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滕云
滕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191
  • 关注人气:14,5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躲得过病毒躲不过社死

(2020-12-27 12:28:16)
分类: 这个可以发

网文云:从流调轨迹看北京人到底有多苦逼。阴三儿赞过的《北京晚报》回复:谈奋斗别拿疫情流调说事。这都哪跟哪啊这么不识逗。

一个问题:面对新冠,除了哀鸿遍野草木皆兵,还有没有别的表达方式?

昨天的新闻吧——卢森堡还是哪国的飞机到港,飞机的尖嘴上,画了个蓝色的大口罩。早前点的新闻,日本小朋友开运动会要保持社交距离,接力棒得有两米长。

这都是惊讶、担忧、恐惧、烦躁之外的,对新冠的态度。有带泪的笑,有带笑的泪,虽尚不能完全摆脱苦逼的造型,但笑与泪中的会心和安慰,终能体会到。从流调看苦逼,国产小确幸刚露尖尖角,好么,一通不识趣的五连鞭,怎么就这么会尬聊。既然连自嘲都上纲上线,也只能于苦逼中继续苦逼了。一张张阴郁的脸,大概是他们最喜欢的自画像吧。

到目前为止,中国人面对疫情的心态,始终没有调试到一个正确的姿势。一部分是因为生命观的基因,另一部分,就是社会调节能力虚弱。大家只想不做不知死的鬼儿,却忘了还可以从容的活着。

一张张阴郁的脸下,自然诞生自保下的迁怒。新冠歧视,便一发不可收。

西城大爷,后来被洗白了。但当初的“特别能溜达”,可是罪恶滔天虽近也必诛的。他的洗白之路,也不过是坦白交代的赎罪表现。至于万达女、夜店女们,则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千夫所指之外,人肉一下,构陷一下,也不过是常规操作。说好的理性,说好的罪在病毒,连键盘上都懒得留一手了。

这样的二次伤害,比较染上病毒,将心比心,要惨重得多。我也因此迷惑,当初的最美逆行,和后来的千夫所指,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我理想中的社会模块——包括面对疫情但不限于疫情,最美逆行,和迁怒党,各霸人群的两端,无需多言。但最重要的,却是中间的一大坨,他们的取舍,是保证社会品质的中坚。面对危难,一个平和从容的中间阶层,和一个慌乱倾轧的中间阶层,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巨大且截然相反。其意义,类似于经济生活中的中产阶级。

但现在,我连公布流调轨迹,都持保留态度。如果估算正负得失,我认为,公布流调的正面警示作用,远低于负面的恐慌和伤害。而公布流调的常态化,也使恐慌和伤害常态化。那个中间层的心态质量,也将随之趋于恶化。假以时日,待到山花烂漫时,新冠即便湮灭,但社会品质的余伤,会一直伴随。祛除这个病毒,将变成历史负担。

这事儿挺讨厌的,但不得不面对。比如首先,别拿流调说事,这个命令,以后就别再发了——你算老几啊。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APP霸权的影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