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颖欣Chris_Hu
胡颖欣Chris_Hu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518
  • 关注人气:2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开会和出题

(2009-10-16 02:43:14)
标签:

京剧

国粹生香

北京卫视

票友

分类: 中国戏曲

许多票友热衷于参加各类远在外地的比赛活动,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会友,因为能够打入最后阶段的大多不是庸手,值得结识。虽然不排除有功利心的存在,但票友再能耐也是票友,何况这年月连专业的也未必就能吃得饱饭。再者,什么奖杯和段位,从来也不是国家评定,拿了又怎样,拿不到又如何?参加这类活动,也就是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知道各地又出了哪些好手,可以多认识几个朋友,切磋交流,免得自己成了井底之蛙,这也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这两年的票友节,大多远在南方和东北,最近的是山东河北河南,虽然许多朋友多次约我去玩,考虑到时间、资金的限制,加上乐队、化妆等方方面面自己无法掌控,就都没有去。北京卫视的国粹生香剧组,在我眼里就是一个票友节的组委会。既然这次的“票友节”近在北京,去去何妨?

 

剧组10号的会议,没有太多的可说,有点遗憾,有点意外。

 

遗憾的是南京的彭林刚因为工作繁忙,且11号有演出,然后要准备跟团去台湾的事情,不得不弃权,好朋友失去了一次重聚的机会。

 

意外的是11月的录像安排没有按申报的段位来分组,而是分成了少儿组、中年组、老年组和反串组。中年组人最多,分成了两组,这样一共就是五组,分五场录像。

 

反串这个词乍听之下总以为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在京剧是演本行当以外叫反串,与表演者的性别无关。一问才知道所谓反串组,就是这一组的票友都是扮演相反性别角色的,比如坤生、乾旦、男老旦。

 

我交游不广,在场的坤生一个也不认识,还好另外两组有认识的,比如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怀素同学,他是这次活动唯一的男老旦选手;乾旦组熟识的有阮宝利、尹晟嘉,其他人大多未见过,比如梅派的李志民、白大鹏(梅派,这次录像报了张派)、程派的郝刚、筱派的叶晋材等。这一组仅男子就有不少于七八人。尹和叶路途太远,本次请假未到。

 

明白是明白过来了,总觉得这词有些别扭,似乎有点被当作异类的嫌疑。我个人的观点,票友和演员只需要分行当就够了,性别不是问题,天赋和水平才是关键。不过从节目组的初衷出发,也许这样可以作为一个看点。按照上面列出的部分名单,这一组也确实相当有看头。

 

这次北京遇到梅派票友李志民,吓我一跳:怎么这样年轻?望去也就是三四十岁的样子。后来回天津一问,天津梅派老辈名票李志明快80岁了,原来不是同一个人。据说李胜素成名前曾打算来天津向李志明先生学戏,但是没有找到他,我还纳闷此人怎么这样年轻……原来北京的李志民和李胜素都是王志怡老师的学生。是我自己迷糊了,惭愧……

 

今天看到剧组出了一份可能测试的知识题的参考资料。既是参考,实际上到时候未必就是这些题,但也很说明了出题的一种思路和涉及范畴。很惭愧,我的知识有限,做派模仿更是不在行,倘加上临场大脑短路的可能性,很可能连1/3都答不出。不过娱乐嘛,就是这样,都会了就不好玩了。这很正常。

 

但是这些题目里还是颇有些不正常的地方。

 

有些题目是很不错的,比如出场、打引子、自报家门的表演,比如模拟一些身段,这些都是实打实没有一点藏拙的可能性,很有技术含量。票友不是京剧研究家,可以做不来一些自己学过剧目里没有的身段,比如水袖功,比如认不出脸谱——我就分不出窦尔敦和其他蓝花脸……脸(上口读JIAN,上声)上发烧ING——但要说不会打引子和自报家门,就实在说不过去。这样的题目很好。

 

有些和表演关系不大的问题,恐怕许多技艺精湛的老艺人也未必能回答得出,比如四大徽班何时进京等小时候就知道的,现在也差不多全忘了。

 

我一向对无关自己学戏和能在大部分书本找到的东西不加重视,于多项基本功和基本知识也有严重缺失——前些天就被那小谁嘲笑居然对刘金定的故事无知得可以,没错,我就知道评剧三看御妹刘金定和京剧的几个戏名,但是情节就很无知了,不听评书之过——这个毛病也许应该改改。但是,改了又有何益?寸金难买寸光阴。知识,实用、够用就好,于目标无益的知识,只能浪费更多时间。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逞能,不如专心一门得出真正属于自己的见解。其他人人都可以知道的,没必要废那个脑筋。

 

然而也有一些题目是让人哭笑不得的,比如问京剧里为什么没有南宫和北宫娘娘……票友如果都学得对这类没头没脑的东东都对答如流,那就更称得起是玩物丧志了,我老人家一定混得比现在还要惨。再比如“京剧里的湖广音”这个争议话题,“正确”答案和我的理解是存在不一致的可能性的。

 

另一个字韵的相关话题,是张君秋先生《状元媒》中“到此时顾不得抛头露面”的“到”为什么唱高平。“标准”答案说去声字按湖广音也是可以走高的,这个也是颇有些强词夺理的味道。京剧和韵书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应以实际应用的惯例为准。京剧唱腔里去声字走高,一般都是在上句的末字,那是没办法的事情,实际上更接近京音;而在其他地方,去声字走高就极少见,像这句中这样突兀的就更是少之又少,尤其是“到此时”这样和上下文连起来听着都不通顺的。所谓四声正不正,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容易听懂以尽可能减少听者的误会,虽说不该陷入咬文嚼字的泥潭,但这个“倒”字,怎么听也是“刀”音,唱来好听没错,但是不知道词的确实不容易听懂,按湖广音和京音都一样的别扭,属于两下落不着、四边靠不住的特例。张君秋先生是一代宗师,这是事实;这个“到”字唱倒了,白璧微暇也是事实,没必要文过饰非。

 

最不着调的就是这一问:“京剧艺术有一种定论,叫‘正宗老生’请问什么叫‘ 正宗老生’这句话的内涵是什么?”答案是指谭鑫培。恕我无知,这个词还真没听说过算是定论,即使有人说过也是不够严谨的外行名词,不宜推广。

 

流派是可以有“不正宗”一说的,但既然“正宗”修饰的是“老生”,“老生”是一个行当,一个行当要如何方算得是“不正宗”?

 

当年陈德霖老夫子被尊称为“正宗青衣”是有的,但他本人很不喜欢这个称呼。“正宗青衣”就是一些偏执的戏迷造出来的名词,当时认为青衣就应该抱着肚子死唱才是“正宗”,本是外行之见。老生一行当年就没有类似青衣那种情形,在谭鑫培之前自不必说,程长庚等人的风格才是主流;就是和他的同辈如汪桂芬、孙菊仙横向比较,也没有理由说另外两家——特别是汪桂芬——就不是正宗,因为那两家都是学他师父程长庚的。直到谭鑫培的晚辈,才接近了“无生不谭”的境地,这时候谭鑫培的一些重要传人被称为“谭派正宗”、“正宗谭派”才是有道理的。

 

谭鑫培被称为“老生正宗”是有的,然与“正宗老生”这个词绝不是一个意思。前者是内行的说法,是指谭鑫培之后几乎无生不谭,说明了谭鑫培的宗师地位。后者却是欠通之极,虽然可以明白说的是什么,文法上却是低了一个档次了。

 

所以纳闷,所谓“正宗老生”,难道是也跟小生一行似的,出过小花脸式的老生,才要如此标榜?

 

“出题者:戏曲学院教授 张娟逸(名字似乎有误)。戏曲学院客座教授 李崇林。”

 

“资深”的内行都可以出到这样雷人的题目,难怪戏曲要不景气了。

 

戏曲学院张、李二位教授,都是在戏台上摸爬滚打多年的内行,学识不可谓不丰富,但他们的本事是演戏教戏,不是总结发挥上纲上线写学术报告。其实大可以在他们擅长的领域出专业一点的题目,票友答不出做不到不算丢人,绝不会说是出题者的错处。不过这次的有些题目明显是受了当前颇有影响力的某些血外行硬充内行的文人之毒,分辨不出不是他们的错,只是不要拿这些从血外行听来的东西当样板。出这些题目,他们可能也是无奈,为了节目更好看,但不要离了根本。

 

既是票友活动,还是草根一点的好,不要出一些连以往的京剧知识竞赛都没有出现的题目,何况这个活动再注重娱乐性,再希望吸引更多非票友的普通老百姓,也到底不是知识竞赛;更何况一些纯文字游戏的题目的所谓“正确答案”很可能完全错误或有多种不同的争议性答案。

 

娱乐没有问题,但一定要严谨。谬种流传会毒害更多人。千万谨慎!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