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颖眼中的世界
曾颖眼中的世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03,737
  • 关注人气:73,4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特别声明
本博客内文字,未经本人同意而转载的,本人概不负文责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播放器
博文



    猪圈最近有些浮躁,一个不好的消息隐隐约约从外面传来,说世界上有一个可怕的地方,叫屠宰场,那是猪们的命运终结点,所有的猪,在那里都会变成肉。

    听到消息的猪们,感觉猪生惨淡,前路一片绝望,于是纷纷拒绝进食,希望减缓自己成长的速度,尽量少长些为自己惹祸的肉,有的干脆做起健身减肥操。

    养猪场主很焦虑,他搜肠刮肚,寻思着要找一个简单快捷的办法,来解决这个严重影响他经济效益的问题。

    场主的儿子说:这事很好办,猪们在乎的,其实只是一个说法而已,我们最重要的,是解决猪们对屠宰场的认识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生感悟小品

    昨天回老家什邡,第一个听到的消息便是一位又一位老前辈徐朝俊老人去世了。徐老去世,是春节前的事情,这个迟来的坏消息,让我短暂的回家之旅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

    徐朝俊老人是我所喜爱的老前辈,是我们小城著名的川剧名角,正生。打小,我就跟着母亲去剧场看他看戏。他最初演郭建光之类的英雄人物,但由于成分不好,就靠边站,去演刁德一之类的反派,但又因为演得太好,被拉出去批斗。总之,戏上和戏下的他,都很尴尬。直至多年后,国家稍稍正常些,他才渐渐正常起来,但这个时候,剧团也解散了,他就在文化馆领一个副馆长的闲职,我们也因此有了交集,并在他退休之后,成为茶友,忘年之交。他像县城里很多文化老人一样,在生活和学习上,给了我许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新闻评论


    原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今日(3月5日)中午于玉溪市人民医院去世。

  概括褚时健的一生,很难找出一个比“传奇”更合适的词语且不说他的打游击当干部之类的历史经历,单就是他“文革”中把糖厂建成当地惟一有利润的企业,就非常传奇。至于他把一个固定资产几千万元的地方小烟厂做成固定资产70亿元,年创利税近200亿元,品牌无形资产被评估为332亿元的亚洲第一、世界第五的烟草帝国,则更是一个让人激动的传奇。而在如日中天时遭遇“世纪大审判”并跌入人生低谷之后,又一次重新创业,并取得令人瞠目的业绩,无疑又是一个传奇中的传奇。

  遍观舆论对他的评价,有人惊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49年的人生,宛如风中的野草,卑微而不执著,总觉得老天爷让我遇到的人和东西,都有他的道理,故而,总是以一副随遇而安的心态,听之任之。无论好的坏的,总相信它到来的合理性,并终究会过去。故而,对任何东西,我都没有特别的不接受感。好的如此,坏的亦如此。

    但惟有一样,我是坚决拒斥的,那就是抽烟。

    我对烟的不接受,并非来自健康原因,更不是为了省钱,而是一种本能的拒绝,就仿佛血液中天然具有某种抗拒因子,像有的人抗拒葱有些人讨厌蒜,有人天然不喜欢鸡蛋或羊肉甚至鸡鸭或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十年前,我刚到成都打工时,常混迹于成都水碾河农贸市场附近的小饭馆,与几位同样来自四面八方的同事们,每人炒三元一份的俏荤菜,黄曲米饭随便舀,如果老板不特别忙,还会随手送我们一碗洗锅汤。

    多年来,我一直将那一段生活,称为自己人生的“池塘之底”,已经低到了泥潭的深处,而洗锅汤,便是那段触底人生的标志性建筑。

    所谓洗锅汤,就是厨师在炒完一锅菜之后例行洗锅的水,沾了些残剩的油汁和盐味,烧开之后,撒几粒葱花味精,或顺手带进两片菜叶或豆腐,用一个小碗装了,放到客人面前,让客人受宠若惊地体验一把一菜一汤的感觉。

    即便是在近二十年前的九十年代末,三元钱一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新闻评论

林清玄先生一生都在寻找安顿灵魂的方法,并且将所获的觉悟分享给喜爱他的读者们。

林清玄去世:一杯浊酒送清欢|新京报快评

图/视觉中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生感悟小品



    我这半辈子,写过许多愚蠢的文字,其中最蠢的,要数1999年写的那篇《我家电脑不上网》,其时,距人类第一次互联网通讯,刚好20年,距蒂姆.伯纳斯.李发明万维网,也有10年。我像一只蠢鸟,在春天即将汹涌来临的时候,扯着嗓子向伙伴们吼春天有多么可怕,我要拒绝它!

    那时,我其实还没有电脑,只是在工作时,接触过激光照排之类的机器,还在几个80后小同事带动下,学会了《帝国时代》之类的游戏,并经常与他们以加班之名,偷偷躲在出版室打得个呼尔嗨哟,并且经常因此而被单位罚款。而我对刚刚开始的各种有关互联网的传闻,大多来自于当时的媒体报道,什么网恋几个月才知对方是小孩,见网友因为对方太丑而报警,收电子邮件收到黄色照片……那时的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生感悟小品



    “如果一个人是一个世界的话,那么,我们每认识一个人,就打开了一扇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门。”

    这段话,是凌凌说的,她是我的第一个网友,我们相识于2000年。

    那一年,我刚刚从家乡来省城打工,而立之年,什么都没立,除了一腔“想混出个人样”的愿望之外,我一无所有,我甚至连“人样”是什么,也不知道。

    也正是凭着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懵懂劲头,我居然在竞争激烈的省城新闻业中呆了下来,虽然也无非是个没有正式身份的新闻民工,但也可以吃碗饭也可以住间房,在不知道行业辛酸的人眼里,也算是个记者了。但其中的苦辣,用一个贴切的形象来比喻:就像每天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从来不觉得,大清国跟我有什么关系, 虽然,不出三代之前,我的先祖们也曾经盘着辨子,裹着小脚,但他们所在的大清国,与他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如果硬要扯上关系的话,也只是统治与被统治,主子与奴隶,刀子与韭菜的关系。

设想,如果我穿越了,到了那个时代,我这样的从娘胎里就是奴隶和韭菜种子的人,头上留根辨子,见到任何官老爷都要下跪,读每一本书都要被删审,写一首诗有可能掉脑袋,甚至还连累父母兄弟姐妹堂兄妹表姐妹姨夫姑丈大姨妈甚至帮我带小孩的保姻都掉脑袋。也可能因为哪个八杆子都打不到的亲戚犯了点什么事而被杀或者到宁古塔去充军。赏你个死都必须要多谢皇恩浩荡。

那样的时代和生活,是值得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