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沙黾农
沙黾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185,567
  • 关注人气:61,3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给您孩子阅读的沙氏小小说(二)

(2021-06-27 06:00:26)
标签:

教育

情感

时尚

娱乐

杂谈

分类: 小小说
给您孩子阅读的沙氏小小说(二)
给您孩子阅读的沙氏小小说(二)
      年轻时、年富力强时写了好几百篇小小说,出版过几本“微型小说集”,还担任过微型小说创作社团的理事、常任理事、副会长呢;作品也散见于各文学期刊,其中也不乏获奖作品。
      我觉得我的小小说作品具有独特风格,故名之曰“沙氏小小说”,别人模仿不得拉我还觉得我的作品不但充满着幽默,还投射出睿智,很适合开启中小学生的“发散式思维”,对于他们提高作文成绩肯定不无裨益。
      准备将我的小小说中适合中小学生阅读的作品整理出来,编辑成一本集子,奉献给孩子们的家长——我的“沙粒”,这项工作早就想做了,力争今年完成!
      现刊出几篇作品,请您读后再给您的孩子看看,希望您喜欢,更希望您的孩子喜欢,但愿对他们写作文有所帮助。

第九篇:八十年代情话录
   仲夏夜,在深圳的一座公园里,一对恋人的谈话将我惊醒。
“我得到一条信息,你爱我,爱得很深,是吗?”
“这条信息反馈得真快!”
“看来是真的了!太好了!我……我恨不得……恨不得承包……”
“承包?承包什么?”
“承包您的全部爱情!”
“小点儿声!你的喉咙,调频调幅、立体声似的。你就不怕难为情?”
“我不怕难为情,难为情怕我!难为情见到我,比高速公路上的轿车跑得还快。”
“不许你大声说话,又不是做广告,不需要搞得人人皆知!”
“不会有人听到的!这儿是公园里最幽静、最没有人来的地方,是恋爱的特区!”
“尽管如此,我仍然希望你的声音向下浮动一级!”
“请原谅!我实在太激动了,我将担任你丈夫,是任期制……”
“任期制?”
“一直任期到我的终身!”
“你真的……真的不变心?真的会信守合同?”
“真的!我爱你的政策五十年不变,一百年不变!”
“不过,我父母会……他们会想出种种法子卡我们,两个人一道卡,双卡!”
“就是两面针也不用怕,我也有针,有一根永远爱你的方针!”
“他们会说你没有文凭。”
“没有文凭不代表没水平。”
“他们会说你工资偏低,会说现在是‘既要买领带又要买录像带’的时代……”
“录音机要双声道的,洗衣机要双缸的,电冰箱要双门的,是不是?”
“你说的和我妈说的、和原版的一模一样!”
“我不需要你父母的赞助!”
“可我父母说,没有这三个‘双’,你就别想跟我成双,就别想‘两户一体’!懂吗?两户一体,你一户、我一户,合成一体……”
“假如我不能自筹资金,那怎么办?”
“他们说,那就……就把‘一体’的‘体’字拿掉一横……”
“‘体’字拿掉一横?”
“变成一休!”
“一休?日本动画片中的那个小和尚一休?”
“对对对,你这聪明的一休!”
“想叫我成和尚?”
“是和善,不是和尚。我希望你能和和善善地跟我父母谈谈,他俩不是机器人,是有感情的,会通情达理的。”
“那我引进你的思想,去试试……”
“不好,那边草地上睡着一个人,还拿着远程录音机!”
“快……”
   ……

    第十篇:漂亮的耳朵
   人最难看的地方是耳朵?他家里的墙上贴满了画,有一张画着中国古代的四大美女。唉,不看她们的耳朵则罢,一看耳朵,美貌全无;死盯着看,耳朵越来越大,更显得每个人都丑陋极了,简直成了一只只猫!
    他顿时领悟到,为什么世上那么多文人都尽情地用文字去描写、赞美人的眼睛、嘴巴、鼻子,什么柳眉杏眼,樱桃小口,高高的鼻梁……,甚至还去歌颂人的头发,下巴、牙齿……,可就是没人去描写人的耳朵如何漂亮!
    他不觉笑了起来,也许是我们人类在自我解嘲吧,耳朵分明已很丑陋了,还希望它长得越大越好,说什么越大越有福,越大越长寿。猪的耳朵才大哩!……怪不得如今有那么多女人戴耳环,那是为了转移视线,便视线下移……;还有,人们都说双眼皮比单眼皮漂亮,可每个人的耳朵都是“双耳皮”,这,为什么没有任何人说漂亮!?
    他越来越不能容忍自己长着这么一对奇丑无比的耳朵!他想起有些姑娘嫌自己的眉毛长得太粗,便索性剃光用眉笔勾勒出细细的一笔:他想起许多肥胖症患者去美容院拿掉身上的脂肪:他想起瑞典有位名叫雅珊的女子足球明星,为了增加在球场上奔跑的速度,毅然割掉了双乳!
    他割掉了自己的双耳!
    如今,尽管他的听力受到极大的削弱,可是,他认为自己比天底下所有的人都美多了;而别人则从他失去双耳的头部发现,我们每个人的耳朵是多么漂亮!

第十一篇:一句话新闻
   (据县有线广播站记者泉氏、盾浩报道)
    人民的优秀儿子、忠诚的久经考验的革命战士、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党代会代表、我县珍珠养殖业杰出的奠基人和开拓者、原县珍珠养殖场场长、县水产局纪委书记、水产公司董事长、水面管理局局长、水产资源筹备处处长、防止水面污染学会研究员、县职称评定小组副组长、县对外贸易促进委员会委员、外引内联咨询部第三副部长、县农科所顾问、县第二中学名誉校长、县志办专员、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理事、老干部钓鱼协会主席、县老年迪斯科联谊会秘书长、运河书画社社长、县门球俱乐部裁判长、县中国象棋队特约教练管宽同志不幸于1998年4月5日17时23分在百忙中去世。 

第十二篇:书痴
    剧作家沙叶新路过书店,总忍不住进去看看。每每购得一册好书,插架之前,总毕恭毕敬对书三鞠躬,算作欢迎仪式。 
    他家中藏书万余册,尤以古今中外剧作最多。书橱上贴有一纸告白:“本室图书,概不外借,亲朋好友,免开尊口”一次有好友硬要借,他执意不肯,客怏怏而去。他又觉不妥,连忙跑到书店买了一本给友人送去。某年亲友结婚,他买了几本新书,题上“君子之交淡如水,秀才人情纸半张”送去。妻说,哪有结婚送书的?书痴道:“书乃我的命,我把命部送上了,这个礼还不重?”
    沙叶新常寻僻静之所写作,每到一地,向接待人员提出要求便是:借辆自行车。这样可忙中抽闲去书店逛逛。一日在一家旧书店花一角钱购得《赵云嵩诗选》,系中华书局1937年出版,封面有大画家徐悲鸿题字:“赠新城兄过瘾  悲鸿  二十七年十二月六日九时一刻”,封底还有一首七言绝句,也是徐悲鸿手迹,诗曰:“夜来芳讯与愁残,直守黄昏到夜阑。绝色俄疑成一梦,应当海市蜃楼看。”题字及题诗比书的价值高多了,书痴喜不自禁。
    近几年,书痴常出国访问。每到—国,必去书店转转。前年去美国华盛顿市一图书馆参观,接待者竟拿出沙叶新的几乎全部著作,令书痴惊异不已。书痴回国,若书太多太重,便用省下的外汇将书寄回。
    书痴曾对妻儿戏言:“我生命垂危时,如竖起二指,并非是说多点了一两根灯草.而是指此生尚有两本书没来得及读!”

第十三篇:逆反
    人世间有许多事的发生和发展常出乎人们意料。比方说,我岳父是研究甲骨文的专家;我岳母也是一名教授,她对儒家思想最重要的文献《论语》颇有研究。照理说,他俩的独生女、我的妻子应该对中国传统的文化很有感情。可是恰恰相反,我妻子真有点数典忘祖,她对西文的文艺理论倍感兴趣,挂在她嘴上的不是但丁、歌德便是什么“夫”和什么“斯基”。
     我呢?也挺怪。我父亲是交响乐队指挥,会四国语言;我母亲是歌唱家,她用美声唱法唱出的意大利语歌曲博得过无数次掌声。而我,他们的长子,却有点望“洋”兴叹,仅会几句“洋泾浜”,我在省京剧院任编导,整日痴迷于文明古国这一古老的艺术。
     这样,我和妻子就常常会闹矛盾。记得在布置新房时,我请人泼墨写了几幅字,而她却买来两幅油画。我过生日时,她总要送我一盒大蛋糕,轮到她过生日,我就去买二斤面条。
     有一回,我和妻子都患了感冒,一道走进市里最大的一家医院。挂号时,我当然挂号中医,用不着问,又替她挂了西医内科的号。半小时后,我们不约而同地拿着处方到药房取药。
      碰面时,妻子向我抱怨,给她看病的“西医”大夫很固执地给她开了一盒中药——板蓝根冲剂。
      我对妻子说:“我想要板蓝根还要不到呢!”
    “真的?”
    “给你   开了什么药?”妻子关切地问。
    “西药——速效伤风胶囊!”

第十四篇:无独有“偶”
    报纸有时也为自己做广告。瞧:欲登征婚启事者请与本报广告科联系,收费合理……
    此刻,广告科的门关着。上班时间还没到。
    她等候在门外,戴着那种通常只有外科大夫在进行手术时才戴的大口罩。
    他也在门外等着,戴着一顶只露出双眼、将头部其他地方都罩起来的筒式厚绒帽。
    她不认识他。
    他也不认识她。
    她觉得他有点怪。
    他也觉得她有点怪。
    她感到不太自在,就从布兜里取出毛线来织。
    他也显得很受拘束,便从衣袋里拿出一张晚报。
    毛线团人她手上滑落到地上,正巧滚到他脚下。
    他俯身拾起线团,上前两步,恭恭敬敬地交给她。
    她接过线团,点头致谢,又感到有点失礼便摘下口罩,说了声“谢谢”。
    他很费力地摘下厚绒帽,连声说:“不用谢!不用谢!”
    她觉得他长得不错,尽管看上去有四十岁。
    他感到她很美,“顶多三十六七岁。”他在想。
  “你是来……”她开始发问。
  “你是来……”他想让对方先说。
  “我……”她有点结巴。
  “我、我……”他“结”得更厉害。
    心照不宣,都明白了对方的来意。
    楼下是报社的印刷车间,此刻,印刷机忽然发出欢快的、有节奏的声音。
    她再次发问:“您在哪儿工作?”
  “钢铁厂。咱们厂……男女职工比例是十比一。”
  “ 哦,怪不得……”
  “您在哪个厂?”
  “纺织厂。我们厂连足球队都是由女职工组成的。”
  “哦,怪不得……”
  “我是下了很大决心才到这儿来的。”她说。
  “我也是的。听谤说这样做不大能……“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已经没其他法子了。”她叹了口气。
  “试试看吧。”他安慰着她。
    她壮起量子:“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他脸红了:“某男。您呢?”
    她有点生气了:“某女!”
    他忽然觉得自己失礼了,赔罪似地拿出了一张纸:“这是我打的底稿。我叫什么,我的条件,我的要求,上面都有。”
    她张大眼睛看着:“您没有写多大住房,没有写拿多少工资,为什么?”
  “写那太俗气。”
    她高兴极了,也拿出一张纸:“瞧,我也没写。”
    他脱口而出:“人贤惠最可贵!”
    她认认真真地看了看他。
    他也郑重其事地瞧了瞧她。
   报社广告科的门开了,有人请他俩进去。
   他征求她意见:“咱们进去不?”
   这回,她脸红了:“我看……”
   半小时后,他俩走进了另一个门——公园的大门……
   (沙注:后来有一出春节联欢晚会上喜剧小品内容或是……我这小小说发表在他之前……我没计较此事,能给小品作者以启发,能博得电视观众的笑声,也是我的荣耀!)

第十五篇:迎亲路上
     城里人迎亲,用“TAXI”、“小面包”把新娘子接过来;乡下人大多只能让新媳妇坐拖拉机。在这片山区,连拖拉机也少见,女方只好坐二轮车,骑车来接的当然是新郎馆。
    今天是小王的大喜日子,他一大早就穿上新装,骑着辆锃亮的“永久”去山那边的刘庄接新娘。
    十来里的山路凸凸凹凹,一会儿前轮高,一会儿后轮高,但眨眼工夫,小车便驰进了刘庄。
    不多会儿,新郎驮着如花似玉的新娘往回骑,十来里的山路仍然凹凹凸凸,一会儿前轮低,一会儿后轮低,像是没花时间,小王便在家门口下了车。
    车后架上空空的!人呢?小王吓傻了,一阵头晕,瘫倒在地上。
    乡亲们急忙给小王掐人中,捏虎口,过了半个时辰,新郎才苏醒过来。
    这时候,穿红披绿的新娘子出现在山顶上,正低着头一步步地朝新家走来。
    怎么回事呢?
    城里人结婚的规矩多,山里人办喜事的习俗更多。原来小王起大早动身之前,爹娘再三向他交待:“按俺乡里的规矩,接新娘的路上你只准向前看,千万不要向后看!”
    那边刘庄的亲家也反复向女儿叮嘱:“平日里嘻嘻哈哈不打紧,今儿个坐在新郎身后,一路上可不作兴言语!” 
    新娘噘起嘴。“一句也不许说?”
    做爹的一拍桌子,“半句也不能说!随他走大道抄近路,任他骑得快蹬得慢,你尽管坐在后面不问事,他总归是把你往甜窝窝蜜屋屋里拖!”
    小两口在半道上遇到一陡坡,新郎浑身都是劲,加力往上踩:新娘不忍心,轻手轻脚地下了车。
    新郎光记着“只准向前看”,不知身后的心上人已经落了地:新娘只顾着“一路上不作兴言语”,眼巴巴地望着小王越骑越远。
    事后,新郎的丈人说:“唉,该言语的时候得言语!”新娘的公公道:“嘿,该往后看的时候得往后看!”

第十六篇:营养导向
    某君单身,颇富有,好读书,有怪癖。不久前,此君一举为自己订了8瓶牛奶,问其何故,答曰:“报纸上的营养导向出了问题,有的文章说早晨喝牛奶有营养;有的说晚上喝有营养;有的说空腹喝好,有的说饭后喝好;有的说放糖喝好,有的说不放糖好;还有的说生喝好,有的又说一定要煮开了喝;甚至还有文章说……到底如何喝牛奶才有营养?我只好多订几瓶,按每种喝法喝一瓶,这样总会有一瓶牛奶是有营养的!”

(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