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桐华tonghua
桐华tonghu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08,644
  • 关注人气:22,2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殷南昭把镰刀往地上一撑,像是撑杆跳高一样拔地而起,一跃三十多米远,从所有人头顶上飞过,落到舱门口。

他收回镰刀时,血红的刀锋正好把紧追过来的人的脑袋全部收割掉。


倒计时结束,舱门合拢、飞船升空。

众人刚松了一口气,却发现舱门还是没有真正关上。

原来,之前突然失灵的机械臂卡在了门轴里,机械臂的另一端连在太空港上重达几百吨的底座上。

“危险!危险!危险……”智脑判断出有爆炸危险,舱门四周的红色警报灯不停地闪烁,提醒舱门附近的人尽快撤离。

大家又拿枪射、又拿刀砍,用了各种武器想要把机械臂砍断。可是,这种机械臂是为装载巨型货物、拖运飞船制造的,非同寻常的坚固,没有专业切割工具,根本没有办法轻易砍断。

引擎轰鸣声中,飞船向上推进的力量越来越强,舱门口已经能看到火花四溅。

独眼蜂满脸都是汗,举着枪疯狂地扫射机械臂。

“不要浪费子弹了。”殷南昭拍了下他的肩膀,轻轻一跃,就从没有关拢的缝隙里跃出了飞船。

他落在地面的操作台上,关闭已经失灵的智能操控,开启手动操控,把机械臂从舱门口收了回来。

舱门立即关闭,飞船腾空而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洛兰坐到飞车上,确定没有什么遗漏后,下令智脑去商场。

飞车升空疾驰向前

洛兰趴在车窗上怔怔地看着下面渐渐远去的斯拜达宫,莫名地竟然有一点心痛不舍。

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传来

洛兰反应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不是她在叹息

车上有人?!

她心里直冒寒气,全身僵硬,竟然都不敢回头去看

“公主,是我。”

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害怕坐在飞车后座的执政官立即道明身份

洛兰扭过头,震惊地问:“你……你怎么在车上?”

“商场人多,不安全,我护送你去。”

“辰砂呢?”

“我正好有空。”

洛兰惊疑不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第二天洛兰收到义工导游发来的消息孤儿院管理宿舍的老师也没有查到千旭的资料要么是洛兰记错了孤儿院要么就是千旭改过名字

洛兰仔细回忆过往,她在孤儿院遇见千旭时他肯定说过他在孤儿院长大

如果孤儿院的宿舍档案资料里没有千旭,那只能是千旭以前的名字不叫千旭。

千旭是军人想要查询他的个人信息并不容易洛兰想来想去只能给封林发消息拜托她帮忙查询一下千旭以前用过的名字

封林迟迟没有回复,看来她还在和棕离僵持,赖在监狱里不肯出来。

————·————·————

洛兰冲进书房找到大熊,问:“千旭以前的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辰砂讲完话执政官说“自由交流时间,可以提问。”

一个士兵举起手执政官示意他问

士兵站起,对辰砂敬礼,“指挥官,您是3A级体能,异变概率远远大于我们,您害怕吗?”

“害怕。”

“您最害怕什么?”

辰砂沉默了一瞬,说:“如你们所知,我已婚,我妻子的体能比我差。”

众人轻声笑全联邦除了执政官所有人都比指挥官体能差

“我曾经梦到我把她咬死吃了。”

众人的笑声戛然而止

无言的沉默中士兵肃容敬了个军礼后坐下“谢谢指挥官。”

一个女兵举手提问。

“指挥官,您的夫人知道这事吗?她身为纯基因的人类,怎么看异种会异变的事?”

“她知道。”辰砂的视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洛兰本来以为出了这么大的事,她肯定拿不到基因修复师的执照了。

没有想到经过楚墨的调停,基因委员会最终同意授予洛兰基因修复师的执照。

但是,洛兰必须做十年的社会公益服务,就是十年内她所做的基因修复手术都是无偿的,服务于生了病却没有钱做手术的人士。

洛兰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大概因为千旭是孤儿,又曾是基因研究的试验体,洛兰爱屋及乌,完全不觉得是惩罚。

而且,她冒充公主欺骗了整个奥丁联邦,心里总有些难以释然的愧疚,能用一技之长回馈整个社会,也算赎罪。


基因委员会的理事长通知她去斯拜达宫的执政厅领取基因修复师执照。

洛兰不明白,理事长解释说她身份特殊,没有前例可循,执照的颁发层层上报,最后不得不上报给执政官,请他签字。

既然是执政官签字,按照惯例,当然由执政官颁发。

洛兰讨厌执政官,但为了执照,只能去执政厅面见执政官。


“恭喜!”执政官把一份用传统手工工艺制作的纸质证书递给洛兰,显得十分古朴郑重。

洛兰淡淡说:“要谢谢楚墨。”

洛兰收好执照,就要离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观察室里,洛兰看完所有检查数据,微笑着说:“我们可以准备为泽尼庆祝19岁的生日了。”

霎时间整个房间里满是尖叫喝彩声甚至有人一边大笑一边悄悄抹眼泪

这场战役到这里才算真正结束,虽然法律上,所有罪责洛兰一人承担,可他们作为“谋杀参与者”,在全联邦民众的谩骂声中,一直寝食难安、压力巨大。

楚墨一边轻轻拍掌,一边问身旁异样安静的辰砂:“想什么呢?”

辰砂凝视着人群中央的洛兰,“我在战场上杀了很多人,她却会救人。”

楚墨感慨地说“我父亲看完公主做手术的视频,说她比她的基因更珍贵。”

“同意!”

楚墨听到辰砂严肃正经的指挥官腔哑然失笑“我去应付外面那群食人鳄了。”

“谢谢!”辰砂十分郑重。

楚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执政官的府邸前

洛兰对安达恭敬地说“我有点急事,想见一下执政官,不会占用他太多时间。”

“跟我来。”

安达领着她穿过大厅走到会议室“执政官在里面。”

洛兰对他道完谢走了进去

执政官穿着黑色长袍站在落地大窗前。因为逆光,他的身后是一窗灿烂的朝阳,身前却显得格外阴暗。

上次已经撕破脸破口大骂,洛兰也懒得掩饰心里的厌恶,冷着脸,开门见山地说“现在外界还不知道骆寻和辰砂的关系,但这事迟早会暴露,你肯定不希望我拖累辰砂,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到辰砂。”

“什么?”

“我和辰砂离婚,只要我和辰砂没有关系,凭借辰砂过去的战功,就算泽尼熬不过危险期,他也能全身而退,保住指挥官的职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洛兰走出手术室,看到荷枪实弹的士兵守在手术室门口,还有几个警察愁眉苦脸地等在一旁。

一个警察看到洛兰,想要过来,被士兵挡住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大“骆寻?”

洛兰脱下手术面罩,疲惫不堪地问:“什么事?”全神贯注地和死神搏斗了十三个小时,她现在精疲力竭,脑子完全是一团浆糊,只想赶紧找个地方睡一觉。

“我们接到举报,你违法进行基因修复手术,请跟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

“哦,好!”洛兰想都没有想,直接绕过士兵,走到警察身边。

几个警察愣住,这么简单?他们看之前凶神恶煞的士兵没有阻止的意思,才领着洛兰向外走去。

快要出医院门时,辰砂大步追过来,“是我批准的手术,我也需要配合调查。”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

辰砂说“正好一起,省得你们再跑一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洛兰不是第一次进手术室,之前她曾作为见习修复师,参与了很多次基因修复手术,但每一次封林都在,她只是个战士,不需要多想,按照统帅的要求完成分配给她的工作就好。

这是她第一次独自一人完成一台手术,而且是一台难度很高的非常规性大手术。

她是这场战役的统帅,由她做出每一个决定,给每个人指令。

人类的基因组大概是2.91亿碱基对,约有39000多个基因。异种还携带了其它物种的基因,碱基对和基因都会和正常的人类不同,再加上各种原因导致的变异基因,让每个异种的基因都是个例,变得十分复杂。

在外人眼里,她面对的只是一具人体,可是通过基因仪,她的面前是成千上万的敌人。它们藏在各个角落里,伪装成无害的基因,她只要一次判断失误,不管是敲除了好的基因,还是错漏了坏的基因,死神就会狞笑着把泽尼的命收割走。

“锁定!”

“敲除!”

“成功!”

随着一遍遍重复的指令,智脑屏幕上提前标注过的基因被一个个敲除,显示手术进度顺利。所有人提着的心渐渐放下。

安娜看着洛兰越来越稳定的手势,又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突然,她想起自己送千旭的琥珀花,立即站起来,冲进卧室寻找。

翻箱倒柜,每个角落摸了一遍,连衣服的衣兜都没有放过,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紫宴听到动静,走进来,“你想找什么?需要帮忙吗?”

洛兰怔怔发了会儿呆,说:“不需要了,他应该是带在身边,遗落在外面了。”

紫宴想到千旭尸骨无存,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洛兰拿起黑匣子,“我想拿走这个,一个音乐播放器。”

“可以,还有别的吗?”

洛兰刚摇了摇头,突然想起大熊,“千旭的机器人在哪里?”

紫宴拉开储藏室的门,“你是说它?”

“是!”

“一般都是格式化后,重新安装程序,配置给新的主人,但它的型号太老了,应该是直接销毁。”

洛兰急忙说:“我能出钱买下它吗?”

“不用了,反正是要销毁的机器人,你喜欢用就接着用吧!我让人送去你家。”

洛兰知道紫宴绝对帮了大忙,无论如何千旭都是现役军人,她在法律上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能接收他的机器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两人走出宿舍,要各自离开时,紫宴突然说:“听说你明天有手术?”

“嗯,明天早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