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1516篇·夜壶——旧物之三十五

(2017-12-16 21:52:16)
分类: 2017年
        夜壶的名称起得文雅,实际上就是夜间撒尿的容器。过去人家住得窄仄,家中有厕所的是少数人。赶上住胡同的,离厕所远的要走上五分八分钟,半夜三更的谁肯去厕所方便?尤其寒冬腊月天,出被窝都要下决心,甭说踏上远途只为撒泡尿了。
 
       夜壶就应运而生。夜壶式样五花八门,最讲究的是医院为病号准备的:男用的如同古代的“虎子”,大口深膛,尿上两三泡也没事;女用的有点儿怪,个儿大如马桶圈,很浅,拿着很乍眼,一般人都不知是何物。所以家庭中少有人用医用女便盆,都以痰盂代替。

        过去家中都备有痰盂,今日不见了。当时痰盂是文明的象征,可不是落后的证据。几十年前国家领导人接见外国元首,两个大沙发之间必须置放一个痰盂,聊着国事备不住还吐一口痰呢!外国没痰盂,早年痰不知吐哪里,大概不好意思吐就偷偷咽了。

        痰盂由于接尿,也有俗称尿盆的。尿盆不一定只接尿,有时也接大便。尤其家中有小孩,每到方便之时就会唱戏般地哼唱,妈妈我要拉屎,妈妈我要拉屎。我家楼下有一孩子,这句诵经般的唱词让我听了好几年,以致他一出声哼哼,我鼻腔里就会有味儿。

        不知哪一天起,家用夜壶消失了。有厕所的房子成了标配,公共厕所早起排队倒尿盆的景观成为了一代人的记忆。在过去的穷日子里,排队是生活中的日常。从买东西到上厕所都可能排队,排队倒尿盆刷屎盆的现象如同中世纪的习俗一样在当时的首都胡同里随处可见。夏天清晨的北京,胡同里买早点的、遛鸟的、上厕所的、倒尿盆的互相打招呼,构成了最具人文价值的一道风景,曾被许多东西方摄影家定格在胶片上。幸亏呀幸亏!

2017.11.24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