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人相伴梅花瘦3——细说电视剧《来不及说我爱你》

(2010-09-12 19:09:54)
标签:

来不及说我爱你

电视剧

曾丽珍

钟汉良

李小冉

文化

三、英雄无奈是多情

    有人说,这部戏里慕容沣其实挺暴力,老在摔在东西。而我拿到DVD之后,第一个念头是,如果把慕容沣所有打砸东西的戏全部剪出来,一定很有趣。其实慕容沣这个人,典型的军阀少主,是很有匪气的。小说里有这么一段描写,是程允之说的:“谨之又不傻,像这种如意郎君,天下哪找得出来第二个来。除了家世差了一点,才干相貌年纪,样样都叫人无可挑剔……”

    小说里的壅南程氏不过是富商巨沽,就可以说慕容沣家世差,他确实家世差。前天我一时兴起在官网写了一段《承江雪》,里面讲慕容沣的父亲慕容宸,他完全是个粗人,没受过多少教育,而慕容沣的生母赵七小姐是世家出身,她嫁到慕容家之后,才慢慢把慕容家里的环境与氛围改造过来,但中国都是从父系讲家世,所以在程氏眼里,慕容家世很差。

    慕容沣十二岁的时候生母去世,他在温情教育上其实是缺失的。我的另一部民国背景小说《夜色》里面他曾经出来打酱油,那时慕容沣不过十六岁,已经禀承父亲的重任,作为承派的特使,过江南到符远,去跟另一派军阀易连恺谈判。而在《来不及说我爱你》里面,也曾经通过静琬之口说道:“我听说这六少,自幼就在军中长大。那年余家口之变,他正在南大营练兵,竟然亲临险境,最后以少胜多,一个十七岁便做出此等大事来的人,如今必然能够临危不乱。”

    无可否认,小说里的慕容沣比电视里的慕容沣更有军事才能,在事业上也更成功。因为这个民国架空系列我是倒着写的,先写了三公子的故事,再倒过来写慕容沣,所以没办法改变设定,他必然是一个事业很成功的军阀。而这么一个从小在军中长大的人,虽然留过洋,受过很好的教育,但是骨子里是有点匪气的。包括他提到儿子,那段戏很煽情的,静琬骗他喝了掺药的洋酒,他以为静琬已经原谅他了,对着静琬他说了许多心里话,包括对孩子未来的规划。如果是个儿子,他就要放到军中,好好磨练,将来必成大器。因为这是他父亲对他的教育方法,就是从小把他丢到军队里。

    电视里加了一个细节,让人称妙的细节,是说他十八岁的时候,慕容宸就给他一把枪,叫他带着人去剿匪。这一点其实很能说明慕容宸对他的磨练与期许,也正是这些事情,造就他的性格。这样一个人,行事肯定不会温柔小心,当然他也有温柔小心的时候,比如对着静琬。但他骨子里的匪气,是磨不掉的,而且作为一个军阀,一个独霸一方的人,他习惯了一切东西属于自己。

    所以当静琬发现情况不妙,以结拜兄妹来诓住他的时候。这段戏大赞啊……大赞,钟汉良那个表情变化,大家有时间一定要倒回去细看一下,大赞!小哇你太给力了。从惊喜期待到失落灰心,千言万语几秒钟之内,你太给力了!

    结拜兄妹之后他很伤心,这里省掉了一场戏,结拜的时候他跟静琬喝酒,这段省掉了,小说里静琬听说喝酒有点怕,她怕什么,她知道慕容沣对自己有意思,所以她故意提出来结拜兄妹,而慕容沣如果一旦发作,撕破脸面借着酒劲真的对她动粗,她其实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喝酒的时候她就有点怕。不过慕容沣是真的爱她,喝完之后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电视里慕容沣捧酒狂饮,完了之后摔坛子,摔完坛子拔出枪来“砰”得开枪就打碎灯,小说里是开枪打碎了花瓶,花瓶后是窗子,于是连窗子一起打碎了,不过这些细节未梢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当时确实无处发泄,一怒之下就开枪拿东西出气了。楼下的卫兵听到枪响,全都冲进来。在督军府里有枪声,当然是很不正常的,所以卫兵都冲进来了,冲进来之后慕容沣也冷静了,他让所有人都出去,这时候小说原文跟电视有细微不同,主要是人物的语气与表情,上原文:

    沈家平说:“六少,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慕容沣道:“既然是不当讲的话,就不要讲了。”沈家平一大篇说辞一下子噎在了那里,慕容沣看到他张口结舌的窘态,倒忍不住哈哈大笑,说:“你讲吧,讲吧。”

    为什么小说里的慕容沣这个时候会哈哈大笑?他心情其实很差,但小说里的慕容沣不仅是个军事家,还是个政治家。政治家的特点是,任何状态下其实挺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且随时能够取舍,慕容沣是个政治家,虽然因为结拜的事情他很失态,但马上他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他在自己亲信面前也很能掩饰自己的情绪,他笑着叫沈家平讲,其实他心里知道沈家平要说什么。

    而电视里的慕容沣脸色沉着,拖长了声音又重复了一遍:“讲啊!”这点正好显出电视剧里慕容沣的定位,电视里的慕容沣不是一个政治家,更不是一个阴谋家,他只是一个单纯的军阀,这个人物因为改编情节的需要,比原本小说的定位要心机更浅一点。

    沈家平举了慕容沣父亲娶五姨太的例子,慕容沣马上说强扭的瓜不甜,他对静琬是真爱,可见一斑。静琬人在他的地盘上,他要做任何事其实都没人能阻止,但正因为是真爱而不是单纯占有之心,所以他表现的很尊重静琬。

    他对沈家平特别强调了一句:“这桩事情不许你自作聪明,那姓许的如果在监狱里少了一根头发,我就惟你是问。”这段说明,他作为权力的掌握者,其实很明白下属或许为了讨好自己,会干出杀掉许建彰之类的事情。不用慕容沣暗示,很多人乐意替他除掉情敌,而慕容沣担心沈家平会错了意,所以特意交待他,不要去干这样的蠢事。

    小说与电视的不同,还在另一处细节的处理上。在静琬结婚前夕,慕容沣微服,悄悄到乾平(电视里是乌池)去见静琬了。写到这里来讲讲几个地名,乾平对应的其实是北平,描写上可以看出来,小说里曾经写乾平是“故都繁华”,这里的乾平自然是北平。然后乌池,说实话当年我随口诌了这个地名的时候,做梦也没想到它某天会公然出现在电视机屏幕上,所以看到乌池两个字的时候,我华丽丽的笑场了。小说里另一重要城市昌邺,则是武汉,因为昌邺夹在永江与顺河之间,这是武汉典型的地理特征,它夹在汉水与长江之间。

    小说里的永江非常重要,因为慕容沣就是不甘心与昌邺政府划江而治,从而选择联姻程氏,但永江一次也没出现在电视里,倒是承江成为重要的场景。在小说里,结尾也是在永江之上,慕容沣最后一次吻了静琬,并要求她离开程信之,结果静琬没有同意。回到永江岸边后,慕容沣就下定决心,杀掉程信之。

    天堑难逾,小说里之所以写到这条江,是想借着这江水,表现天堑难逾四个字。江水隔开的并不仅仅只是两岸,更重要隔开的是人心。

    好像又跑题了,接着讲慕容沣冒险去见静琬。在小说里,他其实是去跟程家谈判,然后见静琬,这是一种政治冒险加爱情冒险。就像我们现在出差兼办私事,不过对慕容沣来说,他是三军统帅,潜入敌后风险是很大很大的,他之所以亲自前往敌后与程家谈判,一是向程家表达自己的诚意,二是这个时候心上人就要嫁给别人,所以他无论如何要见一见心上人,并且说服她跟自己一起离开,结果政治冒险成功了,程家代表昌邺与他达成了协议,做成了圈套,他先佯败,然后击溃颖军一直打到了乾平。但爱情冒险却不算成功,他没有能游说静琬跟他一起走。但这一见,也最终促成静琬逃婚,可以说是他们爱情的巨大转折点。

    在电视里,减掉了去跟程家谈判这个背景,慕容沣更显得儿女情长,看到静琬要嫁人的报纸,立刻抛下前线不管乔装改扮去了乌池。所以电视里的慕容沣并不是政治家,小说里公私兼顾的慕容沣,才是政治家。

    不过水榭相见那段拍得真美啊,当静琬推开门的时候,我同她一样,从背影就认出了那是沛林。这里细节处理的很好很好,静琬有点仓惶的关上门,李小冉把人物心理把握的很好,猝不及防看到心上人,还是身为敌军统帅的心上人,赶紧关门,怕别人看到了他。

    情绪爆发在吻戏,这场吻戏特别好看,慕容沣说:“你担心我?”然后就是狂喜了,心上人担心自己,这当然是两情相悦的表现,于是吻了,开始是强吻,静琬还挣扎,到后来,就成了接吻了,不挣扎了,有回应了,两情相悦所以情不自禁,哎,拍得太好了,这一段。

    而这是慕容沣第一次得到静琬的回应,在之前都是他追求,静琬躲,或者避,或者诓他,或者故意跑题,第一次得到真切回应的慕容沣情不自禁了,于是把静琬的扣子给扯了。也引出了后面的茉莉花一段……

    我觉得光吻戏和船戏,就够我写个万儿八千字的,我的天啊,这个观后感到底要写到什么时候为止?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