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海亮
周海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9,647
  • 关注人气:9,8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简介
  周海亮,山东威海人,作家,著有长篇小说《浅婚》等35部,院线影视作品《蝴蝶不说话》、《蜗牛的家》、《老年影》等。

   喜欢请扫码关注

搜索

复制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天下吾师
博文
分类: 闲言或者废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图书或者电影
由我担任编剧的文艺电影《老电影》于2019年1月开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万家灯火

于《湘江文艺》2018年第1期

周海亮

1

  阿强出事的时候,娟子正躺在藤椅上打盹。她做了一个短暂的梦,梦里,老态龙钟的她和阿强相互搀扶,金黄色的银杏叶飘落一地。抬头,银杏叶分明从枝桠间刚刚抽出,柔软的,嫩绿色的,两只燕子掠过低空。秋天和春天不可能纠缠一起,娟子就知道,她是在梦里。梦里她能感觉到脸上暖烘烘的春日阳光,听到邻家播放的那曲《万家灯火》。阳光和曲子从窗口飘进来,时光变得慵懒并且温暖。娟子抱紧抱枕,藤椅上翻一个身。

  梦境里炸起电话铃声,阿强打一个趔趄,银杏叶卷起漩涡。阳光突然变得苍冷,燕子惊慌失措,曲子被刮得支离破碎。娟子闭着眼摸过电话,闭着眼接起,她希望片刻之后,她的梦能续上:她与阿强坐上轻轻摇摆的藤椅,膝头各趴一只老眼昏花的老猫……然后,电话里的声音变得清晰,变得尖锐,变得冰冷,变成地狱般的宣判。娟子猛然坐起,站起,瘫倒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身体发肤

于《时代文学》2019年第2期

周海亮

 

1

  跟老人说那些之前,陈涛去热饮店买了一杯奶茶。热饮店距医院很近,隔壁是一家烤鸡店,店老板正蹲在门前将一只鸡开膛破肚。他掏出热气腾腾的鸡肠,又将鸡心、鸡肝和鸡胗择出,扔进一个很大的塑料盆。陈涛喝口奶茶,只觉得里面混进一股浓重的死鸡味道。节气刚至清明,天仍然很冷,陈涛缩着脖子往回走,令人作呕的死鸡气味一路相随。本以为出来走走就能鼓足勇气,但他仍然想不好应该如何开口。怎么跟她说呢?老人也许会直接将暖水瓶扣上他的脸。

  老人才六十多岁。按流行的说法,六十多岁还属于壮年。可是老人恐怕捱不过今年的八月十五了。这是医生说的,说时,碳素笔在虎口间转成风车。老人知道自己身患绝症,精神状态却并非太差。她期待奇迹并且也只能期待奇迹,每一天,老人都在默默给自己打气。有时与她聊天,老人说,等过年,咱一家人去哈尔滨看冰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分类: 小说或者有关小说

贼 人

于《小说月刊》2019年第7期

周海亮

 

  贼人干这行的时间,不长也不短。贼人干这行的技艺,不高也不低。他经历过几次危险,每次都化险为夷。可是今天,他还是被吓了一跳。

  本来今天他不想干活,周一是他为自己安排的休息时间。这么多年他一直坚持这个原则:逢周一,必休息。他希望全天下的贼都能像他这样劳逸结合,也让全天下的百姓在这一天都不必损失什么财产。他甚至希望突然有一天,周一被法定为“世界无贼日”,果真如此的话,将会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他去市郊办事,那栋平房引起他的注意。根据这么多年的经验,他一眼就能看出这绝非一户普通人家。房前有一个带篱笆的小花园,花园里繁花似锦,一个半祼美女石雕坐在繁花之间,美女旁边,一个倾倒的水罐。之前他只在电视上看过这样的花园,就不免多看了几眼。因为多看了几眼,他突然想,为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分类: 小说或者有关小说

妈 妈

于《小说月刊》2019年第3期

周海亮

 

  小苗让爸爸给妈妈打个电话,再打个电话。妈妈三年没有回来,儿童节这天,她特别想看看妈妈。男人说妈妈工作忙啊!一来一回,得三天。小苗说,可是我都等三年了。男人说,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小苗说,我想要妈妈。男人说,信不信我揍你?小苗说,你揍我,我也要妈妈。男人的心被扎了一下,整晚翻来覆去,睡不踏实。

  早晨男人又给女人打了个电话。他说要不你就回来一趟吧,小苗怪可怜。女人说一来一回得三天。男人说小苗都盼你三年了。女人说路上还得搭不少钱,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了解。男人说,小苗昨晚说梦话,喊妈妈。又说,花多少钱,算我的吧。女人不吱声了。过很久,说,我跟他商量一下。

  女人是独自回来的。小苗换上最漂亮的衣裙,跑去村口等她。阿姨说,妈妈得明天才回来呢。小苗说,我知道。我只是看看。小苗去幼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分类: 小说或者有关小说

十八块八毛八

于《小说月刊》2019年第1期

周海亮

 

  离开家的时候,父亲送他一套纸币。是已经退出流通的纸币,从一分到十元,正好十八块八毛八。父亲不懂收藏,那些钱是他无意中留下的。父亲对他说,如果你实在缺钱了,看看能卖多少就卖多少吧!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总归是一点钱。

  他怀揣梦想,离别故乡和父亲,来到遥远的省城。他站在市中心,诺大的广场、喧哗的人群和悠闲自在的鸽子吓得他大气不敢喘。口袋里只有三百块钱,那是他第一笔工资到手之前的全部花销。可是到哪里去找工作呢?

  他去人才市场,才知道需要工作的年轻人是那么多。他在那里晃了三天,终得到第一份工作——去一个私营工厂当搬运工。虽然工作很累,工资也很低,但那里毕竟不看学历,他很珍惜。他记得非常清晰,当第一个月工资发下来,他的口袋里正好不剩分文。他揣着那些钱给父亲打了个电话,他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分类: 小说或者有关小说

饥 饿

于《小说月刊》2019年第5期

周海亮

 

  天蒙蒙亮,山路隐隐约约,两边是深不可测的山谷。姐妹俩手拉手走在山路上,如同轻飘飘的鬼。突然妹妹被绊了一跤,她一个趔趄扑倒在地,膝盖与地面碰撞出极其清脆的响声。她爬起来,“嘘嘘”叫着,骂骂咧咧。突然她停下来,近前看看,对姐姐说,死人!

  绊倒她的是一个死人。死人长着硕大的脑袋和圆滚滚的几近透明的肚皮,根根肋骨清晰可见。死人短小冰冷,四肢如高梁杆般纤细。死人仰躺在草丛里,脸上荡着笑。死人是饿死的,只有饿死的人脸上才会荡起笑——哪怕他是一个七八岁孩子。

  姐妹俩不怕死人。她们几乎每天都能见到死人——死去的人,正在死去的人,即将死去的人。那些人躺在炕上,躺在门口,躺在路边,躺在山野里,眯着眼看着太阳,口中念念有词,然后,等待或者绝望之中,一点一点死去。死亡是漫长的过程,尤其是被饿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陈粮早为陈新备好酒菜。他说他知道陈新今天会回,问他为什么知道,他说不为什么,他就是知道。他从院子里挖出一坛老酒,说酒是父亲当年埋下的,本打算陈粮结婚时喝掉,现在看肯定用不上了。他既不问陈新为何这么早就回来,也不问陈新有没有见到蝴蝶广场,只是当陈新空了杯底的时候,再给他续上一杯。雨越下越大,天空与地面,同是汪洋一片。突然陈粮冲进雨中,摆开架式,扯开嗓子,一曲《今夜无人无眠》唱得如雨幕般混浊凌乱。一曲完毕,他回到屋子,脱掉上衣,继续喝酒。陈新问他,这歌什么意思?陈粮说,猜身份的。陈新问他,谁的身份?陈粮说,图兰朵猜卡拉夫的身份。陈新问,猜到了吗?陈粮说,卡拉夫招了。陈新不知道图兰朵和卡拉夫是谁,但觉得他们的名字很好听。特别是图兰朵,不过三个字,却有两个字需要嘟起嘴唇发音。图兰朵。图,兰,朵。图——兰——朵。就像生气时的安小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陈新将杂货店的东西处理干净,又将家里的东西或扔或送。陈粮得到他所有的家具,这些家具比他们的年纪加起来还要大。陈新再一次将搬得空荡荡的家里的每个角落都细细查找一遍,仍然不见那个蝴蝶化石。石头飞走了,它终究不会守着陈新与这座荒山。


他在镇子与安小满道别,带着他的行李与所有积蓄。安小满说,原以为这次你会留下。他走进店堂。安小满说,你不该把窝都拆了。他走进里屋。安小满说,我猜你还会回来。他拉开布帘。安小满说,只不过你回来的时候,我已嫁给别人。他脱了衣服,开始洗澡。他洗澡不为与安小满温存,只为洗净身上的土和毛孔里的尘。他想干干净净地进城,就像干干净净地回来,干干净净地死去。铁锅里炖着一只土鸡,土鸡的身上,撒满红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陈新与陈粮喝酒,在陈粮家。光棍汉的家里总是很乱,陈粮也不例外。不过他有一个非常大的双卡录音机,磁带摆满桌面。他说六年以前他去省城看病,在医院门口听到歌剧,便放不下了。他说他的病不是医生和药片治好的,而是歌剧——消炎止痛,利胆护肝,活血化淤,润肺止咳的歌剧。他说他的前生,肯定是一个唱歌剧的意大利人。他说只要听到歌剧,他的心就被扎碎了,鲜血呼啦啦往外冒。他说不过《费加罗的婚礼》是喜剧。他说,所以他们笑,就对了。说到这里陈粮灌一口酒,呛得连连咳嗽。他用袖子抹一把脸,鼻涕扯成丝网。



  世界变了。陈粮说,以前没人见过电视吧?现在有了。以前我绝不会喜欢歌剧吧?现在喜欢了。以前农民只能种地,现在呢?你还能开个杂货店,还能进城。城市好啊!马路又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出版的书(1)

《浅 婚》
团结出版社

《不在冬天说分手》
百花文艺出版社


《愤怒的石头》
河南文艺出版社

《沉默的子弹》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天地生》
河南文艺出版社

《一条鱼的狂奔》
江西高校出版社

《天上人间》
吉林出版集团

《太阳裙》
新世界出版社

《帘卷西风》
吉林出版集团

《硬币花》
四川出版社

《一条鱼的狂奔》
团结出版社

《送你一度温暖》
21世纪出版社

《山谷之城》
台海出版社

《请求支援》
四川文艺出版社

《刀马旦》
河南文艺出版社

《丢失的梦》
吉林出版社

《分钟与千年》
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

《爱的颜色》
文心出版社

《一路阳光》
金城出版社 

《屋子里长出一棵香椿树》
地震出版社

《在痛苦的深处微笑》
万卷出版公司

《别让外界浮躁了你》
光明日报出版社

《励志故事》
纺织出版社

《品格人生,处世故事》
万卷出版公司

《一朵一朵的阳光》
西苑出版社


《只要七日暖》
宁夏出版社

《只要七日暖》
宁夏出版社

《有一种债你必须偿还》
湖南出版社

搜索

复制

我出版的书(2)


一寸光阴一寸暖
作家出版社

生命总该绚烂一次
时代文艺出版社
《属于儿子的八个烧饼》
书籍出版社

《石头里藏着一匹马》
山西出版社 

送你一缕阳光
文心出版社

搜索

复制


给一堵墙让路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