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智若
大智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6,556
  • 关注人气:2,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褶皱:肉体的逻各斯

(2013-10-05 15:23:16)
分类: 记忆苍白深沉了

    人是给舞台卖命的,文学和艺术以及一切手段都在装饰舞台的效果,也就是给卖命进行合理的化妆,首先勾引的是自己的肉体。肉体跌宕是抽象的艺术,内在的精神是含混的,任何精准的技术都无法运算出精神的方向。因为人的肉体是一个多褶皱的折叠体,当他以人的名义生存在舞台上,永生无法展开自己,从生到死,舞台效应时刻规划褶皱的形状,肉体是自己的一个他者。
                                       褶皱
   当烟花诉说自己的寂寞的时候,当音乐表达所谓诗意的时候,所有关于生命的潮涌都隐退了。只有舞台上空空的影子在塑造虚伪的历史。零碎的阳光和爆破的音响卷过图形,偶尔会有刺耳的尖啸穿过云层,跌落在世俗的观赏场中,呈现的是肉体的褶皱,声音的褶皱,图形的褶皱,思想的褶皱。
   褶皱是生命受力导致的弯曲。引发思想的,不是图形内部的颗粒,而是来自外部的线。瘢痕越清晰,受力程度越高。思想源自暴烈,而不是鸡汤絮语。越是专注线的轮廓,越是无法呼吸。线才是我们精神的酷似者,一切平坦和静波都是谎言。平坦和静波的假象是颗粒的舞蹈诱发形成的,在空场中呢喃,衍生了主体,主体是要消亡的,外在线产生思想而永恒。
   褶皱是折叠的历史,展开是褶皱不可认知的形而上学。一切的一切,关于体验和非法认知的信息交织在褶皱。
                                       
    每个人能凝视自己的出生的过程吗?这个想法诞生了巨大的回溯历史空间,实际上,任何关于出生的凝视都是空场的一个符号,闪动和生命迹象来自于想象,人出生时居然依赖于想象,这个结论让每一个人都没有合法回忆的历史。
    回溯是精神的本能,空场是匿名的冲动。于是,图形出现了。褶皱开始诠释人类的出生,我们凝视出生,其实就在凝视图形,回溯历史就是空场假借的影子。于是,人类看到自己出生的肉体,褶皱的生命体,裸体的不是肉体,而是褶皱组合的图形。听觉依靠褶皱完成人的造型;视觉依靠褶皱散布信息;无法进行检验的嗅觉以褶皱宣告健康;哭是语言的象征,是以褶皱完成使命的。
    从头到脚,褶皱遍布全身,掌心和手面的褶皱不规则翻动,充满了生气,脚趾和脚底的褶皱移动,充满了气息。褶皱的形成无时不刻不在向围观者宣布一个伟大的内容:生命体征正常。生命体正常检验是以褶皱的符号形式完成的。
   婴儿的褶皱说明了什么?婴儿是有意识的,他的婴儿时期的意识被压抑起来,堆积成潜意识,一旦激活,就会释放巨大的光环光圈。也就是说,人的出生最原始的记忆是褶皱,最初来到这个舞台上,就无法展开自己,褶皱是最原始的图形。人的历史是褶皱的历史。
                                        
    性是人在舞台演绎褶皱最极端的动作图形。男人和女人对肉体的装扮,是以褶皱招展的,都是性暗示。女性通过化妆品消除脸部的皱褶,而男性通过裸露凸显褶皱。褶皱是性的肉体图形,勾引是通过褶皱勾引的,完成也是通过褶皱完成的。
    生殖器是褶皱的器官,女性生殖器以阴褶皱图形呈现,男性生殖器以阳褶皱图形呈现。千百年来对性器官的艺术呈现是以生殖审美进行复原的,通过快感通道进行赋值。性褶皱是反观赏的,能观赏的不是性褶皱。性褶皱是隐蔽的,不能公开表演,性褶皱是被演绎,因而是最极端的。不能主动观赏,被动演绎,是他者符号化运动,与性褶皱本身运动的意义不同,任何对性褶皱回忆都是对性褶皱原始的破坏。
    性褶皱是隐蔽的,我们对性褶皱的被理解和被破坏是依照一定原则进行的,被理解的性褶皱是演绎,性褶皱本身是反理解的,只能被破坏。
   性褶皱的美感和恶都是被破坏、被理解的性褶皱衍生出来的态度,而没有性褶皱本身。
                                         造型
     我们行走酷热或者冰冷的大街上,发现任何造型都是褶皱的造型,衣服是以褶皱展露的,建筑物是关于褶皱的敞开。任何艺术都是褶皱的波浪式再现,线条和色彩都是为褶皱服务的。褶皱才是世界的元图形。这不是一个哲学问题,而是一个常识问题。
    如果美术作品是艺术褶皱的外在形式,音乐是声音皱褶的形式,那么文学作品是艺术褶皱的内在形式。
   欣赏任何一幅美术作品,都是关于褶皱的艺术;音乐的波浪入侵思维是关于褶皱和心灵的沟通方式;与美术和音乐的褶皱不同,文学的褶皱是内倾的,文学作品的文字是建筑褶皱的器具,形成褶皱等待读者去开发,不同的读者会发现不同的褶皱。人物是褶皱的,心理是褶皱的,形式是褶皱的,叙事是褶皱的,思想是褶皱的。如果没有发现文学里的褶皱,那么,这个作品就不是文学作品。
    经济是关于售卖的褶皱行为,交易的成本和利润是褶皱的,市场的信息和寻租是褶皱的。股市、楼市无一例外是褶皱的。消费者面对经济褶皱时,是通过褶皱形成的图形进行运算,但消费者永远不可能掌控褶皱的形成过程,消费者一生都在和褶皱玩数学游戏,没有一次能胜利,因为没有一次能接触经济褶皱的本质,所以,消费者永远是经济欺骗游戏的客体。
    政治褶皱是千年历史积淀形成的黑线,永远不可能展开。人在舞台上永远看不见政治皱纹的起源,他的角色扮演和演绎规则受制于政治褶皱。政治褶皱是一切阴谋的源泉,是一切伤害的最终原因,是一切欺骗的根,是一切谎言的母体。当晚霞消失的时候,黑夜来临了,光明是一种自我欺骗的暗示,人总是从一个政治褶皱被抛入另外一个政治褶皱中。有一天,他觉醒了,发现自己不过是一蝼蚁,永远无法接近政治褶皱。
                                         痛苦
    褶皱是世界痛苦的根源,人被迫在舞台上演绎,服膺于褶皱,是无法解脱的。世界处处皆褶皱,人和世界的交流,是以和褶皱妥协的技术完成入世。
    人入世后,他就是一个演员,他是怎么发现褶皱的?当他开始眺望的时候,发现了远处历史和眼下的褶皱,当他开始思想,寻找验证心灵的潮涌时,发现了褶皱。褶皱是痛苦的起源,是艺术的起源,唤起人类清醒,是激发人类抗争的鸦片。
    人在抛售自己,批发自己,是因为人无法抵抗褶皱的围裹,把自己交出去,是逃脱褶皱的方式,但是,他还是被另外一种褶皱收买,永世是褶皱的奴隶。
   一旦发现这种循环,痛苦艺术诞生了。
                                         
    人一生都在试图完成展开的劳作中,最终,这种对展开的劳作成为褶皱一种形式。死亡是生命的终结,但不是褶皱的消失。死亡以一种姿势勾勒了生命的褶皱图形。
    人可以回忆自己的死亡吗?可以换个方式体验死亡吗?不能!但他死亡的褶皱却能以他者的名义回忆自己死亡,体验死亡。
    人的从出生开始,就开始了褶皱的历史,但死亡却终结不了褶皱的生命。贯穿一生的是褶皱,贯穿历史的是褶皱。人奋斗一生,不过是给死亡塑造一个褶皱图形形式。也就是说,人的出生和奋斗,以及和褶皱的周旋中,都是为死亡做准备的。
    人可以超越死亡,但超越不了褶皱。死亡不过是宣告了肉体的停止,但褶皱依然和世界发生关系,对于人来说,这是一个无比伟大的诱惑。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