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做客一虎一席谈:社交网站是不是心理毒品(视频+文字)

(2009-07-12 22:30:22)
标签:

凤凰卫视

一虎一席谈

社交网

sns

刘兴亮

分类: 采访●一腔废话
昨晚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的《一虎一席谈》,刘兴亮作为嘉宾讨论了“社交网站是不是‘心理毒品’”。

刘兴亮在这期《一虎一席谈》的主要观点:

1、社交网站是平台,本身没有错。
2、总结了社交网站的三种流派:人泡人、人玩人、人传人。
3、社交网站的社交价值:让朋友变成了网友,网友变成了朋友。
4、互联网的创新应用和模式,我们应该多鼓励,多支持,而不是一棒子打死。

更多观点请在茶余饭后点击下面的视频:
(上传到博客的视频因故被删掉了,请大家直接去凤凰网去观看)

下面是刘兴亮和主持人胡一虎的合影:
做客一虎一席谈:社交网站是不是心理毒品(视频+文字)


再来张全体嘉宾的合影:

做客一虎一席谈:社交网站是不是心理毒品(视频+文字)


最后贴出文字版:
    主持人:《一虎一席谈》。
    观众:有话大家谈。
    主持人:全球的华人您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一虎一席谈》您知道三更半夜的时候你的枕边人突然爬起来了,他并不是去偷情,他是去偷菜,您的老公,您的另一半您的妻子有做这样的事情吗,什么叫种菜您知道吗,如果刚才讲述的场景您完全不知道,小心您可能就落伍了。现在这种虚拟社交网包括开心网在内越来越红火,不仅是在内地红火,在全球也出现这种情况,虚拟社交网的蔓延和辐射力影响越来越大,到底说明了什么,当它越来越受到大家重视的时候,是不是代表它是一种心灵的毒品在里头。您知道您的孩子有多沉迷在这种虚拟的社交网吗,到底我们该怎么看待今天一场大PK马上开始。首先为您介绍我们左手边的第一位嘉宾,互联网总裁刘兴亮先生,欢迎他。右手边反庐舍联盟的发起人黄相如先生欢迎您。紧接着第三位校内网、海内网的创始人王兴先生来到现场。
    主持人:第四位他开除了上开心网的员工,因为它影响到做事效率的,搜协网??的总经理石强先生欢迎您。好,首先一开始很多人可能跟我一样,都已经非常非常老了,不太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是种菜,我们先请一位朋友他曾经沉迷在其中,他曾经喜欢偷,偷偷拿别人的菜,但是是什么菜呢?请他来帮我们演示一下,让全球朋友了解一下SNS到底是什么玩意,首先热烈掌声欢迎我们的顾雄,就是刚刚在节目当中这个反联盟唱歌是你唱的对不对?热烈掌声欢迎他。你玩这个玩了多久?
    嘉宾:玩了有一年半。
    主持人:你是用什么来形容?
    嘉宾:比较痴迷。
        主持人:来帮我们演示你为什么痴迷?什么叫做种菜,热烈掌声欢迎一下,电视机前的朋友可能你和我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是?
    嘉宾:什么叫种菜就是现在开心网上比较流行的一种环节,里边完了有种菜这个项目,完了这个项目就会大家去种菜,升级的那种,让很多人去偷菜,种了菜以后什么时间熟了以后就会去摘他的菜。
    主持人:比如说现在这种状况来讲他种菜种了多少?
    嘉宾:你比如他这个菜他现在就是说成熟的时间还有多少时间会显示,在你成熟的时间看他的时间什么时候成熟就去摘它。
    主持人:所以你花了很多时间在种菜。
    嘉宾:我有的时候就会看着,有的时候手机定一个时间,在一分钟之前定一个时间就会去偷他的菜。
    主持人:你在讲偷的时候眼睛发亮,喜欢这种快感是吗?
    嘉宾: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朋友都在玩。
    主持人:都在偷。
    嘉宾:他们种了菜以后我就去偷,晚上起来偷他的菜,那个时候他也在看他的菜成熟,完了我就看快一分钟成熟的时候我就等着摘,完了我没摘着,被他给摘了我非常郁闷,我说大哥你半夜不睡觉起来还摘菜啊?你还等着摘我的菜呢你干吗?
    主持人:这个是种菜的部分还有哪些呢?比如说?
    嘉宾:还有抢车位,抢车位。
    主持人:平常的时候有开车吗?
    嘉宾:没有,没有所以说。
    主持人:想买车。
    嘉宾:他上面的车有很多,很豪华的车就在上面玩,去好友那停车,有时候人家会贴你的条就特郁闷,因为你挣不着钱了。
    主持人:你所有的情绪是被它控制的,它可以来掌握你。
    嘉宾:因为自从玩了它以后,我会天天想着它,有时候莫名其妙地该停车了,该摘菜了。就是很自然的。
    主持人:从原本非常的开心为什么到现在来反对它呢?
    嘉宾:因为怎么说呢我也在公司上班,上班的时候我也会去玩它,完了老板就经常给我分配一些任务,就是各种说各种方法去骗他,我说因为什么原因,完了最后才知道我是因为玩这些东西影响了工作了。
    主持人:你觉得是它害了你?
    嘉宾:对啊。真的是害我。
    黄相如:其实他是这种依赖心理,可能很多人就是说日常的生活当中是没有的,比如说他刚才说这种抢车位,可能他日常生活中是没有车,他可以去尝试一下这种快感。
    主持人:心理的补偿作用。
    黄相如:另外很多人都在玩就会有一种相互竞争的心理,他的虚拟币已经积累到多少了,我才多少,他的财产都比我多,就会去想方设法抓住一些时间可利用的时间,包括睡觉的时间来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主持人:石强从你的角度来讲,他刚才的这种状况算是上了网站这种着魔是不是一种心灵的毒品呢?
    石强:我认为是,因为现在从大部分这种在玩开心网这块,因为我们年龄阶段还是比较浅,可能他们对社会的意识还是比较薄弱,在工作生活当中很多压力。那我们应该是引导一种比较像做一些集体活动,一种健康向上的。也就是说三更半夜起来偷白菜,第二天给老板说不好意思我今天公交车堵车了我上班迟到,完成不了他告诉你我今天肚子疼。
    主持人:你的员工这样对你的是吗?
    石强:对啊。所以后来我们就发现了这个事情。但是我认为应该从这种玩的东西是一种虚拟的寄托,但是我们可以有其他方面的寄托,可以有更健康向上的寄托。
    主持人:好,他们两位是不是有点在你的眼里是言过其实了?
    刘兴亮:肯定是言过其实了,比如刚才这个小伙子他上完以后觉得自己迷茫了,但是我要说的是他不上网可能不知道迷茫。
    主持人:连迷茫两个字都不懂。
    刘兴亮:对,而且大家都是中年人,他玩了一年多现在不玩了。
    主持人:他能悬崖勒马。
    刘兴亮:比如他一开始就没有玩,所以说这个不是这个这样的SNS本身的错误,网络总是提供一个平台一个工具。但是我拿菜刀砍人,菜刀有错吗?
    刘兴亮:比如他们提出一个反庐舍联盟,那么还有一个反菜刀联盟。
    主持人:他这个讲的也是有道理的。
    黄相如:刚才怎么说,我们通常都会讨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你说首先是他没有错误,人的这种贪玩好奇的心理包括惰性是天性,我们一出来就有了。可是因为有了SNS才把人的这种。
    主持人:加大化。
    黄相如:激发了出来。
    主持人:王兴是这样吗,你觉得他讲的能说服你吗?
    王兴:肯定能成立这个,但是我们为什么不讨论沉迷真正的网游?而不是这个SNS里边的游戏,所以我们反对的不是社交网络不是SNS而是游戏。但是沉迷于大型网游的程度肯定超过这种小游戏的程度。但是沉迷于大型游戏的人数还超过这种沉迷于小游戏的人数和程度。而且肯定玩QQ的更多为什么不反对那个东西呢?
    石强:我反对一下,我们为什么不能提供一个正面的东西呢?那个刘总也谈过,他沉迷过,但是他返回了,但是他损失了一年半的时间。人有多少青春?
    刘兴亮:我补充一下比如说这样的工具,首先说任何一个新兴事物出来的时候,肯定有它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没有事情是十全十美的。我举一个例子,就是SNS是一种社交网络,类似以前讨论更热烈的就是通讯,QQ,也有类似的QQ联盟,说因为QQ我跑到上海见网友,产生一夜情。
    刘兴亮:但是现在我们发展了这么多年,还有人去反对QQ吗。我相信像开心网这样的SNS再过两三年就没有人。
    主持人:不用大家这么担心了,场下的嘉宾是不是这样看呢?来我问一场下的嘉宾你觉得这种SNS这种虚拟的社交网络会在你的心理上产生心灵的毒品的,赞成的请举赞成,要不然就举反对,看看场下嘉宾的看法如何。现在来看反对的是比较大的。首先我先看这位先生,热烈掌声欢迎第一排,在顾兄旁边的这位请。听一下你的意见,是不是一种心理毒品,你认为它会是一种心理毒品吗?
    B:我刚才同意刘总的意见。因为生活是各种各样的。
    主持人:大姐请站起来。请说。
    B:因为生活方式是各种各样的,允许大家有各种不同的生活是。
    主持人:有的人想无聊你就让他无聊。
    B:OK。
    黄相如:举个例子你就会改变观点了。
    主持人:请大家继续。
    B:因为任何事情处理都不是完美的,它随着时间流逝以后就会产生出它的优点和缺点,它自然会淘汰。
    主持人:大姐我想问一个问题,您的孩子有沉迷这其中的吗?
    B:没有。
    主持人:如果是你的孩子是做这种行为呢?三更半夜爬起来去偷人家菜,你赞成吗?
    B:我允许他一段时间让他自己有认识。
    黄相如:我们来讲说这种刚才对方那边嘉宾说有说到的模式的问题。我们在做SNS的时候,为什么这些游戏不能设计一些积极向上的模式呢?你看现在设置的都是这些一碰到一个美女就去电一下她,挠她痒痒,如果一直都是以这样为快感的话,我们自问一下是不是你的心理倾向已经开始发生问题了。再者如果说我们每天浪费这么多时间一直玩这个东西,而且你还认为这个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是不是我们的心理已经是产生了倾向了。
    主持人:我先问大姐来回答这个事情。
    B:你刚才讲的事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黄相如:这跟爱美没有关系。
    B:但是随着他的年龄增长,慢慢知识增多。这个事情顺其自然他慢慢就懂得了。
    主持人:顺其自然就解决了吗石强?
    石强:问题是现在是刚接触在白领阶层的,像我们公司的年龄是25.5,然后他们都涉世不深,你说白了他们就是白纸一样,你把他扔到黑纸里面,我相信他们也会变成黑的。
    主持人:实际上你是看到了很多年轻朋友在刚进入企业的时候是非常努力工作的。但是自从有了这种虚拟社交网络你看到他明显的绩效不好,身体状况健康有影响是不是有明显的例子?
    石强:对,我们去年就开除了两三个人,然后就整天就是刚开始我们也不知道他玩这个玩意,因为我们办公室里面只有电脑,他每天就是很认真地工作。
    主持人:你一直以为他是在认真工作。
    石强:结果一看事情没有干出来,那查一下你干了什么,每天种菜,早上一上班大熊猫眼,昨天有睡迟了,我认为这个就是在这种。
    主持人:你有劝阻过他们吗?
    石强:有,有谈话。
    主持人:有劝阻但是实际上是没有效果的。
    石强:没有效果,可能在处理刚才这个那个帅哥的时候,他处于沉迷阶段,他完全沉迷进去了。
    主持人:好,来请兴亮请说。
    刘兴亮:我很感谢这个大哥和这个大姐支持我的观点。
    刘兴亮:我认为刚才他的员工说在我们有了社交网络之前,每个公司都会有这样的员工可能会无心工作,可能是达不到考核标准被开除,都有,这个是人类几千年发展的通病,而且这是一个游戏,你比如我看到美女我想放电一下,一个很正常的现象,而且这样的游戏没有什么过分的东西。
    石强:也许你的工作里面,每个员工每天两个小时在那边种菜。抢车位。
    主持人:请回答这个问题。
    刘兴亮:首先我公司目前来说没有这种公司。假设有这样的员工我可以说首先说在我们没有这个社交网络之前,我可能有员工跑出去抽烟,抽两个小时,可能跑出去下面网吧打游戏打一会,这样的人总会存在。这些事情就是等同于你去外面抽烟两个小时,你去外面摸鱼摸两个小时,是一样的。并没有到达他心理上会影响到的毒品和让人不能自拔的情况。比如在全球最大的公司,谷歌公司他每天都会拿出一部分时间让员工去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主持人:我先看一下,石强你背后有一位女子她强烈支持你,听听看。
    石强:谢谢谢谢。
    主持人:请说。
    C:我觉得我是一名大学生,我觉得时间对于大学生是非常宝贵的。在这么非常宝贵的时间内应该干有意义的事情。
    主持人:你身边的同学就没有玩这些事情?
    C:都在玩。
    主持人:举一个实际的例子。
    C:我们朋友就是玩这种开心农场之类的,然后就是大家晚上就是计算时间,然后定闹钟,晚上爬起来偷别人的菜,因为你可以得到校园币之类的。
    主持人:你也偷过吗?
    C:偶尔。
    主持人:你也加入这个行业。
    C:这是容易受别人影响,大学生自控能力不强,这是普遍的原因,我一直都认为大学生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你比如平常的你可以出外旅游之类的也可以。
    主持人:但是你现在就不上这些网站了吗?
    C:我现在依旧在上。
    主持人:所以你也没有办法自拔,你明明知道但是你还是很难以受到影响对吗?
    C:对。
    主持人:好,旁边这位先生是反对你的,热烈掌声欢迎他。
    D:我也是一个忠实的用户,每天也上,每天大概是几个小时上,我也没有说沉迷进去,您既然说到毒品这么严重,刚才唱歌那位他自己都拔出来了,这是毒品吗,毒品吸两口过两天自己又不吸了?
    石强:戒过毒品的人很多。是很多。
    D:而且现在据我所知我们学校上校内的人至少超过90%,但是没有听说哪一个人是因为偷菜挂科的,我倒是听说玩魔兽挂科的这种很常见,但是玩偷菜真没几个。
    主持人:我看后面的还有表达不同意见的请举手。这位小姐戴眼镜的热烈掌声欢迎她,第二排最右边这位请,请简单表达你的观点请说。
    E:我觉得是一个SNS网站是心理毒品言过其实。
    E: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因为我们知道毒品的危害是尽人皆知的,而对一个SNS网站来说只是一个工具。就好比说同样是电话,有些人一天到晚打电话浪费很多时间,但也有很好的员工在电话营销当中做下很好的业绩,它只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完全看我们怎么用,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把危害渲染到这个程度。
    主持人:您既然是研究心理忙面的,我有一个问题,比如刚刚他这里头提到要有正确的价值观,偷这个东西是绝对不准的,好多人对这个偷是非常这种快感和喜滋滋,这样的在虚拟世界当中满足了心理这个,会不会转移到实际的生活昂中呢?
    E:那我想问一个问题,其实前两年的杀人游戏也是非常盛行的,我们很多人都玩过,在一个扑克牌当中有有好人,凶手,那我问一下有多少正常的成年人会因为在杀人游戏当中做过凶手之后成为谋杀犯的可能性上升呢?
    主持人:好,这个心理咨询师提供了有力的反证。黄相如。
    黄相如:我再陈述一下。刚才说到毒品,现实中的吸毒了之后我们这边做了一些统计,吸毒之后会怎么样呢,会出现焦虑不安,会出现一些起鸡皮疙瘩流眼泪啊这些腹泻等等,而在之前的南方发展研究院的一个心理学家叫何伟,他也做了一个尝试,就是长时间的去玩这种SNS,他一样会导致上述的那种情况。食欲不振、头疼、腹泻那些等。
    黄相如:那些本来就是已经心理的焦虑症。
    主持人:来兴亮。
    刘兴亮:我觉得我们现场做一个调查,我们说萎靡不振,我们看看现场有黑眼眶的吗,有熊猫眼的吗?有上吐下泻萎靡不振的吗?一个都没有吧?
    主持人:顾雄有点像。
    刘兴亮:一年前可能像现在很阳光。
    黄相如:就是有这种倾向,你如果长时间玩就会有这种征兆。你在SNS里面设置了很多小动作,在政府中是没有的,那么每次碰到人就去踩人家一脚,挠人家痒痒。那么你看到美女就要买回来当你的奴隶折磨她,你这样我觉得已经是心理变态的征兆。第二你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就是很少人会有身价过亿,甚至几十亿。那么你在这个SNS里面你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去积累了这么多的虚拟货币你又能干吗呢?
    黄相如:你满足了吗?
    主持人:满足了没有顾雄你是从这个里边走出来的,你赞同他的说法?
    顾雄:我觉得应该赞同。
    主持人:那些症状你都有过。
    顾雄:因为我有过这种症状。
    主持人:你是吸毒吧?
    顾雄:不是,以前玩,那个时候都是四五点才睡,睡得比较晚,然后第二天还有事,完了就睡三四个小时。
    主持人:你觉得你是个案还是你身边的人都跟你一样?还是更多?
    顾雄:因为我们都是上网聊天,有时候聊很晚,有时候你在开心网加了一些朋友以后,就会加到QQ上。
    主持人:你有像刚才相如讲的要美女当做你的奴隶有这样子吗?
    顾雄:我经常,就是把她买卖过来,完了就是折磨她。
    主持人:怎么折磨。
    顾雄:上面有很多,你买她的次数越多,折磨的方式就越多,去裸奔,去跳什么那些乱七八糟的。
    主持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刚刚讲的裸奔什么的,很多人是我们传统意义上当中这就是社会上变态的行为,你认为如果现在重新来看,你刚才讲的事情。
    顾雄:我觉得挺无聊的,因为那段时间玩的挺疯,浪费了很多时间,因为我是搞音乐的有的时候公司会让你写一些歌,我经常就是玩这些把这个东西就遗忘了。就是不写东西,以前是经常写歌,一个星期能写三四首。
    主持人:然后玩了之后呢,一年没有写出一首歌。
    顾雄:就是也不至于,玩的那么疯什么都不顾了,大量的减少了自己的量,如果把这些时间全部用来创作或者是编曲之类我想应该会出很多好的作品。
    主持人:那我想说你这个转折点是哪里?你怎么突然本来是把美女买过来叫她做什么要做什么的,突然想到了让你茅塞顿开了?
    顾雄:一个是就是老板他不重视我了,他说你要再这样的话,那你就爱干吗干吗去了,我们这儿不需要你这样的人。
    主持人:所以有了现实压力之后。
    顾雄:另外也是看到了关于这方面的资料,所以才促使我写了这首歌。就是说。
    主持人:王兴就讲它的正面意义。刚才双方一直在要的你有没有正面的,你有没有健康的?    王兴:我觉得游戏只是SNS的一小部分,关键是把人和人连在一起,让事情变得更容易,不管是传递信息分享东西都变得更容易。就像互联网一样,传递信息变得容易。如果说传递信息进一步变得更容易,比如要传一张照片你要洗出来传递过去这个很贵很慢,但是你现在拍了照片传到网上去,朋友立刻就能看到。看到你的状态这个就容易很多。或者你不拍照片写一句话告诉他那么就像签名档一样,拉近朋友和朋友的距离。
    王兴:这是一个很健康的事情。
    主持人:关心对方,同时表达沟通的方式一种新的工具。
    黄相如:王总是校内的创始人之一,我们就说说校内的,校内里边有一个游戏叫蛊惑仔。
    王兴:我要澄清一下我是校内创始人但是在两年前就离开了。现在我在做新的SNS网站。
    黄相如:我们在设置这个游戏的时候为什么不去开发一些积极向上的游戏。我来帮你做职业规划,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令人家堕落的,你要赚钱可以,可是你设置的这些模式不能让人家沦落。
    主持人:堕落都出来了,沦落都出来了,风尘都要冒出来了。
    王兴:我非常赞成你的观点,所以现在我已经不做校内网蛊惑仔的游戏了。我做一个非常非常健康的社交网络。
    主持人:没有做蛊惑仔的游戏,回到这边,刚才一直讲虚拟的社交网络,刚才兴亮用的是人传人可以把讯息乍听是非常有意思的但是我相信电视机前的观众还不是很了解,这种新的工具的联络方式该怎么样透过传播工具,来解释一下。从人泡人开始。
    刘兴亮:首先我很自豪地介绍一下,这是我总结的,因为目前这个SNS是从美国传过来的,因为目前我是做研究咨询的,我喜欢做总结,通过博客传递出去,SNS网站我总结现在有三大流派。
    主持人:三大流派。
    刘兴亮:第一大流派我总结是人泡人的流派,开山祖师是(英文)是美国的一家网站。是中国和他学的最像的应该是51.COM。在上面就一种人泡人的这样一个玩法,上面有很多音乐人,或者说有很多小美眉上去展示。
    主持人:为什么讲小美眉的时候都是也么开心。
    刘兴亮:当然开心了。
    主持人:你不是小美眉可以远一点了。
    刘兴亮:第二种是人玩人的那个游戏规则这样一个模式,开山鼻祖现在是典型代表叫(英文)然后在中国典型的是王兴创立的校内网以及今天被很多人所购并的开心网也是这样的游戏。人玩人。进去就是好朋友,我们进去是好朋友,偷菜因为咱们是哥们,我偷你的很开心,我们是同事,平时我见了她说话都脸后,但是我在上面见了她可以跟她搭讪,可以摸她一把,这种就是好朋友的。
    主持人:要把孩子看紧一点。
    刘兴亮:就是基于好友之间的这个就是增加朋友的友谊等等。最后一种是人传人。最后一种就是现在最火爆的美国的网站,现在中国火爆的有我们王兴同志做的网站也非常火爆,是人传人的方式,是以短消息的方式,不超过70个字,很快就一个信息,并说某某大楼着火了,很快几分钟传遍中国了,比如某某飞机怎么了,几十分钟传遍全球就是通过这样一种人传人的方式,比如我在上面有很多人关注我,我一放什么信息他们都知道。
  主持人:我们也谢谢兴亮给我们总结的,很多人不了解,通过他的介绍了解了这种新的模式通过这样的工具的确是像人传人这的部分我们特别知道,这次伊朗的整个总统大选当中,美国的有关单位投入(英文)把相关的西文,相关的传播给当地的民众,这是一种手法,从这样的方式当中你看到什么转变。
    石强:首先就是人传人的模式当中在开发的时候SNS开发的时候,应该用正确的价值观说这个是好的。如果一旦是把它当做一种在讨论人黑暗一面的这个在挖掘人的黑暗的一面的潜在,比如说每个人在偷东西的时候说你说偷东西的时候有快感,你不偷就有欢乐的快感,为什么偷东西有快感,就是在里面买卖奴隶,在中国我相信法律不允许人口买卖,要不那你说里面的买卖人口这个人的一种潜意识的,大家知道说我们的一个习惯能够影响我们的。
    主持人:相如来补充一下。
    黄相如:就是这样的你总结的三个模式我这边做了一个表格的。
    主持人:你也会总结。
    黄相如:这些是不完全的统计,就是在各个SNS里面去买汽车就是光汽车一项要浪费的时间,要浪费的时间。你先听我说完。
    刘兴亮:你调查了多少人多少个样本得出的这个结论呢?
    主持人:别急,因为你知道他也花了很多时间做的。
    黄相如:问题出来了,就这么多时间
    主持人:要让大家看一下,解释下。
    黄相如:这个解释比较长时间,就是说买一辆比较初级的汽车需要一天九个小时,20分钟到16个小时不等。
    主持人:我这样解释就是你要花这样的时间你的成本实际上是时间成本,你需要一天九个小时20分你才可以买到这个都市的贝贝,那你要买到这个雪铁龙需要的时间呢?16个小时。
    黄相如:问题是假设我们现在所有的SNS的用户数就达到一个亿初步的估计,假设这一个亿人一天浪费一个小时,        黄相如:那么一天就是浪费了一个亿小时,一年就是浪费了365个亿小时,这些时间加起来,我们之前写过一个文章,可以造十座长城了。
    主持人:时间成本很重要。
    黄相如:假设你这一个小时我们假设赚十块钱就好了,你拿去工作赚十块钱就好了,那么你浪费掉时间就是3650个亿,相当于是于中国GDP去年的一点几。如果没有这个SNS这样让人家浪费时间的话,那么全球的经济危机就没有了。
    主持人:有啊,有这么严重吗,很多人反对他,等一下这个穿白色衣服的请,热烈掌声欢迎他
    F:首先我想说一下游戏的初始阶段就是中性的,最后是因为人的价值取向变性了。之所以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呢?是因为他觉得没有其他事情比这个更有趣了,其他比这个稍微比它不无聊一点,所以才去弄这个。
    G:刚才我们大家应该达成一个共识,这个SNS网站本身是没有对错的,只是因为人的参与导致了,对于人来说当然我相信有少部分人是属于意志力非常坚强的,即使毒品放在他们身边他们也不会看一眼,这个讨论对他们没有意义,绝大部分就是属于意志很薄弱的。
    主持人:你是其中一份子。
    G:我不上开心网。因为我意志比较薄弱所以干脆就不要接触它了。
    I:我就是想说,问一下黄先生,您觉得人这一辈子都是挣钱,都是修长城,都是挣GDP吗?我觉得应该不是。既使是这个游戏本身看起来让大家觉得有些无聊,但是其实是不是能够带来一些乐趣呢?要知道现在人的生活压力非常大,很容易焦虑,是不是提供了一种释放的渠道呢,
你刚才那些讲的游戏方面的讲很多我们就不讲了,我们讲交友好吗?假设你现在的SNS的账号里面有300个好友,一千个好友给你带来什么用呢?你去维护这些好友吗?
    黄相如:这个所谓的这些虚拟的这个社交圈给你的工作生活带来什么帮助吗?
    主持人:哪一位来回答这个问题问题?热烈掌声欢迎第三排的先生请说。
    K:我认为作为一种技术手段的话,随着科技的发展,就像手机取代了书信一样,技术的发展是必然是一个社会前进的脚步,作为我们现在网络时代的话,这种网络交友也好,这个圈子也好极大的扩展了我们一个空间。现在是就我了解现在就是因为我是政府部门的,像我们现在工作当中,很多也是利用到QQ群,MSN群这种比较先进的网络手段一种工作,是一种交流,而且像现在特别是在北京你城市很大,作为网络游非常大的便捷性,可以拉近人与人的距离,也可以让你快捷地找到一个跟你志同道合的人。
    黄相如: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人的天性是好赌的,六合彩本身没有错吗?
    K:作为赌博来讲肯定是要禁止的。
    黄相如:这个是一样的道理。
    黄相如:我们这边反庐舍的时候也做了一些总结,现在的这个表格。社交网也就是说SNS到底给我们造成了哪一些危害?首先从工作上面,影响工作效率刚才已经说过很多了,导致你工作要加班,如果被主管发现要扣钱留下不良印象,情节严重的把员工给开除了,对于家庭方面的,在座的哪一位引起你的男朋友或者是女朋友就在互联网上面跟人家随便摸一摸放放电。
主持人:休息片刻回到现场,我们还有两位嘉宾来,当我们不断地在扩张它的影响力的同时,会不会造成网络上的加强更多的一夜情的出现呢?刘兴亮现在又爱眉飞色舞了,美眉马上就要出场了,待会见。

第三帕
    主持人:欢迎回到《一虎一席谈》的现场,这样的虚拟扩展不断地蔓延下去会不会助长了更多的一夜情,或者带来网络上的性泛滥,针对这个话题我们特别请教两位嘉宾,分别是女士优先,站在我左手边陈岚女士,欢迎陈岚女士。右边这位是专家北京军区总医院医学中心的主任陶然。首先我先来请教一下陶然,您刚才在台下也听到了,双方PK的很激烈。其实这里头也体现了对人性的看法,是向善还是向恶,还有是怎么制约它的发展,您的看法是什么?
    陶然:我觉得他们双方都有道理。游戏这个东西是人类必须的,不论是儿童青少年还是我们成人,首先认为这是心里的需要,也是一个人类在生活中必须的东西,这个东西比如说现在的开心网我觉得这个是由于社会的压力,工作的压力,就业的压力等等等等有很多压力和不良的情绪,每个人都会有情绪问题地玩一玩是无可非议的,但是揪其游戏的内容。
    陶然:我还是。
    主持人:关键所在。
    陶然:这个内容有点不妥的地方,起码一点卖奴隶偷东西这个违反了主流问题,这个内容我并不反对他们玩这个游戏就是这个内容不行。
    主持人:那比如男女关系呢,摸一下捏一下这是无伤大雅。
    陶然:不是,这都是一种本能的强化,比如说这种摸摸美女,什么暴力什么的。
    主持人:你去网络上摸过吗?
    陶然:没有,但是这是一种本能的想法,这些东西我们现在中国有一种不好的现象,就是把很多低俗的东西当流行了,当时髦了,这个是开心网里面偷啊,贩卖奴隶啊,摸摸美女,放放电,这些内容都是低俗的。
    主持人:刚刚有一位兴亮提到摸摸美女,泡泡妞这是人性的正常一面,兴亮就先回应一下。
    刘兴亮:我觉得怎么说呢,不仅是摸一摸。
    主持人:两只手放下。引起不当的联想。
    刘兴亮:不仅是摸一摸有可能还是结婚生孩子,就是网络上,即使我在网络上跟你结婚生孩子,可能到了现实当中你可能摸都不要摸一下,我觉得这个。
    主持人:陈岚来回应一下。怎么看待男女之间。
    陈岚:我觉得大家讲的都很好,可能是大家都忽略了,特别是反方,我以为对方是反方,忽略了一个事实,人性是黑暗和光明共存的。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是如此。网络的存在可能是让我们平时压抑的部分得到是的宣泄,但是从虚拟走向现实一般来说是不太可能的。而且他到底就是比如说是否会导致刚才你提到的是一夜情的泛滥,这个还是每个人的定力和自制力。
    主持人:你觉得在个人本身?
    陈岚:对,网络只是一个工具,然后有人是从中找到了爱情,修改人是找到了外语。
    黄相如:找到爱情比例很小。
    陈岚:我觉得是和其他所有的通讯工具或者是联络方式它产生的比例不会更多,也不会更少。
    主持人:好,陶然,她刚才说了,这个是很正常的事情,或者你即使没有这个工具,你用别的工具也是一样的。
    陶然:不是,从陈女士的角度来说,我们的人类有比如成瘾有物质成瘾和非物质成瘾,非物质成瘾就是包括了赌博,游戏,性成瘾,懒惰成瘾,购物成瘾,美食成瘾,这些都是非物质成瘾。就是没有直接进入比如喝酒,烟这些东西是一种物质性的成瘾。那么我们人类成长过程当中总有一批人他的阴暗面就像她说的,就是人格不完善,性格不完善。他有性格不完善和人格不完善的时候,往往他的认知就有改变的,就会看什么东西都比较灰暗,这部分人容易接受阴暗的东西被强化,就强化了他的本能就可能导致犯罪,一夜情就违反了社会道德规范的东西,我觉得就是说我们尽管这一部分人很少,我们叫成瘾性人格,就是就对也叫高感官,就是对特新奇的东西特感兴趣,什么邪什么怪他特感兴趣。一批这样的人。如果在我们的开心网里边有偷、触电摸美女就是非常满足他们的心理需求。
    陈岚:你不能预设所有人都是价值观没有成型都没有抵抗力,这个是对工具的潜意识不公正的。
    黄相如:我们现在讲的是这个社交网会助长会改变传统的性观念,性的趋向,是助长。我举几个例子,里面有新同居时代就是网上虚拟的一夜情的游戏,还有后宫家里让你过一下皇帝瘾,还有胡来宾馆,你在宾馆里面怎么样就怎么样。就是说这些游戏它助长了你的这种人们的传统性观念,已经在助长,在改变。
    陈岚:首先他的第一句话就有问题,他说网络的这些工具的,带来性观念的改变所以是不好的。
    黄相如:助长。
    陈岚:助长了性观念是不好的,性观念改变难道就是不好的吗?
    主持人:但是我知道陈岚也是刚做妈妈是吗?你做妈妈的时候来看待这个问题的时候会不会有一个角色上的一种责任感?还有一种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样了。
    陈岚:我觉得世界上各种关系的存在是天然的关键是个体本身成长的过程当中形成的价值观,让他今后去正确的面对这些事情,关键是在他自己,而并非周围所存在的环境。
    主持人:好,陶然。
    陶然:她刚才说的和我一样了,那么我们就是有一部分人容易被这些东西低俗的人来吸引。那么我们为什么说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是人格健全的话,都非常免疫力强,国家就没有必要净化网络,绿色上网这些东西,没有必要搞了,那么我们之所以说今天在这地说。
    陈岚:如果一定要回答陶老师的看法,有些人确实容易上瘾,但是如果要问责并不是问那些让他上瘾的工具,而是问他他的人生和价值观形成的过程当中是什么让他变的?
    黄相如:让很多人越堕落,越沦落如果没有那些工具他可能只是想象,不会做一些具体的动作。
    陈岚:如果没有网络的话,他可能会打架。
    黄相如:那不一定的。
    主持人:陶然补充。
    陶然:我的意思就是说我上来我刚才说了他们双方都有道理,就是说这个网络是高科技的产物。就是说它伴随着人类的很多青少年的成长,玩是肯定的,这是人类成长的需要,还有就是内容健康一点。因为你内容不健康就能使一部分人由于本能的强化,你不是说这一点在国外他们的分级制度非常明确,很多未成年人包括成年人也分级了,包括血腥的暴力的几点之后你得花钱。
    陶然:才能看到这些东西,成年人也往往容易受到这些诱惑的。那么我们说的就是我们能不能,你别说去偷菜,种菜,就是怎么样健康向上的。这样我们又能达到玩了游戏,还有一个健康的我们的主流的社会文化能够允许的。
    D:其实大多数人还不是这样子的,大多数人会在迷恋一会后自然就过来了。因为大多数的心理健康的人心理需求基本上能在日常生活中得到满足,他只是在新奇上满足之后,他慢慢这个东西不过瘾了就像杀人游戏不过瘾了自然就抛弃了。
    D:只有那种从小没有得到满足的人,他最终会成瘾。我们把开心网灭掉,仍然会找到其他的成瘾的行为。
    主持人:其他的替代物。
    D:他可能会吸烟,可能会喝酒,甚至可能是吸真正的毒品,那时候就只有咱们陶然老师能帮到他了。
    黄相如:你现在应该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你会允许你的孩子以前可能不知道,开心网或者其他社交网站有这么多有色情倾向的游戏,你现在知道了你会不会让他去上。
    陈岚:这样我先回答一下黄先生的问题,他说你是一个母亲,你会让你的女儿上这样的网或者是接触这些东西吗?
    陈岚:我会很肯定的回答你我会。
    黄相如:你也只是隔离。
    陈岚:我会在她成年之后,我作为母亲我会负责在她成年之前她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形成,我会告诉她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好的,这样才让她能够成长。
    黄相如:什么样的网站是坏的。
    陈岚:不,我不会告诉她,我会告诉她这个网站里有好的东西,也有一些不好的东西,但是它就像这个世界一样总是好的和坏的存在着的,你要做的是自己去识别,什么是适合你的,什么是你喜欢的什么是你需要的,这是一个家长应该做到的。
    主持人:母亲的话继续。
    陈岚:刚才那位先生说我们那个他说婚姻和性观念这个问题就不用纠正他了,因为婚姻和性本身是绑在一起的。我们要说的是就是说一夜情也好,婚外恋也好,这个是一直要受到抵制的这个毋庸置疑。因为这个和我们今天的话题无关,开心网也好或者是别的网也好。
    陈岚:都没有哪个网络平台公开说我们提倡一夜情,我们提倡婚外恋,只是有些人用它来婚外恋。
    刘兴亮:我们的社交网站是主流,它创造一种积极的交友方式,我这个观点,我们互联网发展了十多年,是朋友变成了网友,网友变成了朋友,这就是因为社交网站给我们带来了好处,朋友变成了网友北京这么大交通也不是很方便,我就是跟一虎是好朋友也不能总是天天见面,怎么样关注他呢?我就上网类似这样的网站我就会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他今天换了什么衣服我都很清楚,他今天什么动态,都变成了网友,通过网上知道了朋友的一举一种,网友变成了朋友,现在提倡一种真实的交友环境,包括开心网都是真实的交友,是一种真实的交友环境,让你把以前可能不是很好关系的朋友,通过这样的交友网站慢慢变成了你的好的关系,所以主流值观是创造一种积极形象的,对我们生活有帮助的。谢谢。
    王兴:我也想补充一下,刚才说的互联网和社交网都是加强了信息的传播,一部分是商业信息或者是教育信息,一部分是谈情说爱的信息可能会影响性观念,但是这个电话也是一样的,也可以传播信心,是教育的信息,商业的信息,谈情说爱的信息,但是没有人说电话改变了性观念,我觉得信息传播只是一个很小的方面,真正改变性观念是避孕技术,上个世纪60年代避孕技术的发达真正改变了性观念。因为它使男女在性方面平衡成为可能,但是我们为什么没有反对避孕技术,这个是比任何技术都更能改变性观念但是没有改变它。
    王兴:信心传播是很小一部分是用在谈情说爱或者是婚外恋这方面,其他是很正面的东西。就是没有游戏只有信息的传播,但是大家说的内容非常多,很多是可以把心情状态看到什么跟朋友分享这个是非常正面的东西,或者说你可能不认识某个人,但是你关注某个作家,关注某个影星他最近出了什么作品,有什么可以分享,这个我不觉得会带来这个对性观念的颠覆。
    黄相如:刚才刘总所说的网络社交真的给你带来帮助吗?其实我们大家我手上有一本杂志,这里边有采访了三个案例,他们都有几百个上千个好友的,可是这些人虚拟上的这些朋友并没有给他带来真正的帮助,反而他自己觉得都在网上交友了,现实中不知道怎么跟你各接触打交道了。所以我们还是不能说个人说他在通过这种网络社交已经找到真正的朋友或者说接到真正的生意取代这个现象。
    主持人:后面很多人想表达意见。事实上我们在网络上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而在网络上你看人传人你认识了许多人这些人到底跟你有没有进行真正的情感交流,或者在你的人生上有帮助的,请那边第一排第二位戴眼镜的这位朋友请。
    E:黄先生刚才说的在互联网上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友情,我就举一个例子,因为我爸爸得癌症,我在(英文)网上发出了问大家说有没有人知道医生?然后有很多人给我发信息,最近的一个例子说台州有一个医生怎么好,当时我不知道我不可能立马跑到台州去,而且医生在网上也查不到,就发出信息说有没有江苏台州的人知道,好多人帮我转这条信息,真的有一个人告诉我,他很遗憾地告诉我是说他问了很多医生,就是这个医生可能不是太靠谱,我就没有付出更多成本在这个。
    主持人:谢谢你跟我们分享。
    F:我想说一下SNS的目的是正确的,但是他是作为一种商业应用,是要挣钱的,为了挣钱必须吸引大量的用户来进入这个网络,怎么办只有通过提高用户年度来提高更多的人加入SNS,所以他就利用了人性的弱点,包括暴力,包括校内网的踢屁股,偷种白菜偷,利用更多人的阴暗面进入这个SNS。所以这样的话就是说反而助长了人性的阴暗面,另外就是性取向的问题,这个通过调查显示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这个用户来说,基本上处于三低人群,学历低,年龄低,收入低。这类用户是比较多的。
    F:但是他们有大量的时间在网上泡着,所以就有一个毛病,在哪个地方待多了就容易出现歪点子,所以就利用SNS这个平台,进行网络性交易,这是经常出现的。所以就是说什么呢?最终就是SNS的初衷是对的,价值取向受到一定扭曲。应该说利用人类就是想我想交朋友,这个优点来扩大更多自己的人际关系,但是而不是说拿更多人性的阴暗面做更多文章。
    主持人:谢谢大家,时间观念,现在请六位嘉宾来回答我的问题,现在这个平台当中刚才这位女同学分享的,她在及其需要的时候最陌生的人提供的是最及时的需要,节省了她选择的成本,而这位先生看到的是有些人利用这个平台助长了人性的负面,所以坦白来讲这个平台的是是非非都有不同角度来看,现在最后怎么来优化这个平台?
    陶然:我觉得还是一句话需每个人玩开心网也好,玩其他游戏一定要当这方面的主人别当这方面的奴隶。
    主持人:不要被它控制了。
    黄相如:我觉得要改变的一个人的天性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改变这些SNS的模式是很有可能的。
    主持人:那你这个要继续反下去吗?
    黄相如:我们一直反到他们清醒了不要再去设置那些模式了。
    主持人:石强。
    石强:我认为说互联网是有利于工作生活和学习的,但是坚决反对互联网出现低俗内容或者是开发思想低俗的组件。
    主持人:谢谢正方的结论。
    王兴:有一些社交网络是以游戏为主的,是低俗的,比如开心网上的游戏,这个是应该反对的。但是有些社交网络以分享信息为主的这是健康的应该支持。
    主持人:刘兴亮。
    刘兴亮:首先我要说的任何事情不可能十全十美。比如说像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完全彻底地干净,没有一个事情能够做的这样彻底,所以对新兴的事物,尤其是互联网上应该以积极的鼓励的态度去对待它,而不应该是有色眼镜,更不应该上纲上线。谢谢。
    主持人:谢谢,陈岚。
    陈岚:人有高雅的需要,也有低俗的权利,与其费力去抵制所谓你认为是低俗的东西,不如每一个人从自己做起,从自己的孩子做起,从自己的周围的环境做起,培养自己健全的人格,鉴别什么是高雅,什么是低俗以及包括尊重和宽容其他人低俗的权利。
    主持人:好,谢谢所有六位嘉宾参加今天的《一虎一席谈》,到底在这个新的世界当中,我们的传播方式改变了,新的科技让我们重新看待了人与人交往的方式,我们再看看在新的虚拟网络当中,人传人的力量就像刚刚大家说的是惊人无比的,比如说人传人我们传了什么人呢?在这个人大家看到了,这个是(英文)她的老公他给人家感觉是一个健康向上的年轻人,他发的任何一个讯息当中,所有的人都是他的粉丝团,也接受他的健康跟正面的一些力量,我们再来看看后面的,大家也知道,有人认为是恐怖分子的等号,许多人所传达的,有人说他传达的是人性最负面的地方,也透过了这个新生的世界当中,让许多人接触到了这些负面的讯息,是正面是负面这个判断价值在哪里?当然就在你的脑跟心,除了上网也别忘了花更多的时间接触真正有益的事情,来锻炼你的脑分辨你的心,价值观最后通过你的脑跟心的最后的过滤网,谢谢你的收看,下周见,谢谢。

我参加的部分电视节目:
CCTV2《环球财经连线》:谈开心网官司
CCTV2《理财在线》:网络淘金—博客真赚钱
CCTV2《经济与法辩辩辩》:聚焦虚拟财产
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社交网站是不是心理毒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