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二次去美国(二)—— 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2007-02-17 21:21:55)
标签:

尼亚加拉

大瀑布

旅行

分类: 旅行流水账
2006年6月10日 星期六
这天是周六,美国人都不上班,程先生由于家在温哥华,也只因为我去才留在公司的,所以周六也没事,就提议带我去尼亚加拉大瀑布。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早上八点钟,我们开车出发了。车先沿11号公路往北,然后上90号公路沿着伊利湖转向东北。伊利湖水碧蓝碧蓝的,浩浩荡荡,像海一样望不到边。我陶醉在这美景中,甚至觉得尼亚加拉瀑布也无所谓了,就在这里坐着看一天的风景,也是一大享受。
这里位于美国北部,毗邻加拿大,因此公路上车不多。天也是碧蓝碧蓝的,飘着朵朵白云,这样的天,我似乎只有在很小的时候见过。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快到布法罗,也就是水牛城,转上了190号公路。公路从水牛城中穿过。从外表上看,水牛城是一个在美国相对老的城市,有一些上了点儿年代的建筑。
中午,我们到了尼亚加拉瀑布。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尼亚加拉瀑布位于美国和加拿大之间,在连接伊利湖和安大略湖的尼亚加拉河上。河两边的美国和加拿大分别有一个城市,都叫尼亚加拉城。不过美国这边的城市,看起来最多能算个小城镇发育过度,加拿大一方的才是真正的城市,高楼林立,整洁宽敞的街道。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还没有走到瀑布,远远地,就感受到了巨大的轰鸣和漫天的水汽。美国这一侧是尼亚加拉河的上游,从上游走下去,只见到尼亚加拉河水奔涌而来,突然消失在前面。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人都说尼亚加拉瀑布从加拿大一侧看比较好看,为了弥补这个遗憾,美国方面一是建了一个230英尺高的观光塔,一面可以遥望尼亚加拉瀑布全景,另外一面可以看到彩虹桥的全景。
塔里有高速电梯,乘电梯下到码头,可以乘船从水里去近距离体味瀑布。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不知道为什么,站到这么壮观的瀑布前,我想到的却是这些水从哪里来?这么大的水应该是多少流量?看来工科的就是没有那艺术细胞,至少也要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船的名字叫“Maid of the Mist”,翻译过来叫做“薄雾中的少女”,充满诗情画意。从码头上船,每人发了一件雨衣,蓝蓝的非常漂亮,中国制造。船离开码头,开始向瀑布驶去。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先经过美国瀑布,美国瀑布分两部分,主瀑布还有边上的一个小瀑布—面纱瀑布。船越往前走,水汽越大。四处弥漫的水汽,使我不得不小心地把相机藏在雨衣后面。过了美国瀑布,开始靠近马蹄铁瀑布。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这个瀑布更加壮观,呈半圆形,酷似马蹄铁形状。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再靠近,滔滔不绝的水,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从天而降,真是如李白诗中所说:君不见,尼亚加拉之水天上来。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这时候,人、船都笼罩在水汽中了,微风过来,跟雨水打到脸上一样的感觉。此时,相机已经藏无所藏了,镜头上整个蒙上一层水珠,擦不胜擦。我只好放弃拍照的念头,把相机装到口袋里了。
下了船,我们又沿着瀑布旁修的栈道,爬到瀑布旁边,再去感受一下天上来的瀑布之水。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上了岸,程先生带我去了连接美国和加拿大的彩虹桥。
彩虹桥是一座公路和人行的桥,桥不长,一端连接美国,一端连接加拿大。从美国这端上桥前,有一个单向开的门,门口贴着提醒的文件:如果你不是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请带好你的旅行证件再通过此门,否则有可能被美国拒绝入境。我摸摸兜,护照硬硬的还在,就在门口拍了张纪念照,放心地走过了门。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上了桥,隔着栏杆,中间是机动车道,从加拿大一方过来的车辆排着队等待入关。沿桥往加拿大一方走,桥中间有一个牌子,标志着国界线,走过这个牌子了,我就“进入”加拿大了。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从桥上看,尼亚加拉河水蔚蓝,这种颜色似乎只有从九寨沟的照片中看到过。不远处尼亚加拉瀑布的会依然流淌不息,弥漫在层层水雾中。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到了加拿大一侧的关口,桥栏下面就是加拿大一方的尼亚加拉城了,可以看到下面整洁的马路,宽敞的街道。
我突然有一个想法,想到加拿大关口试试,看是否容许我去加拿大转一圈儿。我进入加拿大移民局办公室,静静地排在过关的队伍后面。轮到我了,我走上前去,递上护照,小心地问:
“您好!我是中国人,我想临时入境游览一下贵国?就转一小圈儿,半个小时即可。可以么?”

年轻的移民官员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的护照,问我:“你有加拿大签证么?”

“没有。”我说。

“那你需要签证。”移民官说,“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去纽约的加拿大领事馆申请签证,二是去布法罗的加拿大领事馆申请签证。”他看了看我,迟疑了一下,然后回头向另一位看来是负责人的人耳语了几句。那位负责人不住地点头,然后走上前来,拿过我的护照,问我:
“姓名?”

如实回答。

他拿了张表填了起来,姓名、护照号、国籍、时间等等,然后拿起我的护照,连同那张表,递给我。

看来事情成了!

我大喜过望,连说谢谢!在我后面的程先生也连声感谢。

我接过那张表格,一下子愣住了,上面写的是“Allowed to Leave Canada”,意思是:允许离开加拿大。

我进入加拿大了么?我疑惑地看看官员,他微笑着看着我,我又看看手里的纸:“允许离开?我还没进入加拿大啊。我应该从你后面的门进入,然后从另一个门离开么?”

“不,先生,从你进来的门离开。”移民官说着,也笑了起来。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出了门,我请程先生给我和这张表格,以加拿大为背景,拍了张纪念照。事后证明,这张照片弥足珍贵。
下午两点多回来到了美国关口,排在一队来自韩国的游客的后面。前面关口的黑人移民官老兄一看来了这么多人,立刻大感头疼:“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来凑热闹?”他看了看手表,说:“现在不是好时候,四点钟也不是,你们应该凌晨两点钟来,那时候人少。”开完玩笑,他把他们的材料收上去,请他们在后面的一个休息区等待。我走去另一个关口。这个关口的移民官要过我的护照,看了看我的签证,问我:“从加拿大来?带了什么东西?”

我说:“我去了,他们不让我进,给了我这么一个东西。”我扬了扬手上的加拿大移民官给我的表格。

他伸手要了过去,看了看,放在桌上,说:“好了,你可以走了。”

“我的文件?”我向他要那张纸。

“这个留下,你可以走了。”

完啦,我珍贵的纪念物。

程先生说:“要不咱们再去加拿大要一张?”

我说:“算啦,太远了。”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后来我们回去客户公司,谈起这件事,每每引起哄堂大笑。不过,客户公司的会计师道恩为我们分析了这件事,我觉得很有道理。
他认为:在加拿大方面,尽管我们没能过关,但是我在的地方已经是加拿大的领土了,如果我自己回去了,移民官不知道,也就罢了。然而我走过去,跟他们说了,那么他们就知道我已经踏入加拿大的土地。然而,我没有合法的签证,也没有做违法的事情,鉴于此,他们给我签发了一个允许离境的文件。
而回到了美国,这个文件提供给美国移民官一个证据:这个人没有进入加拿大,那么就不需要再多检查什么了。然而,证据必须留下。
当然,如果我不出示这个,顶多多问几句,还是能过关的,毕竟我有美国的合法签证,而护照上又没有加拿大的入境纪录。
看来会计师跟律师一样,思维比较严谨并且遵从法理。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那张在桥上的照片,成了这件事唯一的物证。
第二次去美国(二)—— <wbr>撼人心魄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其他请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