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一颗星
寻找一颗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357,540
  • 关注人气:219,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25)

(2008-06-25 20:22:15)
标签:

爱在中国行

寻找一颗星

长篇小说

心灵溢香

唯一妙方

叶振华

陆霞

文化

分类: 寻找一颗星:小说作品卷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25)

 

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第二十五章:追赶爱情

 

爱是什么?这个永恒的命题不知曾经有多少文人墨客为之穷尽了一生的才智却依然是显得那么朦朦胧胧……但在物质条件比较发达的今天,爱情好象没有了其朦胧的神秘感,也失去了她的价值与崇高。“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似乎也消失了其永恒的意义,浪漫得足以肝肠寸断的爱情传奇几乎只有在痴情作家的笔下才能读到……而现实中“爱与情的经典”早已是被金钱与权势消磨到了容不下其生存空间的地步——有人有了钱只追求“动物式”相交的快感;有人有了权便利用人民赋予的神圣权力为自己营造起一座座所谓的“爱的天堂”……圣洁、高贵的爱情啊,你那永恒不变的心语与缠绵就这样被那些恶人的黑手所泯灭了吗?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周安神气活现地一打开编辑部的门就迫不及待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呀……”
  大伙还没见过他们的这位主任有这么兴奋的时候,于是纷纷放下手中的活儿围聚到他身边,全被他神秘兮兮的神情点燃了人类共有的好奇心、窥视欲……
  “你们想知道吗,上海市期刊协会又给予了我们《缘分周刊》什么厚礼?”他故意调足了同事们的胃口才表情丰富地娓娓道来,“我们《缘分周刊》提出的‘立足上海、面向全国、承载世界’的新发展策略引起了各位协会领导的高度关注……现经大家讨论表决决定——2004年将和我社共同出资派一位记者去澳大利亚深造两年……你们说,这是不是算得上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呀?”
  主任的话儿早已被大伙的惊喜声、欢呼声、尖叫声给淹没得没有了一点儿空间。
  “这是真的吗?”尽管主任说得是明白又透彻,但他们还是犹如在梦中一样……
  “这是千真万确的——而且已经决定下来明年的初七就要登机出发……”周安环视了一周,见大家是一个个难以置信的表情又兴奋道,“而且呀,除了我这个主任外,大家都有这个能力、都有这个机会去!因为这次虽然是公派学习,但为了能使大家公平竞争,我还是以你们自愿为主的!”
  “主任,我可以……我也可以去澳大利亚学习吗?”陈琼菲走到他身边小声地问。
  “当然嘛,你也是我们队伍中的一员——而且……而且是很有挖掘潜力的一位新秀哟!”
  叶振华的心中忽然感到了有些异样,看她那神情、看她那举动、再看主任的那言语与表情……陈琼菲是极有可能要去澳大利亚的。自己到底是怎么啦?自己到底是怎么啦?他是那么的神思恍惚,一下子感到特别的困惑、特别的迷惘、特别的无助——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她能够去成那是一件多么值得庆贺的事情呀!可自己的心为什么……为什么就这样不由自主地烦乱起来?思绪一下子涌出了那么多那么多在两次医院里的情景?一遍遍不断重复着重复着……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啦?
  “菲儿,今天……今天你有空吗?”叶振华到下班的时候还是按捺不住自己心田里的那一股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异样感觉。于是,他红着脸问道,“我想……我是想和你边走边聊会儿,你看行吗?”
  “振华哥,你今天是怎么啦?奇奇怪怪的……”陈琼菲是那么自然地上去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振华哥,咱们走吧……有什么教诲、有什么指点,小妹我一定洗耳恭听!”
  那感觉……那感觉又回来了!病中锻炼时,她就是这样挽着陪自己一步步艰辛地重新迈开了自由自在人生路的“婴儿期”;志康高烧39.2度,自己幻想连连脑海一片空白痛不欲生时她这样挽着坚强地支撑着自己,使他心中莫名地又升起许多美的憧憬与信心来……今天,今天又被她这样挽着,心中却不那么自然——像是有三、四只欢蹦乱跳的白兔在腹中始终七上八下的。不知为何……不知为何自己就是没有了以前被她挽着的那一种心安理得、那一种踏实舒心、那一种挺自然挺应当的感觉……
  “振华哥,你不是……你不是说有话要跟我聊吗?”陈琼菲感到很是奇怪,“你看,咱们都走了一大段……”
  “哦……”叶振华的思绪这才强制地回到了现实的世界里,“我想问问你,你真的……你是真的打算要去澳大利亚……要去澳大利亚吗?”
  “是的。”陈琼菲抬头望望他的表情,见其十分异样又问,“难道你……你不赞成我去澳大利亚吗?”
  “是的!是的!你快说呀……”他的心在竭力地呼喊着,可自己的嘴上却说,“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俩又没有了言语,醉人的夕阳发着最灿烂最灿烂的光芒把依然挽着在上海街头行走的他们的周身照得红火红火的。一路上迷人的夕阳晚景、那些都市的风景……那些一切一切的外在事物都没能引起他们丝毫的欣赏兴趣。两人默默伴着,隐藏着各自纷繁而凌乱的思绪走在深秋凉风习习的繁华的车水马龙边……
  “你是……你是……你是非要去那儿不可的吗?”许久叶振华心不由己道,“难道去澳大利亚……难道去澳大利亚真的对你有这么重要吗?”
  陈琼菲的脚步顿时被什么东西框住在了其间,目光满含无限期待地望着他。眼前的这位振华哥表情极其难测……这一句断断续续的问话到底是何意?她的思绪又不着边际地飞舞了起来,其实,她比谁都要了解他。早上自己那些兴奋异常的表情、那句本该多余的问话、还有更是主任对自己这番极大的褒奖都多多少少触动了那根脆弱的心弦,整天他的表情奇怪奇怪的,原先那个极为开朗的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了许多——尤其是在望自己时,他的眼神不是有时呆、有时傻、有时若有所思,就是闪烁不定不敢正视,只要双方的目光一触及,他便似犯了错的小孩般低下或转过头,脸顿时绯红绯红到了脖子根处……他的这一句莫名其妙的问话不由得让陈琼菲的心猛然一动。振华哥,她亲爱的振华哥是舍不得……舍不得自己走,这是她盼望已久苦苦等待的呀!精心照顾、用心呵护、细心体贴、耐心安抚……啊,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他心中有了非同寻常的烙印!陈琼菲是多么喜悦、是多么兴奋,她期待着……期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哦,我是说……”叶振华回过神来忙解释着,“你这一去就是两年,那……那你的弟弟——冬琦,他怎么办?”
  “冬琦……他……他已经十七、八岁了,我想他能够自己照顾自己了……”陈琼菲发亮的眼睛一下子黯淡了许多许多,“再说,他不是还有你这一位热心、知心的振华哥呢?你不会……你到时候不会坐事不理吧。”
  “那是当然!我可是把你们当成我自己的家人了……关于这点……关于这一点你尽可以放心。”
  “唉……最可怜的是小志康呀,她叫了我近半年的琼菲妈妈……”她无限感伤地说,“我的离去不知道要给她幼小而纯真的心灵上刻下多么深多么深的烙印啊!”
  叶振华的心田里不知为何顿时升起了一股寒气,整个人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是呀,菲儿的离去不知道要给她幼小纯而真的心灵上刻下多么深多么深的烙印啊,菲儿的离去不知道要给她幼小纯而真的心灵上刻下多么深多么深的烙印啊!而自己……而自己却始终无法战胜脑海里那个已逝去的美丽身影……
  “心已死,爱已亡,孤独一生为双亲、为女儿”——这是他对天堂里那个不肯回家的妻子所作的承诺。但现在……但现在他的思想已被凝固。一丝丝温暖从他的左臂缓缓传入到已尘封的心田,他……他不知所措,他……他无言以对!女儿的那个近半年的问题此刻正重重叠叠着填满了他的整个脑海,周身上下好象已经僵硬了一般。
  “小心!”叶振华忽然把她扑倒在地上翻过了很远很远……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车霎时止住了急驶的步伐,刺耳的喇叭声不绝于耳……啊,他们……他们险些双双葬身于卡车飞驰即过的车轮下!这是天意,这是天意,这难道……难道真是上天的意志吗?
  “振华哥,其实……其实,你若说一句我就不去澳大利亚——不去任何地方,永远永远留在你身旁,永远永远做我们女儿的琼菲妈妈……”陈琼菲在这匆匆数秒钟内根本不知发生了何事,只是感觉叶振华有力的手臂猛地把自己搂进了他的怀里,地牢中的那一幕又是那么栩栩如生、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这光天化日的上海街头……从梦里回来时,她更加感受到了无语表白的幸运与幸福,望着紧紧搂着扑倒在自己身上的叶振华,她便双手扶起他的头深情地朝他的嘴唇吻将上去,许久抚着他的脸才说出了这一句憋在心里已许久许久的心灵之语……
  叶振华怔怔地望着她,他惊魂未定,他脑际空白,他依然无言以对……
  “菲儿,你没有……没有受伤吧?”许久,他才避开了其如电的目光极为不自然道。
  她的眼在流泪,她的心在流血,但她还是迅速地拭干了自己的泪,强挤着微笑若无其事道:“你的伤……你的伤不碍吧?”扶起他来后还不放心地特意指挥了遍,“左腿抬抬,右腿甩甩,靠在我身上把双臂屈伸屈伸……”
  见其表情依然,见其劲道依然,陈琼菲心中才悬落于地了一块石头……
  从此以后陈琼菲似换了一个人般。她不再说话时神采飞扬,她不再工作时热情似火,她不再一天到晚挂着满脸微笑……细细想来这也难怪她会如此,不是吗?劫后余生她再次鼓足了勇气向他表白了依然不变的心,可遭来却……可遭来的却是更加残酷的无言拒绝!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他们三年来经历了这么多这么多的事,且几乎件件是险象环生、虎口脱险,这难道……这难道不就是天注定的吗?从他为了自己甘愿冒着寒风搬回家住的那一刻起,她便认定了他已开启自己几乎绝望的爱情之门——他是自己寻觅久久且能与之共度白头的白马王子……虽然曾经因为陆霞而自甘打算永远尘封她的这段初恋,勉勉强强地接受了张力海,但自己的心已死亡,自己的爱已荒芜……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无爱又无情的恋爱是痛苦异常的,所以在陆霞噩耗传来之时她便立即挥剑斩情丝……期待了这么久,自己的无微不至、自己的默默无闻、自己的明表暗示却依然打动不了他那一颗曾经激情澎湃的心,依然移动不了陆霞在他心中的稳固地位……什么叫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什么才叫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自己重拾信心敞开心扉却依然得不到他一点半点爱的甘露!没有爱的滋润,她的那颗纯净的心哪能溢香?没有爱的滋润,她的那颗纯净的心哪能溢香?她再也不敢去逗小志康玩,因为她怕自己的表情、怕自己的语言会在有意无意中给她那颗稚嫩而又天真的童心弥漫上一层永恒的阴影……其实依这样的结局那只不过是迟早之事,难道不是吗?事实已经不是证明了这一切的一切吗?
  “振华,你过来一趟可以吗?我有话要与你谈……”
  里面的声音是他岳父的,显得有点儿那么若有所思。他放下膝盖上的女儿,关照了保姆一些话自己就打迪往长宁赶。在车上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是的,曾经有过那么一次经历,但此刻他不再是那样的斗志昂扬。他无精打采,无心看这街上迎春节的盛装,闭上了眼睛可脑海中依然无法停止思绪的七上八下。他几乎完全知晓这次岳父要与他谈话的内容,其实这一两月来他时时刻刻被两股力量左右着——是“成就永恒爱情的经典”还是“续写现实爱情的辉煌”?是“成就永恒爱情的经典”还是“续写现实爱情的辉煌”?陆霞是自己发誓要与其白头偕老的新娘;陈琼菲是宝贝女儿心中已不变的母亲且在这将近一年中与她相处、相知了这么久,说实话,她已不知不觉进了自己脑海的深处,她的一频一笑一抬头一投足也渐渐挥之不去……“成就永恒爱情的经典”是自己走出那座“回忆城”时的承诺,但自己现在虽然还镇守着这块纯洁的净土,而自己的心却已跳出了这爱的回忆,被什么力量好象重新埋下了爱的火种;“续写现实爱情的辉煌”是女儿渴望母亲的眼神使他有了这一闪即过的念头,看着她与她的琼菲妈妈在一块儿的快乐神情以及在医院那幕充满了家庭式温馨的场景,这个念头是越来越反复、越来越像势在必行的样子……
  “振华,你……你还记得我们三年前坐在这里的那场对话吗?”陆锦文一边倒着茶一边开门见山地问道。
  “永远忘不了……”叶振华接过杯盏感慨起来,“是你成全了我和霞儿比翼双飞的愿望……”
  “那么……那么你……你又知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我作出了如此决定的吗?”他在其对面的沙发里坐下追问着。
  “爸,当然……这当然是你对霞儿的怜爱!其实,我也读过你留在房间里的那封充满着父爱的信……”
  “不!振华,这只是其中的芝麻绿豆儿……”陆锦文打断道,继而吸了一口烟沉思起来,“振华,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振华?真正促使我放心的把女儿交给你的是你满腔的热情,还有……还有你那份对爱的执着——是你的激情澎湃、是你的自信自强彻底征服了我那颗渐老的心……振华啊,霞儿已逝——这个残酷到了极点的事实连我这个做父亲的……连我这个做父亲的都无奈地接受了呀,都从阴影里走了出来。难道你……难道你还不能接受、还不肯或不敢面对现实吗?振华……”
  “爸,我向霞儿承诺过——要与她……要与她成就一生永恒爱情的经典……”
  “但是你也不是说过……”陆锦文不由自主地站起来激动地说,“但如果没有爱……如果没有爱,生命的热情、信心与希望便会风吹如灯灭……到时候人只剩下了一个躯壳,那整个生命就会感到聊无生趣、度日如年、空虚之极,彻底没有了向上的源动力……而有爱支撑的人生才会绽开出幸福的花朵。振华,你就……你就勇敢地面对现实吧。让爱唤回你生命的热情、信心与希望,让情消除你的聊无生趣,填满你的度日如年空虚之极,补足你的源源动力……”
  “爸,这不可能……这是不可能!”叶振华此刻的神情显得是那么的痛苦,“霞儿已经去了我遥不可及的天堂!我的心已随她而去,我的爱已凋零,我的情已飘散……她永远是我唯一的新娘!她永远是我唯一的新娘!我不能另寻新欢,这是对她的不忠诚,这更是对圣洁、高贵爱情的亵渎啊!”
  “振华啊,你还是那么痴情……你竟还是那么痴情!难怪……难怪,霞儿当时不惜和我要宁愿脱离父女关系也要与你共结连理……”此时的陆锦文已泪光闪闪,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霞儿已经去了我们遥不可及的天堂,她已经成为了你的过去、已经成为了你的回忆!但是……但是你还在人间,还要继续生活下去啊!没有爱滋润的日子你该如何煎熬?没有爱滋润的日子你该如何煎熬?毕竟你还只是一个刚过二十五、六岁的青年……还有……还有你忍心你的宝贝女儿没有母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这叫她幼小的心灵里要承载多大的痛苦?”
  “爸,你是做公安工作的,该清楚能有多少再婚家庭的孩子是幸福成长不受一点儿委屈的。”叶振华抬起了头。
  “这……这的确是很少——几乎少得可怜……”他复坐下喝了一口茶盯着叶振华的双眼道,“但……但这也并不代表没有啊——你亲眼瞧见了……你是亲眼瞧见了,志康现在已经是多么依赖着琼菲,她们不像一对亲生的母女吗?你能说,她们不像一对亲生的母女吗?早上我与琼菲已经恳谈过了……只要你敞开胸怀,只要你重燃爱的火花,只要你……振华,她对我讲述了她内心的一切。振华,你不是没有感觉吧。住院期间你两次都莫名地流泪了呀,最近……最近的那次惊险一幕不是你用整个生命挽救了她或许要去天堂的灵魂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与她共度那么多次、那么多次的生死劫难,与她相处了这么久、这么久的舒心时光……面对她爱的表白你居然无动于衷避而不答!振华啊,你在我的眼里可是位一坚强的汉子,你应该……你应该学会试着去放手重新整装待发踏上爱的旅程。振华,算是爸求你了,行吗?振华,算是爸求你了,行吗?你试着去放手再爱一回——再婚爱情的甜蜜与幸福才是最高级别的永恒爱情的经典!振华,算是爸求你了,行吗?”
  “爸,你别这样,快起来……你快起来呀!”叶振华在这一刹那他的心灵被强烈地震撼了……
  “振华,爸我不愿看到你这样无爱、无心、无情地生活一生;爸我不愿看到志康的一个妈妈去了天堂,另一个刚刚结缘的妈妈也将要舍她而去遥远的异国他乡……我想这是霞儿在天堂所不愿看到的……看到的呀!振华,我求你再给自己一次生的机会,再给自己一次爱的权利!你知道吗?你或许还不知道吧——琼菲的心此时此刻也几乎接近了死亡的边缘!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振华,是你点燃了她爱的希望,是你唤起了她对爱的憧憬,也是你让她重生却又亲手埋葬了他纯洁的灵魂……”
  “爸,快起来……你快起来呀!”叶振华禁不住也跪倒在地,“爸,其实……其实我也有过一闪即过的念头,且近日越来越在扰我的心神。我不是一个木头人,我更不是一个什么清心寡欲的圣人,可霞儿——我亲爱的妻在我心中今生的地位稳如泰山。这……这对菲儿不公平!她对爱的希望、对情的憧憬是我此生难以给予与满足的,我不能……我不能做那个夜间拥着她入怀,但脑海里还满是霞儿的影子之人啊!爸,我宁愿苦自己一辈子……”
  “孩子啊,你起来……你起来!”他们满含热泪相扶相持地站起来,“爸知道你内心的斗争非常激烈,你脑海中还无法理出一条清晰的路径。但……但你要请倾听心的呼喊,但请你要尊重自己心的选择!相信爱情、相信时间、相信亲情……真正的爱情是能够包容和感化一切的,时间是一剂治疗痛苦的最好良方。相信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惟有爱才能使枯竭的心灵重新生机盎然起来呀!振华,我的孩子,你经历了这么多这么多的磨难与坎坷,是该到收获、品尝幸福的季节了……勇敢点,勇敢点儿,你一定要勇敢一点儿才行!爱是可以被珍藏的——珍藏起你永恒不变的旧爱,去迎接你崭新美好的新生活吧!振华,你看,与你相处三年来,我这个倔老头也变成了一位诗人似的歌颂起伟大的爱情来了……你是一位现代才子,你是一位痴情男儿,你不会有一份真爱重新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而舍得把她放弃吧……”
  叶振华热泪盈眶,他的思绪好象被这位牵心的岳父重新又扶上了正轨。
  爱是什么?这个永恒的命题不知曾经有多少文人墨客为之穷尽了一生的才智却依然是显得那么朦朦胧胧……但在物质条件比较发达的今天,爱情好象没有了其朦胧的神秘感,也失去了她的价值与崇高。“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似乎也消失了其永恒的意义,浪漫得足以肝肠寸断的爱情传奇几乎只有在痴情作家的笔下才能读到……而现实中“爱与情的经典”早已是被金钱与权势消磨到了容不下其生存空间的地步——有人有了钱只追求“动物式”相交的快感;有人有了权便利用人民赋予的神圣权力为自己营造起一座座所谓的“爱的天堂”……圣洁、高贵的爱情啊,你那永恒不变的心语与缠绵就这样被那些恶人的黑手所泯灭了吗?苍天啊,你可怜人间没有经典爱情的传奇,好不容易用你的手缔造了一对现代版的“才子佳人”,你却为什么……你却为什么又不能容忍他们天长地久的相亲相爱缠缠绵绵,而毫无预兆地、不给告别地又将她收了去?难道你……难道你不知在人间曾经有过如此凄楚的传说故事吗?难道如今的爱情……难道如今的爱情真的是经不起岁月的磨砺——即使经受住了,那其相爱的旅程也达不到永恒的彼岸吗?难道你……难道你还愿意让一颗爱已尘封的心灵再接受一次真爱的滋润?
  苍天啊,你好狠你好毒!你真的是好毒啊!来一次不过瘾想再来第二次……我不上你的当,我不入你设的诱人圈套!霞儿是我唯一且永远的新娘,霞儿是我唯一且永远的新娘——你夺去了她的人却无论如何……却无论如何也夺去不了我爱她的那颗不变之心!
  “振华,你好好想想……琼菲也是一位痴情的姑娘,再给自己一次爱的权利,好吗?”陆锦文搂着他的肩意味深长地感叹道,“振华,我知道你是怕……你怕苍天会再一次与你开这种玩命的玩笑。不过请你坚强起来……请你再一次坚强起来,相信爱情的奇迹,相信人定胜天的奇迹……其实,若是两人有缘哪怕是只做一秒钟的夫妻,她的心灵……她的心灵也会香满而溢的呀!勇敢点儿,振华!请敞开你的胸怀,请接受爱情的洗礼,为你心灵‘五花’重新绽放,为志康找回爱那温暖的天堂……”
  时间老人按其不变的节奏一步步走向历史的深处,转眼就到了陈琼菲登机离国的日子。昨夜亲友、同事们都聚在一起把酒欢送她,叶振华却病恹恹地重新躲进了他的那间“回忆城”里……昨夜他无眠——他被脑海里这两股“旧忆”与“新爱”交织得精皮力竭,直到清晨才疲倦地睡去了。他好象再一次登陆到了那绿水青山、百花竞放、蝴蝶翩飞的梦的天堂,可是他没有……他竭力寻找却不见其地方、也不见其爱人……朦朦胧胧里耳畔好象传来了天尽头天使一般的声音,是那么惆怅、是那么无奈、是那么痛苦,其悲伤……其悲伤的程度并不低于自己——
  “振华哥,你昨晚睡踏实了吗?昨夜我是一休无眠,思来想去……思来想去我临走前还是觉得有几句话要倾吐。因为主任他已答应,如果……如果我的成绩优秀、如果……如果我的成绩突出,我将很有可能成为常驻澳大利亚的第一位联络记者……振华哥,或许我们这一辈子没有见面的机会了,所以,我临走前必须把我的心里话无论如何也要与你再倾吐一遍——
  振华哥,是你的那封真诚的信点燃了我已打算渐亡的爱的火种。是你告诉我世界上还存在着真爱,而且是永远不会被时间老人淡化、被金钱与权势俘虏的——因为爱情是永恒的,是永远圣洁、高贵的。你知道吗?你知道吗?读了你的信……读了你那封信,我心中忽然有一盏灯亮了起来,正竭力发出她的光芒把周围的一切假、丑、恶驱散……我手指颤颤抖抖地拨通了你的电话,耳边却传来了你富有磁性且文采十足、信心百倍的声音,传递给我了……立刻传递给我了一种安全、一种自信、一种乐观……
  振华哥,与你相识的三年是我今生最值得纪念的时光。你的自信、你的豁达、你的乐观、你的坚强、你的战天斗地、你的不甘屈服、你的浪漫情怀……你在我的心中像大海如高山又似潺潺溪流般给了我不少的人生启迪。谢谢你,振华哥……
  振华哥,其实我并不想说,但我的心……我的心是那么的有所不甘啊!思来想去还是再让自己伤心一次吧……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无论这句话是谁说的并不重要,在我的心中已经永远认定了是你告诉我的)。是你的这句话打开了我少女的心扉,在和你相处中,我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你。可……可我晚了一步,但我的初恋献给了你我无怨无悔,甚至是感到了某种幸福与骄傲!而霞姐……而霞姐她的突然离去,说实话,我心中爱的火种又被星星之火燎原了。我狠心地不惜伤害张力海结束了那段本不该发生的无情又无爱的恋爱。我知道你需要时间来疗治伤痛,所以,我是那么默默关注着、耐心等待着。你住院期间我自告奋勇百般请求终于成了你唯一的贴心护士,我想用自己的精心照料、用自己的耐心细致、用自己的体贴呵护,把我的形象重新能进入你的脑海、你的心田……
  振华哥,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亲爱的振华哥?当志康在迷迷糊糊中喊妈妈的时候,我为何……为何要一口气应了上去——我是想要证明我有信心、有能力当好志康的母亲!我缘爱你而爱志康、我甚至不介意你的脑海中、你的心田里永远珍藏着对霞姐不变的爱——因为我知道……我知道只有这样痴情的男人才会领悟爱的意义,才能营造出浓浓暖暖的氛围……振华哥,我亲爱的振华哥,当我被你压在如海的臂湾里,一梦醒来才知道自己是又一次劫后余生的时候,我是多么地感谢命运、多么地感激苍天——因为由此我而又一次重生了,我而又一次有了表达爱与情的勇气!可你……可你还是那么心灰意冷,连句话都不肯给我……我的爱、我的情又一次被你给埋葬得严严实实了啊!
  振华哥,登机的时间快近了,我想说的话也差不多了。我走了……我去了……你要多保重身体,工作不要太拼命了……别忘了……别忘了等你的伤好些之后再帮志康去找位好妈妈……别忘了……别忘了等你的伤好些之后再帮志康去找位好妈妈……”
  “菲儿,菲儿,是菲儿!”叶振华猛地惊醒了,他的脑海里全是陈琼菲两次在医院、在身旁的情景。心在竭力地呼喊,“我又活了!我又活了!请你尊重我的选择,请你尊重我的选择……把爱重新装入我的心房,把爱重新装入我的心房……这份爱能使我又一次香满而溢,这份爱能使我又一次香满而溢……”
  等他拧开门冲出去已不见了陈琼菲的身影,他神情非常沮丧地瘫倒在阳台旁……女儿擦着泪跑来一个劲地把他又拍又打口中不断重复着同一句断断续续的话儿:“爸爸,爸爸,你去把我的琼菲妈妈追回来,好吗?志康的霞儿妈妈已经去了天堂,她不再回来她不再回来了呀……我要琼菲妈妈,志康不要成为孤儿,志康不要成为孤儿呀……爸爸,爸爸,你去把我的琼菲妈妈追回来,好吗?志康的霞儿妈妈已经去了天堂,她不再回来她不再回来了呀……我要琼菲妈妈,志康不要成为孤儿,志康不要成为孤儿呀……爸爸,爸爸,你去把我的琼菲妈妈追回来,好吗?志康的霞儿妈妈已经去了天堂,她不再回来她不再回来了呀……我要琼菲妈妈,志康不要成为孤儿,志康不要成为孤儿呀……”
  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请你尊重我的选择,请你尊重我的选择……把爱重新装入我的心房,把爱重新装入我的心房……这份爱能使我又一次香满而溢,这份爱能使我又一次香满而溢……”
  望着女儿伤心欲绝已被泪水覆盖的眼睛,受着女儿又拍又打的痛感,他的脑海在猛然间清晰了许多——那份体贴呵护、那份无微不至,那份使人感到了幸福家庭式的温馨不就是……不就是自己在《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所憧憬、所描绘的理想画面吗?
  “志康,我亲爱的宝贝女儿,爸爸我一定会把你的琼菲妈妈找回来。爸爸我一定会把你的琼菲妈妈找回来!”他拭完女儿两边的泪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以后……以后,咱们三个人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真的?”她破啼为笑拍着手又蹦又跳起来,“爸爸,你说话可算数?”
  “爸爸我几时骗过我的宝贝女儿?”他站起来见问又俯下身子反问着。
  “爸爸,爸爸,我差一点儿忘了告诉你——外公派了一辆警车就在后面等你……等你去……”
  叶振华终于又恢复了他往日那种特有的不屈不挠、特有的敢作敢拼、特有的神采飞扬……坐在警车里他,此时此刻的脑中只有那么一个念头——一定要把他亲爱的菲儿留在中国、留在浦东国际机场、留在自己与女儿的身边,永远永远……警车呼啸着为爱情开道,与时间赛跑。时间啊时间,请你慢些啊慢些,我要把爱情重新拥入怀中,我要把亲情留在人间!就在此时……就在此时不知为何大雾忽然弥漫了开来,前边到处是一片白茫茫……是心的共鸣产生了雾的障碍?是苍天的眷顾挽留了爱情远去的脚步?雾啊雾,你到底是福还是祸?飞机啊,你千万别在我去之前把我亲爱的菲儿送上蓝天!飞机啊,你千万别在我去之前把我亲爱的菲儿送上蓝天!菲儿,菲儿,我亲爱的菲儿,你再等我一会儿……
  “请问1426航班起飞了没有?”
  “对不起,先生。因大雾关系1426航班已经提早半小时起飞了呀,难道我们昨天……我们昨天没有通知到您吗?”服务小姐疑惑地问道。
  这声音如一个炸雷袭来,叶振华顿时瘫倒在了柜台旁呆呆地神情沮丧极了:“菲儿,菲儿……我此生的真命新娘……亲爱的霞儿,是你在梦里如此告诉我的呀!可……可为什么,为什么你也要来戏弄我?苍天啊,难道……难道在我命中真的与永恒爱情的经典无缘吗?苍天啊,难道……难道在我命中真的与永恒爱情的经典无缘吗?请你告诉我?菲儿……菲儿……你去了哪里?你为什么等了我这么久,就为什么……为什么再不多等我一会儿?菲儿,菲儿,我亲爱的菲儿,你没有错,你不该走,你到底去了哪里?”
  他说着念着喊着忽然发疯似的撑起双拐跌跌撞撞地窜入了人群中……
  “你知道吗,我的菲儿在哪儿?你可知道我的菲儿在哪儿?我求你们有谁能告诉我一声,我的菲儿此刻到底去了哪里?”他突然一个不稳重重地扑倒在地,“我对不起她,我悟性太差——我多次伤了她那颗纯洁无暇的心……菲儿,你去了哪里?你去了哪里?你可知道……你可知道我要娶你回家做我此生的新娘……你可知道……你可知道我要娶你回家做我此生的新娘……菲儿,你回来!你给我回来啊!再给我一次机会……”
  “有位撑双拐的先生昏倒在地上了……”一声叫喊几乎传遍了整个候机大厅,于是,人们纷纷围了上来看究竟。机场保安见其情形马上拨打了120急救,救护车三分钟不到就驶入了机场……
  陈琼菲因到大雾关系1426航班要提早半小时起飞的通知而自动变更了行程的班次。她刚从门口进来,看见护士抬着的担架上躺着好似叶振华模样的一个人步履匆匆地经过自己的身旁时,她的心不知怎么的在猛然间就不可名状地狂跳起来……
  “两根拐杖——一对铝合金的拐杖!哦,我的振华哥,我亲爱的振华哥……”她瞧见了保安手中提着这副她再也熟悉不过的戴着红肩套的铝合金的拐杖……陈琼菲双手的行李不知不觉脱落于地了,紧张、惶恐的思绪一时间塞满了她的整个心田……“振华哥,我亲爱的振华哥,你这是怎么啦?你到底是怎么啦?”
  两行热泪霎时涌出了眼眶,双腿情不自禁地跑出了候机大厅,不顾一切、不顾一切地冲向了渐在关门的救护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