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沙黾农
沙黾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185,567
  • 关注人气:61,3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给您孩子阅读的沙氏小小说

(2021-06-26 06:00:38)
标签:

教育

娱乐

时尚

情感

杂谈

分类: 小小说
给您孩子阅读的沙氏小小说
给您孩子阅读的沙氏小小说
      年轻时、年富力强时写了好几百篇小小说,出版过几本“微型小说集”,还担任过微型小说创作社团的理事、常任理事、副会长呢;作品也散见于各文学期刊,其中也不乏获奖作品。
      我觉得我的小小说作品具有独特风格,故名之曰“沙氏小小说”,别人模仿不得拉我还觉得我的作品不但充满着幽默,还投射出睿智,很适合开启中小学生的“发散式思维”,对于他们提高作文成绩肯定不无裨益。
      准备将我的小小说中适合中小学生阅读的作品整理出来,编辑成一本集子,奉献给孩子们的家长——我的“沙粒”,这项工作早就想做了,力争今年完成!
      现刊出几篇作品,请您读后再给您的孩子看看,希望您喜欢,更希望您的孩子喜欢,但愿对他们写作文有所帮助。

   第一篇:
给您孩子阅读的沙氏小小说
   (应作者要求,题目等放在正文后面)
 “‘有志者事竞成’?屁话!我替你码过了,你有再大的志也成不了!吭哧吭哧地写了这么多年,半个字也没发表,你要能发表半篇小说,哪怕是两句话呢,我把头剁给你!……毛头哭了你管不和?他是我一个的?你再不管,我抓把盐把他腌起来!……行哎,你一边抱毛头还一边写!写有什么用?人家隔壁老李,有名又有利,把墨水倒在纸上都能拿出去发表,稿费呼呼地朝家寄.你呢?每月两块钱稿纸、五毛钱复写纸、好几张邮票,有汇款单来吗?只出不进,还写得有滋有味哩!前门后门都没有,写了谁要你的!……你还写!我的话是耳边风?……好哇!你小说写不出来,把我的话写下来,写我的话有什么用?我的话能发表吗?……”
         哟,不是发表了吗?
             沙黾农

第二篇:祝福
    三年前我过生日那天,妻子要给我买生日蛋糕,可她又病了,我就自己去买。
    在食品店柜台前,我买好蛋糕刚要走,发现身旁有位姑娘因钱没带足而把蛋糕推还给营业员。我替她付了两角钱,她显得有点过意不去,拎着蛋糕非要问我的名字、地址。说要把钱寄给我。
    我没有告诉她,问道:“明年的今天,你还会来买生日蛋糕吗?”
   “会的,每年的今天都是我的生日!”
   “你是给自己买生日蛋糕?”
    她点点头,“我一个人在南京念大学,只好自己来买罗!”
    我告诉她,我也是今天过生日。
    她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天真得像个小姑娘。
    尽管年龄不同,可我们都诞生在“历史上的今天”,这使得我们亲近起来。
   “来,交换蛋糕,相互表示祝福!”
    她的提意太美了!互换蛋糕时,我觉得出现了世界上最隆重的仪式。
    又是多么的简单,没有留下名姓,没有留下住址,我们便分手了,相隔十多米后,我们同时转过身,高高地举起右手,摇着:又抬起左手腕,看了看手表。
    第二年、第三年,我们都如期在那食品店的柜台前相遇并交换蛋糕。
    今年,我又去给自己买生日蛋糕,却没有见到她。她也许是已经毕业,分配到外地去了。我敢肯定,无论她在哪里,此时此刻,她一定会遥祝我生日快乐,就像我祝福她一样。

第三篇:入微
    那天早晨,大林穿上崭新的军装,从村东头一路小跑到村西,来向她告别。
    她故意不开门,却打开了窗户,当大林出现在窗口时,“咔嚓”一声,她给他偷拍了一张彩照。
    这张照片她托人洗印了两张,一张自己留着,一张要寄给大林。
    这天下午,她怀揣着一封信,跑到十里外的邮筒前,一看邮筒上标明的邮递员取信时间,已超过了半小时。她围着邮筒转了好几圈,不愿意把信投进去。
    天快黑了,她决定把信带回家,明天一大早再来,尽管来回要走两小时。
    信封里装着她心上人的照片,她怎么舍得让他在黑咕隆咚的邮筒里过夜?

第四篇:也是《一件小事》
     鲁迅的《一件小事》也许是给我印象最深的一篇小说。很多年来,我多次梦想着能象小说中的“我”一样,碰到一位“满身灰尘,刹时高大,愈走愈大,须仰视才见”的人力车夫,他所做的虽是一件小事,“却于我有意义,将我从坏脾气里拖开”;然而,类似这样的人和事一直没遇到,我的坏脾气便没见好转,近来竟发展到动不动就发牢骚,甚至于……
    不过,我仍在尽力寻找一—
    昨日下班后,我独自在一家饭店用餐,二两饭加一菜一汤,;三个小碗仅占据桌面一隅,餐桌的大块“地盘”被两位戴校徽的大学生占用了:两只书包、两瓶啤酒、两个酒杯、四碟炒菜、一只烧鸡……
“也来吃点吧!”戴眼镜的大学生用标准的普通话邀请我。
“别客气,一道吃!”另一位小伙子也异常热情。
“你们好阔气!”我既象是赞叹,又象在嘲讽。
   没戴眼镜的说:“我们好久没这样大手大脚了!”
“是过生日?”
“比过生日还开心!”
“要出国留学了?” 
“不是。”
“还有比出国留学更值得你们庆贺的事么?”
   他俩都开怀笑起来,戴眼睛的小伙子告诉我:“燃烧了八年的战火就要熄灭了!”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听懂他的话。
   没戴眼镜的补充道:“两伊战争即将结束,这,不值得庆幸吗?”
   竟然还有这样的人存在于我们这块黄土地上!“我这时突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肃然起敬后所产生的力量同样能“榨出皮袍下而藏着的‘小’来!”
    昨夜,我几乎没有睡着,今儿整整一个白天,也记不清到过哪些地方和干了些什么,更不清楚别人在忙什么(看上去大家都很忙),然而,“独有这一件小事,却总浮在我眼前,教我惭愧,催我自新,并且增长我的勇气和希望”。

第五篇:歪打正着
     他很想当教师,可是,他既无文凭也无“后门”,乡里的中、小学年年添教师,总也轮不上他。
      听讲北京有个“鲁迅文学院”要招函授生,唯一的报名条件就是交四十块钱,很快,他便成了“鲁迅文学院”中的函授学员。
      每个月,文学院总要寄一份学习材料给他。由于他的家乡地处水网地区,邮路不便,学习材料便被邮递员先送到乡政府广播站,再通过“广而告之”节目播放取信通知。这样,每个月,喇叭里总要传出这样的话:“苏育生同志请注意了,鲁迅文学院给你寄来了材料,请尽快来取!”
      他连续三年参加文学院学习,这样的广播便多达三十六次,连娃娃们都知道了有个叫苏育生的人在一个名叫“鲁迅文”的学院里学习。
      今年乡里有一个语文教师的空额,校长说:“赶快把那个苏育生请来,他在鲁迅文学院学习了好几年,当名中学语文教师还不绰绰有余吗?”

第六篇:一分钟会议
     故事发生在春节前两天,车间门口贴了张通知,要求已婚职工下班后到车间办公室开个重要会议。会议内容没透露。
      开会了,工会组长老李站起来说:“今天的会议将由咱们车间刘主任讲话,往常开会他总要大说一通,今天改‘大说’为‘小说’,他的发言最多不超过一分钟。现在他还没到。趁他没来之前,咱们先活跃活跃。我出三个谜让大家猜猜,猜中有奖!瞧,我这儿有三袋糖果!”
     不感兴趣的人没吱声,赞同的人连连叫好。
     老李出谜了:“今天到会的有三十一人,我熟悉的有三十人——猜一计划生育用语。”
     车间里爱猜谜的人很多,大陈第一个喊出来:“只生一个!”
    “对!生人只有一个。”老李扔下一袋糖,会场顿时活跃起来,原先不吱声的人也开始嚷嚷了。
    “大家不要随便讲话——打一计划生育用语。”原来又是个谜!
    “控制人口!”好几个猜谜能手同时报出谜底。老李把第二袋糖拆开,把糖果撒开去。
    “第三条谜,”老李提高嗓门道,“停止生养非计划内的孩子——猜自行车上的两个部件。”
    “车胎!”有位性急的大叫一声。
    “再想想,反正少不了一个‘胎’字。”老李道。
    “外胎,刹车!”第三袋糖落在猜中者手里。
      这时候刘主任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他望望大家,又看看手表,发言了:“今天的会议内容嘛,其实老李刚才已经讲了,在节假日期间,希望大家,尤其是到外地探亲的同志,别忘了要计划生育,请牢牢记住这三条谜!只生一个、控制人口、外胎——刹车!现在宣布散会!”

第七篇:四个人一刻钟打六架
     这个不该使人发笑的故事虽然很短,但叙述起来倒挺麻烦。为方便起见,请允许我给本故事四个主人公各起一个容易让你记住的名字:红男、红女、绿男、绿女,其中红男、红女是一对夫妻,绿男、绿女乃夫妻一对。
       这两对夫妻是邻居,平时并无什么接触。在一个下雨天,红女从东边往家走,绿男从西面走回家。红女不小心滑了一跤,看样子跌得不轻。绿男在雨林中并未看清是谁跌了跟头,下意识地跑上前将跌跤人扶起。
       天下的事有时就这么巧,就在绿男将红女扶起的一刹那间,两人的爱人(红男、绿女),同时在家门口出现,这下可不得了了,红男上前一把拽住红女的衣领,给了妻子一记响彻云宵的耳光,大骂其“甩”,什么地方不能倒,为何要倒在另一个男人怀里?绿女醋劲大发,猛地向前冲去,一头撞在丈夫胸上,大骂其“活丑”,光天化日之下占另一个女人的便宜。
        红女被丈夫一记耳光打得天旋地转,清醒过来以后,委屈地对丈夫说:“我并没有叫他扶我,他这么做也是出于…..”
       红男并没有听妻子把话讲完,只知道是绿男主动……,于是发疯般地冲向绿男,上去就是一拳,紧接着又是一脚,边打边骂:“你敢调戏我老婆!你、你……”
       绿男根本来不及作任何解释,便慌忙招架,但挡不住雨点般迎面而来的直拳,终被打得鼻青脸肿。
       绿女见丈夫被打得如此之惨,想必其原因完全出在红女身上,一气之下。抓起路边一块石头朝红女砸去,正好击中红女脑门。
      红女满脸血污,哭声号啕地扑向绿女,揪住对手头发……
      此时,红男已将绿男牢牢压在自己身子底下,当他转眼间看到自己老婆头被打破,便迅疾丢下已无招架之力的对手,一个箭步出现在绿女背后,飞起一脚,将绿女踢到三步之外。
       绿男被打得气息奄奄,他抬眼望望红女,心想我好心将你从泥水中扶起,你却……,哼!他咬着牙爬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向了红女,一口咬住红女的耳朵!
        ……
        有位文武双全的人打着伞在一旁目睹了这一切“唉,”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四个人一刻钟之内竟然打了六场架,中国人的火气也实在太大了!”他准备写信给《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申请将这场“循环赛”列入世界纪录。
        我不知道这故事叙述清楚了没有,为了进一步帮助大家弄清“六架”的全过程,请参阅下图——
给您孩子阅读的沙氏小小说

第八篇:每件事的发生都有着特殊的背景
“记者同志,我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别把录音机对着我,也不要记录…….
“当时,我绝对没有想到是为了维护中马两国人民的友谊,真的,确实没这么想!
“事情再简单不过了。前天,下夜班路上,我捡到一只皮包,打开一看,里面全是洋人用的钱。是在夜里,我不敢一个人站在街上等失主,就赶紧跑到派出所。民警同志认识这些钱,说是有一万多美金。我从没见过这么多钱,不瞒您说,当时我心里还有点害怕哩!我想早点回家,可民警同志非要我留下姓名才让走,我只好让他看了看身份证。今天早晨听说经过民警同志的努力,终于找到失主。我刚刚才晓得失主是一位马来西亚的商人,我怎么会在前天就想到为了维护中马两国人民的友谊呢?
“看来你是非要我说出点什么来不可啰?…….好吧,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我可从来没跟人讲过!
“嘿,怎么说呢?就不说了吧?…….好,说就说吧!
“我妈妈是个清洁工,刚解放那年就开始扫大街,一扫就扫了40年,直到去年扫不动了才退休。妈妈40年来扫出的垃圾能堆成山,也扫到了许多行人丢失的钱物。妈妈单位里有一本拾物交公的表册,妈妈40年来上交的手表就有148块,金项链17条,金戒指36个,钱包266只,至于硬币、钞票什么的,多得无法统计。有一回……我能在阳台上站一会儿,等一等再说吗?…….
“有一回,妈妈在马路边拾到一个刚出世的女孩,这个女孩就是我!…….我很爱现在的妈妈,但有时候也…….”
“好了吧?明白了吧?不需要我再说什么了吧?”

  (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