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四

(2009-05-30 09:49:51)
标签:

中篇小说

长江

樱花行动

军队生活

文工团

女兵

陈清贫

文化

分类: 陈清贫散文系列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进了特警队,每天都要压腿、劈腿练柔韧,正口令、反口令练灵敏,杠铃、哑铃、壶铃练力量,短跑、冲刺、加速跑、计时跑练速度,负重、武装越野练耐力……每天下来,浑身都瘫得像一滩泥一样。”
  
  “累不累?”记得我在新兵连的时候,从一个老百姓变成一个军人,是经历了一个很痛苦的过程的。每天运动量大,业余生活单调,特别是伙食跟家里相比,简直就不能算是人吃的。记得那时候只要手里有钱,就会去偷买些零食吃,什么蛋心圆、桃酥、花生糖、蛋卷……每次都是把零钱数好,往老板面前一丢,也不用说话,进柜台抓几袋就走。

 

    有时买回来的零食一下吃不完,就找什么墙洞啊、瓦块地下啊,对,还有的就埋在土里,记住地方就跑去训练,每次训练得精疲力竭的时候,就会觑空跑过来寻宝,享享生活的乐趣。不过最可气的是,我藏的东西稍不注意就被别人偷吃了,每次只留两块作个纪念!

 

    有一次,在多次失窃后我大为恼火,就气极地满处墙洞里、地皮地下乱翻,结果一口气翻出了七八包别人藏的点心,我立刻老实不客气地席卷一空,也同样每袋、每盒只给他们留两块!
  
  我还未说完,司马樱已笑得前仰后合,“原来……原来……我就以为我们女兵喜欢零食,不想你们男兵也这么馋!”
  
  “哎,说实话,怎么把剩下的零食藏起来不被领导发现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啊。”
  
  司马樱点点头说:“领导每天查铺是有些讨人嫌,不少女兵因此一搞就被训得眼泪汪汪……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先进事迹呀。”
  
  我赶紧又把笔记本拿起来了。确实,我是有些忘形了,虽然我们只认识了两天,但我觉得我们已像一对相识已久的老朋友似的,那么亲切,那么和谐,我又继续问:“那你怎么又从特警队到乐队里面来的呢?”
  
  “有次参加比赛,把腿的根腱撕裂了,就像《排球女将》中小鹿纯子的妈妈一样,再也不能从事剧烈运动了,再也不能伴随多年的刀枪剑戟在赛场上拼搏了,以后就只好回到了机场安检站工作。”
  
  “对对”,我连忙说,“听说你在安检站有不少感人的事迹,是不是……抓了几个贩毒贩子?”
  
  “哪里,无非是查一些炸药、黄金、电击枪之类的。”
  
  “噢,今天我们谈得够多了,能不能去拍一张你拿三节棍的照片啦?”
  
  她看了看,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时间还早哇,可以再谈一会,你还有什么要问吗?”
  
  “啊”,我挠了挠脑袋,装作动脑筋的样子,“现在一时也想不起来了,还是改日约个时间再谈吧,我们还是去拍拍照片。”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四
  
  司马樱司马樱……
  
  陈干事,你在念叨啥?司马樱是谁呀?有几回半夜里都在念叨,她是不是个姑娘?
  
  当然是个姑娘,若不是姑娘的芳名,哪能跟阿弥托佛相比?我告诉你,这个司马樱是香港著名歌星,歌声异常甜蜜,反正你也很少听流行歌曲,不会懂得她的妙处的。
  
  一个歌星有这么神?让你成天神魂颠倒的?
  
  这又有什么?为了表示对影星的崇拜,还有人去暗杀美国总统呢。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四
  
  司马樱司马樱。
  
  你已经无处不在了。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四
  
  “司马同志,这星期很忙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乐队没有演出,也挺清闲,无非是练练声、打打毛线、看看书什么的。”
  
  “哎呀,要知道你有这么多空闲时间,我早该来继续采访你了,否则,就不会……(就不会有六日像过了六年似的)……开始吧。”
  
  “1989年,总队组建乐队,又把我招过去了。”
  
  “怎么会让你背上这么个大鼓的呢?黑管、萨克斯、长笛……演奏起来多潇洒呀。”
  
  “分配乐器的时候,我喜欢的别人也喜欢啦,最后就剩下大鼓了。”
  
  我赞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真是高风亮节!”
  
  “别胡吹了,扛扛大鼓算什么高风亮节,这大鼓总得有人扛吧……如果我不扛大鼓,你会采访我吗?”
  
  “那倒也是。”我喃喃地说。
  
  我合上了笔记本,采访结束了,我终于兜出了我蓄谋已久的一句话:“嗨,你男朋友对你的事业支持吗?”接着我就像那次高考后等待高考分数一样,无比紧张地等待着她的回答……噢,阿弥托佛、耶稣耶和华、安拉、玉皇大帝、如来佛、孙悟空……都来保佑我不要再次落进地狱啊。
  
  “支持!”她的脸上泛起了幸福的红晕。
  
  两个字像两柄八卦紫金锤敲在我的心上,全身的血液顿时凉了半截,我顿感屁股下生出了无数的银针……
  
  呆了半晌,我强挤出两丝笑容,“哦,他是干什么的?”
  
  “他是我原单位的一个指导员,是我的老乡,现在在外地求学……我现在掰着手指头在等他回来……”
  
  唉!世上最难受的事情莫过于一位美丽动人、而你又暗暗仰慕的姑娘在你面前,以一种幸福的语调谈她的男朋友了。
  
  说了几句客套话,我赶紧起身匆匆地走了。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四
  
  是啊,我很幸运,因为我遇上的是她;我也很不幸,因为我遇上的是她。
  
  江面静静的,宛如我那颗寂寞的心。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四
  
  何为幸?何为不幸?我决过堤,我改过道,我卷走过无数的人畜,也背驮过无数的从曹操到孙权的木舰,还见识过49年那弥漫的船河,从刀枪剑戟,到子弹炮弹,各种钢铁的怪物在我身上留下了累累的伤痕……可流淌的依然是我,一切都是短暂的,只有我是永恒的。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四
  
  陈清贫,你的电话!
  
  本少尉在此无亲无故的,谁有闲心在这个时候来操我的心呢,几点钟了,都七点半了,继续玩牌,继续玩,要不要?不要我可先跑了,小心关你一个“的士”。
  
  别玩了,真是你的电话。
  
  好好,大头,看你今天演得不坏,就让我稀里糊涂地相信你一次去跑趟冤枉路。
  
  我拿起了电话,里面传来了话务员的声音:你是陈清贫吗,有一个电话,是一个女的打过来的。
  
  还真有电话,可破天荒了。
  
  那就麻烦你接过来吧,会是谁呢?不一会听见一个欢快的声音传来:“陈清贫吗,你好难找啊,打了好几次电话。”
  
  “请问你是谁呀?“
  
  “猜猜看。”
  
  是个女人的声音,虽然电话里嘈杂不清,可这正是豆腐炒白菜,分得一清二白的。警营里可难得和大姑娘打交道,我扯着大嗓门说:“那我就猜了,听声音嘛,像个中年妇女,唉呀,总不会是我妈妈吧。”
  
  “噗哧……”电话那边传来了压抑不住的青春的笑声——不是小姑娘,谁会玩这种把戏?

 

  未完待续,陈清贫原创作品,联系QQ:14628839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一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二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三      少尉与女兵的故事:《樱花行动》连载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