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学苑出版社
学苑出版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62,952
  • 关注人气:5,7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启功、朱家溍:做学问要做“猪跑学问”?

(2010-03-14 15:28:59)
标签:

古籍

善本

古书

收藏

考古

明朝

太子

刻板

印刷

燕王

朱棣

藩府

分类: 考古与收藏

  启功、朱家溍两位先生在国学、文物学方面的建树深得世人尊重,问及如何做好学问,两位先生不约而同地回答,做学问就要做“猪跑学问”,看似通俗,却又让人一头雾水,究竟何谓“猪跑学问”?

   

    朱家溍先生与“猪跑学问”

    朱家溍先生家住东城区交道口附近的一个大院,原是清代僧王府旧址。朱先生的书斋号“蜗庐”,是启功先生题写的,还有一个斋名叫“宝襄室”,因为藏有宋四大家之一蔡襄的墨迹而得名。朱先生兄弟几家挤住在王府的一隅,确实有些逼仄。要知道,朱家是旧京显赫大户。朱先生的高祖朱凤标中过榜眼,做过咸丰朝的宰相,《清史稿》里有传。他的父亲朱翼庵(手写作“厂”)先生是清末民初的收藏大家,曾得宋代蜀本《六唐人集》而将藏书之所命名为“六唐人斋”,所藏碑帖书画,富可敌国,国内最著名的明拓《石鼓文》、明拓《汉张迁碑》、《汉乙瑛碑》等都是朱氏旧藏,有《欧斋石墨题跋》行世。解放后,朱先生昆仲将家藏的大量碑帖捐赠给了故宫,它们成为故宫碑帖藏品的主体!朱先生还将珍贵家具捐赠给了承德避暑山庄。朱先生乐天安命,对物质生活并没有过多的奢求,每天骑着自行车到故宫上班,悠然自得。我(注:本文中的“我”均指我社《纸润墨香话古籍》一书作者)没有听到过他对生活的任何抱怨,表示过不满,朱先生的子女也极有教养。朱先生为人善良,诲人不倦,对晚辈循循善诱,求题索书从不拒绝,我也是受益者之一。

  记得是2000年春,在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组织的一次活动的小休间隙,我向朱先生请教如何做学问,没想到朱先生说他的学问是“猪跑学问”,说得我一头雾水。朱先生解释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比起乾嘉学人,比起前辈来,我辈真是万不及一。但总算是见过一些国学大师,听过他们的课,能继承一点。这当然是朱先生的自谦之词,他是我国著名的文物专家、清史专家,学识渊博,著作等身。我听后深受教育,深感自己之渺小,学识之浅薄。

 

启功、朱家溍:做学问要做“猪跑学问”?

 朱家溍先生故居

    启功先生以身作则做“猪跑学问”

    无独有偶,启功先生也说过“猪跑学问”,我猜想他们两人在一起时聊过这样的话题。相对来说,我与启先生认识最早,交往也最多。

  第一次见启先生,是工作需要。那是在1980年,我供职的文物出版社想编一套类似《历代书法论文选》的书,社领导派我去与启功先生联系。当时,启先生刚摔了一大跤,情绪不是特别高。他说上海书画出版社已经出版过了,再出意义不大。书没编成,但我就此与启先生认识了。那个时候我正习帖学书,常买一些珂罗版的字帖,所以,总打电话请教碑帖版本。启先生不厌其烦,还说“尽管买,我给您当参谋!”(启先生对人客气,总是以“您”相称)有一次,我在中国书店买了一本《索靖出师颂》,花了30元,觉得太贵了。拿给启先生看,他说不贵,这是好东西,当场就给我题签:“隋人出师颂三种。”他认定是隋时无名氏所写,而不是晋人索靖书。那个时候,启先生都70多岁了,记忆力还如此之好,我当时觉得启先生的脑子就跟电脑一样。多年以后,嘉德拍卖公司征集到了《出师颂》原件,学术界经过讨论研究,最后还是按启先生的意见定为隋人出师颂,原件后归故宫收藏。

  由于应酬太多不胜其劳,于是启先生家的门上贴着一张告示,大意是说“大熊猫病了,来客请勿打扰”,但启先生对我说,“您不在此列,随时欢迎!”有一段时间,我常常帮启先生买书,记得先后买过罗振玉编的《百爵斋藏历代名人法书》、《贞松堂藏历代名人法书》、《贞松堂藏西陲秘籍丛残》、《鸣沙石室古籍丛残》。常常是先到启先生家拿钱,然后坐公共汽车到琉璃厂书店买书,买完后再坐公共汽车送过去。以上这些书都是千元一册,我买不起,但很喜欢。启先生看出我的心思,说“我的书就是您的书,您可以随时来看。”这当然是客气话,我也不会无事去打扰他,但从中可以看出他奖掖后进的胸怀。

    2001年一个春风和煦的早晨,我拿着友人藏宋拓欧阳询《化度寺碑》照片去请启先生鉴赏并求签名,启先生对《化度寺碑》情有独钟,曾搜集多种不同拓本进行比较研究。那天,他兴致颇高,让我研墨备笔,信笔就题写了一百多字的跋语。事后,我翻拍了一份《化度寺碑》送给先生作为资料。题跋完毕,启先生放着家人做好的午饭不吃,非要拉着我到外面吃饭不可。吃完饭,我扶启先生回家,他一边走,一边背起他自撰的墓志铭:“中学生,副教授。博不精,专不透。名虽扬,实不够。高不成,低不就。瘫趋左,派曾右。面微圆,皮欠厚。妻已亡,并无后。丧犹新,病照旧。六十六,非不寿。八宝山,渐相凑。计平生,谥曰陋。身与名,一齐臭。”我问先生这是哪一年所作,先生答曰:1977年。到家后,又与我谈碑帖,说起做学问,先生说“旧学商量加邃密”,我说不知道原文,他就在纸上写下来,但忘了谁作的,下联也记不得了,后来,经查书,原来是朱熹《鹅湖寺和陆子寿》诗中句,“旧学商量加邃密,新知培养转深沉。却愁说到无言处,不信人间有古今”。我知道,这是先生对我的期望和勉励。

     我很幸运,既领教了启先生学问精湛的一面,也看到了他生活的原生态。启先生在我心中是活生生的、真实的。

启功、朱家溍:做学问要做“猪跑学问”?

慈祥可爱的启功先生

     以上文字摘自孟宪钧、陈品高著,学苑出版社出版的《纸润墨香话古籍》,题目为编者所加。

http://www.book001.com/images/upload/978-7-5077-3317-4.jpg

    该书采用问答的方式,问答之间用通俗的语言讲述了有关于古籍的专门性知识。内容上,该书为读者详细讲解了古籍、古籍善本的标准、古籍版本学、古籍的分类、古籍辨伪、市场价格等等,既有学术价值,又兼具很高的实用价值,是专门性学者以及古籍收藏爱好者首选的一本好书。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