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淡如
吴淡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913,981
  • 关注人气:229,1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不只是暢銷作家,還是電視主持人及廣播人。
愛讀愛寫且愛玩,人生所有經歷都是好奇心之下的產物。
藉由流暢易讀的文字,使大家悠遊在最浪漫的文學世界。
图片播放器
分类
博文
(2019-03-15 12:31)
标签:

杂谈

情感

分类: 專欄

青年才俊赵元,成为一家跨国公司台湾分公司的CEO,向他恭喜并讨请客的人太多,盛情难却,包下了小餐厅请了二十个好朋友夫妻一起吃饭。

 

席间,大家都跟他道恭喜。但他的老同学陈刚喝醉了,不该在这场合说的话也全都溜出口。

 

陈刚拍拍赵元的的肩膀说:「唉呀老兄,你真是太厉害了,连洋鬼子都知道你有一套,马上让你当头头,想当初我们念大学的时候,作弊都是我罩你,没想到你比我强多了。」

 

陈刚才刚被公司裁员,心情不好。他的妻子在一旁劝他别喝太多,但他还是一杯接一杯喝。

 

他的话酸味弥漫:

 

「你什么都比我强,对吧!长得比我帅,家里比我有钱,职位比我高,连老婆都比我老婆漂亮!你了不起啊你!」

 

出手拍赵元肩膀的力气越来越大。赵元觉得难以招架,几个没醉的同学见状,赶快来解围。

 

陈刚的妻子看在心里,好生难受。她知道自己的丈夫自视甚高,很爱面子,这几年来很不得意,所以喝了酒才控制不住,也不想说他。

 

「赵元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怎么说话一股酸味,让每个人一听,都会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7 18:26)
标签:

杂谈

分类: 專欄

「嘿,关于演讲的事情,我的新秘书有跟妳连络吗?」开公关公司的芝颖打电话来,口气里有点气急败坏的味道。

 

「演讲?没有啊。」我查了一下行事历:「什么时候的演讲?」

 

「下个礼拜二啊。」

 

「没有。」我肯定的说。

 

「唉,真是的。上个月就请她跟你敲时间了。」

 

我很确定没有人打电话给我。

 

和我相识多年的芝颖叹了口气说:「唉,这是这个月内她出的第五个麻烦了。妳知道她还做了什么事吗?我要她去帮我报价,去连络事情,她都说好,结果,每一件事都是有听没有做到。直到客户打电话来问我:是不是生意太好?忙得没办法接了。要不然,要你们公司来报价,怎么过两个礼拜一点消息也没有?我才知道一定有某个人出了问题。」

 

这位新秘书出的问题还蛮可怕的。有些听来还蛮离奇:芝颖要她代表公司去开会。她说好,但完全没有出席。而且,完全不告知公司,公司也来不及另派人员参加。

 

看在旧识的面子上,我只好硬着头皮在最火速时间准备演讲数据上场。

 

那天,我看到了芝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7 13:58)
标签:

情感

杂谈

分类: 專欄

她跟大平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很惊讶于他精准的自信。他打电话来约她吃饭,口气不急不徐,一点也不紧张,不像一般第一次开口约女孩的男士那般怯弱:「你是郭燕吗?我先自我介绍,我是周大平。我想约妳。星期五晚上七点,我们到爱琴海餐厅吃饭好吗?我已经订好位子了,地址是:XXXX…」

 

当时,她对周大平没什么印象,只记得他就昨天晚上那一堆男生中其中的一个。但是他语调中恰到好处的抑扬顿挫有一种不容否定的感觉。她答应了。

 

「妳很适合当我的女朋友。」当晚,他就这么告诉她,也不容她否定。他没有问她,「妳愿意吗?」也没有问郭燕的过去、现在的感情状况,就拉着她的手不容置疑的走进未来。

 

郭燕原来有一个认识了好些年的男朋友。相较之下,原男友的「龟毛」个性实在不像男子汉,于是被判出局。

 

和周大平在一起很轻松,她什么都不用决定,他像一部设定好的行事历,要去哪里玩、约会该做什么,甚至包括什么事她该怎么做,他都会监督她,让她有条不紊,不花脑筋的活着。

 

她和他之间也不会吵架。他的态度总是很温和,但也都很坚定,只要他决定的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學習

分类: 專欄

应邀主持一个研讨会,在开场前,我看到了主讲者之一正拿着密密麻麻的几张纸,很早就坐在第一排念念有词。

 

「好认真噢。」跟我一样早到的人,看到他手上的那几张纸,都深感佩服,发出了赞叹的声音。

 

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流下来,看来,他虽然准备充足,但一定很紧张。

 

我心知不妙。

 

果然,他是主讲人中讲得最结巴的一个。惦记着稿子的他,根本没有办法把眼神与观众相对,更不用提及现场气氛了。台下的人都替他紧张。

 

还好,当他讲完时,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报以如雷掌声。

 

有趣的是,这些掌声不是因为他讲得很精采──再精采的文字照本宣科念出来都觉得奇怪──而是因为他终于讲完了。

 

会后他还责怪讲台的灯光不足:他有老花眼,看不清楚。

 

当广播主持人的时候,我很怕遇到那些带着密密麻麻小抄上节目的人。

 

「您真是用心啊。」虽然,必须这么说。但看了苍蝇般的数页小字,我的直觉反应是提心吊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5 10:30)
标签:

情感

杂谈

分类: 專欄

小靖的好友子烟失恋了。原因是男友劈腿。

 

子烟很难过,嚷着自己活不下去。小靖基于朋友道义,觉得自己一定要陪她。她为子烟请了四天假,强迫她跟自己到清境农场的民宿散心。这样够朋友道义了吧?可是,这一场散心之旅却不欢而散。

 

原因在于,她觉得子烟一点也不想振作。

 

小靖对子烟讲自己过去的失恋故事,希望能够让她跟自己同病相怜,子烟却说:「我跟你的状况不一样!妳那个不叫失恋!」

 

她忍下了这口气,心想,妳心情不好,我不跟妳计较。不过,到风景区度假的子烟,显然一点玩兴也没有,整天头不梳脸不洗的,好像她带了个疯妇出门;看到了美丽的夕阳,她也触景伤情,泪流满面。小靖看不下去,最后破口大骂她:「妳真没出息!」

 

「妳根本没有真正谈过感情,不会体会我的伤心!」

 

她生气的是,她想要小烟变好,子烟的状况反而更糟。

 

其实,是因子烟的伤心还不够。再好的朋友都不能够代为受苦,只能陪伴;陪伴者要有耐心,说话也要有分寸,太急着把人家拉出感情漩涡,反而让自己变成讨厌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微博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博weibo

@作家吴淡如


合作接洽

大陆活动邀约、出版

宝小姐15502167135

 

台湾活动请洽经纪人:

汪先生+886-913-798-089

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微信号

BettyWuBook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