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木年华
水木年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33,753
  • 关注人气:99,6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沿着莫斯科,来到高尔基公园,倾听着风向改变的声音。”这是德国著名的蝎子乐队为了纪念自己终于有机会来到莫斯科演出而写下的一首歌。莫斯科的天气的确是不着调的,不过自我们回来已经连续两天没下雨倒是很给面子。行进在莫斯科的市区,经常穿越一些蜿蜒的河流,不是莫斯科河,就是莫斯科运河。由于莫斯科运河连通了伏尔加河,使得它从这里直达波罗的海、亚速海、白海、黑海和里海,也是莫斯科不折不扣的母亲河。

红场和克里姆林宫是莫斯科的标志。在俄语里,红和美丽发音几乎是一样的,所以在俄罗斯的传统里,是喜欢红色的喜庆的,这跟中国倒是比较一致;克里姆林在俄语里是内城的意思,言下之意,只要俄罗斯的城市里有内城的宫殿,都叫克里姆林宫,只不过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最出名。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出名,因为它就挨着红场,红场世界闻名,跟它的红场阅兵不无关系,红场虽然只有天安门广场的五分之一大,但是非常狭长,宽一百多米,长七百米左右,的确是很适合用来阅兵。和很多欧洲的古城类似,红场的石板路,是用一块块高半米多的长形立方体石柱,纵向插入地中的,因此经得起万千年的踩磨,即使是红场阅兵式坦克碾过,也自岿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叶卡捷琳娜宫是伊丽莎白女皇为了她的母亲叶卡捷琳娜一世建造的。这个时期的俄罗斯皇家建筑大都以巴洛克风格为主,这种金玉其外的建筑风格,一再彰显骄傲的俄罗斯人欲与西方诸强比肩的决心。

叶卡捷琳娜宫里最著名的一件房子,自然是闻名遐迩的琥珀宫了。请同学们注意,重点又来了,根据本作者提出的N+1套路,自然又有人把这里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琥珀宫的当初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送给彼得大帝的礼物,几乎搜罗来了整个加里宁格勒近六吨的琥珀及各类宝石。二战期间被纳粹分子洗劫一空,把宫内的琥珀全都挖走装了27箱,至今下落不明。2003年,俄罗斯再次集结了各地的琥珀和艺术工匠,根据两张当初的黑白照片还原,耗时20年,耗资“一百万美金”(现场语音导览原文如此),再造了琥珀宫,听到这里,所有来自中国的土豪们长舒一口气。现在回头再看,琥珀宫几乎是我听说过的最“便宜”的世界奇迹了。

根据这几天的游览梳理,我大概捋明白了俄罗斯历史上著名的包括叶卡捷琳娜们在内的三女皇时代。彼得大帝从小被哥哥姐姐们迫害被放逐莫斯科郊外后来成功逆袭又乔装改扮混入欧洲考察团学习西方先进技术和理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座以旅游为主的城市或者景点,为了彰显自己的价值,经常会把自己,跟世界上其它类似的N个众所周知的著名景点,并称为,世界N+1个著名的什么什么,在这里,本作者将他自定义为N+1套路。这种N+1套路被广泛的应用于各个领域,比如,许多认为自己很牛的建筑,都喜欢把自己宣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比如当年,一些歌坛新冒出来的组合,喜欢把自己和羽泉水木年华一起并成为中国三大组合;再比如,许多大学,也经常把自己和清华北大一起并称为中国三大高校。所以,重点来了。冬宫,把自己,和法国罗浮宫,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英国大英博物馆,并称为世界四大博物馆。

冬宫博物馆本来是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私人博物馆,后来据说很多普鲁士商人因为做生意破产,不得已拿了许多私藏的艺术品来抵债,大大增加了博物馆的丰富度。一圈转下来,倒是有几副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伦勃朗的真迹撑住了门面,说到这里,梵蒂冈博物馆啥也没说冷笑一声默默的走开了。著名的金色大厅,用了整整“六公斤”的黄金,把整个儿大厅镀了个金碧辉煌,彰显出,处于崛起阶段的俄罗斯帝国,至少要在面子上跟西欧诸强比肩的决心。并排展出的仅有的两幅达芬奇的作品,倒也展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9 14:04)
完成了在山东的演出,我依依不舍的向观众们挥手告别,一步三回头的走下舞台,然后就开始提上行李狂奔,因为此时,所有的航班火车都已肯定无法赶上,唯一的希望,就是停在门口将把我连夜送回北京的商务车。我一路上在爬行在高速公路上的货车之间穿行,默念着千万不要出什么状况,否则我将错过接下来十几天的行程。感谢我们的新时代和万能的移动互联网,我还可以在漫漫长夜捧着手机看完当夜的两场四分之一决赛。谢天谢地我终于赶上飞往俄罗斯的航班,与众多和我一样手持球迷卡的中国朋友一道,兵发莫斯科。

我并不是第一次出国,也不是第一次现场去看世界杯的现场,但是,我依旧对这次的行程充满期待,因为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足球之旅。往届每次有人组织去看世界杯时,我都甚为纠结,因为从九零开始就誓言世界杯欧洲杯一场不落下的我,细细盘算,如果长途跋涉,势必会在行程中错过很多比赛,还不算主办方热情的安排的许多旅游的项目。记得一零年南非世界杯,在经过漫长的转机飞行之后,我落地的第一件事就是满世界找电视询问错过的比赛的赛况,当团友们酒足饭饱去逛当地的商场时,我趴在堆满残羹冷炙的餐桌之间,通过餐馆的电视观看斯洛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4 07:59)
世界杯进行到这个地步,再次清晰的告诉大家一个现实,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和皇帝。尽管大家有无限的憧憬,但现实残酷的证明,那个以一己之力拯救球队的上帝,并没有出现。克罗斯能一脚把德国拉出地狱,也能一脚把德国送回老家。离开了拜仁队友的莱万,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球队小组垫底。梅罗的双双回家,世界足坛已无意再继续指望他们缔造奇迹,大家可以把目光转向那些更值得期待的青年才俊了,而这届世界杯最不缺的,就是人才。

我们最终没有等到期待中的梅罗对决,那天赛前我还在微信中跟人调侃,绝代双骄要么双双晋级,要么双双回家。看来,上帝并不偏爱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我一直不明白很多梅罗各自的粉丝要那么长时间的处于非你即我的互喷对骂之中,反正这两个人我都是很喜欢的。一个凭借着超人的足球天赋对抗着命运,甚至是很多人眼中的生理缺陷;一个依靠着无与伦比的身体条件,在永无休止的努力中走上巨星之路。他们以各自完全不同的道路和方式成为这个时代的王者。而现在,争论到底是队友拖累了他们,还是他们拖累了球队,毫无意义,难道大家都忽略了,每一代球王的诞生之际,他们的身旁,也都是一群不可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4 03:40)

         我一直坚定的认为,一个人也罢,一个事物也罢,它前边冠以的头衔越多,意味着,这一大堆头衔背后跟着的那个名字的知名度,就越低。比如说,我们参加某个活动,主持人开始介绍:下面有请,XX协会会长、xx集团董事长、xx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夜,我们哥俩彻夜长谈,内心的感慨很多。上一次这样还是在十四年前,水木年华面临重组的时候。

作为校园民谣歌手,加之我个人觉得大学时代便是我人生最璀璨的年华,“大学生群体”一直以来是我们最为关心的,祖国的未来都在他们的手中。无论有多少演出,每年我们都会回母校、前往全国各高校参与学生活动并为大学生们带去我们的作品和爱,真心希望这几年的大学生活是他们最美好的记忆。但有些故事的发生却是我们始料不及的。

近两年,我们通过各种渠道,被告知自己“代言”了当代大学生义工网的义卖笔,参与并作为其形象大使。一开始我们认为这是件好事,因为在水木年华十六年的艺术生涯中,参与了大大小小的公益活动及项目,我们非常开心在自己的能力范围里去多参与一些公益活动。如果“义卖笔”真为需要救助的孩子们带去善款、帮助他们完成学业,渡过难关;如果销售款项去向明确、如果所有的一切都合法合规,水木年华愿意更多地参与、支持。

水木年华部分公益活动名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娱乐

情感

 

 

海神力号一路乘风破浪,于清晨来到了一个伦敦的地方。是的,这个地方就叫伦敦,前面也没有加个什么“新”字“圣”字什么的。只不过,此伦敦非彼伦敦。就当是茫茫人海中两个人重了名,一个大点儿一个小点儿,一个帅点儿一个丑点儿,只不过,这个小的,不是一点半点。最初人们发现这里,是因为这里盛产大理石矿,于是这里成了开采大理石的基地。我早就说过,如果没有利益,谁愿意大老远跑到这么北这么远这么冷的地方与大自然搏斗。后来,人们发现这里的大理石的质量也实在是不咋地,这个开采基地,也就逐渐荒废了。

如今,相比之下,跟这个伦敦一湾之隔的海对面的新奥勒松,却是出名很多,因为这里聚集了大量的各个国家的北极科考站,我们中国的黄河站也在其中。这里看来真的是北极地区的一个旅游胜地,因为在我们上午的登陆过程中,不断和其它的游轮以及从其它船上下来的冲锋舟擦肩而过,在跟其它团体冲锋舟相会的时候,我们甚至会在海面上互相招手打招呼。毕竟,在世界这么北的地方,能遇到和我们一样到干着同样事情的同类动物,并不容易。

新奥勒松在伦敦的南侧,而海神力号落锚的地方,是伦敦北侧的峡湾,也就是说,从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人们向往冰山上的雪莲,并不是因为它盛开的艳丽,而是因为它盛开的意义。旅行,有时候,并不在于走了多久,走了多远,而是在于,旅行的意义。

我们的旅行,在这一天早晨,来到法克思沃,准备再次登陆。这次登陆,我们有了额外的任务,就是在沿途沿岸,如果看到那些不可降解的人类垃圾,我需要随手捡起收集起来,装入几个大的袋子,结束时,我们会把它们放置在登陆点。斯瓦尔巴德地区每一个区域都会安排一个全职的巡警,他们即负责治安,也负责环保,他们会不定期的来到各个岸边,拾走这些人们收集起来的垃圾。这个,我也在当地发行的杂志上也看到类似的报道,人类所制造的越来越多的垃圾,会随着洋流,随机的漂流到各处的岸边,极大的影响了这里的环境和自然生态。随手捡拾收集垃圾,逐渐成了本地一个不成文的习惯。

行走在法克思沃的岸边,横七竖八的躺卧着许多的圆木,很多已经干枯泛白,看上去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样子。其实,它们并不是本地的遗迹,而是顺着洋流,从俄罗斯的西比利亚地区不远万里漂流过来的。此处的山坡,呈斜向的岩层,时不时的,有被拱出来铁矿石,泛着莹莹的红光。海的另一头的山脉,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情感

 

我们于当地时间八月七日的下午,结束了哥本哈根的行程,在下午四点,登上了驶往奥斯陆的皇冠号游轮。这是一艘穿梭于哥本哈根和奥斯陆之间的摆渡性质的游轮,每天一班,和它对开的另一艘游轮,叫珍珠号。

皇冠号有十一层,已经不算小了,但是由于它功能上,并不是一艘标准的旅游观光用途的游轮,所以船上除了满足基本的生活功用的设施,没有太多冗余的娱乐项目。(据说和我们这艘对开的珍珠号上有个赌场,不知道是真是假。)即使是这样,船上的第九层,几乎拿出半层的空间,设置成了儿童天地,足见北欧人对孩子的重视,估计也是担心熊孩子们在船上待得无聊搞出什么事端来。

站在顶楼的甲板,俯望着这座人口60万,外表平静内心涌动的城市。港湾对面,一艘蓝汪汪的军舰默默的停靠在岸边,守护着这座城市所面对的狭长海域,再远处,成排的风车矗立在海面上,对,没错,是海面上,不是我们常见的平原或是山坡。这座城市,有接近一半的人是骑自行车出行的,再加上地广人稀,再加上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