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玫瑰成灰
玫瑰成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2,217
  • 关注人气:8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办案笔记内的婚姻故事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敬请大家不要对号入座。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汇编、或以任何方式复制传播这些婚姻故事。联系方法:meiguiwaiting@sina.com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东张西望
人家翻墙我有暗渠

小猫的博

又好吃又好看

一米的博

太文艺啦

美家园博

太眼花啦

指间沙博

太上海啦

Ms.F的博

太热闹啦

爱塔的博

太古旧啦

张律的博

太骨感啦

短发的博

太都市啦

胖星的博

太美好啦

心水的博

太心水啦

香齿的博

太齿香啦

优老的博

太缝纫啦

佟佟的博

太金牛啦

姜丰的博

双胞胎太可爱啦

画家的博

太优美啦

瑜珈老师

太柔软啦

刘苏的博

太喜欢啦

博文
(2017-07-07 15:02)
标签:

杂谈

​#初恋二三事#自从有了微信,我高中的同学们已经组建了无数个微信圈,聚了无数次餐,而每次聚餐只要遇到YH,多多少少都会转述他又提到你了什么什么的。其实我和他老早就单独加了微信,但从来没有聊过一句,那个私聊屏上是空白的,不用清空。这事(指他老是提到我,而不是直接跟我说)困扰了我很久,因为那只是过去的一段经历,我在生命走到四十八岁的时候,已经不想去回望十八岁的往事了。昨天他们把我们拖进了一个叫《玩弄物养志》的圈子,讲到了我和初恋那时候曾经去看过的一场电影,那个电影的名字叫姊妹坡,现在我再去搜电影简介,竟然不知所云,当年我看的时候当然是更不知所云,那场电影是在课间突然不知道怎么来几个同学一招集,他一提议,我们就一哄而去了电影院,然后我和初恋之间隔了三四个女生,就那样稀乱地看了场至今不知道讲什么的电影,我一路上还各种担心被处分,他却至今还把这事定义为我们的第一次约会!!

当然现在讲起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那段经历,我那初恋可能会在各种场合感慨“我们连手都没有拉过”。但在我的日记里整整写了三本密密麻麻几十万的字,刻骨铭心又无限伤感。后来我给他写过长长长长的情书,我现在想起来在我的世界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继承法困境下的财富传承法律路径(截选)

                                              作者:金伟文* 杨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11
(2016-10-18 19:16)
标签:

杂谈

​十年前我办过一个继承案件,官司一直打到省高院,我代理的是二审,继承人之间就是否收养关系成立有无继承权问题历经一审二审,后来听说还有申请再审,讼争的标的物是温州午马街上的一处二层街面老宅,面积可能有几百平方(具体忘记了)以前这处老房子是豪门大户家的经楼。之所以这处老房子在历经土改、文革、各种房屋登记变更仍然健在还能让一大堆继承人来争夺,我觉得最主要的功劳就是解放前这处房产的最后的主人所做的一个非常前瞻的一个决定。

办那个案件的所有细节全部忘记,但只有这个细节永远记得,当时我第一次打开案卷看到的一张长长长长的毛边纸,那个纸上主人把家族中所有成员都写了上去,人数是十八人。其他的全部充公的充公,主动上缴的上缴,唯一留下这处经楼,主人非常智慧地把这个小小的经楼写上了十八个人的名字,所以房产一平摊,分到每个人头上的面积就非常非常少,这十八人既没有被划成资本家,也没有划成其他小业主之类的不太好的成份,而且更重要的是由于房屋所有人众多,这处房产未经全体所有权人同意是无法处置,而不共同生活在一起的人要他们全体都做出卖房的决定的概率是非常非常小的。而一旦全体都同意的决定,那一定就是一个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0-07 09:54)
标签:

杂谈

    我高中同学有一个现在最时髦的微信群,因为日常工作就是不停地与各种当事人促膝盖长谈,长谈是我的主要工作形式,以致于除了工作长谈外我几乎没有任何心力参与到任何聊天类的圈子中去,当然就象聋子永远能都听到夸自己的好话,从不看微信圈的我有天看到一个同学说去找杨捷吧,离婚律师里她在杭州至少排第三,在浙江少说排第五。我不知道我这个圈外的婚姻幸福的同学从哪里看到的子虚乌有的排名,但这应该成为我的职业目标——成为国内顶尖的离婚诉讼律师。

    很多人会以为离婚诉讼律师是律师中最技术简明最容易混的,我在执业之初也是这样认为的。但在走上专业从事离婚诉讼类案件的第八年时,我已经到了每个假期都必须不顾一切停止大脑的一切运转,必须什么也不去想整个假期大喘气地进入植物人状态才能缓过劲来,每到假期的最后一天我就深深地恐惧那些上紧发条满脑子都在算计怎么让当事人利益最大化的战斗的日日夜夜,那种绞尽脑汁的折腾有时候让自己十分厌恶自己,在我的世界里已经越来越少看到善良、宽容、美好的家庭关系和人际关系,他人即地狱——萨特这句著名的话让我越来越另一角度地感同深受,而美好的人际关系本应是我们生命中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这几天网上再一次疯传王如奇形怪状的出庭受审表情照片,很多跟贴纷纷说这个女人是不是神经不正常啊?完全无法理解这些表情。

     出于职业敏感也出于轧是轧非的天性,对季羡林先生的家事我一直高度关注,并多次在撰写论文时以季老为例。季先生早年是研究梵文之类的东东的,学问很大,但是他年轻的时候爱的是妻子的四妹荷姐,但最终娶的是三姐彭德华(季承的母亲),季老先生从梵文教授最后成为中国的国学大师,在我看来一部分原因归于家庭不幸福,季老先生夫妻感情一直不好,他有喜欢的人,但和胡适一样都选择不离弃,但胡适能与糟糠之妻友好相处出感情来,但季老先生做不到有感情,而且儿子季承成年又与儿子绝裂,据说是因为季承不争气娶了家里的保姆为妻。在我的分析来看由于 季先生长期夫妻不睦又缺乏离婚勇气,夫妻关系极不正常,双方都饱受冷漠的折磨,丈夫把注意力集中在猫和事业上,全部身心投入到学问研究中去,最后成了国学大师。而妻子把注意力集中在儿子身上,畸型冷淡的家庭气氛导致儿子陷入对母亲的无限同情对父亲的无限憎恨中(冰心的孙子前几年也因这种情况闹到了冰心墓地),儿子出于对女性的同情、怜悯最后娶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这几天网上再一次疯传王如奇形怪状的出庭受审表情照片,很多跟贴纷纷说这个女人是不是神经不正常啊?完全无法理解这些表情。

     出于职业敏感也出天轧是轧非的天性,对季羡林先生的家事我一直高度关注,并多次在撰写论文时以季老为例。季先生早年是研究梵文之类的东东的,学问很大,但是他年轻的时候爱的是妻子的四妹荷姐,但最终娶的是三姐彭德华(季承的母亲),季老先生从梵文教授最后成为中国的国学大师,在我看来一部分原因归于家庭不幸福,季老先生夫妻感情一直不好,他有喜欢的人,但和胡适一样都选择不离弃,但胡适能与糟糠之妻友好相处,但季老先生做不到,而且儿子季承成年又与儿子绝裂,据说是因为季承不争气娶了家里的保姆为妻。在我的分析来看由于 季先生长期夫妻不睦又缺乏离婚勇气,夫妻关系极不正常,双方都饱受冷漠的折磨,丈夫把注意力集中在猫和事业上,全部身心投入到学问研究中去,最后成了国学大师。而妻子把注意力集中在儿子身上,导致儿子陷入对母亲的无限同情对父亲的无限憎恨中(冰心的孙子前几年也因这种情况闹到了冰心墓地),儿子出于对女性的同情、怜悯最后娶了保姆为妻(见不得女人受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晚上连做两个恶梦,一个梦是门前路过一挑货郎,就是小时候那种扁担上挑得满满的货走街串巷的人,女儿五六岁的样子连蹦达带跳跃赶出去凑热闹,结果冲得太快刹不牢车一个跟斗翻出了路沿掉下无底深渊,我竟然没被吓醒还敢继续做梦,只是在心里想完了女儿完了我不能去看她的惨相,过了五分种才伸出头发现女儿还倒挂在那里,露着两个脚丫子,于是赶紧组织人救她,有个会气功的老爷爷拿着扇子穿着白色练功唐装屏着气象电影里的飞人一样直接僵硬着全气跳下去试图拉女儿上来,我心想这太有勇气了不是找死吗?感动!然后又有人拿着网兜乱纷纷上各种救 人措施,我一着急才着急醒了,在临醒来的刹那我心里还飘过一段丰富内心戏:妈的这个路居然没有栅栏看我不告死你们这些不负责的有关单位。

 然后由于不是吓醒而是急醒的,所以并没有醒得十分彻底,又继续做了另一个梦,自己在某个很狭窄的高处被困了,前几次都是身轻如燕各种壮胆自己爬上爬下解决了,不知道这次怎么不吸取教训又上去了,这回是没胆子再身轻如燕了,就在那里哭这么高我死定了,期间还接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时候正在试图爬下去结果发现很危险,边打电话边一个鲤鱼打挺跃回来了,然后打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熬个五年,重婚罪都没事了?

今天有一当事人来咨询,说是他1995年第一次登记结婚,2005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2-10 16:45)
标签:

杂谈

      我和闺蜜Z早就计划去坐一次大轮船,但是如何去坐我始终一头雾水只停在脑子里。闺蜜还一再鼓励我带上老妈一起去海上过春节,最后是她找到了海洋量子号并且在去年七月份果断出手订下了总共三户人家的船票,平均下来最高六千元每人,再高一点的性价比是四千多每人。越早订越便宜,我们在船上,下一趟旅程的报价是500美金,而在我们快出发前的价格涨到了一万一千元。
       之前我只坐船去过苏州,狭窄的船舱,肮脏的棉被,晚上听着突突突的轮船发动机声音闻着臭水吱吱嘎嘎摇摇晃晃到的苏州,这是我对轮船的全部概念。我闺蜜让我去百度海洋量子号的信息,我看了半天图片就知道这轮船不得了的大,相当于三艘航母,问题是我没坐过航母,所以依然没有概念,就知道反正不得了的大。
     攻略上说上船要玩这个要订那个,每天一定要积极看发给我们的报纸,上面有各种活动安排的通知,千万不要错过。甚至说轮船上的水是海水提练的,水质不好,害她长豆豆,建议人们自带矿泉水(!!!)临出发前我那快八十的老妈果然忧心忡忡在衣服里夹了一瓶矿泉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已经厌倦男女平等这个话题很久了,在越来越深入的家事职业诉讼律师的道路上,爱情、平等这种东西仿佛是我刚大学毕业的那块大红色的毛衣因为颜色过于鲜艳压了箱底。直到女儿在参加法学课堂讨论时我的一句这样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与休妻有何不同的质问被女儿引用后,引起了那个年级的法科生大讨论,直到今天女儿还被路上遇到的同学不断提出你”休妻论“的观点我们绝对不同意,理由是因为男女平等。
      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九条是这样规定的:夫以妻擅自中止妊娠侵犯其生育权为由请求损害赔偿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双方因是否生育发生纠纷,致使感情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