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颖眼中的世界
曾颖眼中的世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80,374
  • 关注人气:73,4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特别声明
本博客内文字,未经本人同意而转载的,本人概不负文责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播放器
博文
分类: 新闻评论

林清玄先生一生都在寻找安顿灵魂的方法,并且将所获的觉悟分享给喜爱他的读者们。

林清玄去世:一杯浊酒送清欢|新京报快评

图/视觉中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生感悟小品



    我这半辈子,写过许多愚蠢的文字,其中最蠢的,要数1999年写的那篇《我家电脑不上网》,其时,距人类第一次互联网通讯,刚好20年,距蒂姆.伯纳斯.李发明万维网,也有10年。我像一只蠢鸟,在春天即将汹涌来临的时候,扯着嗓子向伙伴们吼春天有多么可怕,我要拒绝它!

    那时,我其实还没有电脑,只是在工作时,接触过激光照排之类的机器,还在几个80后小同事带动下,学会了《帝国时代》之类的游戏,并经常与他们以加班之名,偷偷躲在出版室打得个呼尔嗨哟,并且经常因此而被单位罚款。而我对刚刚开始的各种有关互联网的传闻,大多来自于当时的媒体报道,什么网恋几个月才知对方是小孩,见网友因为对方太丑而报警,收电子邮件收到黄色照片……那时的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生感悟小品



    “如果一个人是一个世界的话,那么,我们每认识一个人,就打开了一扇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门。”

    这段话,是凌凌说的,她是我的第一个网友,我们相识于2000年。

    那一年,我刚刚从家乡来省城打工,而立之年,什么都没立,除了一腔“想混出个人样”的愿望之外,我一无所有,我甚至连“人样”是什么,也不知道。

    也正是凭着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懵懂劲头,我居然在竞争激烈的省城新闻业中呆了下来,虽然也无非是个没有正式身份的新闻民工,但也可以吃碗饭也可以住间房,在不知道行业辛酸的人眼里,也算是个记者了。但其中的苦辣,用一个贴切的形象来比喻:就像每天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从来不觉得,大清国跟我有什么关系, 虽然,不出三代之前,我的先祖们也曾经盘着辨子,裹着小脚,但他们所在的大清国,与他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如果硬要扯上关系的话,也只是统治与被统治,主子与奴隶,刀子与韭菜的关系。

设想,如果我穿越了,到了那个时代,我这样的从娘胎里就是奴隶和韭菜种子的人,头上留根辨子,见到任何官老爷都要下跪,读每一本书都要被删审,写一首诗有可能掉脑袋,甚至还连累父母兄弟姐妹堂兄妹表姐妹姨夫姑丈大姨妈甚至帮我带小孩的保姻都掉脑袋。也可能因为哪个八杆子都打不到的亲戚犯了点什么事而被杀或者到宁古塔去充军。赏你个死都必须要多谢皇恩浩荡。

那样的时代和生活,是值得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2 15:43)
分类: 人生感悟小品

    有一头小狮子,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落入猪圈中,被猪们当成了一只最奇怪最丑陋的猪。大家都觉得这个家伙没有圆圆的眼睛大大的耳朵长长的嘴,实在是丑得不可救药。更可怕的是,它不会用鼻子拱土在泥里打滚把尾巴卷成圆圈。要知道,这是作为一头猪的基本技能,没这些特长和本事 ,还怎么好意思在猪圈里混。

    小狮子也这么想,看着猪们在泥里滚过来滚过去,或把地上的菜叶和瓜果啃得脆响,它尴尬到了极点,无限悲伤地哭了起来。

    它的哭声,引起一只乌鸦的注意。乌鸦在天上飞来飞去,见多识广,知道它是一头狮子,于是飞下来,关切地问:“小家伙,你在哭什么?”

    小狮子说:“我在伤心小伙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们常说,鱼的记忆只有7秒,我觉得这不准确,至少我的记忆不只这么丁点儿,我甚至能记起自己出生不久的许多事,那时,我浑身透明,眼睛像两颗巨大的黑油菜籽,身边生活着数不清的兄弟姐妹,我们像照着镜子般长出鲜艳的尾和鳍,种子开花一般把生养我们的大鱼缸开得姹紫嫣红。

    成长就意味着告别与分离。我的兄弟姐妹们,今天三五条,明天七八条,被鱼勺舀了,来不及告别,便踏上了各自未卜的前程。我明白,作为观赏鱼,我们的前途,最不济也不会是砧板和油锅,我们会在每个家庭最显眼的鱼缸里,绚烂美丽且优哉游哉地度过后半生,如果不因过于贪吃被胀死或遇上个经常忘记换氧气的马大哈主人被闷死的话。

    然而,我的想象,还是太过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生活
我家离四川省美术馆不远,骑自行车二十分钟就到,这使得我有福可以看到一些不错的展览。好东西不能独享,于是动念将看到的部分作品,通过公号帮忙扩散和展示。喜欢的朋友可以一起看看,但注意不要转去用于商业用途就行。要看更清晰的原图,还可直接去四川省美术馆,凭身份证免费参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生感悟小品


    有几只蛀虫把原来住的树啃死之后,结茧变成了飞蛾,它们要产卵繁殖后代了,必须为即将出生的小蛀虫们,找一棵更加肥美鲜艳的树。

    很快,它们就找到理想的目标,于是围着树,上下翻飞,啧啧地赞美道:“瞧,多么美丽的一棵树啊,粗壮挺拔的树干,婀娜多姿的树枝,青翠美丽的树叶,整个大森林里,再也找不到这么完美的树了。”

    它们的声音嗡嗡嘤嘤,仿佛唱歌一搬好听。大树听得得意洋洋,如痴如醉。

    蛀虫们继续用唱歌的声调说:“美丽的树,你介不介意用宽广的胸怀收留我们,让我们和你做邻居,天天唱歌给你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新闻评论

    昨晚,新编历史川剧《草鞋县令》在成都锦城艺术宫上演,该剧由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原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裴福林执导,成都市川剧院专业编剧杨椽担任编剧,中国戏剧二度梅花奖获得者、四川省戏剧家协会主席、四川艺术职业学院院长陈智林担纲主演,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戏剧梅花奖得主肖德美和国家一级演员李乔松、苏明德等艺术家在剧中扮演重要角色。因为讲述的故事发生在我的家乡什邡,故我特意关注并观赏了这部新戏,看完之后,感触良多。


    作为清末著名的史学家、文学家和理学家,纪大奎从故乡江西临川龙溪出发,在全国多地为官,经历、著述和传闻颇丰,这当然不是一出两三个小时的戏剧所能囊括的。这部戏截取了纪大奎人生中的一段重要闪光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只蜜蜂从花园中飞过,闻到一股浓烈的臭味,仔细一看,发现地上有一坨屎,不知道是哪个不听话的熊孩子或狗狗拉的,还袅袅娜娜地散发着臭气。


    蜜蜂很生气,愤怒地叫骂了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