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一

(2009-05-28 21:12:15)
标签:

中篇小说

长江

樱花行动

军队生活

文工团

女兵

陈清贫

文化

分类: 陈清贫散文系列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那只是一个幻想,一个并不存在的幻象。你躺在床上,你可以感觉自己是躺在云彩上,飘来飘去,自由自在,没有任何世俗的缠绵、纠葛和痛苦;你也可以是在一个黑黝黝的山洞里,周围是些石笋、石柱陪伴着你……或许你就是一个永恒的石笋;

 

    你也可以是在一个海滨的沙滩上,任凭浮沙滋润着你的身体;你还可以在一个一往无际的草原,惬意地听着羊儿“咩咩”的声音……睁开眼睛,其实你还是在床上,在一间杂乱、毫无生气的房间里……
  
  我们的相识非常偶然,几乎让人觉得真有那么一只冥冥之手在操纵着我们的生活。
  
  江城,有电梯的楼房并不多,当我走进电梯时,颇有几分新奇的感觉。为了不丢时代军人的脸,我尽量不四下张望打量,免得被人指着脊梁骨偷偷地说:“哦,原来是个土老冒啊。”且以眼观鼻、以鼻观心,体现军人站如松的风采。

 

    然而——她走进来了,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过去。我的直觉:她很漂亮,同漂亮的姑娘在一起,心情自然愉快些,这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啊。
  
  姑娘侧对我站着,角度有些不理想,不过她的倩影也可看个大概。行!古人云:知足者常乐嘛。我悄悄地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姑娘,研究研究美在何处:丹凤眼、瓜子脸,这六个字一下跃进了脑海里,也罢,想不出好词来,先委屈委屈这位警花了——如果当真评选武警之花,她绝对能够当选。
  
  今天也活见鬼,电梯好像比光速还快,还没等我完全领会到美的神韵,电梯门不由分说地就开了。我猛然想起《星球大战》、《银河帝国的反击》中那位可用心力控制别人意识的主人公,不妨也效仿效仿,不试白不试!我立刻集中全部的注意力,暗想自己也操纵着一只无形之手,心中念着:“姑娘,出去、出去。”喝,她果然走出了电梯!

 

    我如影附骨似地跟了出来,继续凝神念道:“往前走,往前走。”万岁!她在笔直往前走,没有拐弯!727房间到了,“停下,停下,停下。”也许真有神仙附体呢,她竟然停在了727房间门前,我赶紧使出更大力,当然还是那无形的心力,“敲门,敲门。”

 

    她敲门了!我几乎以为自己真有神力,她似乎完全被控制住了!她进去了,我赶紧撤除“功力”,紧走两步,“咚咚”,轻敲了两下。门开了,很可惜,不是她开门。
  
  “请问,王虹在吗?”彬彬有礼。
  
  “……不在!你找王虹有事吗?”
  
  “嗯”,我嗫嚅了一下,“是这么回事,诺,这是国庆文艺演出的新闻照片,我想找那天的节目主持人王虹小姐询问一下各节目的具体名称。哦,我忘记介绍了,我是一名……记者!”我自豪地打出了这个金光闪闪的招牌,量能把面前这个小女兵的眼睛眯得眼花缭乱。
  
  ——等等,伙计伙计,你什么时候当过记者?我这个老朋友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哎呀,何必那么认真呢,新闻干事不就等于记者吗?


  ——那个小姑娘如果请你出示记者证呢,那你这个拆白党可不当场露馅啦?


  ——NO、NO、NO,这身警服就代表着诚实。
  
  小女兵到底侧过身去,喊了声:“王虹,有人找!”
  
  “谁找我?谁找我?”虽然说是姑娘银铃般的声音,可仍然把我吓了一跳,哦,谁要是找这么一个老婆,那将不幸地准备经受河东狮吼的考验了……哎哟,可千万别是那位漂亮迷人的姑娘,白玉有瑕太可惜了。随着声音的临近,她露面了,我不觉松了口气,不是她。我的偶像依旧完美无缺,曼声细语,才是姑娘的本色。
  
  “你是王虹吗?”我迅速说明了来意,“拍”地把一迭照片扔给她,请她慢慢去欣赏这些照片吧,我可就毫不客气地四下寻找那位醉人的警花了——未饮先醉真好酒也。
  
  “我在这里!”王虹指着照片中的一张大叫了起来,分贝之高足以让这栋楼房的每个角落里都荡漾着她的音波。到底是节目主持人啦,声音不高谁听得见呢?我还没回过神,一、二、三、四、五……从各个房间里一下钻出了一大堆高高矮矮、胖胖瘦瘦的女兵。
  
  ——NND,真有福气!老子呆在这荒郊野外,一年到头也未瞅到一个女兵,这可让你小子大饱眼福了。
  
  两个女人一千只鸭子,十几个女兵凑在一起,简直像到了一个养鸭厂!
  
  “照片给我看!”“给我!”“这是我!”……照片在她们手中传来传去,我则紧张地搜寻着一张张面孔,她在哪儿?总不会是个幻象吧!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什么事,这么热闹?”主角终于登场了,我顿感室内光明起来,是她!我抑制住心中的欣喜,故意装作没看见她,一面却悄悄地瞟过去,啊,真是太美了,声音也是那么温柔甜蜜,仿佛全世界所有女人神韵浓缩成的一个结晶体。她静静地翻动着一张张照片,手、足、一举一投都宛如一首流动的诗。我脑海里拚命地搜索着:照片里有她吗?可那天怎么就没能发现如此美丽动人的尤物呢?
  
  她停住了,盯着一张照片,露出了会心的微笑,那微笑……足以淹没世上所有男人的一切不愉快的表情。
  
  我正襟危坐,等待着她的开口。果然,她很快抬起了一双妙目,盯着我,唉,那眼光……真令人像六月里吃冰淇淋那么舒坦。
  
  “请把这张照片送给我好吗?上面有我哩。”
  
  我迷迷糊糊地差点吐出了“好”字,幸好清贫大人的一向优点就是临危不惧,紧要关头我陡然清醒过来,“是哪张照片?”我尽量把语气放冷——见了漂亮姑娘就脸红脖子粗,软得像瘫泥可不是男子汉!
  
  我接过照片,装模作样地扫了一眼,自认潇洒地耸了耸肩膀,“真抱歉,这照片只有一张,发新闻的时候需要用,没有多余的,请见谅。”
  
  她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不无遗憾地说:“我参加了不少演出,这还是我见到的第一张剧照呢。”
  
  我“为难”地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这样吧,你把你的名字和地址告诉我,我再去洗张寄给你,好吗?”
  
  ——狡猾!
  
  她莞然一笑,“我叫司马樱,复姓司马,樱花的樱……”
  
  “司马樱?这名字……”好熟!一道闪电映亮了混沌的脑海,真的,这个名字真的对我太熟了,甚至有几分亲切感。但真怪,我以前确实从未见过她。否则,如此美丽的云是不会轻易从脑海里飘走的。我开足马力拚命地搜索着记忆,见我如此神色,她诧异地睁大了眼睛,“是……是不是跟你一个熟人同名同姓?”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不不,跟我笔下的一个人物同名同姓。”我终于想起了以前读高中时胡乱编写的一部小说了。
  
  “什么小说?”她倾过身子,显然有几分感兴趣了。随着她的靠近,一股淡淡的幽香飘进了我的鼻孔,我的心情愈发愉快起来,我笑着说:“那是我上学时为了出风头胡诌的一部小说。有次作文课,老师没有出题,让我们自由发挥,我就想:好,自由发挥就自由发挥!我乒乒乓乓地一口气写了一整本,结果把老师都给吓昏了。”
  
  她无法不好奇了,“你是怎么想到用司马樱这个名字的?”
  
  我敲了敲脑袋,“那是我写那个东西的时候,懒得构思人物的名字,就顺便拿了本《武林》杂志,从上面搞的名字,上面好像还有那个司马樱玩武术的动作。”
  
  司马樱“哎呀”了一声,她说她曾经参加过全国少年武术运动会,照片经常被刊登。
  
  我有一个预想,今天会碰上稀奇古怪的事。
  
  未完待续,陈清贫原创作品,联系QQ:14628839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一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二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三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四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五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