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木年华
水木年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76,962
  • 关注人气:98,3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早在几百年前的大航海时代之初,葡萄牙这颗牙被另一颗西班牙把国土逼到了伊比利亚半岛的尖尖上,这就意味着,西班牙成了葡萄牙在陆地上的唯一邻居,葡萄牙想要从陆地上出门,就必须看西班牙的脸色,被逼无奈,葡萄牙开启了航海,想从海上出门看一看。这一看不要紧,发现原来世界这么大,西班牙这下不干了,说,我也想看看。于是两牙相争从陆地挣到了海上,成为当时世界海洋的两大霸主,后来相争不下,两牙就拿着地球仪画了个线,线这边的都归你,另一边的都归我。从此,这对好邻居就开始了相爱相杀的感情历程,从陆地杀到海洋,从海洋杀到了球场。当然,后来,葡萄牙人把足球带到巴西,西班牙人把足球带到阿根廷,于是,两牙的这两位小弟,在大西洋的另一头,在另一块大陆上,开启了另一段相爱相杀的模式。

上牙咬下牙,火星撞地球,这场比赛,也就成了世界杯小组赛首轮含金量最高的一场比赛。西班牙从来不缺神人,否则也发明不出人牛大战这种神操作。这不,神人主教练敢在世界杯开赛前官宣加盟皇马,那神人足协主席就敢在世界杯开赛前官宣炒了你。就在西班牙球员一脸蒙圈的情况下,老神小白伊涅斯塔站了出来,就算为了我的最后一届直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4 03:40)

         我一直坚定的认为,一个人也罢,一个事物也罢,它前边冠以的头衔越多,意味着,这一大堆头衔背后跟着的那个名字的知名度,就越低。比如说,我们参加某个活动,主持人开始介绍:下面有请,XX协会会长、xx集团董事长、xx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夜,我们哥俩彻夜长谈,内心的感慨很多。上一次这样还是在十四年前,水木年华面临重组的时候。

作为校园民谣歌手,加之我个人觉得大学时代便是我人生最璀璨的年华,“大学生群体”一直以来是我们最为关心的,祖国的未来都在他们的手中。无论有多少演出,每年我们都会回母校、前往全国各高校参与学生活动并为大学生们带去我们的作品和爱,真心希望这几年的大学生活是他们最美好的记忆。但有些故事的发生却是我们始料不及的。

近两年,我们通过各种渠道,被告知自己“代言”了当代大学生义工网的义卖笔,参与并作为其形象大使。一开始我们认为这是件好事,因为在水木年华十六年的艺术生涯中,参与了大大小小的公益活动及项目,我们非常开心在自己的能力范围里去多参与一些公益活动。如果“义卖笔”真为需要救助的孩子们带去善款、帮助他们完成学业,渡过难关;如果销售款项去向明确、如果所有的一切都合法合规,水木年华愿意更多地参与、支持。

水木年华部分公益活动名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娱乐

情感

 

 

海神力号一路乘风破浪,于清晨来到了一个伦敦的地方。是的,这个地方就叫伦敦,前面也没有加个什么“新”字“圣”字什么的。只不过,此伦敦非彼伦敦。就当是茫茫人海中两个人重了名,一个大点儿一个小点儿,一个帅点儿一个丑点儿,只不过,这个小的,不是一点半点。最初人们发现这里,是因为这里盛产大理石矿,于是这里成了开采大理石的基地。我早就说过,如果没有利益,谁愿意大老远跑到这么北这么远这么冷的地方与大自然搏斗。后来,人们发现这里的大理石的质量也实在是不咋地,这个开采基地,也就逐渐荒废了。

如今,相比之下,跟这个伦敦一湾之隔的海对面的新奥勒松,却是出名很多,因为这里聚集了大量的各个国家的北极科考站,我们中国的黄河站也在其中。这里看来真的是北极地区的一个旅游胜地,因为在我们上午的登陆过程中,不断和其它的游轮以及从其它船上下来的冲锋舟擦肩而过,在跟其它团体冲锋舟相会的时候,我们甚至会在海面上互相招手打招呼。毕竟,在世界这么北的地方,能遇到和我们一样到干着同样事情的同类动物,并不容易。

新奥勒松在伦敦的南侧,而海神力号落锚的地方,是伦敦北侧的峡湾,也就是说,从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人们向往冰山上的雪莲,并不是因为它盛开的艳丽,而是因为它盛开的意义。旅行,有时候,并不在于走了多久,走了多远,而是在于,旅行的意义。

我们的旅行,在这一天早晨,来到法克思沃,准备再次登陆。这次登陆,我们有了额外的任务,就是在沿途沿岸,如果看到那些不可降解的人类垃圾,我需要随手捡起收集起来,装入几个大的袋子,结束时,我们会把它们放置在登陆点。斯瓦尔巴德地区每一个区域都会安排一个全职的巡警,他们即负责治安,也负责环保,他们会不定期的来到各个岸边,拾走这些人们收集起来的垃圾。这个,我也在当地发行的杂志上也看到类似的报道,人类所制造的越来越多的垃圾,会随着洋流,随机的漂流到各处的岸边,极大的影响了这里的环境和自然生态。随手捡拾收集垃圾,逐渐成了本地一个不成文的习惯。

行走在法克思沃的岸边,横七竖八的躺卧着许多的圆木,很多已经干枯泛白,看上去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样子。其实,它们并不是本地的遗迹,而是顺着洋流,从俄罗斯的西比利亚地区不远万里漂流过来的。此处的山坡,呈斜向的岩层,时不时的,有被拱出来铁矿石,泛着莹莹的红光。海的另一头的山脉,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情感

 

我们于当地时间八月七日的下午,结束了哥本哈根的行程,在下午四点,登上了驶往奥斯陆的皇冠号游轮。这是一艘穿梭于哥本哈根和奥斯陆之间的摆渡性质的游轮,每天一班,和它对开的另一艘游轮,叫珍珠号。

皇冠号有十一层,已经不算小了,但是由于它功能上,并不是一艘标准的旅游观光用途的游轮,所以船上除了满足基本的生活功用的设施,没有太多冗余的娱乐项目。(据说和我们这艘对开的珍珠号上有个赌场,不知道是真是假。)即使是这样,船上的第九层,几乎拿出半层的空间,设置成了儿童天地,足见北欧人对孩子的重视,估计也是担心熊孩子们在船上待得无聊搞出什么事端来。

站在顶楼的甲板,俯望着这座人口60万,外表平静内心涌动的城市。港湾对面,一艘蓝汪汪的军舰默默的停靠在岸边,守护着这座城市所面对的狭长海域,再远处,成排的风车矗立在海面上,对,没错,是海面上,不是我们常见的平原或是山坡。这座城市,有接近一半的人是骑自行车出行的,再加上地广人稀,再加上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是出生在武汉的,从小学开始,每年春节跟着父母乘火车回武汉看外公外婆,就成了一年一度的约定俗成的习惯,这习惯,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到大学毕业。记得大学毕业后的某次,我们照例火车南下,父亲突然深情款款的望着坐在对面的我,母亲问他怎么了,他语重心长的说,我们还能有几次这样跟着孩子一起出门啊。

这似乎并非杞人忧天。


过了数年,每年看外公外婆,变成了看外婆,又过了数年,外婆也不在了。远在武汉的又奔波在各地的子女们,似乎也没有了一年一度相聚的理由,这样同父母一同出门的场景,果然也不复存在。只是,那段对话,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去年,我曾许愿,小时候,父亲教我看世界,长大后,我要带他看世界。说干,就要干,趁他们身体还硬朗,索性先把地球最远的地方消灭掉。于是,就有了这次出行。


上次去北极,虽然也深入北极圈,但是,只到达了欧洲大陆的最北端,这次,我们会向更北的北方迈进。


临行的前几天,我趁着晚上没什么安排的日子,回父母家中吃了顿晚饭,顺便确定一下还应留意的注意事项,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相比南极那36个小时现实版海盗船的德雷克海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08 07:52)

每逢大赛,基本上都有一个十之八九的传统“铁律”,那就是,大热必死。这个规律在淘汰赛以后,尤为明显,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那些志在夺冠的球队,往往出现所谓慢热的现象,你要是开始就没楼主,热早了,被大家都看好了,那就意味着,你离回家不远了。有人说,那要是两边势均力敌,热度差不多怎么办,回答是,当大家都看好一场平均的时候,结果,就绝不会给你一个平局。所以说,足球的专家们,基本只能预测对战术过程,对结果,越专业的预测越不准。还是那句话,如果把预测结果的准确性当做检验是否专业的标准的话,那么,贝利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懂球的人。到现在,我也没搞清楚自己是懂球还是不懂球,我只知道,我倒是越来越懂大赛的编剧了。

 

先看葡萄牙,一路从小组赛平进四强,让人感觉一直就没睡醒,而且,甚至让人感觉不到醒来的希望。从赛前人们C罗寄予厚望,到后来磕磕绊绊大家对他们的期望值越来越低。反观威尔士,小组昂首出线,贝尔光芒万丈,干净利索的干掉世界第二的比利时闯进四强,人气爆棚,黑马大黑,获得了人们更多的寄望,虽然整体实力略逊一筹,但是,已经足以吊起人们期望创造更大奇迹的胃口。从这场皇马一哥的争夺当中,贝尔之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家若是把历届的世界杯欧洲杯的四强名单拉一下,会发现,很多四强的名单里都会出现一些看上去不那么传统的球队。每逢大赛出黑马,似乎已经是最大的传统。欧洲杯尤甚,与世界杯的黑马最多黑进四强最多亚军不同,欧洲杯的黑马,一不留神就要黑成冠军。今年,我一直在等待这匹黑马的出现。当然,不停有朋友对我说冰岛,不过,我心中的黑马,不是那种一时回光返照掀翻个强队然后下一轮就被打回原形的,那最多是个黑白相间的斑马。我心中的黑马,是要靠一路稳定的发挥杀进四强的。然后呢?然后咱们再看。

 

本来波兰是我寄希望最大的黑马。这支上届欧洲杯作为东道主连小组赛都没出去的球队,四年来有了长足的进步,整个成熟了四岁的波兰,再加上硬朗的打法,拥有了可以取得任何成绩的底蕴。而莱万开场不久的进球,仿佛让这种可能无限接近于现实。反观对面的葡萄牙,是整个老了四岁的葡萄牙。随着黄金一代的集体谢幕,当初跟在大哥后面混的小弟,也都垂垂老矣,三十多岁的边锋还在当快马用,把一个上上签打成了死亡之组,要不是新赛制,这帮家伙小组赛就该回家了。要是按照这个节奏,葡萄牙这匹老马识途回家是迟早的事。但是,那个名叫桑切斯的不到二十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个世界上,最老的样子,不是满脸的皱纹,而是一颗疲弱的心,不是曾经走过的慢慢坎坷,而是信念上对梦想的放弃。就算梅西蓄上大胡子给自己壮胆,依然阻挡不了我们看到他那孩子般稚气的面庞和内心,直到他宣布放弃的那一刻,我们才醒悟,时光啊,它真的发生了,他终于也要老了。


说回欧洲杯,平均年龄三十岁的意大利,在孔蒂不知道干了什么的情况下,踢出了最年轻的状态和激情;平均年龄最低的英格兰,在霍奇森都不知道怎么干的情况下,踢出了毫无希望的老气横秋;又大了两岁的比利时,在威尔莫茨什么都不用的干的情况下,终于长大了一些;又老了两岁的西班牙,在博斯克什么都没干的情况下,掉光了自己所有的虎牙。


瑞士和波兰,打出了这一轮最势均力敌,最激情的比赛。经过了四年的洗练,莱万长大了1,并且带领着一支更成熟的波兰开创了历史,之前我说过,只是为了多看几场莱万的表现,我选了波兰,不幸言中。对于沙奇里来说,则有些遗憾,我早就提到,当一支人高马大的球队里,突然冒出个小个子,此人必有绝活,否则根本无法在此立足。其实,这两支球队,谁晋级都合理。


是的,我再次输给了克罗地亚,早就说过,克罗地亚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