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替
安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9,465
  • 关注人气:6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黑莓手机

阿联酋

杂谈

最近几周,加拿大RIM公司出品的全球热门智能手持设备黑莓(Blackberry)在中东成为焦点。这场争议是全球性的政府与跨国大企业间互联网战争的重要一役。

首先是阿联酋电信监管部门在7月25日发难,认为黑莓手机加密消息和加密email传输功能,并且服务器设在加拿大,让黑莓用户脱离了该国2007年有关安全、紧急状态以及国安立法的管辖,可能会被恐怖主义利用逃脱政府监管,从而对阿联酋产生威胁,因此要求RIM公司提出解决方案,否则即将在10月11日关闭黑莓在阿的消息和email服务。

黑莓手机在阿联酋有约50万用户,一半是企业用户,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把黑莓作为时尚。企业用户欣赏黑莓的Email加密功能,因为即便传输的信息流被截获,依然没有办法破解邮件内容;而年轻人喜欢便捷的消息功能,这在宗教束缚严重、女生依然必须遵守严格教义不能自由外出交往的阿联酋,
标签:

杂谈

世界杯朝鲜和巴西之战开拔之前,朝鲜明星球员郑大世唱国歌《爱国歌》哭泣的镜头感动了央视的主持人,整场反复提及此事。虽然第一场朝鲜进球是来自“4·25”队的中场球员志尹南踢的,但全场最引起全世界媒体关注的是特殊球员前锋郑大世和中场安英学。

朝鲜国家队曾经在1966年英国主办的世界杯获得难以置信的奇迹(把意大利队赶回家、并且最终进入八强),还有一部记录片专门讲述这段历史《The Games of Their Lives(他们一生的比赛)》,成为外界了解这个神秘国度的少数影片之一。这次再次进入世界杯,最有看头的是,虽然朝鲜体制没变,但国家队人选却与时俱进。84年出生在名古屋的前锋郑大世,和1978年出生在日本冈山的中场安英学,其实都是日韩双重国籍,一直也在日本职业联赛踢球,但因为他们在日本的亲北朝侨学校读书,所以被平壤征召,成为没在朝鲜生活过、整天iPod不离手、常
标签:

杂谈

11月12日下午2点,我和其他7名博客作者一起,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参加针对中国博客的奥巴马访华吹风会。同时,上海/广州领事馆还和北京大使馆视频连线,另有5名博客作者在沪粤两地参加会议。在这次吹风会中,副馆长Goldberg公使先生和7位使馆官员、武汉/上海/广州三地领事、白宫新媒体公民参与专员Stanton女士回答我们这些博客作者提出的问题。

最为特别的是为方便博客作者网络直播,使领馆方面破天荒地开放电脑、手机和3G网卡带入会场,让这场吹风会成为在Twitter上全程直播的新媒体吹风会,整个过程颇为精彩。具体问答攻防,请参见我的推特(@mranti)直播,这里不再详述。

这次博客吹风会,在形式上打破了过去使馆对媒体吹风会的限制,不过这仅仅是奥巴马访华Town Hall会议计划的外围测试。Town Hall,是美国的市镇公所,或者任何一处公用的小镇会议场所。在美国,任何政治都是本地的,从初选大选说服选民投票,到今天说服民众支持政府政策,奥巴马一直把在小型Town Hall里面演讲作为他直接和民众接触、通过演讲直接诉诸感性支持的武器。在和希拉里以及共和党人比,的确奥巴马的Town Hall演讲也是最出彩的。

奥巴马在外交上也利用To
标签:

杂谈

加州民主党州众议员、著名的同性恋维权人士汤姆·阿米阿诺提出的1176号议案,希望加州让旧金山市县可以对特别滨海区改造进行财政募款。信奉减税至上的共和党州长向来对政府揽钱的无聊议案没什么好感,因此很快否决。有意思的是他写给州众议院的否决公文:

“致加州众议员们:”施瓦辛格州长写到,“我(I)把1176议案退回,不予签署。”

“现在有(For)时我很感叹重大事务被忽视,同时却有许多没必要(unnecessary)的法案送到我这里考虑。水务改革、监狱改革、健康医疗(care)都是本届政府提上台面的重大事务,但立法机构只是在踢(kicks)皮球。”

“然而(Yet)时光飞逝,又一立法年度即将结束,还没有任何加州人绝对(overwhelmingly)应得的重大改革通过。鉴于此,并经过慎重考虑,我认为在此时没必要(unnecessary)签署这项法案。”

括号里面的英文都是信每行的开头单词,但细心的记者突然发现把这些首词的首字母列起来恰恰是标准的美国国骂:I Fuck You。

冤有头债有主,施瓦辛格今天这么对1176号法案始作俑者阿米阿诺婉转开骂,让人立刻想起10月初当施瓦辛格来到一个民主党的募款会时,因为气愤州长削减艾滋
标签:

杂谈

当奥巴马发誓要通过医保方案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认为他可能会和16年前克林顿那样惨败,不过大概他们没想到奥巴马可能会被一位失意政客的Facebook打败。

美国众议院目前正在审议7月14日由民主党众议员John Dingell提交的H.R.3200法案,该法案另外的名字叫《2009美国可支付健康选择法》,也就是奥巴马所希望通过的医保方案。此法案有1017 页、2541条。即便每个众议员都配有称职的国会助手,我想很少议员能完全读完这本比字典还厚的法案、更不要说能完全读懂里面杂乱并且如同天书版的条款了。

但是奇怪的是,几乎每个美国读者、观众现在都了解此法案的第1233条,并且此条已经成为医保改革的目前最争议的话题。很遗憾,我不能在这里把这一条翻译给大家,因为该条款本身有10页之多,而且全是由琐碎的、修正案式的法律术语写成,非法律界人士无法读懂。此条标题是《高级保健计划咨询》,此条主要是说国家保底的医保法案中,可以支付给医院和专业人员去针对病人进行一些比较高级的医疗性咨询服务,其中包括临终意愿咨询。

不知道是自己灵感一现,还是有高人指点,最近刚刚辞去阿拉斯加州长职务不久的萨拉·佩林,8月8日在自己的facebook发
“莫拉克”中度台风在台湾中南部造成50年不遇的豪雨,8月8日当天降雨量竟然超过2米,造成“八八水灾”,特别是在屏东县和高雄县的山区,引发山崩、山洪和泥石流,导致小林村整体灭村,300多人被活埋,全台死亡应当超过600人。

悲剧引发全球媒体和人民的关注,各国以及大陆港澳纷纷伸出“援手”。但台湾媒体流传的一个黑色幽默,能反应民众对马英九政府的愤怒:台湾需要的不是援手,而是”元首“。面对921地震以来最大的自然灾难,马团队状况连连:第一时间,对水灾没有反应,要到电视台播出受灾惨象的时候,才意识到台风的严重性。驻外人员被要求”婉拒外援“;中央和地方在救灾问题上不但连接不顺,甚至会在电视台Call-In节目打嘴仗、互相推诿;军队迟迟不出动,出动后救灾速度缓慢,救援装置配备不齐;到了第7天,马英九才召开国安会议,全台总动员救灾;第11天,才召开中外记者会,向人民道歉自己的救灾不力,承诺9月初会高层调整负责;第12天,才姗姗会见被灭村的小林村生存者。这次媒体,不分蓝绿,全部抨击政府无能,民调更是超过半数希望马英九本人因此下台。

公允的说,马英九这次是替很多旧帐受过。首先,遭遇山崩和泥石流的小林等村,
标签:

杂谈

6月26日,在台联智囊组织群策会的捐款餐会上,86岁高龄的李登辉就两岸关系发表了新看法,认为“中台关系”是“你是你,我是我,但你我是朋友”,要“分清彼此”,还表示在WTO框架下,“三通、四通、五通都不要紧”,只要保持住台湾的主体地位,继而批评马英九政府是在把台湾的前途沦为大陆的棋子。

李登辉是少数蓝绿都能接受的政治人物,其实更准确的说,目前在政坛上活跃的各路政客,大约都可以尊他为长官或老师。正在处理蓝绿两党对大陆政策的主角——马英九、苏起、蔡英文,恰恰还都是昔日李登辉治下陆委会的官员。因此李登辉此番“你我朋友论”的讲话,立刻被媒体和政坛拿去做不同解读,蓝营强调“朋友”、认为李翁在敲绿营边鼓、催促他们重审其僵化的两岸政策;而绿营侧重“你我”、认为他说的是要突出台湾主体、分清彼此、避免被大陆吞并。而大陆涉台学者认为,所谓“朋友论”只是李登辉一贯的“两国论”的翻版。

熟悉西田几多郎场所哲学的李登辉,其实也明白时空环境已大不相同。政治向来是“带刀者说话”,1999年,当李登辉对德国记者发表“特殊国与国关系”的时候,他的“两国论”立刻成为动词,让两岸关系进一步冷冻。今天,他已无权无
标签:

杂谈

这次来华府,住在华盛顿圆环,这里恰恰是全美政治气息最重的两条街道交合点:一个是连接白宫和国会山的宾夕法尼亚大道,另外一条是各类游说公司、智库聚集的K街。华府是一个完全人造的城市,国会山是中心坐标点,整个城市被分成西北、西南、东北、东南四个象限,然后横街以从国会山往外推后的字母表示,竖街以从国会山往外递增的数字表示,而不甚规则的街道,会以美国最初加入美利坚的十三州名、“宪法”、“独立”等命名。所以一般在华府的住址数字越小、字母越前,就表示离美国人民主权中心越近。走在华府的大街上,仿佛走在了独立宣言和宪法文本中,时刻提醒来到这个城市的旅游者,美国国父们说的“We the people”(我们人民)指的是国会,而不是在宾夕法尼亚大道上的另一权力机构白宫里的总统。

这让我立刻想起了另外两个人工城市:巴黎和北京。巴黎市是大巴黎的核心部分,其街区按照螺旋状从中心(老皇宫卢浮宫)的1区开始,逐级展开,到最外围的20区。市民住址区号越小,也就离权力中心半径越近——而这个权力中心是法兰西国王。北京的中心,显然也是故宫,然后是一层层矩形分布的城墙,把帝国权力逐步隔
标签:

杂谈

昨天(4月17日)下午,历史性的消息在推特(Twitter)圈传开了。好莱坞青年主持人、二流影星、三流模特Ashton Kutcher超过了CNN,第一次拥有100万用户推特订阅。Ashton对于国人来说,实在是太没名气了,演的稍微有名的电影是《蝴蝶效应》,但他的另外一个身份,也许能帮助我们在娱乐世界为其定位:他是黛米·摩尔老公,她最著名的孕妇照,怀的就是这个百万推主的孩子。

我坐在电脑面前无语,实在不是很懂Ashton为什么在推界竟然有超过CNN的人气,百万订户,随便说什么话就有一百万人能听到?再对比我推了几个月的账户@mranti,到今天才有843位订户。CNN也非常激动,主持人在电视里面不断报道@cnnbrk和@aplusk(分别是他们的账户名)的这场百万征战,终于大气地宣布这场比赛以CNN认输告败。Ashton在获胜后,和CNN都将买各一万顶蚊帐,捐给非洲的疟疾患者。

事情还没完,CNN亚洲华裔美女主持人Kristie Lu Stout今晚(18日)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正式发推特宣布CNN推特用户的第一百万位订户是David Lewis,这个幸运儿是英国人,但正式身份是清华大学研究生,
标签:

杂谈

这个世界变化得真快。在两年前,大家还在讨论G8是否接受中国作为成员,而刚刚在伦敦召开的G20已经正式宣布了七国富人俱乐部对世界统治的终结,不但如此,很多媒体认为G2(中美两国)才是真正能让经济恢复的核心因素。顺应中国急速提高的国际地位,国内有人出书大声说出“中国不高兴”了。

从80年代保“地球球籍”到今天中美两国G2,我从懵懂的小学生成长为今天而立之新闻人,目睹了这个国家为自己在“世界之林”地位奋力挣扎的过程。我们一直有两个中国,一个中国是把13亿作为背景的“集体中国”,我们在很多主权数据的排名的确进入了世界前列,而另外一个中国是把13亿作为分母的“公民中国”,那我们至今按照美元和按照权利算依然是世界排名百名开外。我爷爷虽然因为有海外关系而一生遭受迫害,但他在抗日战争时经历的的国仇家恨,让他依然更加看重13亿作为背景的“集体中国”是否受到尊重,在知道香港会回归的时候,他拿着《参考消息》流下了泪水。而身处“集体中国”在世界稳步上升期的我,却更加在意“公民中国”,关注人权、民主和公民社会的扩大化,因为爷爷的梦想已经实现,下面应该是我们自己的了。

因此我认同这样的说法,在08奥运之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