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国日记《一》

(2008-05-08 12:24:37)
标签:

北美

美国

落杉矶

尘缘背包看世界

分类: 北美

美国日记《一》

越南华侨经营的龙虾店

美国日记《一》美国日记《一》

美国日记《一》

4月22

福建“一等公民”的悲哀

跳下到达深圳的卧铺车,顿感迎面热浪扑来,四月底的南国已经是初夏了。我和妙妙来到深圳铁路酒店的茶楼时,这里空无一人,毕竟才7点,喝茶的人们还在途中。

整整一年没有和我的95升“始祖鸟登山包亲密接触了,刚走了15分钟,左腰上方的肌肉感觉到轻微的疼痛。人到中年,一切都不那么好使了。

洗把脸,要壶菊花茶,点三两个茶点,翻开美国LP,静静地等待著朋友的出现。

比预约时间迟十五分钟,红泥小火炉带着她的朋友光头风风火火地出现了。光头一看就不像背包客,他不会英文,因此想和我们在美国结伴旅行。英文无法沟通不知阻挡了多少中国人迈向世界的脚步,迈出第一步是需要小小的决心的,毕竟我们初中就开始一直应付英文考试了,语言的障碍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惧。

自由出现了,她瘦小的个头被60升的黄色登山包压得摇摇晃晃。见过第一次背包的,没见过背的这么累的。“自由,你的背负是不是太松。”我一眼看出她没有调整过背负系统。

“9点了,我该启程了”我对小火炉说,她看着我将那个硕大的包压在肩上,光头有些担忧地问:“都要背这么大的包吗?”“看你行走的时间了。”我简单地回答。我们大步流星向香港关口迈进。地铁口握别了小火炉。

出境处的官员对我的美国签证兴趣大大地,关键还是我那世界闻名的福建户籍。我的小护照在紫光灯下被翻来覆去仔细端详,官员毫无发现,他抬头怀疑地打量了我一眼,我看出他恨不得也想将我塞到紫光灯下照照,放行戳重重盖下,我听说了些许的无奈。

刚迈过关口,官员乙跃马横刀拦住我的去路,一把夺过护照,与官员甲交头接耳,似乎要重新翻案,五分钟了,还没有找出破绽,“不是你不小心,而是签证太真。”官员甲拿起我的护照径直朝办公室奔去,看来要求助美国使馆了。

拿着美国签证的福建“一等公民”的我就这么无辜地等待着,“为何我们都没遇到这样的麻烦呢?”自由不解地问道。仿照技术真的这么高明了吗?人眼和机器都已经分辨不出真伪了吗?

等待是漫长的,十分钟后官员甲才慢悠悠地走出办公室,看那表情就知道无功而返,否则早冲过来将我掀翻在地了。他面无表情递给我护照,没有解释;没有道歉;甚至没有正眼瞧我。我感觉到悲哀,身为福建“一等公民”的悲哀,身为中国人的悲哀,我默默地离开这个被我称为祖国的地方,我知道我还要回来。

 

飞奔机场

进香港却显得简单,官员看看我的美国签证,淡淡地问:“去美国干嘛?”我也回答简练:“旅行。”没有二话,盖章放行,机票也不需要出示。

一看手表,10:30,通关时间大大超过我的预期,谁让我拿着大家都嫉妒的美国签证呢。按照IVY总结过的最便宜去机场方式:先火车,后机场大巴。

出了九广铁路大围站,从A出口找到了天桥对面的E42机场巴士站。手提电话响了,晏的老公麦克打来第二通电话,“要上巴士了。”我回答。他要托我带硬盘给旅行半年之久远在古巴的妻子。

双层大巴来了,我问司机:“去机场要多久?”“50分钟。”我懵了,准确来说我将在12:20到达机场,我飞往美国的飞机起飞时间是13:15,印像中国际航班截止时间最少是起飞前一个小时,冷汗,还是冷汗,官员甲的画外音:“你就是有签证,我也让你赶不上飞机。”

香港机场到了,时间是12:22,最后冲刺的时刻到了。自由背着大包一路小跑,她该不是长了翅膀了吧。麦克的电话第五次响起:“你们还没到就赶不上飞机了,窗口要停止check in了。”他焦急万分。“我到了,刚下大巴。”我气喘吁吁地回答,看来还有希望。“H号窗口,快!”挂掉电话,我背着两个大包在香港的候机大楼里飞奔。妙妙则一瘸一拐地拖个沉重的箱子跟在最后。

看到醒目的H,我心里松了口气,窗口只有麦克孤单的身影。幸好截止时间是提前40分钟,最后剩下3分钟,太险了,官员甲的如意算盘破灭。“我以为你们今晚要住我家了。”麦克显得比刚才冷静,没有他指导我们冲向H窗口,我们将看着飞机升天。“麦克,让你久等,真抱歉。”我握住他的手,“我可以等,飞机可不等你。”他咧开了嘴。

 

成功落地美国

将20公斤大背包交给柜台后美丽的小姐,从LP上找个LA的旅馆输入电脑,办完手续,告别了笑容可掬的麦克,上机了。

韩亚(ASIANA)航空经韩国首都首尔下机中转,持有美国签证者可以免签进入韩国两周,不过要交2100元。窗外是瓢泼大雨,气温比福州冷多了。进入候机厅一路都有中文标识,感觉特亲切。

晚上20:20换机起飞。韩国空姐后脑勺清一色扎了传统的髻,灰色的套装,搭配褐色的粉底,显得很有气质。我点的韩式的晚餐很有特色:一盒白米饭和酱汁烤牛肉;一盒生菜,大约五种菜叶,干净而富有营养价值,配菜是小鱼干和韩国肉酱,当然还有一管韩国辣酱和一小盒泡菜。我胃口大开,吃完又要了一份。“要注意形象。”坐在后面的自由提醒我。韩国空姐开心地说:“你真的很喜欢?”我频频点头。“我马上来。”她冲我回头一笑,我心中不禁一荡。

妙妙和自由点的是西式煎三文鱼,腻得她们都没吃完。 

透过白云,看到海滨城市洛杉矶了,现在是美国时间22日15:20。城市被公路分割成整齐的大块状,大块里又排列着小方块就是一间间的小屋,井然有序,像电脑主板上的集成块。洛杉矶的公路又宽又直,飞驰的汽车在阳光照耀下像一队闪亮的蚂蚁前进着。

进关的队伍像长蛇阵,轮到我们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拿到签证后,广州的阿达小姐曾经说:“美国的入境官员有拒绝你们入境的权力。”面对美国官员,我们还是小心谨慎,个子瘦小的美国官员例行公事,“来干啥,玩多久?”我如实回答:“来美国旅行,过几天我们要先去墨西哥旅行。”他点点头,按指膜,照相,盖章一气呵成。“他给我们半年入境时间。”自由显然有些激动。

LA的青年旅馆是市郊,我预定了同学推荐的华人小旅馆。接机的韩先生头发半白,矮小结实,东北口音浓厚,来美国打拼十几年了。

“出來就好,我还以为福建人被拒绝入境。”韩先生面带微笑地问:“还回去吗?”他很直接,也了解国情。“当然回去,我这把年纪还能打黑工阿。”他也笑了。“我以为你们福建人来了都不走的。”感谢签证官相信我们,连中国人都不信我们来了还要回去。

坐上韩先生宽大的丰田“霸道”车,很快就汇入高速公路的车流。单向四车道的高速路相当拥挤,不过车速都能开到100公里以上。美国出门无车难,出來前美国朋友都告诉我在美国租车旅行便宜又方便,高速路几乎全是免费的,这在国内是难以想象的,我们条条大路都收费。我考了七年驾照都没有开过车,妙妙看到高速路上百车飞驰的气势,“大家都开这么快,这让我这么敢开阿。”看来自驾之事只能作罢。

 

和洋插队一起住通铺

韩先生的小旅馆在东洛杉机的MONTERY PARK区,LIN CON酒店对面。这个区是新兴的华人区,每条街都能见到中文招牌,还有“福州商店”呢,置身于此,会觉得跟国内没啥不同,只是街上看不到一个行人,只有车子在飞驰。

韩先生在美国当野导多年,专门接待中国人。主打线路就是赌城拉斯维加斯,中国人爱赌,世界大小赌城都活跃着中国赌客。没钱就去小赌场,像尼泊尔、金边、斯里兰卡等东南亚赌场,往往是这种小赌场会因中国赌客而繁荣。是款爷就喜欢美国赌城了,奢华气派,还有就是上国际赌船,我对赌博向来不喜,就此打住。

韩先生将车停在果实累累的琵琶树下。他的旅馆就是美国典型的住屋-HOUSE。临街是一片不大的的草坪,一层平房分成两部分,后半部分韩先生自家住,前半部分住客占用,房屋分割成5间,厨房和洗手间各一。妙妙和自由住不带洗手间的单间,一晚30美元;我住通铺,一间6张床,每张10美元。

我的通铺和青年旅馆的有些区别,铺位不分上下两层,全是单层;每个住客都带着2-3个大皮箱,属于常住人口,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

第一晚我就没睡好,时差迟15个小时,美国睡觉时间国内正是下午3-4点,我看手机下载《明朝那些事》的小说看到午夜2点,凌晨4点有人起床方便把我吵醒。正要接着睡,街头警笛大作,该不是抓偷渡客吧,半小时之后,警笛又响了一次,这华人区事咋这么多事啊。我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5点有人起床收拾东西,出门上班。6点天就放亮了,我就起床下泡面去。

第二天晚上我刚进屋,对面躺着的小伙子就用纯正的京腔好奇地问:“刚来住啊,哪儿打工呢?”这话问的有水平,我背包旅行十几年第一次被问了这么个问题。住青年旅馆里,大家一开口就问你从哪里来准备往哪里去之类的话题。这是个地域性很强的问题,我的回答一定让他意外:“我昨天刚到美国,来旅行的不是来打工。”小伙子果真从床上“腾”地跳了起来,连珠炮地发问:“你来玩,不打工?哪里人?干啥的?还回去吗?”我不知先回答他的哪个问题好,还是告诉他我的计划吧。“当然回去,我要去古巴、墨西哥旅行,返回美国后再去阿拉斯加。”“你抽烟吗?我们去外面聊聊。”他穿着睡裤把我拉到院子里。

把烟点燃,他又继续提问:“你是不是很有钱,做生意发财了?”我的回答明显让他失望。他觉得福建人怎么还能拿到旅行签证,这已经不可思议了,况且来到美国还想回去的福建人就让他更想不通了。

北京小伙和我侃侃而谈,将他的身世遭遇都告诉了我。他今年23岁,出身北京工人家庭,毕业后工作过,工资不高,前途渺茫。结婚买房的压力让他铤而走险,花20万办下商务签证来美国,已经黑下来七个月。

他交了5000美元的高昂律师费,正通过律师上诉拿美国身份。“你知道我过的非常痛苦吗?”我突然问我。看着他痛苦的表情,我回答:“是寂寞,还是工作太累?”“都不是,是没有身份,感觉不到希望。”这回答多少让我有些意外,毕竟从没有直面过这些“洋插队”。

他们放弃祖国,飘洋渡海,流落异国他乡,为了能更好地活着。可是面对他们的将是什么,没有身份,只能在华人餐馆无休止地打黑工,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拿最低的工资,接受最差的待遇。“我最恨的就是那个福建老板娘,对我们就像狗一样呼来喝去的。”这是23岁的北京小伙留给我印象最深的话。

美国生存并不难,一晚10美元住宿,一天5美元伙食,一个月500美元的开销。餐馆打工月收入2000美元,也能够他生活和还债,可是要拿到身份,做个堂堂正正的美国人,他的未来非常渺茫。

通铺里还住着一位瘦弱的香港老人,已经住5年了。他白天不是看电视就是去赌场消遣,他住这就为了考美国的公民,为了那份养老补助而顽强地生活着。美国浮华繁荣的外表下,挣扎着一批为了活着而活着的人。来美国后,我的朋友洗洗睡在QQ上问我:“美国是不是真的很好?”我一时语塞,“美国并不是像看上去那么好。”我只能如此回答他。

 

波士顿大龙虾

去旅馆的路上,妙妙的朋友阿MAY就电话说等着我们。她帮我们上网买了25日飞墨西哥坎昆的机票,网络购票要留美国地址、电话,所以我们就让她帮忙买,票价203美元。

阿MAY一头短发,早年来美国读书,是三个女儿的妈,家庭幸福美满。等我们安顿妥当,她开着本田商务车带我们去另一个华人区吃海鲜。路上提醒我们:“这区的人很杂、很乱,你们住这要小心。”我笑了:“我们来自中国阿,洛杉矶不比深圳、广州更乱吧。”她也笑了,顺便说了一个故事:一次去迈阿密旅行,一个美国老太问她从哪里来,她回答说中国,美国老太说要当心了,迈阿密很乱,阿MAY回答说我现在住洛杉矶,老太太笑了说,那么你就放心去吧。美国老太一定没在深圳呆过,否则就不会这么说了。

阿MAY停车的时候让妙妙先进店占位置,我有些不信:“美国华人餐馆生意这么好阿?”“这家龙虾全市最有名,分店已经三家了。”

店铺的招牌是一只巨大的龙虾,一对巨大如钳子般的螯,“新港海鲜”这个看似土得掉渣的名字。

推门一看,店面不是很大,不到十张大桌,几乎全坐满了,晚上6点刚过就满员生意真的很好。阿MAY点了店里的拿手菜:酱油炒大蚬子、新港龙虾、黑椒牛肉块、蟹肉羹等。牛肉块切成正方形,又厚又大,却异常粉嫩,名不虚传;大蚬子用酱油炒,国内没这么大的蚬子;镇店名菜来了,整虾足足5磅重,13.5美元一磅,“此虾产自波斯顿,做飞机来的,大的龙虾能有10磅以上。”穿着黄色店服,左胸上印着红色龙虾标记,上了年纪的伙计自豪地向我们介绍道。

龙虾前螯特别引人注目,像关公那把青龙偃月刀形状,又红又大。说完外表,就直奔主题了,一口下去,肉质鲜嫩,香味四溢,国内大龙虾肉都有点柴,波斯顿龙虾虽然块头大,肉质口感却相当好,厨师加工的味道却也不俗,虾先过油煎,颜色又红又亮,佐料为蒜苗洋葱,味道无以伦比,是我吃过最美妙的龙虾了。老板是越南华侨,移民美国,如此美味,难怪闻名洛杉矶。记下地址:835 W.LAS TUNAS DR. SAN GABRIEL,CA 91776    

吃完龙虾大餐,阿MAY带我们去附近的MALL购物,她的车上装有GPS,全程指路,方便快捷。

美国商店关门比欧洲迟但比中国早,晚上9点关门。MALL有两层,一楼是敞开式的百货,二楼全是专卖店,妙妙她们直奔化妆柜台采购去了。

找了家超市买水和面包,打折的面包6个1.5美金,500ML的水6瓶1.4美金。在美国购物都要加税,大约8%,各洲的税率不同。美国刷卡很方便,不管大店小店都用得上。

美国日记《一》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