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颖眼中的世界
曾颖眼中的世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266,085
  • 关注人气:73,5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特别声明
本博客内文字,未经本人同意而转载的,本人概不负文责
联系信箱:sczy51221@126.com
电话:18908025663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曾颖眼中的世界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播放器
博文
分类: 人生感悟小品


  我的小小花圃,是没有等级之分的。无论是买来的菊花、茉莉或栀子,还是捡回来收养的芦荟、仙人掌或肉肉,或自己从空盆中拱出的胭脂花,以及来历可疑的不知名的低端野草,都一视同仁,来者是客,相识是缘,无差别地浇之以清水,偶尔良心发现,还会飨之以淘米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2 15:26)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在八月的阳光下穿着冬衣向我微笑的女孩。

    我所在的众之金服公益志愿者团队与哈工大威海校区志愿者团队联合,在贵州省毕节市举行了一次针对留守儿童的暑期夏令营活动。毕节是劳务输出大市,前几年因为几个涉及留守儿童的典型事件而名闻天下。当地各级政府机构,对这个“名”当然是无限尴尬,于是针对留守儿童做了大量工作,支持各界对当地留守儿童的关爱与帮扶行动,便是其中之一。我们的夏令营,顺理成章地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大力支持。

    活动地址选在赫章县安乐溪乡,这是大山深处一个小乡,从县城出发,需要在山路上颠簸三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这个乡总人口两万多,大多数青壮劳力都出外打工,只留下老人小孩在家留守,其中留守儿童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的一生,最不易回答的问题,居然是:“你究竟想要什么?”有的人穷其一生,也没有找到答案;而有的人貌似找到了,但历经千难万险并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个结果时,却发现那一切全是错的。这段话,似乎就是我一段青春岁月的真实写照。

    1988年,我18岁,职业高中毕业后,在一家山区企业上班。这家企业是在原“三线”工厂搬迁的旧址上重建的,生产区是全新的设备,生活区却是古旧的现成设施,员工也多以外地的老工人为骨干,带着我们一帮半大的孩子,整个厂区,充满了只有青年人聚居的地方才有的热闹、好动、喧嚣和狂躁的气息。这种气息,像武侠小说中那些初掌握超高武功还无法自如地调节自身能量的年轻高手的气场一样,蓬勃和高昂的另一面,便是难以隐藏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黄挖耳是掏耳朵的匠人,其工作不需日晒雨淋,也不用付大力气累得黑汗长流,属于“春天花园”的白领,平时进进出出,多少有点让人只看得见鼻孔的感觉。居民们对他颇有微词,经常在他背后戳着他皮影一样跳跃着远去的背影说:“拽什么?有本事就别在这里跟咱们挤!”

    这句话是“春天花园”颇为恶毒的一句咒语,大有点像公共汽车司机斥责拥挤的乘客说的那句“有本事打的去!”往往此言一出,令后者憋气绝望到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黄挖耳就有这样的感觉。依他每掏一个耳朵五元,帮人提提背拍拍腿十元的收入,是绝对有能力享受一套有厨房有厕所的城里住房的,但问题就在于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一个女疯子跟着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这辈子做的第一道菜,是烧土豆。那是小学三年级的事情,那一年我8岁,相比于5岁就开始做饭的妈妈,幸福了三年。

    我们同龄的孩子,都有一个标配,就是脖子上用细绳挂着的一把钥匙,那是为了方便回家做饭的。相比而言,孩子们的学校,比家长工作单位离家更近,所以,通常是第三节课课间十分钟,便是孩子们做饭的冲刺时间,下课铃一响,大家如赶急了的小鸡,四散奔突冲回自己家,把蜂窝煤炉揭开,淘上米加上水盖上盖,蜂窝煤火力不猛,可以保证在一堂课的时间里把饭不焦不糊滚热喷香地煮出来,当然,这不包括那些因匆忙而忘记加水最终把锅和米煮糊的马大哈。每当放学,看到哪家里糊烟乱窜或听见哇哇的哭叫声时,我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红苕是大航海时代从南美经吕宋传到中国来的,与土豆玉米一道,大幅度改变了中国人的主食结构,使中国人口突破粮食瓶颈,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

    红苕易于种植,产量大,好保存且味道甜美,可以生吃可以蒸可以煮可以晒成干也可以用火烤,还可以用油炸酥再加糖炒制成苕丝糖。在每个中国人的记忆里,或多或少都保留着一段炉火与红苕交织的亲情故事,那种“偷,不如偷不着”的香气,是可以穿透屋宇,穿透空气甚至穿透岁月的。我的妻子,就常常怀念那带着焦糊的丝丝甜味而央求我给她烤,而我还真在15楼电梯公寓的厨房里,用天燃气灶加平底锅,烤出了老灶膛木炭灰里烘出的脆皮红心流油红苕。我还把经验在网上得瑟过,但学会的人并不多,而大呼小叫要我赔平底锅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生活

眨个眼睛,2017年就成为了过去式。恍惚间,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就混过去了。翻看手机,将这一年的朋友圈拿出来重新过一次,发现还是做了一些事情。有些,还算是比较大的事情。也学大家做个总结,权当留个纪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生感悟小品

第一次接触圣诞是1979年,此前,只在战争电影中看过美国人向朝鲜发动什么“圣诞节攻势”,直至这年,已开始改革开放,一些新概念和新物质都忽明忽暗地进入国内。那一年我10岁,正读初一,正处于想追星而没有星追的年纪。

一位姓陈的同学不知从哪里搞来一台单声道盒式录音机,并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们,今天是外国的生蛋节,搞一盘邓丽君的磁带,今晚好好庆贺一番。那表情,仿佛是拿了一样不小心就会把天搞个窟窿的震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生感悟小品


    年轻时,我说话比较尖酸刻薄,总以为用一句妙语挖苦别人让其脸红语塞是一种本事,殊不知,这是一种令人讨厌的习惯,我那时人缘关系不好,且遭遇过的许多不顺利,大多与此有关。而更大的悲剧是,我对此却惘然不知。

    比如有一年暑假,发小小峰带着刚刚确立关系的女朋友来和我们聚会。那女孩子头发黄黄,皮肤黝黑,不怎么会打扮,衣服不十分合身,花色也不好看,一句话归纳,有点“土”。

    小伙伴们用眼神传递着内容丰富的评论。因为小峰是个帅气的小伙,而且喜爱艺术,大家心目中为他预设的女朋友,与他带回来的,差异太大了。

    大家的评论,停留在眼神和悄悄话层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人生最焦虑的一个时段,恐怕就是在那家城市晚报当记者的时候。虽然当时的收入,比我在山沟里的电厂当工人或在县电视台做编辑时高很多,而且工作的地方也是自己曾经最向往的省城最热闹繁华地带,但我并不快乐,“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当我进入到这座曾经的向往之城时,内心充满了焦虑。这些焦虑,既有来自报社对付民工式的考评制度,也有来自周边一日一新的房价与我蜗牛般爬行的工资的纠结,还有就是每天经历的所谓新闻中总能大剂量遇到的要把黑说成白把圆说成方的憋屈。最重要的是,妻还在一百多里之外的老家当织女,那时手机还属于我消费不起的奢侈品,故而,大多数时候,我内心的郁闷与烦躁,没有倾诉的对象。常常一个人漂到公用电话亭边,取下听筒,却不知道该打给谁。所有的挚爱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