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桐华tonghua
桐华tonghu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18,411
  • 关注人气:22,1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

洛兰不是第一次进手术室,之前她曾作为见习修复师,参与了很多次基因修复手术,但每一次封林都在,她只是个战士,不需要多想,按照统帅的要求完成分配给她的工作就好。

这是她第一次独自一人完成一台手术,而且是一台难度很高的非常规性大手术。

她是这场战役的统帅,由她做出每一个决定,给每个人指令。

人类的基因组大概是2.91亿碱基对,约有39000多个基因。异种还携带了其它物种的基因,碱基对和基因都会和正常的人类不同,再加上各种原因导致的变异基因,让每个异种的基因都是个例,变得十分复杂。

在外人眼里,她面对的只是一具人体,可是通过基因仪,她的面前是成千上万的敌人。它们藏在各个角落里,伪装成无害的基因,她只要一次判断失误,不管是敲除了好的基因,还是错漏了坏的基因,死神就会狞笑着把泽尼的命收割走。

“锁定!”

“敲除!”

“成功!”

随着一遍遍重复的指令,智脑屏幕上提前标注过的基因被一个个敲除,显示手术进度顺利。所有人提着的心渐渐放下。

安娜看着洛兰越来越稳定的手势,又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突然,她想起自己送千旭的琥珀花,立即站起来,冲进卧室寻找。

翻箱倒柜,每个角落摸了一遍,连衣服的衣兜都没有放过,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紫宴听到动静,走进来,“你想找什么?需要帮忙吗?”

洛兰怔怔发了会儿呆,说:“不需要了,他应该是带在身边,遗落在外面了。”

紫宴想到千旭尸骨无存,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洛兰拿起黑匣子,“我想拿走这个,一个音乐播放器。”

“可以,还有别的吗?”

洛兰刚摇了摇头,突然想起大熊,“千旭的机器人在哪里?”

紫宴拉开储藏室的门,“你是说它?”

“是!”

“一般都是格式化后,重新安装程序,配置给新的主人,但它的型号太老了,应该是直接销毁。”

洛兰急忙说:“我能出钱买下它吗?”

“不用了,反正是要销毁的机器人,你喜欢用就接着用吧!我让人送去你家。”

洛兰知道紫宴绝对帮了大忙,无论如何千旭都是现役军人,她在法律上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能接收他的机器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两人走出宿舍,要各自离开时,紫宴突然说:“听说你明天有手术?”

“嗯,明天早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突然间,她想起什么,起身去梳妆台里一通翻找,找出那个已经能源耗尽的3D相框。相框并不耗能,补充一次,能用好几十年,应该至少几十年没有人看过这个相框里的照片了。

洛兰给它更换能源块时,发现相框的背面镂刻着第一区的徽章:一把出鞘的黑色利剑,红色的玫瑰花缠绕着利剑而生。

底端刻着两行小字:

没有利刃的守护,世间的美丽不可能尽情绽放;没有柔情的牵制,力量就像无鞘剑,会伤人伤己——辰垣&安蓉

洛兰默默诵读完,按了一下剑柄上的重启按钮,打开了尘封多年的相框。

一张张栩栩如生的相片出现在她面前。

都是日常生活照,一个容貌温雅的女子、一个气质清冷的男子,有单人的,也有双人的。

她在花园里种玫瑰,在卧室里和人通话,在书房里看新闻……

他在训练室里锻炼,在驾驶飞船,在原始星探险……

草地上,他们牵着手散步;会议室里,他们头挨着头吃营养餐;战舰上,她神情倦怠地靠在他肩头……

突然间,出现一张婴儿的照片,他们俩一人握着一只小手,凝视着彼此在笑。

小婴儿一天天长大,从蹒跚学步到会跑会跳,几乎每张相片里都有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辰砂听从楚墨的建议,带洛兰出院,回到第一区在大双子星的城堡,想让宿二和宿七帮洛兰进行康复性锻炼。

洛兰对宿二、宿七还算客气,可以有问有答地说几句话,但想让她进行康复性锻炼,就完全不可能了。

她甚至连卧室门都不出,总是坐在窗边,看着花园里怒放的玫瑰花发呆。

那么红艳艳的花,看久了眼睛都好像要燃烧,她却能一看就是一天。

宿七说:“你这样下去可不行!”

洛兰竟然点头附和:“我知道。”可是,对一个完全不知道未来在哪里的人而言,行与不行,好像没有任何分别。

辰砂实在看不下去,不顾洛兰反抗,把她强行带到训练场。

但是,不管辰砂说什么,她就是动都不肯动。

无可奈何下,辰砂直接动手,想逼出她的反应。

像之前特训时一样,他一脚踹在洛兰身上,洛兰却没有像以前一样身姿灵活地化去他的力量,而是实打实地挨了一脚,像一个木偶一样直接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她表情木然地爬起来,朝着训练场的大门走去,竟然想要离开。

辰砂挡在她面前,探手去攻击洛兰的咽喉要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洛兰恍恍惚惚中,觉得半边身子火烧火燎得痛,千旭的手正贴着她的额头检查她的温度,她禁不住皱着眉头往千旭怀里缩了缩,娇声嘟囔:“好疼!”

“再忍忍,马上就到医院了。”

不是千旭!

霎时间,各种画面涌入脑海,洛兰犹如坠入地狱,万箭攒心之痛。

本来以为已经解脱了,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洛兰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在紫宴怀里,断臂处已经被仔细处理包扎过,向来衣冠楚楚、倜傥风流的紫宴满身血污,透着狼狈。

四目相对,静默无言。

紫宴似乎有些尴尬,安慰道:“到医院就不疼了。”

洛兰静静地盯着紫宴,因为高烧,她的脸颊通红、嘴唇枯白,两只眼睛却异常清亮,像是两汪寒潭,清晰地映照出紫宴的影子。

紫宴竟然不敢再和她对视,垂目劝道:“再休息一会儿。”

洛兰一言未发地移开视线,看到他们在疾驰的飞车里。

风暴还没有完全平息,执政官手动驾驶着飞车,迎着漫天风沙前进。在岩林里这样做,毫无疑问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洛兰淡漠地说:“作为一个鱼饵,就算活下来也不会感激你们。”

紫宴苦笑,这姑娘一直有一双慧眼,只不过以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苍茫夜色中,一声凄厉悠长的兽啸传来。

洛兰忍不住回头,看到岩柱顶端的千旭正在异变,下半截的身躯还是人身,上半截已经兽化,正痛苦地昂头长啸。

她不忍再看,一边拼命地向前跑,一边眼泪潸然而下。

其实,异种异变后才是他们战斗力最强的时候,强横的肉体能够让他们更从容地操纵异能。千旭此时异变,从保命的角度来说,是一件好事,可是性命保住之后呢?

————·————·————

千旭完成异变后,低头看向石柱下面四个目瞪口呆的男人,猩红的眼睛里满是冷酷嗜血的光芒。

一个男人颤抖着声音问:“他、他……是什么?”

“不管它是什么,都必须死!”领队的男人勉强维持着镇定,举起枪朝千旭射击。

千旭一声长啸,从石柱顶端跳下,直接扑向那个领队的男人。

一声又一声恐惧绝望的惨叫声在夜色中远远传出去。

————·————·————

追在洛兰身后的两个男人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追逐,还是在逃命。

“那……究竟是什么?”

“异种的秘密,如果我们能活着回去,可就飞黄腾达了!”

洛兰一声不吭,用尽全身力气向前跑。

刚缝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领队的男人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我们只要公主,你立即离开,就饶你一命。”

千旭温文尔雅地说:“你们立即离开,就饶你们一命。”

“自不量力!”

领队拔枪就射,嗖嗖几声,子弹全打在千旭和洛兰身前的石块上。

千旭毫不客气地回击,每颗子弹都直击要害,逼得对方不得不躲到岩石后。

九个男人举着枪,却没有再开枪,分散到岩林中,呈包围之势,小心地接近千旭和洛兰躲藏的地方。

千旭低声说:“看来他们是想活捉你,不是想杀你,待会交战时,你找机会离开。”

洛兰断然否决:“要走一起走!”

“一旦你离开,我就不用顾忌,可以自由行动,暗中找机会甩掉他们,然后我会尽快追上去,咱们在山洞汇合。”

洛兰知道千旭提议的分头行动是眼前最好的战术,她身上的伤不轻,即使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千旭,肯定是个拖累。可是,对方有九个人,实力相差悬殊,他们不会杀她,却不会不杀千旭。

洛兰脸色难看,一直不吭声。

千旭知道她听进去了,只是感情上还难以决断。

他猛地把她拉进怀里,紧紧地抱住她。

洛兰几乎要喘不上气时,他又突然放开她。

“藏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洛兰搂着千旭的脖子,趴在千旭背上,满眼冒着粉红色的泡泡,絮絮叨叨地憧憬两个人的未来。

“……我希望咱们的房子能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种满迷思花。还要有一棵高高的树,那种不开花的树,一年四季都有翠绿的叶子……”

自从在荒芜的旷野上睁开眼睛的一刻起,洛兰内心一直充满不安全感,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更不知道自己该去往哪里。

跋涉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碰到人类,却稀里糊涂成了死刑犯,没有一个人肯听她的辩解。

不得不接受穆医生的交易,死里逃生,却是冒充一个大星国的公主,去欺骗另一个大星国。

孑然一身、举目无亲,还背负着一个致命的秘密,她一刻不敢松懈。认真地学习医术,刻苦地锻炼体能,努力成为人人尊敬的基因修复师……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自己成为有用的人。

不会有一天,一睁开眼睛又被遗弃在荒芜的旷野上。

不会有一天,为自己辩解时无人聆听。

不会有一天,身陷囹圄却没有能力自救。

但是,不管她多努力,似乎都没有办法真正安心。

她拥有的一切就像是一栋没有地基的房子,看上去越华丽美好,越让她担心房子什么时候会塌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岩风兽步步紧逼,一直把洛兰笼罩在它的凶猛攻击中。

半空无处着力,洛兰渐渐力尽,可是她又不敢往下落,因为岩风兽的双翼正准备随时收拢,到时候,她被困在双翼中,岩风兽再前肢落下,她不是被双翼搅碎,就是被两只前爪撕碎。

岩风兽又一爪子拍打过来,洛兰双手握着一把六棱形、又尖又细的匕首,不退反进,直对着爪子冲过去。

只靠洛兰自己的力量,很难刺穿岩风兽坚硬的皮肤,但是借着岩风兽自己的巨大力量,尖细的匕首刺穿它铠甲一般坚硬的肌肤,扎入它的掌心。

“嗷——”

岩风兽愤怒地咆哮,狠狠地甩爪子,想把弄疼它的东西甩掉,洛兰像断线风筝一样被甩出去,砸落在低处的一块巨岩上。

洛兰吐了口血,觉得全身上下的骨头像是散架了,到处都痛,但总算从岩风兽攻击的死亡圈里逃了出来。

她迅速地翻身而起,手里只剩下一个匕首柄。她右手握着黑色的匕首柄,往绑在大腿外侧的武器带上一插,一枚又尖又细的六棱型金属刺插入匕首柄,一把新的匕首出现。

同时间,她左手从左侧大腿的外侧拔出一把同样的匕首,双脚蹲伏,双手各握一把匕首,盯着高处的岩风兽。

岩风兽收拢肉翼,前肢着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千旭头也没回地把枪抛给洛兰,“交给你了。”

洛兰手忙脚乱地接过枪,紧张地盯着岩风兽。

岩风兽一旦靠近,她就学着千旭刚才的方法,朝着它的头射击,逼退它。

随着风暴逼近,岩风兽越来越急躁,攻击也越来越猛烈。

一把枪的火力已经挡不住它,洛兰又拿出一把枪,双枪同时射击才能勉强挡住它。

眼见着千旭就要把洞口封住,岩风兽突然不管不顾地用头撞向石头墙,洛兰连连扣动扳机,一连串子弹打在岩风兽身上。

它皮开肉绽、浑身是血,却依旧一下下狠狠地撞击石头墙。洛兰感觉整面石头墙都在颤动,刚刚垒上去的碎石块掉下来,缝隙变大。

风暴已起,狂风卷着碎石直灌进来,千旭一手拽开洛兰,一手抓起地上的探险包,把整个探险包都塞到缝隙中,用力按住。

洛兰反应过来,急忙喷洒多功能材料,背包和石墙渐渐融合到一起。

岩风兽依旧撞击石墙,一下又一下。

石墙上出现裂缝,洛兰觉得似乎下一次撞击中,石墙就会碎裂倒下,不但岩风兽会扑进来,铺天盖地的石头也会呼啸着砸进来。

千旭从她手里拿过材料瓶,双手拿着两瓶多功能材料,一边加固石墙,一边吩咐:“背靠石壁,蹲到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