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桐华tonghua
桐华tonghu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14,556
  • 关注人气:22,3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落星河的记忆#》Chapter 174

(2018-02-05 10:00:55)
标签:

杂谈

骆寻震惊地发现他竟然是辰砂妈妈笔记本中玫瑰花园里的那个男人。

虽然身有残疾、一身戎装,也难掩他的儒雅气质。他和安教授肩并肩走进来时,简直像是穿过几十年岁月的风尘,从画图里走了出来。


安教授在奥丁联邦德高望重,另一个男人却好像比他更有声望,法庭里旁听审问的人全部站了起来,用目光致敬,等他们落座后,才又陆陆续续地坐下。

隐隐约约中传来窃窃私语。

“是楚教授!”

“几十年没有见过楚教授了……”

骆寻立即明白了这个男人是谁。

能和安教授并肩而立、军衔比安教授高、威望也比安教授高的楚教授,只有那个男人了——

楚墨的父亲楚天清。

不但曾经是第四区的公爵,手握大权,还在基因研究上成就卓越,研制出了很多治愈基因病的特效药,和安教授齐名。

据说几十年前,他为了救另一位公爵,受了重伤,差点死掉。好不容易活下来后,身体却大不如前,坐骨神经受到破坏,落下了脚疾。


一时间,骆寻心念电转,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安教授冲她微微摇了下头,示意她不要多言。

骆寻想想自己的资历,她的“但是”的确没有任何说服力,而且她身份敏感,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引发中立者的反感,给辰砂带来灭顶之灾。

她吞下了没有说完的“但是”,沉默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安教授作为研究异变兽的基因专家接受了法庭的询问。

当安教授说异变兽有可能恢复神智变回辰砂时,大家虽然有质疑,但碍于安教授的威望,依旧尊重地聆听。

“……对已经发生的事,我非常悲痛,但辰砂不会是最后一个异变的军人,我们必须往前看、向前走,所以我更想讨论的是异变本身。这只异变兽是迄今为止,唯一还活着的异变兽,是最好的研究对象,不仅对研究突发性异变有帮助,还会对其它基因病的研究有帮助。”

等安教授说完,一位法官看向楚天清,礼貌地询问:“楚教授对异变兽有什么看法吗?”

楚教授站起来,环顾了一圈聆听审讯的人,徐徐说:“处死异变兽,只是一颗子弹的问题,似乎给所有受害人了一个交代,完美解决了问题。但是,真的完美解决了吗?死了的战士依旧死了,而且,不是死在战场上,是死在自己的长官手下,他们的死亡让人悲痛惋惜,却没有任何意义。如果让异变兽活着,作为研究对象,很有可能大大推进异变的研究,那么死亡就不是没有意义,而是化作了春泥,滋养研究这棵树,让它能开花结果。杀死异变兽并不能解决问题,只有攻克异变,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经过激烈的讨论,法庭宣布:

暂时不处死辰砂变成的异变兽,观察一年。如果异变兽对他人的生命造成危害,或者并不能达到预期的研究目的,再裁决处死。

宿一和宿七兴奋地相视一眼,都走了过去,感激地对安教授和楚教授道谢。

骆寻看了眼安教授和楚教授,没有打招呼就悄悄离开了。

她不明白殷南昭在干什么,只觉得眼前像是笼罩了一团粘稠的浓雾,什么都看不明白。

不过,无论如何,辰砂的命总算是暂时保住了。

骆寻摸摸汗湿的手,心里没有一丝轻松,毕竟一切才刚刚开始。


————·————·————


骆寻刚回到办公室,个人终端的蜂鸣音响起。

来讯显示是殷南昭,看来他已经收到审讯结果的消息。

骆寻接通视讯,殷南昭出现在面前。他穿着军装,坐在工作台前,正在处理需要他签字的文件。

骆寻问:“辰砂怎么样?”

“老样子,强攻击性,暴躁疯狂嗜血,注射完镇定剂后又昏睡了过去。”

骆寻说:“我拜托安达发送了一份文件给你,里面有镇定剂使用时的注意事项。”

“已经收到。”

“你打算把辰砂送到小双子星,还是送回阿丽卡塔?”

“哪里都不送。”

“啊?”骆寻不明白。

军事法庭的审判已经申明,如果一年内研究没有任何进展,就要处死异变兽。骆寻以为殷南昭应该会把辰砂送到小双子星的研究院或者阿丽卡塔的研究院,尽快展开研究。

“不管是阿丽卡塔星,还是小双子星,对现在的辰砂而言,都不安全。它有可能神秘失踪,有可能意外死亡,也有可能意外伤到他人性命,最后被处死。”

阿丽卡塔生命研究院不安全,骆寻能理解,但小双子星是军事基地,算是辰砂的地盘,竟然连小双子星都不安全,奥丁联邦内部的暗潮竟然汹涌至此?

骆寻脸色发白,“那应该怎么办?”

“目前只能留在我身边,我和安教授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会尽快把新提取的镇定剂送到你那边。”

殷南昭说:“照顾好寻昭藤,它对辰砂、对异种都至关重要。”

“好。”骆寻点点头,表示明白。

殷南昭笑了笑,宽慰她,“你专心做研究就行了,别的事我会处理。”

骆寻知道自己身份特殊,不应该过问奥丁联邦的内政,但现在她怀疑封林的异变也是人为。如果不是他们恰好研制出了新型镇静剂,辰砂现在只怕也已经身首异处。

她心里满是激愤,忍不住问:“到底谁是叛徒?你既然能判断出辰砂有危险,肯定已经知道叛徒的身份,为什么不抓捕他?”

殷南昭沉默了一瞬,说:“我知道他害死了封林、让辰砂变成了这样,但是为了奥丁联邦,我不能动他,至少现在不能。”

“我不明白。”

“政治不是客观科学,它因人诞生,也像人性一样复杂。这个人的确做了不少恶毒的事,但他不是奥丁联邦的叛徒。他只是和我们政见不同,想要铲除我们这些挡路石。他对人类的仇恨不亚于英仙叶玠对异种的仇恨,他不会出卖奥丁联邦,就像英仙叶玠绝不会出卖阿尔帝国。我相信,他们只是各取所需、彼此利用。英仙叶玠对奥丁联邦正式宣战后,他们的合作已经彻底终结。游北晨六百年前说‘生死存亡关头,必须放下分歧、共御外敌’,也适用于现在。”

骆寻觉得殷南昭的理智简直匪夷所思,愤怒地问:“他害死封林,把辰砂变成了一只野兽,还三番四次想要置你于死地,你竟然要和他放下分歧,共御外敌?”

殷南昭抬起手,安抚地轻拍了下骆寻的头,“小寻,现在奥丁联邦最大的危机,不是他,而是英仙叶玠。”

似曾相识的动作,让骆寻想起了很多年前,她刚到奥丁联邦时,千旭安抚她的情景。骆寻心里温柔的牵动,愤怒不安的情绪平息了许多。

她爱的男人本就是这样,天使脸、魔鬼心、野兽身,对善恶黑白、是非对错的判断标准都异于常人。能接受设计自己人生的安教授拿他做研究;能明知道她是龙心,还毫无保留地信任;现在干出这样的事也不奇怪。

骆寻叹了口气,“我不管那个叛徒……内奸对奥丁联邦是不是忠诚,我只知道他真想杀了你,还差点成功,你自己小心点。”

殷南昭微微而笑,带着一贯置身事外的疏离淡漠,就好像事情完全和他无关,“他现在不会动我,因为他也明白英仙叶玠来势汹汹,需要和我‘放下分歧、共御外敌’。”

骆寻警告地瞪着他。

殷南昭忙收敛了笑意,答应:“我会小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