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伯庸
马伯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17,676
  • 关注人气:20,0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此地是西肃慎代天启运后清诸上神圣千年上等开明大帝国太祖威武文圣德仁昭明高贤景匡弘皇帝马伯庸御用后花园,讨厌的人都要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后清臣工总谱

龙猫翰林院

后清高丽侯翰林院大编修渊渟

斛珠宫

后清安敬孝贤德明淑不平长公主萧如瑟

分筋错骨按摩馆

后清御前中医馆主持Deadangel

皇家猫舍

后清御前上等白忍猫蓝伟嘉

屯田治里

后清齐民侯大司农治粟中郎将八哭山人

卤煮下等水牢

后清故事侯征东二环内自行车行走东于黑

浙江大学书院

后清爱思侯同漫画书门下平章事毛片

柬埔寨王宫

后清外藩亲清柬埔寨女王洛宸

大理寺

后清杀人侯大理寺正卿九听

工口电视台

后清哈日侯河南八旗总都统弓长

影像会所

后清大叔侯御史中丞CSI巡阅使C字母人

无双海虎城

后清颜射候善仆营统领征“东”大酱军罗四维

葵神殿

大神小葵

遥感钦天监

后清遥感侯御用钦天监正丞RAY

制服专卖店

后清人肉华丽会走路的衣架那瞬

母体MATRIX主板

后清中央控制电脑MULTIVAC

华丽公爵府

后清唯一华丽公小KING

水果树

后清野生果子狸JULIEN

倭国转运司

后清倭国AV押运使赤羽波萝

水师港

后清塔里木水师大都督广州刺史塔布船长

诚士塾

原本红糖非名将,可使人间见白头

后清理藩院

倾尽天下

后清皇帝义兄弟领益州牧无俸真人风息神泪

党人碑

党人碑老大的博客

那达慕大会

左贤王八部大人禽兽大那颜

抽屉里面

抽屉大爷最高!

神原欠

五岳药派同门大师姐

吃牙马

五岳药派同门二师姐

气球和老王

赤军伉俪……或者说蔡校长伉俪

罗东东

家用电脑与游戏大霸王

周小晓

某腐女以及契弟

远藤花谢

御用书商

后清乐舫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3-29 21:18)
标签:

杂谈

​​

因为个人原因,我在 2012 年 4 月底从扬州单独驱车前往北京,这段旅途从头到尾都很顺利,但在经过济南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至今还留有深刻记忆。

4 月 28 日,我从扬州沿 G2 京沪高速向北京出发。在整个白天,我的心情一直非常亢奋,甚至在休息区休息时,还发了一条微博:”我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种孤独的旅行,心中既忐忑又兴奋。一个人在车里大声唱歌,一遍又一遍地听beyond , 想在每一个高速路口出去逛一圈,收听每一个地方台的新闻。可惜一路看到无数奇葩却无余裕拍下来刷微博,只能在服务区休息时吐个泡泡。”

​因为这种边走边玩的心态,我开的不算快。车子进入山东时,天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我又继续沿 G2 开了几个小时,白天的亢奋开始出现了后遗症一一长时间驾驶的疲惫强烈袭来,我的脑袋和眼皮开始发沉,反应也变得迟钝。

更槽糕的是,此时天已经黑透了,高速公路的视野非常差,而且路面上小车变少,大货车增多。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决定放弃熬夜一口气开回北京的企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09 16:24)
标签:

杂谈

​关于恐惧,有这么一种说法:人可以分成三类,要么怕蛇,要么怕蜘蛛,要么两者都不怕,但几乎没有两者都怕的人。

这个怕,不是那种意识到危险以后所产生的害怕,而是发自内心的、纯粹生理上的惧怕和厌恶。比如说吧,我是第三类人,既不怕蛇,也不怕蜘蛛,但看到一条眼镜蛇横亘在路前,我也会寒毛倒竖转身就跑,这是一种理性的判断,因为它对我的生命产生了威胁。如果我确知它拔掉了毒腺和毒牙,就不介意把它缠在脖子上,让人拍照。我怕的不是蛇,是死亡。

我有个前女友,她最怕的是蜘蛛,无论多大都怕,一看见就会疯狂大声尖叫。我好奇地问她,蜘蛛并不攻击人,而且你真害怕的话,一本书就能拍死了,至于这么大反应吗?她愤怒地回答,这没法抑制,每次看到八条腿毛茸茸的玩意儿,就有一股寒气从心里冒出来,瞬间爬遍全身,像触电一样发麻。我那会儿年轻,觉得女友这么下去不行,必须得用斯巴达式的教育来纠正,特意找来很多蜘蛛的书和图片给她看,没过多久我们就分手了——好吧,这个跟今天的主题无关。

我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因为接下来涉及到一些隐私,姑且抹去丁新宇的名字,咱们就叫他A吧——A最怕的是蛇。不过他的这种惧怕,介于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30 11:57)
标签:

杂谈

​过年了,爆竹响了一夜。

到了早上,马小烦揉揉眼睛,从梦中醒来,发现爸爸正紧张地看着他。

“烦烦,还记得昨晚我给你讲的年兽的故事吗?” 爸爸问。

马小烦点点头,他依稀记得,什么有一头叫“年”的怪兽,三十晚上要出来吃人,大人们要放爆竹把它吓跑什么的。马小烦睡觉时攥着玩具水枪,就是怕它会突然跑出来。

爸爸摸摸他的脑袋,在耳边轻轻说:“年兽马上就要出现了哟。”

马小烦一骨碌从被子里爬出来,四处张望,可是却看不到怪兽的身影。爸爸说:“年兽现在进化了,它就像西游记里的妖怪一样,会变成人的形状,像一个普通客人或亲戚来到你家里,你根本分辨不出来。然后趁大人离开,年兽就张开大嘴,啊呜一口把小孩子吞下去。”

马小烦很紧张,这可怎么办?

爸爸把马小烦抱起来,说:“我有一个好主意,你还记得爸爸妈妈教你的唐诗吗?”

“记得!记得!”

“年兽虽然可以变成人形,可是它没有文化,一听到有文化的东西就会头疼,这是它唯一的弱点。所以过年的时候,要请一位最勇敢最有文化的勇者,在每一个客人面前背诵唐诗,它就会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2 23:03)
标签:

杂谈

这次来海南过年,我认识了一个隔壁家的老人,名字很罕见,居然姓“提”,云南昭通人。提老爷子今年快七十了,精神却健旺得很,说起话来声如洪钟,中气十足。尤其是那一对圆眼,豁亮豁亮的,往你身上那么一扫,你甚至能感觉到皮肤麻酥酥,跟过电似的。

老爷子好动不好静,没事就捏着俩核桃,围着小岛散步。我在岛上穷极无聊,又不想赶稿,也经常出去沿着海滩转,一来二去就跟他认识了。

提老爷子走路有两个特点,一是双腿迈动频率不快,走得极稳当,双肩始终保持一条线;二是始终保持匀速,甭管是松软的沙滩、水泥堤坝、碎石子路还是满是杂草藤蔓的小丘陵,他都能保持一个速度,不快不慢,丝毫不为地形所拖累。往往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人家还悠然自得地朝前走着,大声奚落说你个年轻人还不如我老头子?

走路不累的诀窍,是跟人聊天。提老爷子很健谈,我又最喜欢听人摆龙门阵,于是我们一老一中,就这么一边走路一边聊天。原来提老爷子当年是在地质队,常年在野外勘探,腿脚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提老爷子还挺得意地说:“我这个提姓,起源是汉代在昭通地区的一个县城,叫朱提县——汉代你知道不?(我听到这里,脸有点绿,又不敢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马小烦已经三岁多了,智力和表达能力又上了一个台阶,只有颜值停留在原地,比起他爹当年的玉树临风还差得很远。人丑就要多读书,所以这一年来我努力地给他买了许多童书,希望能跟上他成长的步伐。

这十本书都是经过马小烦亲自甄选。他作为书评人非常合格,好看就反复翻阅,不好看就弃如敝履,直抒胸臆,从不考虑其他因素。他的选择,有时候也会让我们特别意外。

1《冲冲和蓝色小车厢》


火车迷马小烦的年度最爱。说实在,这本书讲起来很累,页数多,字数多,读一本相当于读三本,特别容易父母绝望。可是马小烦就是很喜欢,一天得讲好几遍。

这是个很典型的美式英雄故事,冲冲是个老式火车头,总被人嘲笑,但在一场暴风雪中,只有他挺身而出,拯救了一辆最新式的流线列车,抱得美人(蓝色小车厢)归。马小烦特别喜欢其中的拯救部分,尤其是冲冲进入雪地拖出流线列车的部分,每次他都特别激动,大概是天生的英雄情结作祟吧。

而我们两个成年人并不激动,觉得这段情节挺中二的。直到今年武汉内涝,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天冷极了,下着雪,又快黑了。这是圣诞节的平安夜。在这又冷又黑的晚上,一个乖巧的创业者,抱着笔记本在街上走着。他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充电宝,但是有什么用呢?那个充电宝已经快没电了,一闪一闪的警示灯像天空黯淡的星星。

创业者是开网店卖创意火柴的,可是他太穷了,连网费也交不起。在这平安夜里,网终于断了,他只好抱着笔记本,来到冰冷的街头。

可怜的创业者!他又冷又饿,哆哆嗦嗦地向前走。在他身边,每个窗子里都透出灯光来。他打开笔记本,看到每家每户都开着wifi,路上走过的行人,个个都开着热点,因为这是平安夜。

“行行好,请给我一个wifi密码吧!”他喊道,可是没有人理睬他。

创业者的一双手几乎冻僵了,啊,哪怕一个免费的低速wifi,也能让他连上网去,处理网店里的订单。可是没有人理睬他,大家都行色匆匆。长长的无线网络名字列表里,每一条都带着一个残酷而冷漠的小锁图标。他一个密码也没要到,就连咖啡厅的服务员都说请您先买一杯咖啡,密码就印在单子上。

创业者蜷缩在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门外,哆哆嗦嗦地打开笔记本。虽然不能上网,但至少可以打开位于本地的PPT。

“唰”,他颤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4 11:08)
标签:

杂谈

 马小烦最不喜欢的,就是吃蔬菜

这些绿油油的鬼东西,实在是太难吃了,一放到嘴里,又苦又涩,还不好嚼。马小烦简直不敢相信,这种鬼东西居然和炸鸡块、冰淇淋、爆米花、巧克力、甜麦圈一样,都被称为食物。

妈妈耐心地劝他,说蔬菜有利于健康。马小烦一摆头,响亮地回答:“就不吃!” 爸爸严厉地瞪起眼睛,说不吃蔬菜肚子里会生虫虫。马小烦一拍肚皮,豪爽地回答:“让它在这生!”  爷爷奶奶拿出许多绘本,说你吃一口就给你讲一个故事。马小烦冷笑地回答:“我不吃,但我还是要听故事。” 姥姥姥爷把蔬菜剁碎掺到粥里和面里,马小烦能够准确地识别出这些杂质,张开嘴,大喊一声:“呸!” 全都吐出来。

全家人都拿马小烦没办法,只好随便他。

马小烦这回可高兴了,一个没有蔬菜的世界是多么美好哇。他吃了饼干又吃巧克力,吃过红烧肉又吃炸鸡腿,把小肚子撑得滚圆滚圆,躺在床上半天起不来。

如果每天这样该多少啊,马小烦心想。

他的心愿实现了,从此餐桌上再也看不到任何蔬菜,可以尽情地吃东西了。这些食物被马小烦在嘴里嚼得碎碎,顺着食道滑到胃里,然后化成能量,让他跑得更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闹牙病,难受得我痛不欲生。

所以我决定跟大家聊聊古人的牙,分散一下注意力。

牙齿在中国文化里,占有重要地位,关于它的典故比比皆是。《诗经》里有一句夸姑娘的形容,叫做“齿如瓠犀”。瓠犀是指瓠瓜的籽,籽形方正洁白,在瓜内排列有序,所以被用来比喻牙齿。可见从那时候开始,大家就认为牙白严整是美好的。

不过这是对一般人而言。其实古人最推崇的一种牙形,叫做“骈齿”——这就是现在所谓的龅牙——说这是圣贤之相。古代那些著名贤者,帝喾“生而骈齿,有圣德”,姬发“武王骈齿,是谓刚强”,孔子“龟脊、辅喉、骈齿”,他们几个都是一排大龅牙。

不过这个说法,并不见得准确。因为南唐后主李煜也是骈齿,而且还有一只眼睛是重瞳。重瞳是说瞳孔发生了粘连畸变,一个看起来像两个。这是另外一种圣人的特征,仓颉、虞舜、晋文公、项羽都是重瞳。你看,李煜身兼骈齿、重瞳两大圣相,还不是被赵光义打得直哭。

注意看那两颗龅牙

其他还有诸如唇在齿无、唇亡齿寒、枕流漱石等等,都是与牙齿有关的著名典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许和平没想到,他与老朋友吴东山教授的生死之隔,只差十个小时。

他此时正站在西安城内的一处五层居民楼前。今天是国庆日,大院内到处张灯结彩。可是在面前的单元门外,却停着一辆救护车和一辆警车,车里没人。附近站着几个学生模样的人,个个面色凝重,仰头朝楼上望去。透过三楼右侧阳台那扇灰蒙蒙的玻璃窗,隐约可看到屋里人影晃动。楼梯间里有哭声隐隐传来,在这一个静谧的清晨显得格外清晰。

许和平微微皱起眉头,他记得吴教授的家就在三楼,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吗?他把皮包握了紧了些,走到一个学生模样的人面前,缓声问道:”请问三楼是吴东山教授的家?” 那个学生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反问他是谁。许和平连忙掏出自己的工作证:“我是北京来的许和平,来西安出差,已经和吴教授约定要登门拜访。”

也许是工作证起了作用,也许是因为许和平轻声慢语的声音,学生的警惕神色稍微放松了点,可脸上的悲伤情绪却挥之不去。他抹抹眼泪:“吴教授已经去世了。”

这个消息让许和平大吃一惊,忙问怎么回事。学生回答说他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形,听说是昨晚吴教授突然去世。今天早上他儿子过来送早餐才发现,现在医生和民警都在上头。吴教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首先向大家推荐这篇文,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真心推荐。(《关于秦始皇帝「书同文字」的新知,兼驳马伯庸《小篆战争》https://zhuanlan.zhihu.com/p/21802393)

不过对于该文涉及到我的部分,我觉得还是有几句话想说说。

不是驳《驳马伯庸》,我一个业余文史爱好者,这方面跟赵老师、葛老师等专业学者是没得比,也没什么好驳的。这只是几句解释,因为我觉得这篇文章写得太好,既有诚意,又有十足干货。劳动两位先生专文,不认真回复,未免失礼。

在此之前,我建议大家抽空先把《小篆战争》看完,有一个直观印象,避免人云亦云,才好自行判断。(《小篆战争》https://zhuanlan.zhihu.com/p/19705184)

事情是这样的。

文学创作中有这么一种荒诞手法,它刻意使用不符合逻辑和常识的夸张表现方式,从而达到讽刺或隐喻的效果。它的醉翁之意并不在酒,真正的目标从来不是文本本身中所描写的故事或人物,而是别有意图。

这是一种充满乐趣的创作体验,但同样也存在风险。它想要通过一个故事或一个场景表达另外一重意义,营造出“间隔”之效果。读者却未必与作者那么有默契。作者一旦处理不好,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