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缠中说禅
缠中说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581,549
  • 关注人气:125,3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货币战争和人民币战略》续四:中国崛起的真正秘密

(2007-03-06 15:20:07)
分类: 时政经济(缠中说禅经济学)

现在喜欢谈论所谓的中国崛起,但除了本ID,没有一个人真正明白中国崛起的真正秘密。本ID这可不是瞎吹,本ID和那些能和最高层的人上课的所谓智库不时也当面侃侃,这类人的思想深度到哪里,本ID听个开头就一清二楚。虽然他们的角色也决定了他们的研究不可能刨根问底,但更实质的问题,就算让他们刨根问底,也就是这水平了。至于那些抄袭鬼佬的汉奸、装神弄鬼的国学小丑、民间巫人,就更不必说了。

 

中国崛起,离不开资本主义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平衡性在国际层面的展开。当然,如果觉得资本主义这个词语有点刺眼,那就叫市场经济吧,甚至就更欲盖弥彰地叫现代经济吧。前面已经给出了资本主义或市场经济增长的缠中说禅定律:现代经济增长的动力在于人口消费化与资产虚拟化。这两化的程度,可以将市场经济按发展程度划为不同的阶段,而这两化,在现实的演化中出现同趋向性。

 

最原始的阶段,就是人口消费化与资产虚拟化都极为低下的阶段,这种阶段,往往呈现出类似原始社会模式的社会经济形态,这里涉及社会形态的缠中说禅定律:社会形态发展呈现典型的自相似性,也就是说,构成某种大形态发展序列的具体形态的发展也呈现出一种与大形态发展序列相似的发展序列。斯大林式的资本主义经济形态,就是这种典型的市场经济形态里的原始社会形态,而欧美式的资本主义,其原始社会形态,是以封建到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前的混沌过度为形态的。以上这些话,绝对的前无古人,足够后来者去抄袭了。当然,还包括后面这些前无古人、也无须来者的话:

 

市场经济原始社会破裂后,就进入人口消费化与资产虚拟化扩展的原始积累时期,这时候,市场经济往往出现出一种最有活力、最有扩张性,如同军事奴隶制游牧民族般的强悍。就如同成吉思汗的铁蹄可以轻易扫掉比他程度高多的文明,这市场经济奴隶社会形态的时期,是所有经济大国崛起的真正力量所在。人类开始资本主义以来,所有的经济大国崛起,都离不开这种形态。注意,大国与经济大国,有着一定的区别。像前苏联这种,站在经济的角度,从来算不了大国。18、19、20世纪,欧美的经济以及其后的军事扩张,都是以这种资本主义奴隶社会形态最强悍的扩张力为其根基。但,最终所有的军事殖民都几乎以失败告终,而经济、文化上,却是无比的成功,这也可以看出经济、文化的深刻腐蚀性。经济、文化上资本主义的军事奴隶制游牧民族般的强悍,是比纯粹的军事强悍更有力、更本质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在自相似中,美国经济、文化对世界的征服比成吉思汗的铁蹄更有力。

 

由于市场经济在世界范围内的不平衡,必然导致当某些国家完成市场经济奴隶社会形态时,后来的国家才刚进入这种场经济奴隶社会形态,因此,一场如同历史上游牧与农耕民族的征服与被征服游戏就不断展开。其实,在思想历史上,也有同样的情况出现。思想历史上的奴隶社会阶段,是所有文化形态中最有活力的时代,这个时代,也就是所谓思想历史上的轴心时代,人类其后的所有思想,从根本上,从来没有超越那个时代。

 

抛开一切名言的缠缚,中国的崛起也离不开这如游牧对农耕的征服游戏。当中国制造、中国因数在全球涌动时,不过是市场经济自身演化法则的现实演示而已。最可笑的是那些所谓自由经济的信徒,当这市场经济无形的手所推动的游戏已经危害到他们主子的利益时,他们就颤抖了,他们就要拿起大棒了,他们就要歌颂起那封建农耕资本主义的种种美好来,却忘了他们的主子也是踏着市场经济奴隶社会的血腥而来。显然,只要中国继续保持这种被汉奸主子称为野蛮的经济铁蹄的快速奔驰,成吉思汗席卷天下的一幕就会在经济领域再次上演。汉奸们叫床不爽,要怪,就怪那所谓的无形的手如此地辣手摧草。

 

中国今后的发展,最有现实意义的无非是两条路子:

 

一、继续让无形的手发挥作用,用市场经济的内在逻辑产生的无情动力去征服那些汉奸主子、市场经济牧师、资本主义信徒,继续用强大的经济铁蹄去开疆拓土,占据资源、捣毁一切经济的壁垒。这种方式,肯定要引发无数经济、政治甚至军事上的摩擦,但这是一种大开大合的游戏,用直白的话,就是玩的都是悬的,玩的就是心跳。在社会意识形态层面,让市场经济的逻辑无情地贯彻下去,让所有人的欲望无限地扩展,让整个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军事等等按照市场经济的逻辑继续扩展下去,成为一个战车,捣毁一切阻隔,在最后的大决战中成就霸主地位。用中国传统的路子,这是阳刚的路子。这个路子当然也是一个路子,按这路子走下去,就必须外刚内柔,将市场经济内在血腥所隐含的内在暴虐动力发挥到极致,这是走乾卦的路子。

 

二、对所谓无形的手,实质就是人类欲望的肆意扩展进行有计划的调控。市场经济无形的手制造的动力,如同人的欲望制造的性能力。按道家的玩法,第一种方法就是肆意欲望,采阳补阴,广采面首而成就之。第二种就是控制转化欲望,采自身的大药而成就之。中国经济欲望萌动的性能量,如何通过内在的修炼而成就,就是第二种方法需要解决的问题。游牧军事的强悍就在于,内在的欲望超越了现有的条件,在内部不能消耗这种能力,因此只能向外扩张去消耗,就如同那荷尔蒙所萌动的春情在夜色中无可阻挡地挥霍。如果能转化这种挥霍,化为打通任督奇经的能量,则可成就自身的超越。如同人体,饱暖思淫,经济发展的积累在不平衡的无保障状态下,那些过于饱暖的、占据社会有利资源的,必然转化为投资的冲动;而饱暖不足的,没有社会资源保障的,必然大量储蓄而拒绝消费。投资在消费不足的国内市场不能得到宣泄,就必然走如游牧军事的道路。游牧军事中的人,只不过是战争的机器,而市场经济这阶段的人,不过是经济的机器。显然,如何把经济剩余化为对人的经济生存的总体保障,就是这转化的最重要前提。3、4年前本ID写正文时,用有点戏谑但实质严肃的口吻说要把人民币升值的压力转化为让中国最贫穷的1亿家庭成为10万元户,说的其实就是这个问题。当然,方法有很多种,例如现在不断展开的反哺三农,其实道理是一样的。但这力度还是太低,如果真玩这模式,就要加大力度,用经济能量冲破社会结构的脉络,通则不疼,当完整有效的、涉及住房、医疗、教育等的保障体系被有效建立,那消费的瓶颈才能真正有效打开,内需拉动才可能真正出现,一个最强大内需支持的国际化大市场才可能形成。一旦这个有最强大内需支持的国际化大市场高效运转起来,就如同人体大周天的运行,生生不息,一切外邪又何足挂齿,都被采而化之了。这样,外柔内刚,走的是坤卦的路子。

 

人民币,就是中国经济性能力的现实体现。一个阳痿是无性能力可言的,一个货币疲软的国家也是无性能力可言的。中国的崛起,就如同性能量充足后的自然反应,无须多论。但目前的关键就是,汉奸们企图把充满能量的中国当面首卖到他们年老色衰的主子那里玩断臂山,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中国目前的性能量只有上面两种可接受的解决方式:把汉奸的主子当面首给采阳补阴了,把他们全给吸干,成就采阳神功;或者就是自我修炼,把性能量转化为打通经络的利器,到时候,采阳神功也自在其中。

 

只要是这两条路,无论乾坤、刚柔,都是正道,至于走哪条,关键是机缘时机及相应的人才等的配合问题。而且这两条路子本来就可以并行,采阳不妨修身,修身更能采阳,只要不听汉奸的引诱被卖去当面首,一切都好商量。至于如何根据当下的能量,在国家间不平衡分布与国内不平衡分布下采取相应的现实对策,就是后面逐步展开的话题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