/其实我们也有我们的骄傲/其实我们没有愧对我们平凡的名字/因为我们在军校中踏响的足音/使遥远的太阳显得真实/其实我们都会记住我们这个集体/因为我们都不会忘记自己的历史/朱雀大街的身影/小雁塔下的书声。
  我们这批分为四个中队的军校学员,可以说是东西南北中、总部海陆空各军兵种都有,虽然称不上是卧虎藏龙,但却不乏翘楚和才俊。除了前边提到的诗文流丽的王刚外,还有以论文见长的陈玉金、马誉炜,文笔细腻的刘洪久、高金业,敏而好学的吴双铁、马效智,颇有辩才天赋的郜南海、孙毓荣,组织协调能力很强的胡振山、贾飞升,专业舞蹈演员出身的陈遹,擅长书法绘画的于宪武,专精于篆刻治印的完颜玉升,黄梅戏唱得比较地道的赵啸谷等。
  还有一位学员周大新,在校期间就写作并发表过几部短篇小说,其中《“黄埔”五期》,就是以我们第五期军校学员生活为原型的。自此后,勤于笔耕的周大新一发而不可收,先后发表了许多优秀文艺作品,出版的文集至少五部,总计300余万字,成为全国文学创作一级作家。其中根据小说《香魂塘畔的香油坊》改编的电影《香魂女》,荣获1993年度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
  目前,毕业后还在部队的同学为数已不多了,留下来的也大都升任要职。转业到地方的同学,分散在全国各地,干什么的都有。进入党政机关身居要职的自不待说,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一队一班学员陈平。转业地方后到国外留学,回国后凭借着一小笔资金开始了自主创业的艰难旅程。草创之初,只有七个人三台面包车,规模小,客户少,但凡搬家、送货、跑运输等苦差事,只要能揽到的活都干。那时还没有物流这一说,但他所从事的这个行业实质上就是我国物流业的雏形。
  一晃十几年过来了,在大浪淘沙的快运市场上,经过自强不息的打拼,陈平旗下的宅急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已在物流业扎稳了营盘,成为国内领先的民营快递公司之一。陈平本人也先后获得“中国十大创业新锐”等殊荣,并荣幸地登上了央视举办的有关颁奖晚会。
  陈平的经历说明,没有什么路比从军的路更能磨练人的意志,没有什么职业比军人更能体现人生的价值,没有什么学校比军队这所大学校更能培养和造就人。

 

西安日报发表:那些军校生
    附注:本文发表在《西安日报2008-08-03第4版西岳副刊,编辑秦宁。

     往事如烟,笔墨有限,谨以这段不成章法的文字,向当年那些曾经朝夕相处的校友们,献上真诚的祝福,略表久违的思念,并此纪念八一建军节。

 

    20096月,从网上发现了一篇周大新回忆西安政院的文章《西安求学忆》,附录于此,以资印证(此文已收录入作者文集《我们会遇到什么》):

    由于“文革”的耽误,也由于我的军人身份,允许我考大学已是1982年年底了。其时,我已经30岁,儿子都已出生了。我当时报考的是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复习时间也只有几个月。我紧张地拿起高中数学和语文课本还有复习提纲,夜以继日地温习那些早已变得陌生的知识。还好,命运没有亏待我,在济南军区那个考点里,我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被录取了。
    学校就在西安的小雁塔附近,报完到我就去小雁塔下兴奋地转了一圈。我这是第一次来西安,没想到盛唐时的都城会成为我的求学之地,这令我多少有些得意。每当在城里的大街小巷闲逛时,我都在心里暗暗地猜:杨贵妃当年是不是也在这儿留下过足迹?
    军校的学习生活和军营的训练日子相差无几,都是紧张而要求严格的。早操,上课,自习,考试,加上野外演训,很少有空闲时间。好在我和我的同学都已是成人,知道学习机会珍贵,用不着别人来劝学,大家都恨不得把一天当成两天用,抓紧时间往自己的脑袋里塞知识,唯恐塞少了吃亏。我那时已经迷上写作,便把课余时间全用在了读、写小说上,短篇小说《黄埔五期》《街路一里长》和中篇小说《军界谋士》就是这时候写出来的。学校里有许多建筑,可最让我感兴趣的还是那不起眼的图书馆,它给我提供了许多好书,我的文学食粮大多取自于它。这个图书馆有一条规定特别好,就是允许你一次借几本书,这便节约了时间省去了麻烦。记得每当我抱着一摞书走出图书馆大门时,心里总是满溢着欢喜。
     这所学校建立不久,所以老师大都很年轻。他们的教龄虽然不长,但水平的确不错,教《大学语文》的张本正老师备课尤其认真,我从他的课上总能得到一些新东西。他和我们平等相处,我和我的同学们都对他怀着几分敬意。
    住在这座古称长安的城市里,你不能不去想到历史想到古人,这里有太多的古代往事促你去回想,有太多前人的足迹让你去追寻。记得我先去看了大雁塔和钟楼,看了秦始皇陵和兵马俑坑,后去看了华清池和乾陵。在华清池,站在唐明皇和杨贵妃共浴的温泉池旁,我一边默诵着白居易《长恨歌》里的诗句“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一边在心里感叹:一切都会化成烟云,包括权势、富贵、爱情和生命……
    那个年代,学校里的文化生活比较单调,没有舞会,没有网络游戏,也没有多少电视剧可看,学生们的主要娱乐就是拔河比赛和一周看一次电影。拔河比赛常常会给大家带来短暂的快乐,每一个学员队都挑出20个精壮汉子,然后在一根绳子上比赛力气。我虽然因为身体偏瘦只能成为看客,可照样能从这种原始的比赛游戏中获得快感,每当参赛的一方轰然倒地时,我就会和大家一起放声大笑从而放松了自己。
    学校一般不欢迎学员的家属来校,怕影响大家的学习。可学员们多是结了婚的人,都想趁这机会让自己的老婆孩子来古都一游开开眼界,于是相继悄悄行事,让自己的家人不声不响地来校,或是找一个招待所住下,或是找一个朋友家里住了。同学们互相掩护,学员队的干部们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写信通知了家人来校,妻子于是抱上儿子带上岳父,坐了半天一夜的火车硬座来了。那真是一次美好的相聚,承蒙朋友们的帮助,我们住在小寨附近的西安通信学院宿舍里,趁星期天带他们游了市内和近郊几乎所有的景点。岳父这是第一次远游,喜欢历史的他,亲眼看到那么多处史书上讲过的风景名胜,异常高兴。我3岁的儿子则差不多吃遍了西安好吃的东西,快活地说他以后还想来这个地方,没想到还真让他说中了,十几年之后,他也是到西安读的大学。
    我们在校读书的这段时间,南部边境老山地区的战斗还在进行,不断有部队轮战上了前线。到我即将毕业时,轮到我们济南军区我当年所在的一支部队去老山参战,我当时就想,如果有机会,毕业后一定要争取去前线一趟,一个军人,一生不见见真正的战争场景那实在遗憾。还好,毕业后,领导安排我和另外几位记者朋友一起去了老山。
    毕业离校前,同学们忙着互留赠言,我记得我给一位同学留的是:古都同窗共读前人知识,军中挚友合练杀敌本领。遗憾的是,毕业后我没去练领兵打仗的本领,而是干起了写作的差事,没有轰轰烈烈,只有冷清寂寞。还好,这差事和自己喜静不喜交往的脾性正相合,倒是也干得高兴。
    离校到今天,转眼已是二十几年过去,每一想起军校的生活,都历历似昨日之事。对西安政院,对西安古城,我一直心存感激,我是在那儿变得成熟的,也是在那儿明白:人这一生,不要太在意荣辱沉浮,不要为一时的得失过于高兴或痛苦,因为一切都将过去……

    (作者周大新,1952年生,河南邓州人。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政治部创作室主任。著名军旅作家。)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