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桐华tonghua
桐华tonghu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04,895
  • 关注人气:22,1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苍茫夜色中,一声凄厉悠长的兽啸传来。

洛兰忍不住回头,看到岩柱顶端的千旭正在异变,下半截的身躯还是人身,上半截已经兽化,正痛苦地昂头长啸。

她不忍再看,一边拼命地向前跑,一边眼泪潸然而下。

其实,异种异变后才是他们战斗力最强的时候,强横的肉体能够让他们更从容地操纵异能。千旭此时异变,从保命的角度来说,是一件好事,可是性命保住之后呢?

————·————·————

千旭完成异变后,低头看向石柱下面四个目瞪口呆的男人,猩红的眼睛里满是冷酷嗜血的光芒。

一个男人颤抖着声音问:“他、他……是什么?”

“不管它是什么,都必须死!”领队的男人勉强维持着镇定,举起枪朝千旭射击。

千旭一声长啸,从石柱顶端跳下,直接扑向那个领队的男人。

一声又一声恐惧绝望的惨叫声在夜色中远远传出去。

————·————·————

追在洛兰身后的两个男人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追逐,还是在逃命。

“那……究竟是什么?”

“异种的秘密,如果我们能活着回去,可就飞黄腾达了!”

洛兰一声不吭,用尽全身力气向前跑。

刚缝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领队的男人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我们只要公主,你立即离开,就饶你一命。”

千旭温文尔雅地说:“你们立即离开,就饶你们一命。”

“自不量力!”

领队拔枪就射,嗖嗖几声,子弹全打在千旭和洛兰身前的石块上。

千旭毫不客气地回击,每颗子弹都直击要害,逼得对方不得不躲到岩石后。

九个男人举着枪,却没有再开枪,分散到岩林中,呈包围之势,小心地接近千旭和洛兰躲藏的地方。

千旭低声说:“看来他们是想活捉你,不是想杀你,待会交战时,你找机会离开。”

洛兰断然否决:“要走一起走!”

“一旦你离开,我就不用顾忌,可以自由行动,暗中找机会甩掉他们,然后我会尽快追上去,咱们在山洞汇合。”

洛兰知道千旭提议的分头行动是眼前最好的战术,她身上的伤不轻,即使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千旭,肯定是个拖累。可是,对方有九个人,实力相差悬殊,他们不会杀她,却不会不杀千旭。

洛兰脸色难看,一直不吭声。

千旭知道她听进去了,只是感情上还难以决断。

他猛地把她拉进怀里,紧紧地抱住她。

洛兰几乎要喘不上气时,他又突然放开她。

“藏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洛兰搂着千旭的脖子,趴在千旭背上,满眼冒着粉红色的泡泡,絮絮叨叨地憧憬两个人的未来。

“……我希望咱们的房子能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种满迷思花。还要有一棵高高的树,那种不开花的树,一年四季都有翠绿的叶子……”

自从在荒芜的旷野上睁开眼睛的一刻起,洛兰内心一直充满不安全感,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更不知道自己该去往哪里。

跋涉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碰到人类,却稀里糊涂成了死刑犯,没有一个人肯听她的辩解。

不得不接受穆医生的交易,死里逃生,却是冒充一个大星国的公主,去欺骗另一个大星国。

孑然一身、举目无亲,还背负着一个致命的秘密,她一刻不敢松懈。认真地学习医术,刻苦地锻炼体能,努力成为人人尊敬的基因修复师……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自己成为有用的人。

不会有一天,一睁开眼睛又被遗弃在荒芜的旷野上。

不会有一天,为自己辩解时无人聆听。

不会有一天,身陷囹圄却没有能力自救。

但是,不管她多努力,似乎都没有办法真正安心。

她拥有的一切就像是一栋没有地基的房子,看上去越华丽美好,越让她担心房子什么时候会塌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岩风兽步步紧逼,一直把洛兰笼罩在它的凶猛攻击中。

半空无处着力,洛兰渐渐力尽,可是她又不敢往下落,因为岩风兽的双翼正准备随时收拢,到时候,她被困在双翼中,岩风兽再前肢落下,她不是被双翼搅碎,就是被两只前爪撕碎。

岩风兽又一爪子拍打过来,洛兰双手握着一把六棱形、又尖又细的匕首,不退反进,直对着爪子冲过去。

只靠洛兰自己的力量,很难刺穿岩风兽坚硬的皮肤,但是借着岩风兽自己的巨大力量,尖细的匕首刺穿它铠甲一般坚硬的肌肤,扎入它的掌心。

“嗷——”

岩风兽愤怒地咆哮,狠狠地甩爪子,想把弄疼它的东西甩掉,洛兰像断线风筝一样被甩出去,砸落在低处的一块巨岩上。

洛兰吐了口血,觉得全身上下的骨头像是散架了,到处都痛,但总算从岩风兽攻击的死亡圈里逃了出来。

她迅速地翻身而起,手里只剩下一个匕首柄。她右手握着黑色的匕首柄,往绑在大腿外侧的武器带上一插,一枚又尖又细的六棱型金属刺插入匕首柄,一把新的匕首出现。

同时间,她左手从左侧大腿的外侧拔出一把同样的匕首,双脚蹲伏,双手各握一把匕首,盯着高处的岩风兽。

岩风兽收拢肉翼,前肢着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千旭头也没回地把枪抛给洛兰,“交给你了。”

洛兰手忙脚乱地接过枪,紧张地盯着岩风兽。

岩风兽一旦靠近,她就学着千旭刚才的方法,朝着它的头射击,逼退它。

随着风暴逼近,岩风兽越来越急躁,攻击也越来越猛烈。

一把枪的火力已经挡不住它,洛兰又拿出一把枪,双枪同时射击才能勉强挡住它。

眼见着千旭就要把洞口封住,岩风兽突然不管不顾地用头撞向石头墙,洛兰连连扣动扳机,一连串子弹打在岩风兽身上。

它皮开肉绽、浑身是血,却依旧一下下狠狠地撞击石头墙。洛兰感觉整面石头墙都在颤动,刚刚垒上去的碎石块掉下来,缝隙变大。

风暴已起,狂风卷着碎石直灌进来,千旭一手拽开洛兰,一手抓起地上的探险包,把整个探险包都塞到缝隙中,用力按住。

洛兰反应过来,急忙喷洒多功能材料,背包和石墙渐渐融合到一起。

岩风兽依旧撞击石墙,一下又一下。

石墙上出现裂缝,洛兰觉得似乎下一次撞击中,石墙就会碎裂倒下,不但岩风兽会扑进来,铺天盖地的石头也会呼啸着砸进来。

千旭从她手里拿过材料瓶,双手拿着两瓶多功能材料,一边加固石墙,一边吩咐:“背靠石壁,蹲到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千旭的下巴轻蹭着洛兰的头发,“骆寻,你喜欢千旭什么呢?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没有权,没有钱,连身体都不好。”

“不要这么说自己!”

“你身边明明有那么多优秀的男人,你就算不喜欢辰砂公爵,可楚墨公爵温柔体贴,紫宴公爵知情识趣,左丘白公爵博学多才,我和他们比起来什么都不是,你怎么会看上我?也许,只不过因为你失去了记忆,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星球,身在困境中,就把第一个对你好的人当成了深爱的人。”

洛兰仔细想了想,没有否认千旭的分析,“如果我不是假公主,也许不会珍惜你的友善;如果你不是孤儿,也许不会理解我的孤独无助。如果我不是孑然一身、举目无亲,也许不会想靠近你;如果你不是得了病,也许不会有时间陪伴我。如果我没有失去记忆,也许不会完全信赖你;如果你不是普通人,也许不会平等温和地对我。如果没有这些如果,也许我们根本不会相遇,或者,即使相遇了也会擦肩而过。可是,没有如果,只有结果,不管千旭再普通,也是骆寻生命中最温暖的光,不管骆寻再麻烦,也让千旭没有办法舍弃。”

说到后来,洛兰的声音甜滋滋的,让听的人都像是喝了蜜一般,千旭禁不住爱怜地亲吻她的头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口气疾行了将近五个小时,洛兰感觉到太阳穴突突直跳,步伐的节奏变得凌乱。

千旭说:“今天到此为止,剩下的时间我来领路。”

“我还可以再坚持一会儿。”洛兰好强地说。

千旭握住她的手,食指挠了挠她的掌心,“听话!”

洛兰的精气神一下子全懈了,心情松弛下来。

她嘟囔:“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使用美男计?”

千旭观察着四周的岩石,淡淡问:“管用吗?”

“管用!”洛兰认真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很管用!宿七说对身体的掌控也是一种权力,获得权力不容易,放弃权力更不容易,没有人会不喜欢一切尽在掌握的力量,身体会对这种力量上瘾。往常我特训完,要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才能真正松弛下来。”

千旭一本正经地说:“管用就好,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用这种教学方法,没有什么经验。”

洛兰哭笑不得,捶了千旭肩膀一下。

作为引导老师,千旭经验老道,一直严格控制她身体紧张和松弛的节奏。宿二说很多人在晋级任务中失败就是因为太紧张,精神和身体一直得不到放松和休息,她现在分分钟被掰成度假模式,显然不会遇到这个问题了。

洛兰突然觉得自己体能晋级的成功概率大大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半梦半醒间,洛兰只觉这一觉睡得好香,一边张嘴打哈欠,一边惬意地展懒腰。

伸出去的手碰到什么,又柔又暖,她一个激灵,立即睁开眼睛——

千旭眉眼含笑地看着她,她的手恰好抵在他唇上,温热的呼吸犹如三月的春风轻拂着她的肌肤。

洛兰忙缩回手,面红耳赤地坐起来,“我、我……忘记是在外面了。”

像她这种置身险境,竟然喝得醉醺醺闷头大睡的人估计也是罕见。

千旭收好睡垫,把薄薄的保暖毯当遮光帘挂在洞穴中间,将一览无余的洞穴隔出一小方私密空间。

“还有时间,你可以简单清洗一下。”千旭掀起帘子,回避到另一边。

洛兰目瞪口呆,突然觉得不能怪自己不严肃认真,而是她有一个心大到分分钟把冒险变成郊游的男友。

————·————·————

几分钟后,洛兰清清爽爽地掀开帘子,发现千旭不仅把自己收拾干净,还布置好了早餐桌——

探险背包平放在地上,上面铺着一块白布,变成一张小桌子。随身携带的手枪是造型奇特的花瓶,一小束蓝色的迷思花插在细长的黑色枪管里,别有一番混搭美。

洛兰懵了。

“请坐。”千旭展手邀请。

洛兰傻傻坐下,千旭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洛兰钻进洞中,发现地方十分逼仄,长度不到三米,宽度不到一米,高度大概有一米五,身子完全不能站直。

她半蹲着,从探险包里拿出几厘米大的节能灯和拳头大小的空气仪,开始简单布置,尽量让他们的临时栖身地更安全一些。

把多功能生物材料喷到石头的缝隙中,生物材料会自动膨胀生长,把碎石粘合吸附在一起,既可以堵住风从缝隙里进来,又可以增加石头的抗风强度。

洛兰确认没有遗漏的缝隙后,拿出折叠金属铲,把地上的碎石往洞口清理。

洞口垒了一堆碎石时,她看看时间,还有不到十分钟。

正担心,砰然一声巨响,一块大石落在洞穴前,正好挡住洞口,只留下一条必须侧着身子才能钻进来的缝隙。

洛兰叫:“千旭!”

千旭从缝隙里钻进来,看到地上的碎石堆,立即蹲到地上,按照一种特定的结构,从低到高垒石头。

洛兰蹲在他身后,配合着他的节奏,喷洒多功能生物材料。

随着两人默契的配合,小石头迅速和大石头粘合凝固在一起。

在暴风来临的最后一瞬,他们俩成功地把最后一丝缝隙封闭住。

————·————·————

呼呼的风声从外面传来,低矮的洞穴里却没有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一会儿,一辆大双子星上的野外计程飞车飞过来,落在他们的飞车旁。

千旭走下车,也是一身野外探险服,背着一个探险包。

洛兰莫名的紧张羞涩,竟然都不敢正眼看千旭。

她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然,笑着对宿二、宿七说:“他就是千旭,是我的老朋友,辰砂也知道的,你们放心吧!”

宿二把护目镜摘下,露出两只蜂巢似的异形复眼,用足全部力气,和千旭握手,“我是宿二,听公主说你教过她射击,有时间咱们交流一下。”

千旭没有任何异样,直视着他的恐怖双眼,握着他的手,大大方方地说:“好!”

宿二缩回手时,悄悄地活动着发疼的手。

宿七笑容甜美地说:“我是宿七。在岩林里,我和宿二的异能会变成致命的缺点,不能陪你们进去,但我们会一直等在外面,公主就拜托你了。”

千旭不卑不亢,“我和洛兰是队友,肯定会互相照顾。”

宿二和宿七交换了一个满意的眼神。

————·————·————

洛兰和千旭穿过隔离安全带,向着怪石林立的岩林走去。

洛兰一边埋头往前走,一边琢磨应该说点什么。可是说什么呢?打招呼问好,太刻意;谢谢他帮忙,太矫情;讨论行动计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