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桐华tonghua
桐华tonghu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99,250
  • 关注人气:22,3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太空中。

英仙号太空母舰和南昭号太空母舰已经在全面交战。

双方都知道自己的主帅在公主星上,如果让对方腾出兵力去支援公主星上的战场,后果不堪设想,都抱着决不后退的决心,火力全开,想要钳制住对方。

漫天火光中,一架又一架战机坠毁,不少战舰炸裂。

运气好的士兵能躲进救生舱,运气差的士兵飘入了太空,挣扎求生。通讯频道里前一秒还在谈话的战友,转瞬就变成了盲音,彻底消失在茫茫太空。

因为真空环境,没有支持声波传送的空气,这个战场不管战争多么激烈,都没有丝毫声音发出。

死一般的寂静,越发凸显出宇宙的无情,生命的脆弱。


————·————·————


公主星。

地面上,到处是人群的喊叫声。

奥丁联邦的士兵们组织着人群登入太空飞船,只要联邦军队把高空的火力封锁解除,太空飞船就能离开公主星。

高空中,炮火轰鸣。

在奥丁联邦战机的围攻下,两栖战舰的火力已经越来越弱,舰身上出现了损毁。

林楼将军急不可耐,叶玠却丝毫不在意,只盯着一架战机。

这架战机的作战能力超出常人想象的强悍,居然在围攻中再次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阿丽卡塔星、斯拜达宫。

七个自治区和中央行政区的重要官员们汇聚在议政厅,举行会议。

通过全息影像,殷南昭也参与了会议。

他慵懒地靠坐在椅子上,手斜撑着头,饶有兴味地看着棕离侃侃而谈。

“……迄今为止,阁下都没有调动南昭号,一直在指挥北晨号作战,让人不得不怀疑阁下存有私心——为了保全南昭号的兵力,不惜损耗北晨号的兵力。”

“截至目前,最新的统计数据,北晨号受伤人数高达74094人,阵亡2038人,战机损毁18294架,战舰损毁16艘……”

棕离报了一串数字,咄咄逼人地质问殷南昭:“南昭号才是阁下的指挥舰,为什么阁下不调遣南昭号上前线,要使用阁下并不熟悉的北晨号?”

楚墨打圆场说:“当时辰砂突然出事了,情况紧急,执政官只能接管北晨号的指挥权。”

“距离辰砂出事已经过去大半年,这不能成为理由。”

殷南昭就像是事情完全和他无关,平静地问:“棕离部长觉得我该怎么做?”

棕离说:“阁下应该使用南昭号作战,这样才符合……”

百里苍站起来,大声反驳:“阁下应该继续使用北晨号作战。”

棕离张嘴想要说什么,百里苍质问:“难道棕部长觉得北晨号那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骆寻震惊地发现他竟然是辰砂妈妈笔记本中玫瑰花园里的那个男人。

虽然身有残疾、一身戎装,也难掩他的儒雅气质。他和安教授肩并肩走进来时,简直像是穿过几十年岁月的风尘,从画图里走了出来。


安教授在奥丁联邦德高望重,另一个男人却好像比他更有声望,法庭里旁听审问的人全部站了起来,用目光致敬,等他们落座后,才又陆陆续续地坐下。

隐隐约约中传来窃窃私语。

“是楚教授!”

“几十年没有见过楚教授了……”

骆寻立即明白了这个男人是谁。

能和安教授并肩而立、军衔比安教授高、威望也比安教授高的楚教授,只有那个男人了——

楚墨的父亲楚天清。

不但曾经是第四区的公爵,手握大权,还在基因研究上成就卓越,研制出了很多治愈基因病的特效药,和安教授齐名。

据说几十年前,他为了救另一位公爵,受了重伤,差点死掉。好不容易活下来后,身体却大不如前,坐骨神经受到破坏,落下了脚疾。


一时间,骆寻心念电转,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安教授冲她微微摇了下头,示意她不要多言。

骆寻想想自己的资历,她的“但是”的确没有任何说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骆寻呆呆地看着屏幕上“叶玠宣战”的定格画面。

殷南昭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那些还在其它星国生活的异种该怎么办?人类已经容不下他们,但他们的亲人、爱人,他们的根还在人类中。

就算他们肯放弃一切,迁往奥丁联邦,可路途漫漫、战火纷飞,他们能活着到达阿丽卡塔吗?

骆寻不明白。

辰砂、封林、紫宴,甚至左丘白、棕离、百里苍他们,都和她一模一样。

她的同事、她的学生、她的病人,也都和她一模一样。

他们开心时大笑,难过时哭泣;他们会为国家牺牲奉献,也会为私情痛苦悲伤。

他们像人类一样勇敢善良,也像人类一样自私狠毒。

他们明明和她一模一样,绝对不是不同的种群。

但是,辰砂的异变让人类和异种彻底撕裂,毫无疑问,人类和异种已经不能和平共存。


叶玠的目光犹如利剑,隔着遥远的星空,都狠狠刺痛了她。

他似乎在告诉她——

不要妄想,没有中间的路可以走。

要么人类死,要么异种死,是遵从自己的基因,还是顺从自己的情感,她必须选择。

叶玠似乎已经很笃定她最终的选择。

就算她有勇气背叛自己的基因,可如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阿尔帝国对奥丁联邦正式宣战两个小时后,辰砂在北晨号上举行了一次盛大的阅兵仪式。

阅兵仪式上,他对全星际发表了简短强硬的讲话。

中心思想是:奥丁联邦不主动挑起战争,但也绝对不畏惧战争,任何想用战争威胁奥丁联邦的敌人,他和北晨号随时恭候!

紧接着,殷南昭在斯拜达宫发表了他执政以来的第二次公开讲话。

他态度谦逊、语气温和,强调携带异种基因的人类和所有其他人类一样喜好和平、追求公正。星际事务中,分歧和矛盾总是无处不在,但战争绝不是解决分歧和矛盾的最佳方式,希望阿尔帝国能理性对待分歧和矛盾,减少双方的伤害。

显然,殷南昭和辰砂在配合着打外交战,软硬兼施、恩威并济,既表达出足够的善意,也展现出善意并不是软弱可欺。


————·————·————


北晨号星际太空母舰并不是当年游北晨的指挥舰,但“北晨”这个名字已经足够让阿尔帝国和其它星国想起他们曾经的失败。

阿尔帝国的民众再次要求释放叶玠王子,让他做元帅,指挥这次的战役,连军部的势力都开始明确表示支持这个选择。

毕竟,辰砂从军以来,从未打过败仗。在他全胜的作战纪录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回到研究院,骆寻才明白为什么会有餐厅里的一幕。

百里苍醉酒后,录制了一段视频放到星网上。

他怒骂攻击异种的人类,嘲笑他们是懦夫,只会躲在星网里打嘴炮,没种到战场上真刀实枪地打仗。

他嘲笑邵菡公主虚伪愚蠢,洛兰公主懦弱无能,说她们这种废物只配做配种母体,提供卵子来培育胎儿。

……


飞船爆炸事故后,星网上有不少人类和异种互相攻击的暴力言论,但那些人都是普通人,他们的观点只代表他们自己,就算煽动起更多的仇恨情绪,依旧是个人层面。

百里苍的身份却不一样,他的言论代表着奥丁联邦。

各大媒体都以热点头条报道;各国政要首脑都强烈谴责奥丁联邦;阿尔帝国的皇帝也第一次公开表示绝不允许奥丁联邦这么羞辱他的孩子们……

在战争的火药味已经弥漫全星际时,百里苍的视频就像是一根导火索,将火药彻底点燃。

愤怒的人们已经不在乎杀死邵菡公主的真凶是谁,他们坚信凶手一定是异种。

所有人需要的不是真相,而是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发动战争!


————·————·————


晚上十点多,骆寻回到家,殷南昭还没有回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骆寻问:“是……游北晨?”

殷南昭轻轻“嗯”了一声。

骆寻心内惊涛骇浪,早就应该想到的,晨、昭、旭,都指代光明,是同一个意思。她稳了稳心神才问:“安教授对你说了什么?”

“给我讲述了他的一个秘密实验。”

骆寻不自禁地用力按着心口,压抑着内心的悲愤,努力保持着平静,继续聆听。


“几百年来,首任执政官游北晨是联邦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在突发性异变中恢复神智变回人的病例。虽然,最终他依旧因为突发性异变去世,但至少为大家留下了一点希望。”

“安教授和安夫人沿着这点希望,苦苦研究多年,可没有丝毫进展。他们常常感慨生不逢时,没有在游北晨还活着时做研究,现在只能研究前人的采样和记录,有很大的局限性。”

“亲眼目睹了一次异变惨剧后,安教授和安夫人做了一个疯狂大胆的决定。他们瞒着所有人,利用游北晨留下的体细胞,秘密培育克/隆胚胎,最后获得了六个健康胚胎。两个胚胎因为免疫排斥自然死亡,四个孩子顺利诞生。”

“所有人都知道生命是宇宙间最奇妙的事,虽然安教授得到了四个和游北晨一模一样基因的孩子,但这些孩子能不能成为游北晨还是未知数。既是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叮一声,升降梯停下。

升降梯门打开,外面是一群拿着枪的士兵,黑压压的枪口全部对准他们。

骆寻用枪指着叶玠,呵斥:“全部让开!”

士兵们心不甘、情不愿地让到了两旁。

骆寻推着叶玠往前走,看到眼前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整整齐齐停着无数架战机。

殷南昭一眼扫过,挑了架战机,拿起叶玠身上的通讯器,对战舰主控室的工作人员下令:“打开战机起飞舱门。”

正前方的舱门缓缓打开。

殷南昭示意骆寻先上去,等骆寻拽着叶玠爬进战机,他也翻身跃了上去。

太空作战机在正常作战时一般只能坐一个人,容纳两个人已经勉强,三个人完全不可能。

殷南昭说:“放了他吧!”

骆寻立即把叶玠用力推了出去。

叶玠重重摔在地上,大概因为寻昭藤的麻醉效果已经逐渐消散,他竟然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了起来。

一个士兵冲过来扶他,被他一把推开。他抢过士兵的武器,想要射杀殷南昭和骆寻。

战机已经向前滑行,门却还没有完全关闭。骆寻身子倾斜,挡在了驾驶战机的殷南昭身前。

她平静地看着半边身子都是血的叶玠,眼睛里无悲也无惊,似乎这一刻就算被他打死了也无怨无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殷南昭把镰刀往地上一撑,像是撑杆跳高一样拔地而起,一跃三十多米远,从所有人头顶上飞过,落到舱门口。

他收回镰刀时,血红的刀锋正好把紧追过来的人的脑袋全部收割掉。


倒计时结束,舱门合拢、飞船升空。

众人刚松了一口气,却发现舱门还是没有真正关上。

原来,之前突然失灵的机械臂卡在了门轴里,机械臂的另一端连在太空港上重达几百吨的底座上。

“危险!危险!危险……”智脑判断出有爆炸危险,舱门四周的红色警报灯不停地闪烁,提醒舱门附近的人尽快撤离。

大家又拿枪射、又拿刀砍,用了各种武器想要把机械臂砍断。可是,这种机械臂是为装载巨型货物、拖运飞船制造的,非同寻常的坚固,没有专业切割工具,根本没有办法轻易砍断。

引擎轰鸣声中,飞船向上推进的力量越来越强,舱门口已经能看到火花四溅。

独眼蜂满脸都是汗,举着枪疯狂地扫射机械臂。

“不要浪费子弹了。”殷南昭拍了下他的肩膀,轻轻一跃,就从没有关拢的缝隙里跃出了飞船。

他落在地面的操作台上,关闭已经失灵的智能操控,开启手动操控,把机械臂从舱门口收了回来。

舱门立即关闭,飞船腾空而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洛兰坐到飞车上,确定没有什么遗漏后,下令智脑去商场。

飞车升空疾驰向前

洛兰趴在车窗上怔怔地看着下面渐渐远去的斯拜达宫,莫名地竟然有一点心痛不舍。

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传来

洛兰反应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不是她在叹息

车上有人?!

她心里直冒寒气,全身僵硬,竟然都不敢回头去看

“公主,是我。”

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害怕坐在飞车后座的执政官立即道明身份

洛兰扭过头,震惊地问:“你……你怎么在车上?”

“商场人多,不安全,我护送你去。”

“辰砂呢?”

“我正好有空。”

洛兰惊疑不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