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滕云
滕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191
  • 关注人气:14,5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足球圈的一码事

(2020-12-28 12:06:46)
分类: 这个可以发

我是足球迷,主队是北京国安。我一直认为,拥有主队的人是幸福的。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足球,我再找不到什么能让我感觉“咱是一拨儿的”东西——今天,“咱是一拨儿的”,已经属于最金贵的东西。

年根儿了,中国足协闯了一祸,要让各个俱乐部改名。具体原因懒得说了,略过,反正足协傻逼。然后,像我的主队的球迷,包括我,就不干了——叫了28年的北京国安,说改就改?姥姥。贴吧里传递着各种抗争方式,我取其一,给12345打了电话,痛陈北京国安四字于北京、于文化、于历史的厉害。说到激动处,我把梁思成都搬出来了。

虽然“咱是一拨儿的”,但我是个无组织的球迷。按工体里看球的待遇,我属于“散客”。有组织的球迷,北京国安有七家,分别霸占着工体里的固定七个区域。他们是球迷的中坚,也是主场、包括客场为国安助威的主力。他们的鼓声一起,我就跟着呼号跟着唱——“你来 我们 主场 BB 干什么,滚!”

“散客”打12345,球迷组织的阵势就更大一些。比如,他们就联合其他俱乐部的球迷,组成五大球迷组织,联名投书,向中国足协抗争。他们的努力,我肉眼能见。足协的声音,慢慢变得软弱模糊。改名的事儿,也一拖再拖。加开了几次会议,论证、灭火。虽然大趋势仍然要改名,或局部更改,但肯定,球迷的呼声起到了作用。

直到上个周末,贴吧消息,球迷组织里最死忠的一个,舶来的说法叫“ULTRAS”,名字叫“御林军”的,集资包了300路的车身广告,把“我们的球队是北京国安”,变成了北京三环上一条绿色的流动标语,告知天下。

知道这事儿那晚,我这个激动啊。一帮半大小子,用智慧和勇气,扛起了一波反对主义的新抗争模式。其意义,我认为比球迷买断地标灯光广告祝贺球队夺冠,要深刻得多。也比扔鸡蛋、送花圈的传统做法,扬弃了泄愤元素,更具以我为中心的主张性。总之,立场、表达、格局、气韵,都占了,货真价实的正能量。

所以第二天,我抱着相机跑蓟门桥上坐等300路到来。等啊等啊等了俩小时,冻得跟孙子似的,外加5升尾气,直到华灯初上,依然不见踪影。调试好的甩狙模式,提前试验了好几次,也没派上用场。

但我一点都不扫兴。我求偶遇,并非完全是球迷心态,而是把它看作可入历史的一桩事记载下来。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这不需要慧根,只需主张和真诚,和随之的行动。历史忽略的,仅仅是强势者的强势。比如这档子事里,被历史记忆的,当然是我伟大的国安球迷。足协的强制改名,不过是他们的背景板,而已。

这是这个冬天为数不多的美好之一。作为散客,我讴歌我赞美,足协傻逼。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