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滕云
滕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739
  • 关注人气:14,5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医不救急是对公共信誉的重创

(2022-03-29 16:50:56)
分类: 这个可以发

卫健委除了业务指导,大约并无行政管辖权。所以虽一再“强调”,但在医院那儿,它的话似乎并不好使。行政体制里的条块分割,由此可见一斑。

比如五天之内,卫健委就两次强调,不得以任何理由,特别是核算检测结果为由推诿、拒绝患者。但因为止于强调,并无后手可援,故在医院那的权威,远不及地方防疫政策的压力。听君一席话,也只能是听君一席话罢了。

不谈医者仁心,只看医院“抗命”之后,与作为公共机构的社会功能,之间遂产生了突兀的逻辑悖论——医院不是救命的吗?急诊不是救急的吗?核酸不也是救命的吗?防疫不也是救急的吗?为了同一个梦想,怎么还能打起架来?

还是不谈医者仁心。防疫常态化,作用于医院的一个突出信号,就是防疫政策对医疗规律干预的常态化。像卫健委强调里的肿瘤放化疗、血液透析患者以及急危重症患者、孕妇、老年人、儿童等人群,即便在常识范围内,也不难判断属于“正常医疗服务需求”的救急对象。但是,动辄关门停诊的常态化,却是以行政的方式,给专业的医学下达了指令。那么,这个行政指令的诉求到底是什么,就值得发布者特别说明了。

依然不谈医者仁心。当前发生在医院身上的功能错乱现象,正由病患和家属的积怨,质变为对公共信誉的一次严重伤害。这是一笔巨大的靡费不起的社会成本。汉字博大,医的象形体,就是一个盛箭头的匚,意即医起源于打仗。连打仗都不能阻断医的功能,还有什么能捆住医的手脚?所以,医的运转,医的秩序,是维系社会正常运行的重要标志之一。这个安抚公众的信号灯,必须常亮,绝不能熄灭。为什么当初白衣天使逆行者的形象能激荡无数眼泪,那是因为看到他们,全社会都感觉安全了。尊医作为一项悠久的价值观,不仅来自对生命的尊重,也包括医者常在危难下的伟大付出。这个价值观,不容以任何借口崩塌。

最后再说医者仁心。希波克拉底誓言里,罗列了很多条,从尊敬师长,到保护隐私。但唯独,没有提到行医的条件——什么情况下可以行医,什么情况下中断行医,或者发誓即便千难万险也万死不辞之类。为什么?因为这是为医者最基本的操守和义务,是为医者业已达成的最基本共识。所有其他条款,都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故无需赘言。

指天而誓,一诺千金。所以,请所有人尊重医者的誓言。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