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京报评论
新京报评论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76,868
  • 关注人气:3,2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欢迎投稿

北京《新京报》评论周刊欢迎投稿,信箱:xjbplzk@163.com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文|金泽刚

   

据近日媒体报道,2017年春节前后,湖南涟源小伙邱某被同学张开河骗入位于河北廊坊的传销组织。因为不愿加入,邱某被限制人身自由。七天时间里,邱某经历了一场残酷折磨,甚至以活埋相威胁,强行灌水,直至邱某死亡。2017年12月27日,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林星、杨云、李智文、颜文龙、陈法金犯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十五年至十二年不等的有期徒刑;被告人张杰、张开河犯非法拘禁罪,分别判处三年、两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

 

而就在此前的2017年12月25日,杭州市中院对被害人大力(化名)被传销人员殴打致死一案做出判决。法院以犯故意杀人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非法拘禁罪对被告人王某某判处死刑,对被告人陈某某和谭某某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对被告人杨某某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该案发生于三年前的2014年1月,因被害人在与家人打电话时,连说三遍自己被骗入了传销组织。在求救败露,加上执意不加入传销组织后,被传销人员殴打致死。

 

传销很多时候胜过严重的暴力犯罪


事实表明,多年来,传销一直是不少地方社会治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范娜娜


时值毕业季,一篇《交大,对不起,我不是那10%》的文章引发了网友关注。文章中写道今年北京交通大学毕业典礼只有10%“优秀毕业生”才能去天佑会堂参加学校的毕业典礼,现场听到校长的讲话,而剩下的人需要坐在教室里观看毕业典礼的直播,父母甚至需要坐在另一间教室观看直播。


幸运的是学生们的反映最终发挥了作用,今天下午1点左右,北京交通大学官方微博回应原定方案主要是综合考虑时间、天气、场地等因素制约,承认存在考虑不周。并调整了方案,毕业典礼将于24号在主校区西操场举行,全体毕业生及家长均可参加。


北京交通大学根据学生意见及时整改值得肯定,但“优秀毕业生”竟然成了参加学校毕业典礼的门票——不只是北京交大如此,很多高校或许都有类似的“差别对待”。


我也是2018届的毕业生,不久前刚参加了学校的毕业典礼,而我,按照这个标准来说,或许算是幸运,因为我是手握门票的“优秀毕业生”。


比起交大,我们学校要稍微公平一点,大家起码都在现场,区别只是15%的优秀毕业生坐在最中心的球场,剩下的85%的毕业生散落在旁边的看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欧阳晨雨


荒唐不经的“富二代”传奇,最终化作“黄粱一梦”。


据报道,某地产公司的一名普通会计王某,实际的月收入只有2500元,却在网上疯狂迷恋上了直播打赏,为了满足虚荣心,他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以“富二代”的形象在某平台对各大主播进行打赏。其中打赏给斗鱼热门主播冯某的礼物价值160万元,给其他主播礼物770万元,累计打赏930万元。近日,法院当庭作出宣判:被告人王某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20万元,责令被告人退还所有侵占被害公司的款项。


为了直播“打赏”,竟把手伸向公款,最后被绳之以法,这是作奸犯科者理应受到的法律严惩。问题是,由他打赏给美女主播的那些巨额钱款,还能追逃得回来吗?


在一些美女主播看来,“打赏”就是自己的合法收入。在网络直播平台上,她们或表演才艺,或与观众交流互动,粉丝的打赏,其实是对自己劳动的褒奖,也是个人价值的直接体现。更何况,打赏并没有贴标签,谁又知道,粉丝的打赏是“违法所得”呢?既然自己“蒙在鼓里”,就不应该受到连累。

合法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 刘雪松


近日,湖南洞庭湖现“私人湖”事件有了新的进展。记者从沅江市委宣传部获悉,洞庭湖“超级矮围”的业主,确系省人大代表夏顺安,目前他因骗取贷款已被刑事拘留。而夏顺安的“超级矮围”将于本月底拆除。


多年来,“夏氏矮围”存在明显违规违法,却一直是“路路皆通”。媒体反复报道过、湖南省遥感中心通过卫星监测发现过、省水利厅多次要求当地水利部门采取措施过、沅江关于拆除的专项行动方案也出台过,但神奇的是,这个被人称为“水上长城”的违规之物,几乎没动过,而且还“通过了验收”。


这次被媒体强势曝光,生态环境部督察组开展专项督察,不仅夏顺安顺顺安安走了17年的路全被堵上了,17年治不了的矮围几天就能拆光了,而且夏顺安湖南省人大代表的真背景、以及骗取贷款的真面孔也一一被揭出来了,甚至人也被公安机关拘留了。至此,人们难以理解,究竟是洞庭湖这块地盘的“水太深”,还是夏顺安水上水下“筑长城”的功夫深。


洞庭湖作为中国母亲河的“长江之肾”、世界级的重要湿地,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这片土地的生态环境建设,要求“把修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于平


中央环保督察发现“部分河流水库水质恶化明显”等问题,河北省在督察整改方案中明确“全面推行河长制”。但据生态环境部官方微博消息,中央环保督察组针对河北省“回头看”督察发现,该省石家庄、定州两市大沙河河长制形同虚设,两市大沙河部分河段现场场景“触目惊心”。


在大沙河定州段远远望去,河堤上堆满了生活垃圾、工业废渣、边角料、医疗废物等多种固体废物,各种垃圾“应有尽有”,形成了一个长约3公里的“垃圾带”。站在河道上,督察人员发现,污水沿河堤流入河道,在河道内积累成黑色、绿色的污水坑。整个河段充斥着工业废料的刺激性气味和生活垃圾的恶臭味,让人难以忍受。 


在“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口号之下,大沙河定州段依然沦为垃圾场和污水坑,这无疑是莫大的讽刺。这不仅是对中央环保督察的敷衍,更暴露出一些地方河长制的有名无实。


“河长制”的初衷,是让河湖治理由“部门制”变为“首长制”,整合各级党委政府的执行力,摆脱多头管理,实现河湖长治。就目前看,很多地方的“河长制”推行得不错,但在有的地方,“河长制”形同虚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 侃人


5月26日,常州钟楼城管在执法过程中,与违建业主发生肢体冲突,业主遭现场多名身穿便服的“社会人”踹头。5月29日,钟楼区城管局局长回应,这些穿便服的男子都是城管协管员。


此事被报道后,引发关注。但就在日前,网上出现了一则为钟楼城管鸣不平的网帖,网帖直接辱骂记者“不是人”。钟楼城管执法大队一副大队长将其转到工作群中,号召同事顶帖。6月11日,钟楼区城管局对当地媒体回应,顶帖情况属实,也属正常行为,可以理解。在记者报警后,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


什么叫“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袭击”?这就是:本来涉事部门已凭着事后应对(包括对事件发生经过进行还原、对执法副中队长免职),化解了部分因“带社会人‘踹头执法’”而来的质疑,没成想,那位副大队长又用一顿“神操作”——号召顶辱骂记者网帖,引发新一波质疑。


次生舆情往往是舆情应对欠妥的“副产品”。拿该事件来说,涉事城管队员拆违执法过程中的对错,在现有的法治框架下和规则参考系中自有公断。但不管怎么说,那位副大队长拉票般组织队员顶帖,难言妥当——此帖的内容可不只是自我正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 刘远举


 对游戏的批判,已是老生常谈,最近又有公益律师在征集沉迷案例。

    

其实,纵观中国历史,历朝历代都有各种让人沉迷的东西。比如,宋代的蹴鞠,清代的八旗子弟玩鸟、斗蛐蛐以及后来的鸦片,改革开放以后的游戏机、街机、台球等,至于赌博的历史,则更是源远流长。

    

就沉迷游戏现象来说,客观地讲,包括游戏在内的玩物,只是一个外因。家庭教育因素、个人性格、甚至大脑生理特征,才是内因。社会总是充满诱惑,淘汰机制始终存在,游戏也是淘汰机制的一部分。很不幸,一部分人就成了被淘汰者。

    

不过,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是一个社会化分工越来越细、技术飞速发展、市场机制发达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下,值得讨论的问题是技术发展对这类沉迷物的影响,以及对于社会的影响。

    

电子游戏对人们的诱惑程度前所未有

    

电子游戏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推进了这种沉迷之物的强度。如今,在市场机制与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的推进下,这种诱惑更是提到了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 郑山海


“最近各地区高温持续,很多中暑人群可能忽略了一个细节,千万记住藿香正气不能与头孢、阿莫西林一起服用,会马上丧命!”


夏天一到,藿香正气水的用量又上升了。一条针对藿香正气的消息,近日在社交平台上疯传。该传言很震撼地告诉你,藿香正气水和头孢在一起就是毒药,会让人立刻毙命。


很多人虽然不理解其中的原理,但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和给家人、朋友提醒的心态,转发到了社交群里。但真相真是如此吗?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藿香不论是作为植物还是药材,对人体总体没啥危害。藿香和头孢没有禁忌,二者在一起使用完全可以“兼容”。


这不是说上面的言论就是完全无凭无据的。这里面的问题,主要出在头孢和藿香正气水中的酒精当中。


目前世面上很多的头孢类药物在化学结构中,都含有甲硫四氮唑侧链,这会抑制肝脏的解酒能力。这时,如果人们摄入了酒精(比如饮酒)就会产生酒精代谢产物在体内蓄积,严重的就会产生中毒反应,出现头痛、呕吐、心悸、呼吸困难等症状,甚至导致休克,引发生命危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 曹灿辉


刘明炜同学的准考证又“丢”了!


高考临近,一条“刘明炜同学准考证丢失”的消息又传开了,内容如下:“有人捡到一张准考证,考生名字叫刘明炜,考点在一中,请转发,让刘明炜联系133XXXXXXXX,请扩散!千万不要耽误孩子高考。”总有好心人见了立即转发。日前,江苏警方提醒说,这条消息是近年来“准考证”谣言的翻版,当中所留电话多为吸费音讯电话,不少好心人为此中招,少则几元多则几百元的话费莫名其妙地被扣除。


可谓“年年岁岁事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近几年的高考前夕,“准考证丢失”谣言已发生多次,只不过丢准考证的同学从杨雷雷、李亚成、孙超,换成了“刘明炜”。刘明炜同学去年已经“丢”过一轮准考证了,今年又“丢”了,谣言制造者竟然已经懒惰到连人名都不换了。


此类谣言之所以年年发生、屡屡得逞,无疑是利用了公众一贯的同情和善意,把正能量当枪来使。很多人视高考为头等大事,在“全民高考”大环境下,广大网友面对“准考证丢失”消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又仅是举手之劳,于是盲目回拨电话或转发信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 堂吉伟德


据《华商报》报道,日前,子洲县人民医院一救护车在执行急救任务时和一辆小型货车相撞,致使救护车上脑梗患者头部受伤。事后,竟发现救护车司机张某无证驾驶,其驾驶证几年前因毒驾被注销,这让家属质疑救护车到底是“救人”还是“害人”?


考虑到救护车的急救工具属性,救护车司机的入职门槛,除了要有符合驾驶条件的资格证书外,还应对其遵纪守法情况进行严格审查。然而,这起车祸却引出了开车救人的救护车司机“几年前毒驾被注销驾照”、现在则是“无证驾驶”的情况,这说明,涉事医院对驾驶员从业资格审查明显存在疏漏之处。


在此事中,“无证驾驶”属于较为严重的违法行为,而对此涉事医院难辞其咎。虽然张某入职时提供了身份证和驾驶证,提供的驾驶证显示有效期为2020年,但涉事医院在入职审查时采取的是“一锤子买卖”,并没有例行检查或者定期审查。


结果,张某2011年被强制戒毒两年,2013年提交过身体证明后就再没有提交过身体证明,驾驶证因此被注销,涉事医院却还浑然不觉,仅以“一直在开车”来佐证其“符合驾驶资格”。以经验和固势化的管理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