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清贫
陈清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94,211
  • 关注人气:12,2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五

(2009-05-30 12:17:01)
标签:

中篇小说

长江

樱花行动

军队生活

文工团

女兵

陈清贫

文化

分类: 陈清贫散文系列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还没听出来,我是司马樱啦。”“司马樱?”这可真是做梦也没想到的,“你好你好!”我赶紧说。“那篇文章你写好了没有?”我暗道:真糟糕,那天我费好大劲采访的那个笔记本也不知扔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我眼珠一转,“啊,我跟这个……编辑同志商量了一下,他们说素材太少了,还需要你家庭的情况,父母工作情况,还有你的……爱情故事。”
  
  “呵呵”,她又是一笑,“哎,你知不知道,我回去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父亲,他说我是在编故事!我说:别的你可以不信,但这件事你非信不可!喂,我父亲说,有时间请你到我家去玩。”
  
  我笑着说:“有时间一定去……你打电话找我有事吗?”她笑嘻嘻地说:“你一开始就东扯西拉,我都没有机会讲。我一回来就打电话给你,是想跟你问声好。”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不觉一热,“真的吗,那我太感动了。哎,你刚探家回来吧?”
  
  “你怎么知道?”
  
  “王虹告诉我的,我上次在总队医院碰见她在跳舞。”
  
  “哦。”
  
  “哎,”这时我心眼一转,“六年了,我每年都在想啊,司马樱那个小姑娘又该长高几公分了。”
  
  她笑了,没说话。我又说:“真想不到,如今变成了大姑娘。”
  
  她说:“有时间到我这儿来玩玩吗?”
  
  “好的,有时间一定去,就这样,再见。“
  
  我放下话筒,才陡然发现还有许多话没说呢,这电话也太突兀了,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否则,跟漂亮姑娘开开玩笑总是令人愉快的。真古怪,她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唉,算了吧,她是一个有很好男朋友的人,我不能再做梦了……但,无论如何还是要去玩玩的,权当去欣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吧。
  
  ——你需要她她需要你,这就是情爱的真谛呀。
  
  “我看见《武林》杂志的那张照片之后,当时一瞬间朦朦胧胧的感觉似乎将来能遇上她似的,这么多年我一直若有所待。”
  
  樱嫣然一笑,“没想到你真的碰上了。”
  
  我们的眼神时时碰在一起,但都很快地闪开了,一时有几分冷场。我有话没话地问她那天为什么那么高兴。她说她要晋升了,期盼已久当然高兴,我说到时别忘了通知我一声,她说到时可庆祝一下,她这里也没有什么亲人,我不觉脱口而出:“我们也算是有点缘分,交个朋友吧?”她默然不语,我猛一醒,忙改口道:“谈谈你男朋友,可以吗?”
  
  她欣然同意,她说她以前经常有人追求,但一直没认真考虑过。
  
  那些人一定很痛苦,我想,因为我似乎已分明地触摸到了这种痛苦。
  
  那位跟她是老乡,在安检站经常照顾她,他们的感情是在不知不觉中产生的,在她根腱撕裂后的一个月时间内,那位都是用自行车把她推到医院再推回来——感情就是这么来的,再笨的人也很容易得出结论:他们的感情很深。一个月的来来往往,多少喁喁情话在他们的耳旁流淌,怎能轻易忘却呢?难忘的是情,无论是人,还是物,都有灰飞烟灭与大地同在的时候,只有情,才会永存于宇宙之中。
  
  好戏总有散场的时候,虽然我很不愿意离开她的房间,然而这不是以我的意志为转移的。我最后迟疑了一下,对她说:“你还有那一期的《武林》杂志吗?我很想再看看。”下楼时我又重复了一遍,并说:“千万别忘了。”
  
  樱拖长声音柔声说:“不会忘的。”
  
  尽管我一再声明不让她送,可她依然披着大衣送到了操场,默默地陪我走了一程。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回去吧。”她似乎没听到,自顾自地说:“小陈,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有沉默了,她又顾自说:“有点冒昧,大概差不多吧?”
  
  “也许吧。”我微笑着摇了摇头。
  
  望着她远去的身影,我仿佛觉得我真的等了她六年似的,她就是我多年日思夜梦渴望见到的人儿,我等到了,可又消失了。
  
  ——不一定消失!
  
  ——怎么会有希望呢,樱曾经说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等她那位回来,感情都深到了这个份上,哪还会有我的位置啊。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她这么做有两层涵义,一是暗示,二是自拔。她的感情已面临危机了,她很显然知道她这样做对不起她的男朋友,她在强迫自己想念她的他。女孩子的内心当然总希望自己的爱情故事离奇一些,浪漫一些,仿佛置身于一部动人的爱情小说中,而你的故事自然可以给她一种心理上的满足。

 

    她和她的那位未必是爱情,也许只是好感和感激。当周围的人说他们是一对时,受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她就以为真的爱上了他。而你的出现却带来了完全不同的风味,迫使她重新再思考。像她那样,一辈子平平常常,结婚、生子,也未尝不可,但内心总会有一种不满足感。

 

    像琼瑶小说为什么那么多中年妇女、姑娘喜欢看,不正是因为刚好给了她们那种满足感吗?缘分在于奇巧,还能比你与你的那个樱更奇更巧的吗?
  
  ——我到底觉得我们相见晚了一些。
  
  ——不,正是时候!这就是缘分,要知道,就在这时候你认识了她,旁边还正好有个出主意的我。你一定会成功的,在这方面我可是一个“油子”。
  
  ——那下一步该怎么做呢?
  
  ——你以前就做得很好,这一段时间千万不能说穿那件事情,连半点也不能,只能是玩游戏、兜圈子。似是而非,朦朦胧胧,让她不知所措。这好比是捉迷藏,你一下被逮住了,啥趣味也没有了。多情自古空遗恨,在这个世界上,很少有女子会因为男子的痴情而动心的,所见的那也只是文艺作品中的描写。你要记住:情场上,仅有情是远远不够的,即使是情烈如火,也要注意表达的方式,浪漫的情才能打动姑娘的心。你会不会哭?
  
  ——哭?你不是在消遣我吧?要我演戏可不在行。
  
  ——不不不,到了关键实在没办法的时候,还是要挤几滴鳄鱼泪的。男人的膝盖如金,男人的眼泪也像珍珠,逼急了,你索性在大庭广众之下跪在她面前,厚着脸皮泪流满面地对她说:你嫁给我吧。
  
  ——你这不是变着法儿作贱我吗?
  
  ——哎,我说的是最后关头的核武器,你如果真爱她的话,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
  
  ——像开玩笑似的!那下一步具体该怎么办?
  
  ——谁跟你开玩笑,我跟你说正经的,下一步,你见到司马樱后要先装得心事重重,神情忧郁的样子,待她有所察觉后再一反常态,显得很潇洒、很开朗、很活泼,一付满不在乎的样子。还尤其要学会用眼睛说话,让她明白你爱她,但你又很清楚,你不能表达你的爱。

 

    请她玩的时候,不要怕花钱,水果、话梅、巧克力……买一堆回来,还要搓搓手,装作准备不足,不知怎样招呼才好的样子,但千万不能碰她,你这家伙一定要记住这点!哪怕挨近得只有一厘米,也不能再靠近一些,最后在某一时刻突然再站起来,给她一个印象,好像你极欲做某一件事但又不得不极力控制的样子——这样时间一长,她就会败下阵去的。怎么样呢?
  
  ——可以试试,没想到,追姑娘也需要演戏的技巧!
  
  ——有什么办法呢,姑娘就是有怪毛病,真话要假说,真情要假演,方能引起她们的兴趣,人性的弱点嘛。

 

  未完待续,陈清贫原创作品,联系QQ:14628839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一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二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三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