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桐华tonghua
桐华tonghu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75,463
  • 关注人气:22,1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去哪里?

据说,这三个问题是哲学家关于生命的终极思考,从古地球的公元纪年一直思考到星际时代的星云纪年,依旧没有答案。

如果,只按照字面意义,一般人还是可以轻松地回答这三个问题,但是,一身囚衣、站在法庭上、作为军事重犯的我,无法回答。

七天前,在一片稀疏枯黄的灌木丛中,我睁开了眼睛。

穿着脏兮兮的长裙,站在荒原上,眺望着茫茫四野,脑子里一片空白,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喂——”

“有人吗——”

我一遍遍用力大叫,可除了风吹过灌木丛的呜鸣声,再没有其它声音,就好像天地间只剩下我一个。

我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茫然惶恐地走着,希望能看到一个人。

但是,走了整整三天三夜,没有遇见一个人。

我又累又饿,又恐惧又绝望,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株苹果树,树干嶙峋、枝叶枯黄,却结了几个红艳艳的果实。

我跌跌撞撞地冲过去,摘下苹果,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刚刚吃下半个苹果,头顶传来轰鸣声。

循声望去,一艘飞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8 09:43)
标签:

杂谈

​他们都说我是精明成功的商人,永远只接受等价交换。

不占人便宜,才有下一次生意做,不被人占便宜,才有钱可赚。

可我一直清楚,人生并不是对等的方程式。

你是我最后的爱,我却只是你最初的爱。

我们相逢在青梅竹马时,美丽的你,一无所有的我。

在北京这个大都市想要一份体面的生活,并不容易,为了给你最好的一切,我努力拼搏。

那一次我出差几日后,坐红眼航班赶回家,只为看一眼你。第二天下午在另一个城市还有一个会议。满怀思念的我看到了你,也看到了你身旁的他。

那一刻,我竟然还能镇定地给你们打招呼,大概因为你的笑容太甜美,让我想知道为什么。

你慌乱地解释,因为我只在乎事业,不在乎你,你只是个普通的女孩,没希望多么奢华的日子,只是希望有一个能陪你吃饭、陪你看电影、不让你在寒冷冬夜孤单一人入睡的男人。

我想告诉你,我可以……

但是,我看到了,你的担心和眼泪并不是为我,而是怕我伤害到他,怕我为难你们。

我们去办了离婚,房子给了你。你不愿意要,我说女人的青春比男人值钱。你收下了,却在卖掉后,给我的帐号里汇了一半的钱。

从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7 15:26)
标签:

杂谈

        ————明知道那不可能,却总希望能有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曾经的误解可以解释,曾经的错误可以纠正,一切错过的美好,这一次都能紧紧握住。明知道那不可能,却在沧桑流年、蓦然回首的偶尔一刹那,假想着我和你能再有一次初遇,改写一次我们的结局。


在我十几岁时,我曾听说过一个我认为最美的爱情故事。

那是一个和我同一所中学的学长的故事,他上大学时,喜欢上他的同校同学,恰好那个女生也喜欢他,两个人自然而然慢慢地走到一起。

恋爱时光,一开始总是份外甜蜜。

可时间长了,总有这个、那个的小摩擦。这位学长家庭条件很好、长得也很好,性格外向、好交朋友,性格免不了有些意气飞扬,不太能理解女朋友的那些小心思和小脾气。

一次、两次去哄,还能忍受,可三次、四次就不太能接受了。

最终,两人在无数次争吵后,彻底分手。

没有多久,两人毕业,各自找工作、天各一方,几乎不再联系。后来,女孩子移民加拿大,更是天涯海角,彻底失去了联系。

时间如流水,转眼已经毕业五年多,男生也要奔三了。因为人的确不错,周围人频频给他介绍女朋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1 21:00)
博客这边荒芜到野草丛生。
话说还有人看博客吗?
有的话吱一声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30 11:02)
分类: 写过的文章
 《把相思辜负》 
 ——(这是旧文新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金庸的《雪山飞狐》让很多读者记住了胡夫人。夫君死后,她自尽,生死追随的爱情十分荡气回肠。

我也很感动,很喜欢这个女子,可即使在我年纪小小时,我也有一个疑惑。她自尽了,她的孩子怎么办?一个父母双亡的孩子,该如何生活?即使托付了江湖最有名的大侠去照顾,那又如何?这世上什么人能代替父母?(事实证明,胡斐果然历经磨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写过的文章

编辑大人一草要我谈谈在《最美的时光》里,宋翊和陆励成,我会选择谁。

我说:不要谈!两个都很好!

一草循循善诱:宋翊是苏蔓爱的男人,陆励成是爱苏蔓的男人,我不是要你比较他们谁更好,我只是想知道你们女人到底是会选择爱自己的男人,还是自己爱的男人。

这真的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而且绝对没有正确答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同时每个人在不同的年龄阶段也都会有不同的答案。

 

年轻的女孩子,会对爱更无畏一些,大概都会选择自己爱的男人,为自己爱的男人写日记,目光总是追随自己爱的男人,因为他的一言一行时而欢喜时而忧,对爱自己的男人却往往会很残忍,视而不见、轻慢,甚至不耐烦。

我记得那时候,有个和我玩得要好的哥们对我表白。第一次表白,他把我叫出去,说最近写了首诗,要我鉴赏一下,然后站在我面前,朗诵给我听,天知道我那时候是一点文学细胞没有的粗人,听完全诗,敷衍地点评说“不错,那我回去睡觉了”!对他诗里的那个、这个的各种表达完全视而不见。

当然,后来的后来,几经波折,他终于让我明白了。

他对我很好,但我开始回避他,甚至当他后来一再说了只是想做朋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写过的文章

一.

陆励成从事金融工作,因为直接和钱打交道,人心的欲望被放大,兴衰沉浮转瞬,有人娶得有背景的女子平步青云,也有人孩子未满月就锒铛入狱,对你誓死效忠的朋友就是写检举信的人,夜夜同床共枕的妻子却日日保留着你的资金流记录……经历得越多,越让他渴望短暂地远离人群,自驾游成了他最好的休闲方式。

陆励成是中国比较早一批拥有私家车的人,从一辆二手北京吉普换到牧马人,在驴友这词还没被小资们流传起来时,他已经独自驾车跋涉过了大半个中国。

这次因为一个客户被请去警察局喝茶,上司暗示他暂时回避公司的业务。他决定自驾去接触一下青藏高原,早已习惯独来独往,可因为那是世界的屋脊,在朋友的强烈建议下,他联系了一个藏民做导游。

提起青藏高原,人们总是下意识地想成西藏,忘记了前面还有个“青”字。陆励成的目的地是西海——青海湖,那里是藏族的聚居地,据说沿湖水草丰美,牦牛成群,几十公里外就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六大圣寺——塔尔寺。

陆励成驾车从河西走廊出来,沿着315国道,途径德令哈,奔向那个还没成为旅游胜地,却据说比任何一个旅游胜地都美丽的地方。

西北大地,千里戈壁,寸草不生,一望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08 15:04)
标签:

杂谈

分类: 写过的文章





每个人的生命中

都应该曾有一次

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

不求有结果

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

甚至不求他知道

只求在最美的年华里

遇见他

 

从2008年到现在,四年过去了,回看这个故事,却发现自己竟然比过去更喜爱这个故事了。

我的编辑一草和无杀刚开始不太能理解我为什么要改名“最美的时光”。虽然他们也不喜欢“被时光掩埋的秘密”这个名字,可他们认为他们想出的名字显然比“最美的时光”更感动、更煽情。

我对他们说:因为这个故事讲述的就是“最美的时光”。

倒不是说“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2 17:33)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过的感觉

江南·四月·琐记

 

江南的清晨总是带着蒙蒙雾气,感觉不到阳光灿烂,可拉开窗帘的一刻,从卧室的落地大窗看出去,金黄的油菜花田,自由摇曳在田野间,色彩浓郁得简直像梵高画出的油画。

第一天到家时,已经天黑,稀里糊涂睡了,晚上并没睡好,第二日清晨,稀里糊涂拉开窗帘,被那片出乎意料的金黄给震住了,当时,一下子心情就份外亮丽。忍不住拉开玻璃门,对着田野深深吸气。感觉整个身体被洗涤了。

 

清晨一般要过了八点,湿润的雾气才会散去,太阳才真正有了灿烂的感觉。

这个时候,我喜欢坐在屋檐下的藤椅上,隔着院子的栏杆看油菜花田,以及对面的茶山。茶山上有不少人在采茶,都戴着宽边的斗笠,阳光下泛白,和深绿色的茶树对比鲜明,所以即使隔着老远,依旧能看到他们依稀的动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