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智若
大智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6,556
  • 关注人气:2,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咀嚼苦难的味道

(2007-08-10 22:32:54)
标签:

其他频道

分类: 记忆苍白深沉了
 

咀嚼苦难的味道

    当我眼眸中出现戈壁滩时候,我竟然似水柔情,我称之为死灰复燃。尤其是我首次看到了戈壁滩特殊的植物——骆驼刺。有人告诉我说,
戈壁滩和骆驼刺是彼此适合的那种。于是我看到一个伟大的事实,戈壁滩同样有人烟,有土地就会有人类生生不息。于是我就开始考虑伟大哲学家根本无法触及的问题:我为什么要从北京去戈壁?为什么还要从戈壁回北京?为什么有那么那么多的人心甘情愿接受异化在北京闯荡呢?戈壁滩生长骆驼刺,同样有人烟,在北京的苦难也许比戈壁苦难深刻得多。在那里不重要,不都是生存吗,不就是给自己一个愉悦的心情吗?生存愉悦,戈壁也许比北京合适,我天生就是一个咀嚼苦难的人。

     虽然我是业余阅读的,但我读小说是很专业的,一般小说我是看不上眼的。现在很少遇到符合我阅读口味的小说,我有一种天生的嗜血口
味,只有那种描写苦难的小说才能引起我高度亢奋。比如有个哥们给我推荐一部小说,另一个哥们也说不错,相信哥们总是没错,我就买了读了一下,评论就两个字:恶心!一部努力想制造革命加爱情的貌似与众不同的烂玩意,似乎不搞点政治讽喻就无法显示深度,恰恰相反,很不流畅,政治和爱情严重脱节,读起来非常恶心,这是恶心之一;恶心之二,对女主人公的心理描写,客观的说,女主人是一个老女人,我的意思不是说老女人不能风月了,关键是把老女人的描写成一个青春期的少女那样涉及情场就有点吞苍蝇的滋味了;恶心三,给一个修理工努力安装学者的外衣,我不是说修理工就没有学者的修为,而是作者的小说根本就没有进行技术处理,所以修理工的思想就是概念的堆砌,读起来翻胃。

     我一直以为余华的《活着》是我有限阅读中最具苦难形态的叙述了。那天在火车站随便买了一本小说选刊,本来是消磨时间的,不想到会
读到一篇小说,和《活着》很类似,但我觉得这个人写的小说《温暖平原》比《活着》高明。时间跨度从解放初一直到现在,一个人能在无尽的苦难生顽强生存下来的往往是女人,而不是男人,《温暖平原》的女人就是,一种宿命的苦难缠绕她一生,生下来就死了亲生父母,后来养父母都死了,嫁了三个丈夫,全部死了,男人死亡的方式总是和女人有直接的关系,女人于是被按上了一个可怕的帽子:克星。不幸的是,和第二个丈夫生的孩子也意外死亡。收养的一个女儿考上大学,面对贫困不得不休学打工,当了二奶生了孩子,死于车祸。为什么《温暖平原》比《活着》高明?面对苦难,女人能承受的是长期,而男人是短期的。《温暖平原》更能还原中国式的苦难!

    一个农村来的小伙子来到城市找媳妇,他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想让媳妇给他生孩子,但媳妇和他形同陌路,连做爱也是偷偷摸摸的在地下
进行。他媳妇是大楼的清洁班长,他于是成了保安。他发现媳妇晚上到一个高档别墅里过夜。小伙子私拆了一封信,一个被老板甩掉的女人信件,声称自己的父母是高级干部的“有地位”女人,实际上这个女人是小伙子家乡的,父亲由于缺钱治病而死亡,信是来要钱的。这个女人拒绝认同自己的身份。小伙子终于决定离开城市,离开这个不适应的地方,但他没有等到自己的媳妇。这是我今天读到一篇小说的大致情节,我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像喝了春药,就想到城市来撒欢,怎么没想到城市的肮脏和虚伪?为什么总是要伤痕累累才想起自己的家乡?家乡不是疗伤的地方,而是生存的地方!只要有爱情,到处都是人类生存的地方,就像骆驼刺生长在戈壁滩!

我发现自己现在写东西很困难,老是心不在焉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