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人相伴梅花瘦5——细说电视剧《来不及说我爱你》

(2010-09-13 15:04:38)
标签:

来不及说我爱你

电视剧

曾丽珍

李小冉

钟汉良

文化

    昨天一鸡血写了四篇博客,今天爬起来看了看,很ORZ自己,照那样子写法,只怕一个月也写不完,作为一个有专栏要交,有长篇要截稿的人,我觉得不务正业的鸭梨好大,所以改变策略,重点写写几集重头戏。今天就讲讲最JL的第二十二集,JL是激烈不是鸡肋哈……要强调一下。

    五、瓶沉簪折知奈何

    当初小说在网上连载的时候,有个文绉绉的名字叫《碧甃沉》,想当初某匪正是少年不识愁滋味,成天在拗文艺女生情调,卖弄自己认识的几个生僻字,结果是……中间那个字无数人不认识,据说连经销商补货,都对发行说:“那个碧什么沉……”发行同学怒了……家编怒了……于是再版的时候,改回了大白话的名字《来不及说我爱你》,俗虽俗,起码大家不会说不上来书名。当时用白居易的诗作文案,晋江无数人不理解,写着写着他们终于理解了,可是还总有人不时冲上来问,这首诗是讲私奔的,跟文有啥关系啊?在这里就不讲诗了,因为我对古诗也是一知半解,大家有兴趣可以好好研究下白居易的那首诗。

    二十二集是最激烈的一集,感情的爆发,矛盾的冲突,观念的冲撞,爱情的转折,全在这一集。这一章写的时候的情形还历历在目,我一边揪着纸巾一边飞快的打字,没停顿没思考,一气呵成。没想到一转眼,五年过去了,它会在屏幕上丝丝入扣的出现在我眼前。

    这一集一开始,是志得意满的谨之,谨之回来这段戏虽然是电视加的,不过有小说的原台词在里面。就是程司令说的那段话,原本是程谨之的大嫂说的。她从女性的角度剖析了这个男人冷血薄情,并且小说里还有一句:“谨之素来有大志,我倒不担心她会吃亏。唉,只是谨之年轻,此时想要的,未必就是她以后想要的。”

    电视里的程谨之此时也以为自己得到了,并自信满满说要经营婚姻,却不知道,这样得来的婚姻,正是彻底失去的开始。

    电视细节又一个得力之处,是静琬下火车那段。她走的时候是慕容夫人,回来的时候,各大报刊已经刊登启事,变成了与慕容沣毫无关系的前侍妾尹氏。但是下火车的时候,派头仍旧是十足,站台上有岗哨有沈家平带着人来接,其它车厢都被拦住了不放,好让她安全下车。小说里写一个细节,兰琴伸手扶静琬,她没有让扶,电视也很好的注意到这点,兰嫂扶她,她没让扶。此时的静琬,有气有怒,以一个刺猥的心态,来对待这个世界。顺便表扬一下那个嵌着“承州”两个大字的站牌,特意给了两次特写镜头,以提醒观众注意此时剧情发生的地点已经是承州,剧组的细腻周到,从这种道具置景上,可见用心。还有个细节也很有趣,当静琬一言不发朝前走的时候,旁边的卫兵一个立正,这个立正动作不标准(我们对群众演员要求不能太高哈),但是导演的用意是明确了。

    信之被和静琬分开,慕容沣这点心思还是有的,这是他和静琬的私事,而且信之是谨之的哥哥。

    当静琬推开门之前,钟汉良坐在房间角落的沙发里,然后静琬推门,先在门口顿一顿,一步步走进来,手持婚书,摔婚书。摔在脸上,钟汉良那个表情哟……小冉给力!钟生给力!连配音都那样给力!静琬急怒之下的喘息声都清晰可闻,而我在百忙之中竟然还能留意到字幕打错了一个字。最绝的是慕容沣一伸手,李小冉往后一退,不让他碰到自己。而钟汉良原本眼睛望在地下,为什么啊,因为此时慕容沣心虚啊,后来他才正眼看静琬,鼓起勇气说:“静琬,你要体谅我……”

    这一段两个演员都入了戏,后来我倒过去看到第三遍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两个都加重了呼吸的频率,正常的呼吸是不会全身发抖的,只有怒极了或者气极了或者情急之下,才会全身发抖。李小冉一直是全身发抖的状态,而她大叫:“我不要这样的天下!”之后,钟汉良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而李小冉眼睛发红,眼底全部是泪光,这是真哭,点眼药水拍出来不是这样的效果,只有真哭眼睛才是红的。大段台词之后,静琬终于意识到这个事情既成事实了,李小冉含着泪水说完白头偕老那句话,转身就走,慕容沣去拉她,然后静琬给他一耳光!

    这一耳光打得很让人心痛,李小冉是跳起来打的,因为钟汉良比她高。其实小冉有168,但是钟汉良有183,这一段看得人太心碎了,连后面的强吻戏都让人不忍心看,两个演员都很给力,钟帅哥扳脸都扳了好几次,我都怀疑小冉是不是真的被他弄疼了,然后是纠缠中拔枪,慕容沣还下意识摸了下枪套,才发现枪被静琬拔走了。两人对峙。

    小说里的这段慕容沣其实是在耍无赖,为什么静琬打了他一耳光,他反而去吻静琬?因为他觉得静琬一个弱女子,知道自己要娶别人,肯定要跟自己闹,但顶多也就是闹闹。他觉得这个事情是可以解决的,她是可以哄好的,所以他是做好了“哄”的准备来的,静琬打他,他就以吻来哄她,表示自己还是爱她的,有跟恋人吵架经验的人,可以体会下,有时候千言万语,比不上恶狠狠一个吻。但静琬不吃这套,静琬拿到枪之后他并没有太担心,他就耍无赖,说你开枪啊,打死我得了,咱们一了百了。他知道静琬不会开枪,他知道静琬也爱他,觉得静琬就是在闹,让她发泄发泄就好了,他的如意算盘就是让她发泄完了自己再哄哄她。电视里没一了百了四个字,但慕容沣的态度差不多,上前抓着枪口对准自己,就叫静琬开枪。因为两人心里都清楚,她是不会开枪的。

    静琬也知道自己不会开枪,她情绪崩溃了,说出自己怀孕了。

    后面的戏一气呵成,相拥而泣,李小冉这一段演得特别给力,她满脸泪水摸着钟汉良的脸,说沛林你就要当爸爸了……太煽情了……特写只看到两个演员的眼泪纷纷往下掉……以前我老在小说里写漱漱的眼泪,这就是漱漱的眼泪……然后慕容沣不哭了,想起他的事业他的大计了,开始恢复冷静理智了……静琬往门外奔,被他拉住了。这一段全部是哭戏,李小冉哭起来很好看,真正的梨花带雨,据说琼瑶阿姨选女演员的一个标准是,哭起来要好看。一个连哭都好看的女人,必然是美人。 

    然后是“一辈子”的心碎质问,静琬说如果不是他堂堂正正的妻子,这个孩子她绝不会留下来。是这样么?错了,大错特错,其实这是谈判技巧,这两个人摊牌,相当于一场感情谈判,静琬之所以看到报纸上的公告后没有继续出国,而是返回承州,也是抱了一线希望。她希望这个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她希望能动之以情,让慕容沣改变主意,她告诉他怀孕的事情,也是为这场谈判增加筹码,结果她失败了,她和孩子加起来也比不上慕容沣的野心——小说里是野心,电视里是责任,对辖地百姓的责任。

    其实静琬很聪明,她威胁慕容沣,慕容沣不买账,于是她将事件升级,在这里要赞一下导演,本来这场戏拍不好的话会乱七八糟很难看,结果人物的动作设计都挺巧妙,包括冲到窗子上去要跳楼——我特意留意了李小冉还穿的是高跟靴子,她刚爬到窗台上,就被钟汉良给捞下来了。哎,个子高胳膊长就是有好处啊。那一捞其实也挺有美感的,因为不是使蛮力,而是借巧劲,把她给抱下来了。

    静琬口口声声让我去死,真的要死吗?不,她其实挺爱这个男人,而且爱惜自己和他的孩子,也爱惜自己的生命。起初她是想走的,结果发现谈判失败,慕容沣可能真的要金屋藏娇,把她关在这里了,她就冲到窗台上去了。慕容沣被彻底激怒了,为什么前面她怎么闹他都不怒,这时候他倒怒了?因为惹毛他了,更重要一点,是他开始怕了。他怕她是真的要寻死,所以他怒了。

    这一场两个人都绷着,而且事件一步步升级,情绪也一步步升级,前头说了,慕容沣是有点匪气的,他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了,把静琬给掐住了,说出我要你全家给你陪葬这样的狠话。静琬跳楼是吓唬他,他说陪葬当然也只是吓唬她。不信可以想想后来静琬逃走了,慕容沣也没把尹家人怎么样,两个人都已经心碎了,放狠话伤害对方。

    先踹茶几然后摔门,哎,沛林啊,你脚疼不?手疼不?最重要的是,你心疼不?

    你一定很心疼吧,你还从来没这么对待过静琬呢。她还在沙发上喘气呢,被掐得直咳嗽,哎,细节啊细节。李小冉摸着脖子直咳嗽,这是被掐后的本能反应,太逼真了,不信各位掐自己试试,其实是本能会咳嗽的。

    还有个细节要说一说,为什么连叫了几声沈家平才进来,这么大的动静,他当然躲老远了。上司俩口子在打架,当下属的当然要知趣回避一下。所以直到慕容沣怒气冲冲的叫人,他才小心翼翼的走进来。慕容沣叫人把窗子钉死,这个行动直接刺激了静琬,请注意李小冉当时的表情,表情和眼神啊,这种地方最见功力了。她知道自己是被关起来了。笼中鸟,插翅难飞。还要赞一下那个发鬓微松的造型,又美又弱又楚楚楚动人,真是我见犹怜啊。

    电视里加了慕容沣跟程信之的对手戏,还有程谨之和许建彰的戏,拍电视和写小说一样,每集一段高潮过后要松一下,有张有驰。所以这一段爆发戏之后,就是比较松的几段。在这里要提一下的是许建彰的话,他说到薛平贵二美团圆,没错,此时慕容沣就打的这个主意。代战公主是程谨之,他想要委屈静琬当王宝钏了。

    三姐来了,此时请注意静琬的睡姿,手型很美,捧着睡的,我叫这种睡法为公主睡,导演你对画面的追求简直令人发指啊发指,真是细节控。有多少观众会留意手睡得美不美啊,是不是只有我这种同样细节控的人才会……

    静琬睡得迷迷糊糊,三姐摸她的头发,静琬喃喃叫走开。因为她下意识以为是慕容沣,因为她被关在这里,能进她房间的人肯定只有慕容沣,结果发现是三姐。三姐这个时候以一种母亲的情怀抚慰了她,然后下楼,观众才恍然大悟,哦,原来三姐是慕容沣请来劝说静琬的。

    又到好看的男女主角对手戏,静琬本来坐在床尾,她在用指甲划床栏,这种小动作可传神了,不知道是演员自己设计的,还是导演精心安排的,立刻表现出静琬其实心乱如麻。然后慕容沣推开门,这个推门也挺有讲究,他推开的幅度很小,说明他很小心,试探着推门看看静琬在做什么,结果静琬一看是他,冲上去就要关门。两个人在门边拼了一下力气,静琬当然力弱,她还把手给弄了,于是慕容沣终于进来之后首先关心她的手,被她甩开之后,他讪讪的讲了一句闲话:“今天怎么这么早睡觉啊?”

    静琬明明还没有睡觉,他讲这闲话什么意思捏,因为他总要讲句话来开场啊……他对静琬仍旧抱着一个“哄”的态度,就是做小伏低,哄得她安静下来,哄得她肯乖乖待在这金屋里,哄得她肯接受这个现实。

    静琬的态度也很明确,不接触不谈判不顺从,于是慕容沣以退为进,说自己走了。静琬以为他真走了,小心的走过来看——在这里大家可以注意另一个细节,窗帘后有交叉的黑影,是钉上去的木板的影子,对不起我又细节控了。

    慕容沣当然没有真走,他继续一个字:“哄”。后来他提到静琬的家人,这是静琬的伤心事,因为她是悔婚出走的,父亲一直没原谅她,登报脱离父女关系,她有家也难回。于是再次崩溃了,哭了,这个时候她很脆弱,基本上完全无依无靠,在这个世上,她发现自己无依无靠了。哭的时候慕容沣帮她擦眼泪,她没拒绝,因为她在情绪里,这个男人她仍旧爱,没办法,人在极度脆弱的时候,会有一点点恍惚,不过很快她醒悟了。眼前人早已经不是可以倚靠的良人,而是把自己陷入绝境的负心汉。

    咬手戏也是小说里本来就有的,包括原台词:“怎么像小狗一样,动不动就咬人。”“出出气就算了,当心伤着咱们孩子。”说明什么,慕容沣此时还是那个心态,让她发泄一下,继续哄。静琬筋疲力尽了,说:“不要脸。”

    这三个字很切实,慕容沣此时的态度就是拉下脸面来,一直哄着她。后来继续纠缠,又吻,又咬,又打。最后有一句台词,是小说里没有的,电视加的,但加得很好!就是慕容沣说:“尹静琬,今生今世,我都不会放开你。”加的太给力了!后面的戏也非常好,镜头本来是侧面的特写,换了俯拍,慕容沣说不放开,说完之后,两个人情绪又崩溃了,再切回侧面的特写,钟汉良慢慢松开手,注意李小冉的捏成拳的手和呼吸的哽咽,再俯拍,配上那个配乐,当时一下子把我眼泪煽出来了。   

    何必啊,何苦啊,慕容沣最后那个姿势很赞,带着一种小心的放手,好像是猛然悟过来什么似的,然后李小冉翻过身去蜷缩起来,人在受到伤害后会蜷缩的,因为这是婴儿在子宫的姿势,是人的本能。然后慕容沣慢慢的也无力的躺在了床上,两个人姿势差不多,都已经筋疲力尽了。都知道对方明明是爱着自己的,可是也明白过来再没办法收场了,因为自己要的,对方已经给不了了。

    钟汉良最后流了一滴眼泪,这一颗眼泪大家细看下,点睛之泪啊,从眼中缓缓滑落一直流到他抵住额头的拳头上。演员情绪真的很到位,可以看到他额头上的青筋,人不是那种情绪下是拍不出来的。

    沈家平来敲门,沈家平其实本意是打算来成全慕容沣的,他说路上结冰了,要把汽车停车库去了。他给了慕容沣一个冠冕堂皇的留宿理由。做下属做到这份上,不容易啊。当时写的时候,想着一句宋词:“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静琬虽然留洋,但以她的国学底子,是懂得这首词知道这句话的,不过这可刺心了,因为作词的人讲的是李师师。

    电视里此时是特写,李小冉一直在哭,眼泪往下掉,切回慕容沣的特写,他无奈了。

    沈家平来的不是时候,话也说得不太对头,慕容沣看了看哭得全身发抖的静琬,知道自己不能留下来,留下来更让静琬伤心,所以他起来了,走了。走之前还一直看正哭的静琬,走出去他连门都没有关,失魂落魄了。可能这个时候心里就已经明白,哄是哄不好静琬了,这事真办砸了,问题大了。

    最后是沈家平关的门,镜头切回房内,静琬一个人捂着床罩哭,静琬也绝望了,她发现自己如果再不想办法,就真的要被关在这里一辈子了。

    一脸不高兴的慕容沣坐在车里,等着程谨之一起出去。沈家平真是给力,在车边走来走去,很担心的看慕容沣的脸色,怕他失态,怕他爆发,怕他一怒之下,这边又没法收场了。   

    旗袍店的戏加的很好,不过也可以体现出程谨之的不聪明,还女诸葛呢,完全不懂得男人心理。这不是戳他心窝子么?此举之愚蠢,可以跟后来她送慕容沣一块怀表相提并论,太蠢了。

    谭师傅的双关语出现了:“人穿衣服,这衣服也穿人啊。”

    再次戳慕容沣心窝子。

    承江冰湖场景第一次出现,太浪漫了,这一场我原本在剧本上没有看过,所以初次看到电视画面的时候,顿时惊艳。这一场让我想起《兰烬》里面,颜志禹带重兰去看梅花,十分红处便成灰,锦绣江山,却原来是,良辰美景也枉然。

    慕容沣还在尽最后的努力,想让静琬能够接受现实,并且讨她欢心。而静琬绝决的掉头而去,她不稀罕。

   

(我的天啊,光这一集我就罗嗦了这么些废话,我到底在写什么啊……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