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德兴
马德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95,618
  • 关注人气:170,4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巴勒斯坦足球揭密(一):主帅

(2006-02-18 19:35:38)
分类: 亚洲足球
【编者按:中国队在亚洲杯预选赛小组赛中的三个对手目前全部在西亚展开集训。尤其是巴勒斯坦队,中国球迷总有一种神秘感。此前多次采访过巴勒斯坦队的本报记者深入一线,与巴勒斯坦队一起生活,全面剖析巴勒斯坦队这支神秘之旅。今先刊登主教练托马斯的采访。】

  (06/02/05)托马斯:我不知巴勒斯坦啥模样

  记者马德兴约旦安曼报道 “中国现在都已经知道我是巴勒斯坦队的主教练了?”这是记者见到巴勒斯坦队的匈牙利籍主帅托马斯时,托马斯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记者。这令记者有些惊讶,而这仅仅源自于记者见到他时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不过,记者解释是因为通过互联网而了解到他正在巴勒斯坦队执教的之后,外形酷似上海某一滑稽戏演员的托马斯笑了,并爽快地和记者约定聊聊,一连几天,记者总要和托马斯坐在酒店的大堂吧聊有关足球、有关巴勒斯坦的话题。不过,这位托马斯就是2004年在伊朗举行的第三届西亚国家杯赛时巴勒斯坦队的助理教练,记者曾见过他,只是由于他是助教而没有采访过他。

  (一)比奇凯伊的好朋友

  第一次和托马斯(Tomas Fisko)聊天的时候,记者提议直接去大堂吧坐坐,但托马斯提出最好还是换个其他地方。在酒店大堂实在找不到空闲地方后,托马斯还是和记者一起来到了大堂吧。其实,记者很清楚,托马斯之所以不愿意去大堂吧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想避免不必要的尴尬,因为我猜想托马斯在巴勒斯坦队执教的薪水并不会很多,记者在采访巴队时已经有所感受,因为当听说记者从北京到安曼的往返机票近1300美金时,他们个个都瞪大了眼睛:“这么贵啊!”果然,来到大堂吧之后,当记者让他点些喝的东西时,托马斯说:“如果你要点的话,我就喝一杯,否则就不喝了。”记者随即表示:“由我来买单,你点吧。”于是,托马斯要了一听啤酒。其实一听啤酒才2.5约旦JD(相当于2.8美元),由此不难想象托马斯在巴勒斯坦队任职的收入情况。

  落座之后,托马斯首先向记者自我介绍说:“我是比奇凯伊的好朋友,他现在是马来西亚国家队的主教练。”原来,比奇凯伊当年执教沈阳金德队时,曾带了一名助手叫乔治,托马斯和他曾在一个队里踢球,同时效力于匈牙利当时最著名的乌杰佩斯队(现布达佩斯UTE队),比奇凯伊稍年长,但也曾是踢球时的对手。本来,比奇凯伊到沈阳金德队执教之后,一度曾与托马斯联系过,希望他到沈阳金德担任助手,但因托马斯当时在西亚有工作在身,比奇凯伊找了托马斯的好友乔治。不过,托马斯的消息显然是过时了,因为比奇凯伊如今已经不再是马来西亚队的主教练,在去年12月份就已经返回了匈牙利。

  不过,托马斯似乎为了显示他与中国足球有源,还主动提起了2年前曾在北京国安队效力的谢凯耐伊。谢凯耐伊在离开北京国安队之后返回匈牙利加盟了原先效力的布达佩斯UTE队,因为托马斯曾在这支队伍效力过,因而在匈牙利期间时常有机会见面。但更令记者赶到惊讶的还是另一位曾在朱广沪执教的深圳健力宝队效力过的匈牙利外援考瓦克斯(我记不清了,请核查),他在深圳呆了6个月之后返回了匈牙利,在洪韦达队效力。2005年,托马斯返回匈牙利之后应邀担任这家俱乐部的技术顾问,两人几乎天天在一起,因而经常从考瓦克斯听一些有关中国足球的事情。因而,当托马斯向记者问及“中国的足球俱乐部现在没有钱”、“中国足球是不是有很多假球”之类的问题时,也就不足为怪了,所谓“坏事传千里”在这里再次得到了验证。

  “怎么样,这世界实在是太小了吧,”托马斯笑着对记者说道。的确,不经意间,因为匈牙利外援考瓦克斯的缘故,把托马斯和朱广沪联系到了一起,也拉近了巴勒斯坦队和中国队之间的距离。

  (二)三度受邀执教巴队

  去年11月才满52岁的托马斯此番已经是第三次执教巴勒斯坦国家队了。原来在2003年10月份的亚洲杯预选赛小组赛结束之后,当时担任巴勒斯坦国家队主教练的智利籍巴勒斯坦后裔哈杜瓦因为巴队在与科威特队、卡塔尔队和新加坡队争夺小组出线权时遭淘汰,引咎辞职。随后,巴勒斯坦足协请来了奥地利人阿尔弗雷德·里德尔(记者注:现任越南国家队主教练),由于两人关系甚密,托马斯应邀担任了里德尔助手,第一次执教巴勒斯坦队。

  “你也许不知道,我曾在科威特、卡塔尔等西亚多个俱乐部工作过10年,里德尔在2001年年底辞去越南国家队主教练职务后应邀到科威特的卡兹马队担任主教练,我当时在科威特的另一家俱乐部担任助理教练,他邀请我过去出任他的助手,于是,我们就一起工作了2年。2003年年底,里德尔应邀出任巴勒斯坦国家队主教练,他邀请我再次去当他的助手。当时因为我已经在西亚呆了很长时间,而且一直是在俱乐部工作,考虑到巴勒斯坦队是一支国家队,我便答应了。”托马斯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对记者说道。

  “我们的工作相当有成效,在2004年2月份的第一场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中,我们在客场以8比0大胜中国台北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个比分是整个预选赛小组赛中比分最悬殊的一场比赛,而且,在随后的一场比赛中,我们在多哈以1比1战平了伊拉克队,在小组积分表上一度占据榜首!你可以想象,这样的结果对巴勒斯坦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在巴勒斯坦执教有很多东西是你根本就无法控制的,我们随后还是输给了乌兹别克队,让乌兹别克队率队取得了出线权。在那年9月份,我们俩辞职了。里德尔随后再度前往越南,再次出任国家队主教练,一直工作至今。而我则返回了匈牙利。

  “不过,仅仅2个月之后,我在匈牙利再次接到了巴勒斯坦足协的电话,因为巴勒斯坦队要参加2004年11月16日与伊拉克队的最后一场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巴勒斯坦国家队无人执教。由于我对球队的情况比较熟悉,便再次执教巴勒斯坦队,但那场比赛我们以1比4输给了伊拉克队。之后,我就离开了,在匈牙利国内一家俱乐部任技术顾问一年。”

  今年元旦刚过,正赋闲在家的托马斯再次接到了巴勒斯坦足协的电话,希望他出任巴勒斯坦国家队的助理教练教练,“他们在多哈的西亚运动会上成绩很不理想,希望我来帮助他们训练一下,改善他们的身体状况。尽管当时科威特有一家俱乐部也与我进行了联系,但我考虑到自己也没有其他事情,而且执教俱乐部也已经足够了,不想再去俱乐部任职,便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但谁能想到,原本只是担任助手的托马斯最终会成为主教练,“在我和他们正式签约之后,因为纳萨尔身体有病,医生说他手术之后至少未来40天内再从事与足球有关的活动,于是,巴勒斯坦足协便与我协商,让我负责指挥球队参加亚洲杯预选赛。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一个挑战,但同时也是什么好消息,因为如果仅仅是担任助手,我的责任和压力显然要小许多,但如今却要负责起全部,也许输球的话,我还要回匈牙利去。”托马斯倒是说出了大实话。

  (三)不知巴勒斯坦啥样

  尽管此番是托马斯第三次执教巴勒斯坦队,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迄今为止,托马斯还从来没有踏上过巴勒斯坦的土地,“真的,我累计执教巴勒斯坦队已经有1年零1个月,而且我也很想去看看巴勒斯坦是啥模样,但到现在为止,我从来还没有进入过巴勒斯坦。”

  托马斯向记者回忆起今年1月份受邀执教巴勒斯坦队的情景,“也就是在今年1月5日,我接到电话之后的第三天便来到了开罗,在那里见到了巴勒斯坦足协的官员以及主教练纳萨尔。我们的商谈很顺利,而且,巴勒斯坦足协的官员也跟我说,他们将安排我住在加沙地区,在那里给我租房子,并会提供给我一辆车。我也答应了。两天之后,我们正式签订了合同,巴勒斯坦足协官员对我说,他们会给我安排申请以色列签证(注:进入加沙地区都需要申请以色列签证),让我在开罗耐心等待。但是,从第三天开始,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些巴勒斯坦足协的官员,只是在酒店房间里等待消息。可一连等了10天,我也没有等来签证。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当时正赶上穆斯林的什么节假日,根本就不上班。但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这个还是以色列方面拒绝给我发放签证。后来,我们告诉我说,这次巴勒斯坦队的集训将安排在约旦进行,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先到约旦,因为我还需要拟定球队的训练计划。

  “到1月22日,我总算是第一次见到了我的队员们。本来,巴勒斯坦足协官员告诉我说,球队将在1说20日就抵达约旦,但因为签证方面的问题,到22日才来到约旦。不过,队员们总算是来了,我的工作也可以正常展开了。我对这次集训的情况相当满意,因为无需像我前两次执教期间那样了,我们把主场放在了约旦。在2004年参加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时,我们选择在了埃及的伊斯梅尔进行备战,但却把主场放在了多哈。于是,每次参加‘主场’比赛时,我们需要先坐一个半小时的大巴车赶到首都开罗,然后再乘坐三个半小时的飞机赶到多哈。我也不知道这究竟算主场还是客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到现在为止还从来没有见过巴勒斯坦。我们原本想把这次亚洲杯预选赛的主场放在加沙的,这样我也有机会去巴勒斯坦看看,但国际足联否决了我们的计划。”

  尽管托马斯对进入巴勒斯坦并不抱奢望,但他对这次工作的整个安排还是相当满意的,“在约旦进行集训、在约旦进行比赛,这是最理想的。不过,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算巴勒斯坦队主教练还是约旦队或埃及队的教练,以前我们长期在埃及设立训练营,这次则到了约旦,我们何时能够真正回到巴勒斯坦?”这恐怕是一个短期之内谁也无法回答的问题。

  (四)“阿里·汉情况如何?”

  尽管中国队对巴勒斯坦队的情况并不是很熟悉,但至少中国队主教练朱广沪手中还有巴勒斯坦队近期的几场比赛录像,特别是去年12月份西亚运动会时的两场最新比赛录像,可巴勒斯坦队上下对中国队的情况则完全是一片空白。在闲聊过程中,最让记者想笑却不敢笑出来的还是托马斯的这样一个问题:“你们中国队的阿里·汉现在情况如何?他已经组队开始准备这次比赛了吗?”而阿里·汉早在一年多之前就已经离开了中国队,而且对最近阿里·汉应邀前往伊朗执教的情况显然也是一无所知。

  记者只能实话实说,称阿里·汉早就离开了中国,现在中国队主教练是一位本土教练,而且早在2005年年初就已经接手了,并将前几天阿里·汉前往伊朗执教一家俱乐部球队的消息转告了托马斯。听罢,托马斯只能以沉默相对。事实上,托马斯不仅仅对中国队目前的情况一无所知,甚至到现在为止,巴勒斯坦队第一场与中国队的比赛究竟在北京进行还是在其他地方根本就不清楚,“在这里,既然是我负责,所有工作都要我一个人去做,没有人来帮助我了解这些最基本的情况。”

  本来,新加坡队与巴勒斯坦队同组,而且在打完与中国队的比赛之后回到约旦马上就要与新加坡队进行比赛。目前新加坡队正在西亚热身,但2月3日与科威特队的那场比赛,到现在为止,托马斯还没有看到过,“我只知道那场比赛的结果是2比2,比赛那天下午,我曾尝试着想观看电视台现场直播,但在酒店房间里找遍了所有的台也没有看到!”而新加坡队将于2月6日在多哈与阿曼队再次进行热身的情况,托马斯也是一无所知,甚至还反问记者:“阿曼队的比赛为什么要到多哈去打?”他根本就不清楚阿曼国家队目前有14名球员在卡塔尔俱乐部效力,而卡塔尔国内联赛不停,阿曼队只能选择在多哈比赛,这样才可以召集齐所有国脚。

  由于迄今为止连最基本的信息都不正确,因而记者询问托马斯目前对中国队的情况究竟了解多少时,托马斯也就无从谈起,苦笑着说:“我现在一直在等,等着拿到中国队和新加坡队的比赛录像。我现在正在委托朋友去寻找中国队和新加坡队的比赛录像,我希望能够在2月17日出发去中国之前,拿到中国队的哪怕是一盘比赛录像。现在,我手中仅有的录像带是巴勒斯坦队去年12月份参加西亚运动会时的两场比赛录像,我每天都要看一下这两场比赛的录像。对我来说,我现在要做的事情首先是把我的队员召集其,我看这些比赛录像,就是想再看看那些没有归队的海外球员的情况,考虑届时归队后如何使用他们。至于中国队的情况,我只能等待。但是,我知道中国队是一支很强的队伍。”

  托马斯在与记者的闲聊中称执教巴勒斯坦队“绝不仅仅是一份工作、一种挑战,而是一种使命。”通过托马斯的介绍,或许所有人都可以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使命”。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