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容
木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50,951
  • 关注人气:1,5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走马观花——德国残疾人的医疗

(2014-04-07 05:20:50)
标签:

2014

德国

黑森林

残疾人医疗

健康

分类: 中国和德国
今天从德国飞回马耳他。在法兰克福机场排队放行李的时候,前面的妹妹问我,是不是去马耳他读书的啊?那一秒钟,我很无耻地想点头说Yes!好在我做人的底线还在,就是不骗人啊!所以忍住了没说。可内心还是快乐了一分钟的!好,言归正传哦!

通过这一次的走访,我知道了,德国有一整套的,服务于残疾人士的医疗和教育体系。

照片中的KBF,我的理解大概是一个残疾人的基金会。它负责协调整个地区和残疾人相关的事物。比如医疗机构和幼儿园,学校等。德国有一套详细的对类似机构的立法。里面事无巨细地描述了他们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我估计这部法律是细致到了一个基本没有漏洞可以钻的地步。所以,听说基金会里的每一分钱基本都被真正投入到了和残疾人相关的事业当中了。

走马观花——德国残疾人的医疗

KBF门前这一树花开的好漂亮,忍不住又拍了一下。
走马观花——德国残疾人的医疗

在KBF一个部门头头儿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一家专门针对残障人士心理,生理治疗的类似于诊所的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有大概8-10个小的治疗室。每一个房间都有专门的指向和用途。

比如,专门帮助残疾人锻炼体力,训练还有功能的肌肉和肢体的;
这个房间里有我们常用的一些健身器械,比如跑步机,脚踏车,健身球等(跑步机等电动器械是经过改装的,速度很慢,很慢,很慢);但更多的是我们大多数人没有见过的,比如协助人站立的木梯,帮助人能够躺着练习翻身和扭转身体的升降床,还有挂在房子中央的一个大秋千,等等等等。据说,最受人欢迎的是一台帮人找平衡感的仪器。像一个磅秤。人抓着扶杆站在上面,仪器就会轻微震颤并且非常平缓的倾斜移动。当然,程度也是可以调整的。我把它调到最大档,站在上面感受了一下。整个身体抖若筛糠,隔着衣服感觉到浑身上下的肥肉以极快的频率抖动着,脚下的踏板像是支在一个圆球上一样晃动。猛然开动起来,不是抓着扶杆,我也平衡不了自己。我当时弱弱地想了一下,这个仪器减肥肯定灵啊!

还有专门帮助人们认识感觉的,就是帮助那些眼耳鼻舌手,皮肤,简言之就是身体的感觉器官功能丧失或是很弱的残疾人通过其他的方法来感知这个世界的。这个房间的一个柜子里有好多个小抽屉,里面有很轻的塑料泡沫,可以让人感受风的作用;有沙子和豆子,有松子,让人感知平滑,粗糙和颗粒;还有装着不同东西的长条圆筒,来回倒腾这些圆筒可以训练他们分辨各种声音,比如流沙,比如金属,比如石头;让我印象很深的是一种安全塑胶还是硅胶做的形状各异的小块。是专门给那些只能通过鼻饲或是在肚子上开一个小门儿进食的人,用嘴来感受一下食物的形状和咀嚼的感觉。

还有房间是专门给人来认识颜色,形状和物体的;甚至还有一件手工坊。里面各种木工器具,机床,炉灶,烤箱等等,是帮助程度好的人掌握简单生活技巧的。当然,还有就是一间布置得简单,舒适的房子,供人和心理专家聊天的等等。我们到的那一天正好是他们集体活动日,几乎所有的专业人员都领着他们的病人做户外活动去了。我们只看到有一个女专家在给一个婴儿做治疗。这个婴儿大概只有五六个月大,看上去很正常,她被脱到只有一个纸尿裤在软垫上被翻过来,翻过去。为了不影响人家的理疗,我们匆匆看了一眼就离开了。也没有来得及问问这个孩子到底怎么了。

在接下来我们参观的残疾人幼儿园,学校和工厂里,都分别配备有几间类似的诊室和专业人员。这样的话,很多小问题,小治疗就不用到那家大诊所去解决。很好地平衡了医疗资源。

而在我上文提到过的这栋房子里的一边,是针对重度残疾人的一个治疗室。

 走马观花——德国残疾人的医疗
这栋镶黄边的房子,上层的一边是一个残疾人疗养中心,专门接待重度残疾人员。里面有专门给他们阅读的,陪他们玩耍的,跟他们聊天的各种专业人员。所有前来治疗的人员有专车接送。另一边是一个计算机培训中心;下层是工厂。

我们到的时候正好有一个Group在做治疗/活动。一共五个残疾人,每人都有一个陪护。有一对在讲话;那位残疾的大哥讲话很大声,我基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陪护跟他有问有答,不亦乐乎;有一对在看书,陪护在念,听的人很专心,都没有抬头看我们;有一对在很认真滴发呆,相顾无言,也没有抬头看我们;还有一对一见我们进来就很警惕地停止了谈话,瞪着我们直到我们离开;最后一对最快乐,我们进门的时候他们就笑嘻嘻的,看见我们了,那个残疾的大姐一直很努力地看向我们的方向,跟我们大声地,含混但非常快乐地说‘Hallo'。

走马观花——德国残疾人的医疗
太阳不这么大的时候,大家会在户外进行以上活动。照片里看不见的左手边是一个挺大的花园。

其实这一路看过来,几乎每一个有残疾人工作,生活,学习的地方,都有大小不一的治疗室。我感到这些在这个组织里工作的所有专业和非专业人士都在尽自己的能力给残疾人士提供最贴心的帮助和照顾。并且他们始终在孜孜不倦地寻求,探索能够让残疾人士生活得更好的方式和方法。这些人,因为是在这样类似慈善机构的组织里工作,工资肯定不会很好。但我看到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面带和善的微笑,以惊人的耐心在跟各种各样的残疾人士进行互动。我自问,在面对一些情况的时候,我做不到像他们一样始终面带微笑。感到了惭愧和羞愧。

在德国,人工很贵大家都知道,所以,残疾人的医疗费用非常之高。我听说,残疾人的保险跟普通人是一样的。可当他们需要用到比较大的支出的时候,这笔钱就会根据法律或是条例从不同的渠道集中支出。残疾人的家庭或是本人在这种情况下也要支付一定比例的费用。至于出多少,也有详细的条例和机构来规范。简言之,富裕的家庭多出一点;一般的家庭少出一点;穷的家庭基本就不要付费了。我个人觉得他们衡量的尺度就是让有残疾人的家庭生活水平不因为有这个人而受到大的影响。

从这个层面上来看,不仅是残疾人本身,包括他们的家庭能够在这样一个医疗体系里,也都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呢。
这几年,我国的医疗保险体系也在渐渐完善,希望尽快有那么一天,我们也能走到这一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