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人相伴梅花瘦——细说电视剧《来不及说我爱你》

(2010-09-12 12:34:25)
标签:

来不及说我爱你

电视剧

曾丽珍

钟汉良

李小冉

文化

    写在前头的废话:在这世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人或者事,作为一个特殊的普通观众,此系列文章写的是我自己对《来不及说我爱你》的一些观后感和想法,或许有幕后的故事,以及一路来经历的点滴,或者也有我对电视剧里一些遗憾。这部剧改编自我自己的小说,我早就说过,对它我抱着一种近乎于父亲的心态,虽然没有全程参与拍摄的过程,但我知道那是自己的孩子。所以父亲眼里的孩子,当然是怎么看怎么爱,哪怕电视剧有些缺点,那也是自家孩子的毛病,怎么看都不算缺点。所以请大家无视我的王婆心态,自卖自夸。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估计不会按剧集的顺序来,还没看过电视剧的,请慎入,因为肯定涉及大量剧透。

    一、闻得弦歌知雅意

    作为一个细节控作者,遇上一个细节控导演,简直是一拍即合,相见恨晚,太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了。记得当时跟曾导谈剧,她首先提到小说的一段,就是吃面摔筷子,静琬问:“大哥,你怎么不吃了?”慕容沣笑了笑,问:“你怎么不说了?”曾导当时夸这段写得好,其实当初小说在网上连载的时候,大部分读者并没有注意到这两句话里的张力,反倒把注意力放在了后头一个强吻——当然了,吻戏总是比较抢镜,可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其实吻戏前的话,才是情绪着力的重点,电视剧这一段也拍得十分牛叉,在这里要赞一下李小冉和钟汉良,李小冉当时有点怯怯的问:“大哥你怎么不吃了?”而钟汉良的表情——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截图,哦哦,特写镜头太给力了,他慢慢的抬起眼睛来看李小冉,面条兄你是无辜的我知道,但是下一秒,换镜头,摔筷子。

    看到这里我狠狠拍了一下沙发扶手,导致我娘瞪了我一眼,我在心里说,曾导给力!钟汉良给力!面部特写可以清楚的看到钟汉良的眼神与表情的细微变化,太抓人了。如果导演不是吃透了这段,没有给特写而是给中景的话,就完全不会这样出彩了。

    当然细节上也有遗憾,大部分是因为拍摄条件限制所至。当初谈到外景地的时候,我提出沈阳的大帅府,其实这个方案基本是不可行的,开机的时候已经是深秋,把全队人马拉到零下二三十度的沈阳去拍三个月——想想就是不可能的任务。横店有横店的好处,取景方便,而且各种风格建筑一应俱全。不过横店也冷,因为《佳期如梦》和《来不及说我爱你》差不多是同期拍摄,导致我对拍电视剧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冷。去探班的时候浙江正在下雪,我穿着羽绒服羽绒裤,还冻得一说话就口冒白雾,这是我对拍摄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千山暮雪》看来又是冬天拍摄……我打算去订一件超长羽绒服。

    跑题了,回来继续说细节控。

    《来不及说我爱你》里头有三场京剧,至关要紧。在给《电视剧》的专栏里,我写过这三出京戏。在这里就着重来补充一下。

    在小说的原文里,慕容沣这个人很渣——对不起即使我是他亲妈,我也得实事求是的说,他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小言男主。在写这部小说之前,我刚刚写完了《寂寞空庭春欲晚》,在春晚里头,我写了一个情圣。小玄子啊,你是真情圣。所以写《来不及说我爱你》的时候,我就想一定不要再写一个情圣,我要写一个自私男主。

小说里的慕容沣,是个私生活很轻率的少年统帅,所以在静琬去承州见他的时候,作为引见人的余太太,有这么一句台词:“今儿是名角纪玉眉的压轴《春睡》与《幸恩》,纪老板的戏可是天下一绝,等闲不出堂会。”看小说的人或许以为这是一句闲话,但实质上小说里头,纪玉眉与慕容沣,确实是有私情的。三小姐将静琬安排到后面用茶,然后派人去通知慕容沣,有人在后面等着跟他私会。慕容沣去了,但这种事情都是暗示,三小姐的人对他说的也是暗语,他只知道有旧相识约他,并不知道约了自己的人是谁,他以为是纪玉眉,所以他敲门的时候,叫的是玉眉。扑倒静琬之后,场面就很尴尬了。

    电视剧里对这段的处理,其实比小说好,电视剧给了慕容沣一个将计就计的充足理由,他是为了摆脱常徐二人的监视和觊觎,才故意敲门叫玉眉。

    因为小说里纪玉眉与慕容沣确实有私,所以我写的时候,特意通过余太太之口,提到了《春睡》与《幸恩》这两出戏,这两出都是出自昆曲《长生殿》,这里两出戏名,一是暗示纪玉眉跟慕容沣曾经有私情,着重点在“幸恩”两个字。二是暗示全书的悲剧走向,是像《长生殿》一样,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君王终究为了他的江山社稷,牺牲掉爱人。

    作为一个深受《红楼梦》影响的作者,一直想要学着“无一字无来历”“草蛇灰线,伏笔千里”,所以这里余太太提到的戏名,是一种暗示与伏笔。当年基本没有读者看出来,我自己也懒得特意去提醒,这次正好说一说,当年写小说时这句看似闲话的用意。

    因为电视剧里把纪玉眉这个人物省略掉了,所以电视里这一段唱的其实是昆曲《牡丹亭》。

    很可惜电视里省掉了另一段慕容沣与静琬听戏的戏,因为那段其实是全小说的点睛之处,对《武家坡》这出戏的议论,也正好说明了慕容沣与尹静琬两个人人生观和爱情观的不同,不过虽然省略了听戏的场景,这段至关重要的对话还是保留了。他们对玉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的议论,换到了西餐厅,在吃蛋糕的时候说出这一大段台词。不过对于电视剧本身而言,慕容沣与尹静琬的爱情冲突,不像书中那般以决绝收场,所以将这一段淡化处理,也是正常的。

    还有一个遗憾,是慕容沣与尹静琬被关在屋子里的时候,慕容沣越窗而去,静琬情急之下,脱口说道“不,我要跟你一起。”——当时小说在晋江连载,有读者在下面留言,说痴子啊痴子,“我要跟你一起”这句话可不是轻易说得。当时的晋江远非今日之晋江,读者之中藏龙卧虎,火眼金睛,常常一句话看透我的本意——静琬这句话,真不是轻易说得,说出来,就是一生。

    小说里静琬翻窗不便,毅然撕了旗袍,也是为了说明她的个性。她是受过新式教育的女性,不拘小节,勇敢独立,和慕容沣以前见过的女人都不一样,也为静琬后来决绝而去留下伏笔。她有“素手裂红裳”的刚烈。

    电视里这段改为窗钩挂坏了静琬的裙子,暗示与双关就淡化了许多。

    不过曾导有一处细节处理得比小说里好。在慕容沣与程谨之结婚的时候,戏台上唱的是《梅妃》。

    因为小说里纪玉眉与慕容沣曾经有私情,而静琬此时下落不明,所以这里提到唱《梅妃》,其实是一主一副两条线。副线是纪玉眉暗合《梅妃》这出戏,而主线是静琬暗合《梅妃》这出戏。

    这一段唱词我要打出来给大家细看:“展鸾笺不由得寸心如剪,想前时陪欢宴何等缠绵。论深情似不应藕丝轻断,难道说未秋风团扇先捐……”

    小说里我没写慕容沣听到这戏的表情,但电视里处理的比小说要好,特意加上了慕容沣的反应。慕容沣听到这段唱词的时候,大家可以去截图,钟汉良这段表情,他那个一闭眼,简直又让我拍沙发扶手,什么叫椎心之痛,这就叫椎心之痛。台上一字一句都像是刀子,逼得他忍无可忍站起来,非常的失态。

    大婚的日子,是不能唱《梅妃》这样不吉利的戏文。所以小说里特意写,三小姐问:“这是哪个外行点的戏?”古人讲究避讳,就像现在婚礼上也不会放失恋的歌。所以点这出戏的人,肯定是对戏文不了解的,是个外行。而小说里,写到婚礼堂会最后唱的是《大登殿》,这是薛平贵与王宝钏故事的最后结局,是一出既吉祥又热闹的戏文。作为婚礼堂会戏的压轴,它是很合适的。

    在这里懒得长篇大论讲《大登殿》,就直接引用下百度百科:“《大登殿》扮演着大结局的重要角色。好人个个得道,坏人个个倒霉,“君民同乐亿万斯年”,端的是喜气洋洋。王宝钏在寒窑中苦苦捱过的十八年,有了这么一个安定祥和的结尾,也变得云淡风轻,成了花开富贵图中一笔无足轻重的点染。”

    这一出是吉祥富贵戏,薛平贵左拥代战公主,右封王宝钏皇后,十足真金大团圆。而在小说里,一边唱着《大登殿》,慕容沣与程谨之举行了婚礼,一边是静琬被关进了治安公所,又病又伤。与婚礼热闹场面形成强烈的戏剧对比。

    在这里我觉得有点遗憾的是,电视剧里所有的戏文唱词没有字幕,导致观众不知道戏台上唱的是哪几句。所以失去了一种很好的效果。在静琬逃婚的时候,戏台上唱的是《玉莲盟》,同样没有字幕,但导演通过静琬之口又强调了一遍,由她来告诉程信之,说她走的时候,戏台上正在唱“我去锦绣解簪环、布裙荆钗,风雨相依共偕百年。”这一处强调非常好,让这段戏没有白唱。观众也清楚的看到了,她逃婚时的心境与期许。

    静琬不是因为贪图荣华富贵而逃婚,她其实是去前线与慕容沣共患难。当时她得到的全部信息是慕容沣军事失利,处境十分危险,所以她放弃了与许建彰安逸的婚姻,而离家出走,与慕容沣生死与共。

    静琬的刚烈与善良,其实也就在这一句唱词里。她没有贪图过慕容沣的权势,如果真的是贪图权势,她不会在慕容沣最失败的时候,反而放弃一切奔向他。

 

(未完待续,这个系列很长,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断续会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