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滕云
滕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191
  • 关注人气:14,5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数学大神并非只有馒头加可乐模式

(2022-04-01 17:59:03)

既然可以要求航难家属如何悲伤,当然就更可以教诲数学女博士怎么穿衣打扮了。要之,这是在质疑人家身份造假被打脸之后祭出的热忱帮教——人被打脸,总要找补点什么以挽回颜面吧。若教诲穿衣打扮再不好使,不是还有长相么,这可是最不容易涂抹的“黑点”——我就是认为你丑,怎么着吧。

可见,只要想黑,黑点就无穷尽也。而快乐,也循此多了起来。借发掘他人的黑点满足自己的快乐,慢慢也变成了一种生物性的条件反射,成为一部分人的生活方式。而生物性的快乐,它可是真快乐呢——虽然仅止于生物性。

至于数学大神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放在网下,这本是伪命题。起码在面对面的探讨里,人们一定会接受,可以是北大韦神的馒头加可乐,但也肯定还有其他。否则,数学就是个害人的东西,它不但要塑造千人一面,而且还是朝着反世俗的方向。现在,世界提供了两个貌似相反但同样鲜活的数学大神样本——北大的韦神,和牛津的朱朱,用来启蒙非大神但习惯膜拜大神的人们:他们都可以按自己的样子活着,他们都没耽误在数学上的进步。他们人畜无害,除了带给膜拜者以快乐,还能带给黑子以快乐。仅从此点看,他们的确近乎神了。

用“乌鸦站在猪身上”,以剥夺乌鸦批评别人的资格,我并不认同。就像一群名字都是营销号的博主,依然有权利批评朱朱的营销嫌疑,这不是问题。乌鸦需要自省的只有两条:一,猪到底是不是黑的。明明人家白到晃眼,你还坚持认定跟自己是一个颜色,这就是乌鸦的不对了;二,猪为什么非要长成白的。这是发现猪并不黑之后,乌鸦的另一个莫名执念——你就不能跟我一起黑吗?

当然,乌鸦欠缺的还有,它只敢站在猪身上。倘若换了老虎,那黄色皮毛上的黑道道儿哪怕再显眼,乌鸦也绝不敢说半个不字的。岂止不敢,一旦别人指出来,乌鸦恐怕还要纠正,看,多么威武漂亮。可见,做一个喜欢呱呱叫的乌鸦,并非那么容易。所以多数情况下,乌鸦的叫声,历来被视为聒噪和不吉,避之唯恐不及。

在网络表达里,黑、路、粉,大约不出这三种态度。其中,路人甲虽然看似中正平和,不捉急不上火,其实也是误会。所谓吃瓜群众,正是路人的别称,并且恰恰选择了作为路人最为不堪的落井下石的一面,而让人忘记了,路人也有热心肠,还能问道指路,扶老携幼。黑和粉就更等而下之,因为导入了沉浸体验的偏执,所以永远挣扎于非黑即白甚至白也是黑的泥潭中。在他们的世界里,同伴要叫友军,敌手已经发展成世仇。比较而言,黑比粉,因为只习惯于黑暗中的生活,尚未体验到赞也是战力,所以就更嚣张,更丑恶,也更悲哀。

就像朱朱所遭遇的,首先你的博士就是假的,要不你做道题证明一下,这还是都是所谓的大V所为。小V之流,则更要祭出手机号、住址、邮箱一套完整的人肉伎俩。等身份无疑、题也答完,他们又顾左右而言他,拿微博风格开始说事,批评你不应该把自己搞成一个微商,否则,你就等着社死。假——媛——死,这就是网黑们为朱朱一样的女性设定的网络生涯。而反复回顾全程,我始终没有发现,朱朱的生活到底冒犯了谁,到底冒犯了他们的什么。

但我坚信,朱朱们是不会因为网暴而沉沦以至失败的。人间正道是说,无论在网络上还是生活里,社会不允许无辜者变成受害者。既然没有做错什么,她们就没有理由接受任何做错的惩罚。所谓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也正是公理对正道的回应。所以我还要劝朱朱一句,为除恶扬善,把那些大VV们,有一个算一个,做个数学的集纳,统统告上法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