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颖眼中的世界
曾颖眼中的世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094,444
  • 关注人气:73,6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特别声明
本博客内文字,未经本人同意而转载的,本人概不负文责
联系信箱:sczy51221@126.com
电话:18908025663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曾颖眼中的世界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播放器
博文
这是我从去年开始学习漫画的一些习作,画的都是心中向往并觉得美好的老成都风情。因为初学,难免手拙,署个8岁的名,以免挨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曾是个嫉妒心非常强烈的人。据父母和亲戚们转述,我在四岁的时候,就因为邻居几个孩子在家里荡秋千不让我加入,而砸破了人家的玻璃窗户。具体怎么个砸法,有说是用瓦块,有说是用拳头,还有人说是小宇宙爆发,一脑袋撞过去的。这个至今我都怀疑的故事,却将我死死定位成了性情暴烈和嫉妒心超强的人,大家在脑中为我打下一个基本属性的烙印,就像醋是酸的酱油是咸的一般的牢不可破。

    当然,人们对我这个固定印象,并不简单来自那件至今我都不一定敢干的勇猛行为,而是来自于成长岁月中的大大小小种种真实表现——我,曾经为了心中的某一种不平衡,干下了许许多多令人发指的事情。这些事情包括从小就爱打母亲夸过或抱过的小孩;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我短暂而漫长的青春岁月里,出现得最多的一个主题词,便是偷书。按照前辈孔乙己先生的说法,窃书,读书人的事,不算偷。故而我也择雅而从之,仿他的说法,窃一回。

    我不知道孔乙己的书,究竟有多少变成铜钱换了黄酒,多少用来打发寂寥漫长的日夜;但我知道,我所努力想要窃的书,没一本是打算拿去换麻糖和花生吃,而是为了自己的眼睛和心灵的需求去窃,如果单纯是为了要换糖,我完全可以像小伙伴那们,向我家背后的铁工厂废料场下手,只需要从墙下的水沟洞里钻进去,捡两块称手的铁扔出墙,几块麻糖和花生便到手了,无须像书那样,经费尽周折,而且,收废品的根本不喜欢。

    那时,街面上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生感悟小品


    美国作家米奇·阿尔博姆的小说《你在天堂里遇见的五个人》,讲述的是主人公爱迪在人生旅途的最后一站遇到了五个人,这些人,并不是他的亲朋好友,有的他甚至根本不认识。但这些人的命运,却与他有着很深的交集,比如,有他少年时代横穿马路导致车祸被撞死的开车人,有他在战争中烧掉的房子中丧生的无辜者。这些彼此并不认识的人,却决定性地影响着彼此的命运,他们之间的关系,显然已不是简单飘过的路人甲乙丙,他们是彼此生命的搬道工,在不经意间,已决定了彼此的生命走向和轨迹。

    这让我想起多年以前,我在一家电视台打工时的场景,某天,电视台要招实习记者,齐刷刷报了好几百名大学生,领导当然没有时间看简历,于是让一个实习记者帮忙。这位在办公室里资历最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新闻评论




    苏享茂,一位有才华的程序员,被毒妻敲诈,走投无路,选择跳楼自杀。这种悲剧,算不得多么独特的新闻,回看古今,这样的事情,换个主题词,随处可见。无怪乎有老话说:选伴侣就是选命运。决不仅仅是女怕嫁错郎,男人找错了女人,不死也要脱层皮。正因为如此,有必要好好聊聊此事。还有很多毒妻和渣男在婚恋市场上混,并且如恶狼一般随时准备出来伤人情感和性命,因此,牢记这场悲剧的教训,是非常有必要的。虽然,这对于死者来说,已没有什么价值了,但对于活着的且随时有可能踏入陷井的小羊羔们,却有意义。

    在这个事件中,毒妻可恨,已是铁板钉钉的事情。随便怎么谴责甚至咒骂都行,但实际意义并不大,除了喷一键盘的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春天花园”的历史上,曾有几次大风波,险些让大家住不下去。一次是收荒匠们联合起来,想争夺二当家手里的钥匙;一次是幺儿帮几个大幺儿把一个小幺儿醉死了,引来警方的调查;还有一次,就是出了个卧底记者小蚊子。而其中,又以小蚊子带来的影响和破坏力最大,他险些让几年后那场定向爆破提前来临。

    就像许多介于黑白之间的灰事情那样,“春天花园”及其住客的存在,都是可以做而不可以说的。这也就是二当家一直坚持让大家不要声张的原因。虽然掌握着工地大门的钥匙,但他从不让那道临街的大门敞开,而是让大家从背街的墙洞里进出,而且,在他心目中最恶恨和必须制止的坏事情,第一莫过于大声吵闹;第二则是用烂塑料点火煮饭。这些都容易惹出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生活

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按照原计划,众之金服志愿者将去雅安天全县切山村小学做精神午餐公益活动,这是几天来的第二次,开学之初嘛,活动有点密集。“精神午餐”是由四川省新闻办、四川省网信办直属政务新媒体“四川发布”倡议发起的公益项目,众之金服集团作为联合发起单位之一,当然义不容辞地应该支持和捧场。



起了个大早,小伙伴们很兴奋,今天上一线的,除了老曾之外,基本是新的志愿者,所以大家没有看到另外几个熟悉的可爱面孔,而增添了几个美丽的新面孔,这些都是众之金服志愿者团队的新鲜血液,都是热心而善良的可爱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4 15:57)
    姜文说:最滑稽的场面,莫过于一个混蛋教育自己的儿子不要去当混蛋。我觉得这就像是在讲我和我的父亲。我的成长历程,就是一个混蛋教儿子不要当混蛋的过程,而他用的方法,却是极其混蛋的。

    我的父亲,是个如假包换的混蛋。几十年来,他独领风骚地占据了大多数邻居和亲戚的诅咒。他的劣迹,可以追溯到刚学会走路时,将一堆炭灰干干净净地铲到他爸爸也就是我爷爷刚刚挑了4担水好不容易才灌满的水缸里。他的行状大致还有:把他外婆泡了几十天一直舍不得吃的咸蛋全砸到马桶里;把他三姑心爱的镜子放到她将要坐的板凳上;骂过他的幺伯上厕所时,他往旱厕里扔炮仗;把圆珠笔里的油墨涂到前排同学的背上……

    这些从骨子里透着的不知是“顽皮”还是“坏”的行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生感悟小品


    这几天,我脑海里一直游荡着一条鲸鱼。那是几天前从广播里听来的一段凄美故事的主角,它是一只能发出50赫兹音频的巨鲸,因为声音太过于独特(通常鲸们的联络声频只有它的几分之一),而无法找到同伴,已经在茫茫大海上独自游曳了三十多年,孤独地唱着没有人应答的歌,慢慢地老去,直至某一天再也游不动也唱不出,就会沉入到黑暗的海底,它庞然的身躯与长达几十年的游动与歌唱,像大海中任意一个消失的浪花和泡沫,仿佛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何尝不是这样一条孤独的鲸鱼。茫茫人海,何尝不是一大片永远游不到尽头且深不见底的大海。我们终其一生的奔波与挣扎,难道不是那样一场没有听众的孤独巡演吗?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生感悟小品

    在汉源九襄一片灿烂的桃花林里,我遇到一个抱着一摞书匆匆赶路的女孩子,向她问路,并攀谈了起来。那个时候,微风轻摇,远处的竹林和近处的桃花相互唱和般轻摇的节春天,与我的心律同频,阳光温暖明亮适度,空气中有蜜蜂和花叶追逐的嬉闹之声,其情其景美得让人忍不住脱口赞叹:“这里太美了,好像仙境!真想就在这里,不走了!”

    热心帮我带路的女孩笑着说:“那你就留在这吧!我把我家的小院租给你,反正我父母和哥嫂都到成都去了,我也正打算去!”

    之后,我们俩便像身在两个不同鱼缸里的鱼,开始羡慕对方所处的环境。她夸成都交通方便,我夸这里空气质量好;她夸成都挣钱机会多,我夸这里物产丰富;她夸成都热闹绚烂的夜生活,我夸这里满天缀满星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