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滕云
滕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191
  • 关注人气:14,5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APP霸权的影子

(2020-12-24 12:05:43)
分类: 这个可以发

刚看《隐秘的角落》那会儿,有一个发现让我特惊喜,就是张东升邀你爬山那年月,他们居然还在发短信。我于是看了看我的手机,最下面一排的图标里,短信也居然还在。这说明起码我还没有把它彻底冷落——虽然我一年里发不了几条,基本变成了10086的服务专员。

短信图标旁边,是微信图标。我仔细端详这个几乎占领着我全部生活的玩意——两个大傻逼的脑袋凑在一起,一脸茫然又一脸骄傲,以占领手机屏幕右下角这个C位,默默宣誓着它的真实地位。

如果我把丫移除呢——我操我可真敢想,这简直就是想都不能想的事——既然它已经占领了你的生活,移除它,就等于移除了生活的大部。这不比传说的社死吓人多了吗?

所以,我只能通过《隐秘的角落》,重温只有短信的生活,重温没有微信的生活。跟张东升比,起码,我没他活得自我;跟严良比,我没他活得简单;跟朱朝阳比,我没他活得聪明;跟老警察比,我没他获得善良……也说明,我曾经也是自我、简单、聪明和善良的——在那短信时代,而今,让这两个大傻逼脑袋凑在一起的图标,害成了现在的样子。

短信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手机使用时间短,这是可以拿出数据的证据。这个绝对值的变化,也足够支撑我的今昔两种生活。当然罪魁不止于微信,京东、淘宝不算吗?小黄车不算吗?支付宝不算吗?广义说,所有的APP,都是杀害你原来生活的凶手。这个觉悟,是在“新四大发明”被发明出来时,而且中国人民激动地“厉害了我的国”时,发生在我脑子里的。

大约也是从那时起,或许更早,我对手机的智能功能,开始主动放弃。有时候,就像微微的挣扎。比如,我至今没有开通手机支付功能,既不能手机结账也不能收发红包(PS:微信流氓,必须绑定一张卡才能开通公众号,我以几乎作废的牡丹卡应付,不算吧)。原因肯定不止于我对网络安全的不信任,当然也不是反对方便省事。我只是受不了它的强迫性——任何一个心理健康的正常人,都不愿意被胁迫着生活。当我出门带上现金,装在一只皮质的钱包里,出入于街头小店,跟形形色色的活人而不是电脑客服打着交道,让我常能够在APP之外,感觉还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活在短信时代一样真实的世界里。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也像个文物,传承有序保留至今,实在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我对APP,的确是仇视的。关于它的强迫性,已经罄竹难书。而它对你24小时的监视和窥探,和与所谓大数据的狼狈为奸、助纣为虐,则是更真实的伤害。我那天聊了几句葫芦,结果手机就推送了一堆关于葫芦的消息和广告。等于说,这个你以为的生活中须臾不能离开的小助手,其实是别人安插在你身边的暗探。你说什么,它知道什么,你去哪,它也知道。而关于你说什么和你去哪儿,等有天你实在无聊琢磨一下时,会发现我操原来这不就是我的自由吗?你说什么之前,难道不是你先琢磨了什么吗?你的琢磨,换个大词儿,就是思想。这么一捋就明白了——原来你和我的自由,从思想开始,就被监视了,就被剥夺了。这里有个词,叫“自我审查”,弄明白它的由来,就明白了这个暗探的邪恶。

所以,当澎湃新闻网页浏览有一天突然要求下载APP时,我决定终止每天看它家新闻的习惯;当我每遇必须应付的扫码环节时,我一边扫码一边诅咒那个二维码不得好死。这都是我所能够做到的“微微的挣扎”的一部分,我知道这作用不大,但我明白这对我意义重大。

眼下,我最烦的一句谆谆教诲是:历史不能假设。还有,生活不能假设。假如没有APP的日子,是螳臂当车。

别操猫了——昨天不许假设,今天也不许假设,你们只许假设我活不到的明天,但依然要告诉我应该如何假设,你们跟APP一样流氓,APP就是你们流氓的影子。所以,我对APP的敌视,最深厚的原因,就是它彰显出来的霸权。它越来越像秦始皇,车同轨书同文,天下只有一个版本,逼你忘干净,人还有选择的自由。

不能假设、不能选择的语义里,90%是不许思考。这也是霸权思维作用到商业模式里的滥觞。但我打小接受的教育里,做爱思考的人,一直是人间正道。即便后来听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也并未阻止我爱思考的天然属性,反而对发笑者常竖起中指。

及至今日,我仍然笃定,人类至今的进步,每一步都是靠假设起步的。没有假设,人活不到现在。没有思考,人就始终是低端动物。反人类,从来也都是从不许思考开始。

就像《隐秘的角落》,当然也包括所有的文艺,都是假设的故事——假设有这么一事儿,然后就如何如何……一切铺陈的前提,就是从一个假设开始。观者的乐趣,也是在共同的假设前提下,寻找各自的体验。至于之后的黑化什么的,又是以各自的假设,反哺于剧情,最终形成从假设到假设的圆满思考。

就是说,你怎么能防的住假设呢?它无处不在。即便是不能假设的训导者,他张嘴开训的同时,脑袋里其实也正在假设——如果历史能假设,人心就恐……,天下就恐……所以,不许思考,也只是不许别人思考的意思。这是对思考的垄断。而什么是垄断,什么是垄断背后的魔鬼,参考一下最近对社区团购的围剿,以及最新一波的约谈蚂蚁,每个人大约都能有所感触。虽然我并不苟同眼下这围剿的战法,但从根本上说,商业上的反垄断法,与思想上的反垄断意识,是心有戚戚焉的。什么事,都不能一家独大,什么事,都应允许竞争者入场。就连遭受暴击的“大情妇”,我认为,它依然有假设和存在的权利。那是属于它和所有人的基本权利。

听说,最近对APP霸权开始整顿了。无论整顿者的初衷如何,我反正认为,这是一次思想的进步——这依旧是基于假设的思考。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