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一颗星
寻找一颗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873,058
  • 关注人气:219,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24)

(2008-06-16 13:57:07)
标签:

爱在中国行

寻找一颗星

长篇小说

心灵溢香

唯一妙方

叶振华

陈琼菲

文化

分类: 寻找一颗星:小说作品卷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24)

 

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第二十四章:迷茫的心

 

叶振华无言以对,望着她充满期待的而又是布满疑惑的眼睛不知所措。叶志康的一声声“是不是?”犹如在他的心头捅下狠心的一刀刀,无奈与自责的复杂心绪渐渐弥漫开来……他望着女儿这双好奇的眼睛不知不觉地泪眼朦胧起来,颗颗滚烫、愧疚的泪珠滴在了女儿的手上、脸上……

 

亲爱的琼菲:
  收到我的这封信你一定感到很意外吧?你的夜校生涯已经“结束”了吧?你已经找回自己曾经错过的真爱了吧?
  我连续问了你三个问题,读到此你不禁要问我了吧?我嘛,如今在宁夏银川的一个维民学校里终于实现了我已故母亲的心愿——当了一名汉语老师,还挺受学生朋友欢迎的。但我写来这封信最主要最主要想告诉你的是,我在这片少数民族的土地上终于发现了真正属于我自己的真爱。她嘛,是一位维吾尔族姑娘,在学校里教整座学校同学的音乐课(有时候也给我们上上音乐艺术课)——是我们学校唯一一位拥有“大满贯”的教师。她的美我形容不出来,但我知道她才是我心中的女神,我心中的维纳斯,我心中最完美最完美的公主……
  琼菲,或许我生来就是这种命。你知道吗,她在我去之前一个月刚谈了一位不比我差的英俊男朋友。什么?你问我是什么时候去的宁夏?我是11月去上海团市委报名参加援助西部行动的,12月初登上列车的,1月我去爱华中学应聘,学校领导就相中了我这位外地“女婿”。临走前没来和你道别,是因为我的心当时还沉浸在伤心太平洋里……
  言归正传吧,使我孤独的心猛然一动的是在学校举办的一场“迎新春歌咏晚会”上。同学们都已放假回家,我们要应邀登台,所以不约而同地缠上了这位美丽又随和的音乐健将。她给我们指导、分配、排练……她的形体是那么婀娜,她的嗓子是那么甜美,浅浅一笑两边就自然而然地露出了一对深深的酒窝。短短一周的排练,她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就再也挥之不去了,一见到她就开始心驰神往浮想联翩,偶尔遇上她清澈的目光,我的心就一下子不由自主地不规则狂跳起来……此时的我才忽然明白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她。春节期间,我特意带了些礼品去她家登门拜访。她客气地把我迎进了门,入座后我刚想叫身边这位男子大哥时(她有一个哥哥和妹妹),她却先我一步大大方方介绍说这是她的男朋友——他们交往已有两个多月了。我现在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样站起来与他握手互致新年祝福的,反正我脸红心跳急出了一身汗,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琼菲,你说,我和她有发展的缘分吗?有美好的未来吗?但无论如何……但无论如何我都要把这份异族的爱情进行到底!让我们共同在各自寻找真爱的道路上加油吧!
  祝
  真爱归心,幸福一生
  曾经痴爱过你的张力海
  2003年农历七月初七于爱华中学。
  陈琼菲读完这封远方的来信落泪了,他终于走出了阴影又鼓起勇气去追求属于自己的真爱了。反观自己倒还不敢越雷池一步,怕她的振华哥接受不了又钻回了那自卑自责怨天尤人的“乌龟壳”里。她只有等等,希望时间再能冲淡他一些伤痛的记忆;希望自己的默默努力能在他的脑海里也建立起挥之不去的的框架……她期待着,她努力着。自从叶振华七月中旬正式来复班之后,他们有过几次搭档外出采访的经历。印象最深的是前三天农历七月初七的晚上,他们一起驱车几乎跑遍了整个夜上海采访了近200对情侣或夫妻他们对中国情人节的感触。回到编辑部已近深夜两点,他听着这些浪漫的、新颖的、与众不同的、独一无二的幸福感言,他流泪了——到最后竟禁不住痛哭起来。她深深知道自己的敬爱的振华哥是羡慕人间的情侣,妒忌今夜相会的牛郎织女,更加怀念远在天堂里的霞姐……那时自己却没有一句劝慰的话儿,没有一个抚慰的动作,只有默默、默默地陪他流泪……
  “喂,是振华吗?你在哪里啊?志康他正在发高烧,赤脚医生来量过了体温——39.2度……”刘梅娟不敢大意。虽然接近午夜12点,但她27年前已经后悔过一次了……
  “妈,你等着,我马上从单位过来!”叶振华一听女儿高烧达到39.2度,他放下电话又马上拨打了120,“喂,我女儿在家突发高烧,烦请救护车先开到《缘分周刊》编辑部门口……”
  “振华哥,我也去!”陈琼菲的心也立刻悬了起来,毕竟自己也和这小家伙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心里早已是放不下她了,“振华哥,你……你就让我去吧。你一个人又要挂号又要照顾孩子的……”
  叶振华目不转睛地注视了她许久,平时女儿尽管娇自己但只要她在场,他这个做父亲的就失去了所有的吸引、失去了所有的魅力——缠着她自己引以为豪的琼菲姑姑去这边去那边,把他瞬间就抛到了脑后……她真诚的眼睛里充满着着急与期待,紧张的表情似乎比自己还厉害!
  救护车的鸣声渐渐传来,陈琼菲见他呆呆的并没有什么反应就干脆上前一步去挽住了他的胳膊,叶振华在这一刹那间莫名其妙地竟微微惊颤了一下……见救护车已到门口就顺着她的步伐走出去一起登上了车。“救啊,救啊”呼啸着飞驰在上海不夜城的道路上,他的胳膊依旧被她紧紧地挽着,心中不知为何就莫名地升起了一股踏实感,根根紧绷的神经好象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缓解着许多紧张的情绪。
  回到家一见宝贝女儿他心痛不已、欲哭无泪——她往日的活泼此时不翼而飞了,她昏昏欲睡没有了丝毫的神采。医生下来一探额头便把她急匆匆地抱上了车:“病情危急,必须马上进医院……”叶振华脑海里忽然一片空白……病情危急,不会如自己一样留下什么终身的后遗症吧。刘梅娟一听此话已抽泣起来,车上的医生已在挥手招呼他俩上车。
  他转身拍了拍母亲的肩匆匆说了句:“妈,你也不必太担心了——现代的医学如此发达,而志康只是发高烧……发高烧而已,她不会有事的……她是不会有事的……”其实,他自己上了车心急如焚,今春“非典”刚过,女儿的高烧不会是“非典”的诱因吧?他的胳膊又被人猛地挽住了,觉得是那么温暖、那么有力,回头在银白色的灯光下是她真诚的眼神、自信的表情。那边医生、护士正忙着给志康做各种检查,那医生、护士全部是“非典”时期的武装,衣服是隔了一层又一层!外边的流光溢彩在叶振华此刻的眼中已经失去了所有的颜色,他的整个人……他的整个人几乎都无力撑坐在这车里了,陈琼菲挽的那一把是他最后得以坚持的力量源泉……
  叶志康被推进了急求室,他不知所措地瘫坐在门口边的长椅上。任何磨难、任何疾病在他自己身上发生,他都没有像今夜这般恐惧、这般害怕过。陈琼菲见他如此便知志康不脱离危险他是没有一点儿精神去做那些诸如办入院手续之类俗事的。于是,她拍了拍他的肩默默起身去给他料理这些俗事……办完一切回来见他依然双手抱着头神情非常痛苦的样子,他为何这样紧张一个小小的高烧,她是那么的心知肚明就把他深深地搂进了自己的怀里,如哄跌了一跤的孩童般任他的泪水沾湿着自己的胸怀……
  “振华哥,不要担心。你不要担心嘛,振华哥!”她轻轻拍着他的背喃喃道,“‘非典’已过去近3个月了——志康那么聪慧、那么可爱,上苍是不会……上苍是不会那么无情故意刁难她的。”
  “菲儿,志康是我的命根子,是霞儿唯一留在人间——留给我的一脉骨血……”他猛地抬起头火辣辣盯着她寻找答案,“你说,她若……她若如我一样这次高烧也留下了个什么终身的后遗症……那我……那我不是要她也经历我的痛苦、我的悲伤、我的无奈嘛!”
  “振华哥,你不要……不要把这次高烧无限地恐惧化,你不要……不要这么折磨自己……”陈琼菲也抑不住已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轻轻抚着他的背道,“不会的,不会的……志康她是受各路神灵保佑的——天上有她的亲娘,人间有你这位伟大的父亲。你不是说过……你不是说过,爱是你和命运战天斗地的不竭源动力吗?相信现代的医学、相信他心中的留恋、相信我们爱她的力量……这只不过……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高烧,或许……或许……或许是她未来更加幸福快乐的前兆……”
  急求室的灯灭了,陈琼菲挽着他站起来,医生摘下口罩的一刹那微笑的表情卸去了叶振华所有的担忧与恐惧。流动病床被缓缓地推出,小志康熟睡在其中没有了痛苦的表情。叶振华此时又呆望着出神,他永远忘不了2002年的10月16日医生那无奈的目光,但今天……但今天那目光是那么充满着自信心、充满着成就感……上苍还是有情的,没有夺去他唯一宝贝的女儿。他的泪水……他的泪水此刻不知是痛苦的残留还是欣喜的开始……
  病床上的志康是那么安静,仿佛在神游梦的天堂。
  今夜窗外星光是如此的灿烂,仰望星空叶振华思绪万千起来,朦胧中好象陆霞的影子清晰地出现在了北斗七星中间:“霞儿,我亲爱的妻,我此时此刻……我此时此刻又感到命运是对我如此的眷顾,你在天堂一定微笑了吧。你看我们的宝贝女儿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她是那么的顽强——这么小竟敢于和命运抗争……霞儿,我亲爱的妻,我们的女儿一定会如我一般始终微笑着面对人生的种种挑战。你就放心吧。霞儿,我亲爱的妻,当困难来临时我是她坚强的后盾;当喜悦降临时我是她忠实的分享者……”
  “妈妈……妈妈……别走妈妈……”
  “妈妈在这儿……妈妈在这儿……”
  叶振华听见女儿轻微的呼喊声,收回了遐想的思绪转身却见一直守在她身旁的陈琼菲轻轻握着小手应和着她梦中莫名的呼喊。声音是那么温柔、那么亲切而且是那么具有感染力,表情是那么的自然从容……
  “妈妈,我梦中……我在梦中常听你说,你是我的妈妈……我常常问爸爸:妈妈为什么……为什么不回来亲亲志康?妈妈,我这回不许你走!妈妈,我这回不许你走!妈妈你知道吗,我每一次问爸爸时,爸爸都哭了。妈妈,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来亲亲志康?别的小朋友都能躺在妈妈怀里甜甜的睡觉,我好羡慕,我好羡慕……妈妈,志康好想有个与其他小朋友一样能亲志康、抱志康、带志康去玩、伴志康做游戏的妈妈啊……奶奶说,爸爸的腿不好,不能带志康去玩、伴志康做游戏,只有琼菲姑姑来时我才能……我才能与其他小朋友一样……妈妈,请你别走……请……你别走……你别再离开小志康了,好吗?”
  叶振华不知不觉瘫倒在了病房窗口边的地上,陈琼菲想去扶他起来可小志康的右手始终紧紧地握着,稍稍有一点儿挣扎她就喊一声“妈妈,请你别走请……你别走,好吗?”叶振华见了如此自己最不愿最不愿看到的却时时刻刻浮在他脑海里的情景心如刀绞,眼神呆呆地暗淡了许多。
  “一个3岁的孩子正是在妈妈怀里撒娇的年龄,可叫我……可叫我到哪儿去寻她的妈妈回来?霞儿……霞儿,我亲爱的妻,你听见了吗?你听见了吗,你的志康在向我要她的妈妈!你的志康在向我要她的妈妈呀……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霞儿……霞儿,我亲爱的妻,请告诉我呀请告诉我,从哪儿才能寻你回来?从哪儿才能寻你回来?”
  他抱着头撕心裂肺地呼喊着。
  “志康,我的小乖乖。你没有失去妈妈……你没有失去妈妈,你的妈妈在你身边,永远会在你身旁……”此时他的耳畔又传来了陈琼菲天使般的天籁之声,“你不信呀,那你摸摸妈妈的脸……对,这就是妈妈的脸。志康啊,我的小乖乖,你感受到了妈妈在亲你吗?你感受到了妈妈在亲你吗?志康啊,你快快醒来,妈妈给你念儿歌、给你讲故事、抱你去玩、陪你做游戏……志康在妈妈心中是个坚强的女孩儿如爸爸一样,不哭,我们不哭啊,妈妈从天堂回来了——来看我的宝贝女儿了,妈妈再也不会走了……对,安静地睡一会儿,妈妈的女儿最听话。爸爸跌倒在墙边,妈妈去把爸爸扶起来后再来陪我的宝贝女儿,好吗……”
  “振华哥,别这样。志康只是……只是一时在说胡话,你也别太自责了……”陈琼菲放好小志康的手轻轻过来捡起滑落在地上的双拐去边扶他起来边说着,“志康将来……”
  “菲儿,志康这孩子每当看到别的小伙伴的妈妈,她总要回家……她总要回家一本正经地问我这个问题……”叶振华坐到了一张椅子上打断她的话语继续道,“我每回答一次……我每回答一次心就会增痛一分啊……”
  “妈妈……妈妈,你怎么还没有回来?是不是……是不是又丢下志康和爸爸去了天国?”
  “妈妈我永远不会再去天国了……妈妈我永远不会再去天国了……”陈琼菲顾不得叶振华的泪水了,她连忙奔过去紧紧握住了她又在空中找寻的手,“妈妈在这儿,妈妈在这儿……妈妈我……我永远会在你的身边!”
  “你不是我的妈妈,你不是我的妈妈呀!你是待我最好最好的琼菲姑姑……”她忽然睁开了眼睛。
  “志康,你刚才真的梦见妈妈了吗?”叶振华见女儿已经醒来就撑着双拐过来俯下身子问,“志康刚才都和妈妈说了些什么话呀?你……你能告诉爸爸听吗?”
  “爸爸,妈妈在哪儿?妈妈她现在去了哪儿?我好象在梦中听见妈妈说她就在我身旁,她永远不会再去天国了……这是不是真的,爸爸?我记得妈妈还好象说,妈妈她会给我念儿歌、会给我讲故事、会抱我去玩、会陪我做游戏……这些都是真的吗,爸爸?”
  面对女儿天真的问话,叶振华沉没久久无言以对两行热泪又不由自主地淌了下来……
  “志康,我的小乖乖,琼菲姑姑……琼菲姑姑我以后就做你的妈妈,好吗?”陈琼菲望了望他转头深情道。
  “真的?这——是——真——的——吗?”叶志康似苹果的小脸蛋上顷刻间露出了喜悦的神色,但她想了想觉得还是有些不放心就翘出了小拇指示意着道,“咱们拉勾……”
  “你……你这小精灵……好,咱们拉勾!”陈琼菲微笑着也伸出了小拇指与她的紧紧勾在了一起,“拉完勾,你该……你总该信了呗?”
  “爸爸,我是在哪儿?我手臂上怎么通着一根管子?那挂瓶打泡泡的又是什么?”她转了转眼珠子是一脸的疑惑。
  “志康,左手别动啊!”陈琼菲轻轻按住她的手又俯身去探了探她的额头,然后坐回了床沿上向她一一微笑着解释道,“志康啊,你刚才好勇敢好勇敢地和一个坏蛋打了一架——知道吗,你取得了胜利!听妈妈说,你昨天晚上发高烧是奶奶打电话给爸爸的,现在我们在医院……这是病房,小志康生病了,所以,医生叔叔给你挂了盐水……看,这打泡泡的……这打泡泡的就是盐水。”
  “哦,志康是生病住院了呀……”他扑闪着眼睛若有所思了一会儿很认真道,“爸爸,那你打电话给爷爷、奶奶说志康已经病好了没有?奶奶说……奶奶说妈妈是去天国看病了,好了之后会打电话回来的。”
  叶振华依旧呆呆望着她俩,两行热泪还是止不住地流……
  “爸爸……爸爸……”
  “志康乖,你真是个好孩子。”陈琼菲从腰间掏出了手机道,“妈妈拨通电话后志康自己和爷爷、奶奶说好吗?知道该怎么说吗?志康这么乖当然知道,是妈妈糊涂了……”
  “喂,你是爷爷吗?爷爷,我是志康呀,你和奶奶睡觉了没有啊?还没有啊……爷爷,爷爷,你们不要担心啊,志康的病已经好了,请告诉奶奶一声……哦,对了,爷爷,爷爷,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认琼菲姑姑做我的新妈妈了……”叶志康拿下手机一脸茫然地问,“琼菲妈妈,我说的是高兴的事儿,可爷爷……可爷爷他为什么哭了呢?”
  “那是爷爷高兴……”她接过手机合上了道,“你用自己的小脑瓜好好想一想呀,志康的高烧退了,又是亲自给爷爷捎去了消息,而且他们的小孙女又有了新妈妈……爷爷他能不高兴吗?”
  “那是不是……是不是伤心了要哭,高兴了也要哭呀?”她歪着脑袋顿了顿又追问了起来。
  “是啊!”她转过身道,“你看……你看我们志康的病好了,爸爸也不是高兴的哭了吗?”
  叶振华此时的心情复杂极了,她们的一问一答多似一对真正血脉相连的母女啊!看她们一个天真思维如天马行空,一个耐心、温柔又慈祥……这难道是苍天的造化弄人吗?如此的温馨的场景难道不是只有家庭成员间才会发生、演绎的吗?
  “爸爸,爸爸,你说,琼菲姑姑变成了我的琼菲妈妈,这是真的……是真的吗?”她不相信自己真的有了位新妈妈又向父亲进一步求证着。
  哦,我的宝贝女儿请你饶了我吧,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爸爸不知道怎样回答你才对……你的妈妈……你的妈妈已经去了遥远的天国,你没有妈妈,你没有妈妈……菲儿只是你的琼菲姑姑,菲儿只是你的琼菲姑姑,她不是你的妈妈,她不是你的妈妈呀……但此时此刻我也不知怎么的糊涂了起来呀。孩子,请原谅我——请原谅你无能的爸爸,对于你这个世界上最简单最简单的问题我实在是难以回答……孩子啊,请你不要用这种充满了期待的眼神盯着我,好吗?爸爸……爸爸我也有回答不出你的问题的时候呀!
  “琼菲妈妈,爸爸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志康乖,你就别问爸爸这个问题了,好吗?”陈琼菲俯身贴着她的小耳朵小声道,“志康,志康,你快去安慰安慰爸爸,说爸爸,是志康不好,志康保证以后不再问这个问题了,你别伤心、别难过了,好吗?”
  “琼菲妈妈……”她也学着咬耳朵道,“我为什么不能问这个问题嘛,这个问题很难很难吗?”
  “对啊!”她复咬道,“你想……你想连爸爸这位复旦大学生也回答不出来的,你说难不难啊?”
  “爸爸,爸爸,你过来……你把头低下嘛……”叶志康顽皮地挤了个小眼睛给她的琼菲妈妈,然后对他亲亲热热地附耳道,“爸爸,是你的宝贝女儿志康不好,志康保证以后不再问连爸爸这位复旦大学生也回答不出来的很难很难的这个问题了。爸爸,原谅志康今天犯的这个小小的错误,好吗?你别伤心、别难过了……来,志康给爸爸擦擦眼睛,你看,连志康在想妈妈时也没有哭……”
  叶振华觉得自己真是失败!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竟比不了自己三岁都不到的女儿坚强……志康啊,爸爸好无能……爸爸好无能……泪水,泪水止不住地流呀,那种从心底里发出的悲痛抑也抑不住、挡也挡不了,扑倒在女儿的被褥上禁不住抽泣起来……
  小志康呆呆望着一动也不动不断胡乱抚着父亲那刚硬的头发,嘴里喃喃道:“爸爸,你别哭呀爸爸!爸爸,你别哭呀!爸爸……你瞧连志康也不哭,你瞧连志康也不哭……”念着说着见其并没有反应竟也哇哇大哭了起来。她一哭叶振华抬起头强忍着悲伤替她拭着泪,“志康如爸爸一样坚强,咱们都不哭啊……”
  可父女俩的泪水依然似断了线的珍珠收也收不住。
  见了此时此景的陈琼菲再也不能坐在这儿,她捂着鼻子和嘴拔腿冲向了外边……许久,她抽泣着回来见其父女俩还在抱头痛哭。她不知道该先去安慰哪一个好,见其盐水已尽了瓶底她干脆拔了吊针抱起叶志康。叶振华也随之抬起头拭了拭两颊已满面的泪水,不一会儿,有位女护士进来给她量了一次体温——已经恢复了正常……
  此后,叶振华和陈琼菲经历了一段尴尬的岁月,而叶志康每天上午、中午和晚上都要打一个电话给她最亲最爱的琼菲妈妈——有时,报告自己吃了一碗满满的饭;有时,报告自己今天看了什么动画片;有时,报告自己最近又学会了什么儿歌或诗词……周末是叶志康最期待的日子,因为她的琼菲妈妈要来。陈琼菲也特别喜欢与她现在的这位女儿相处,他的天真、她的活泼、她的乖巧是一般同年龄孩子所不可及的。陈琼菲抱着她或挽着她在外面玩时,她的神情特别快乐,逢人便说“我也有妈妈了——这就是我最亲最爱的琼菲妈妈……”此时此刻叶振华的心里似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因为女儿在病床前提的那个问题隔了这么久他还没有答案,每每看到她蹦蹦跳跳欢欢乐乐的样子,他真希望把这情景变成真正的现实。他知道,陈琼菲心中还暗恋着他,这段时间里也有意或无意着给自己作了不少的暗示,只要应一声……只要应上一声她就能立刻成为自己的新娘——志康的母亲……但心中始终有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鸿沟,陆霞——他至爱的霞儿还在其脑中时时浮现……
  2003年10月16日——陆霞去世一周年的晚上,他打开了那扇被父亲唤醒后叫其尘封的门。房间里居然还是一尘不染,那“鹊桥相会”的新婚巨照依然挂在床头边的东墙上,他的霞儿还是微笑得如此灿烂、如此幸福。她的梳妆台依旧,西墙壁上从“夏商周秦汉,唐宋元明清”走来的身影依旧,那灯光依旧昏黄而柔和,那席梦思床承载着她们缠绵欢愉的日日夜夜依旧,可他的霞儿……可他的霞儿已永远去了他遥不可及的天堂,那些摆设、这些曾经的梦幻都失去了现实的意义……
  那一晚睡在这张曾经有过情话绵绵、有过激情澎湃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连翩,朦胧中他在天堂的边缘如愿以偿地见到了时时挂心的妻子……
  那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绿水青山、百花竞放、蝴蝶翩飞……但他的霞儿不似以前那么温柔、那么善解人意了。在百花丛中与自己共舞一曲之后竟莫名其妙地给了他一记重重的耳光——
  “振华,你好糊涂啊!你让我好失望好失望,你自己知道不知道?”她的声音依旧,但语气……语气是明显加重了不少,“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肯接受琼菲的爱?你难道……你难道真的忍心让我们唯一的宝贝女儿一场欢喜一场空吗?”
  “霞儿,你才是我永远唯一的新娘!你才是我永远唯一的新娘!你知道吗?我是无时不刻……无时不刻地在想你、念你啊!你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依然是那么的清晰、那么清纯、那么完美……”叶振华捂着脸委屈得泪水汪汪,“你的一走了之是让我如此痛苦、如此绝望、如此彷徨、如此无助!我的心早……我的心已随你来了这美丽得让人陶醉的天堂,叫我……叫我拿什么还去爱她?”
  “振华,我们已经是天人相隔,你不为自己也该为我们的宝贝女儿再去找一份幸福啊!”陆霞抚着他的脸道,“对不起,振华。我也是迫于无奈啊……”
  “你还是爱我的,对吗?你还是爱我的,对吗?”他紧紧握住了她的双手置于自己的胸口,“要不然……要不然你也不会一直穿着我专为你设计的这款洁白色珍珠婚纱……霞儿,霞儿,我亲爱的妻,跟我走吧,跟我回家!我们的宝贝女儿还等着你回去给她念儿歌、给她讲故事、与她做游戏……霞儿,我亲爱的妻,跟我回家,跟我回家吧!”
  “不!不!不!”她挣脱了被他紧紧相握的手连退三步道,“我们今生的缘分已经尽了……我们今生的缘分已经尽了!琼菲……琼菲才是你今生的真命新娘啊……”
  “不!不!不!”他丢掉了双拐居然飞奔了起来,“你骗我,你骗我,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用这种绞心的字眼儿来骗我?哦,是不是……是不是你留恋这‘仙境’才不肯跟我回去?”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她一边后退着一边伤心道,“叶振华,难道我对你的这颗心你还不了解吗?叶振华,难道我对你的这颗心你还不了解吗?你让我好失望,你真的……真的让我好失望!叶振华,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我曾经是那么的痴爱着丈夫,你在我的心目中是如此的坚强、如此的刚毅、如此的耿直,能认识你是我这一生最大最大的骄傲了!但如今……但如今的你为什么成了这么一个唯唯诺诺、这么拿不起放不下的人?难道我看错了吗?天啊,我为什么会把我的宝贝志康托付给这么一个经不起考验的人?”
  “我是一个唯唯诺诺的人!我是一个拿不起放不下的人!我亲爱的霞儿啊,你哪里知道我的这一颗痴你、爱你之心?你怎么已经变得这么绝情?你怎么已经变得这么冷漠?我所深爱着的霞儿不是这样的啊……”他显得是那么痛苦、那么困惑、那么无助!
  “我为什么已经变得这么绝情了?我为什么已经变得这么冷漠了?我告诉你——因为我已经明白,我们今生书写的现实世界里的爱情童话已经彻彻底底、不可逆转地结束了!换一种说法就是我们的爱情传奇已经成为了‘过去式’、成为了历史长河里的沧海一束……”陆霞流着泪说。
  “那是……那是为什么啊?难道我们的相爱错了吗?难道我们的相爱错了吗?我们的相爱到底错在哪里啊?天啊,老天爷,你倒是开开眼呀!”叶振华仰天长笑摔倒在百花丛中,这时远处飞来了一群色彩斑斓的蝴蝶围在他身旁盘旋,“蝴蝶啊蝴蝶,你是爱情的化身。请你们告诉我这……这究竟是为什么?我们的相爱为何成不了永恒……天上人间,天上人间,难道……难道我们只有在梦中相会的权利吗?老天爷啊,请你告诉我……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呀为什么?哈,哈,哈……我想是苍天妒忌我们的相亲相爱,是羡慕我们的缠缠绵绵!哈,哈,哈……我想是苍天妒忌我们的相亲相爱,是羡慕我们的缠缠绵绵!因为苍天……苍天他永远是孤家寡人一个……”
  “振华,别这样,请你别这样……”陆霞取过双拐到丛中想扶他起来,却被他反手一拉也卧倒在了其中。
  “霞儿,我亲爱的妻,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亲爱的霞儿,在这长长的一年里我无时不刻在想你……现在的你……现在的你不知为何在我眼中变得更加完美了。霞儿,你是我永远唯一的新娘——无论天是还是人间。霞儿,你是我永远唯一的新娘——无论天是还是人间。跟我回家,这次,你就跟我回家,好吗?”
  “振华,振华……你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她竭力挣开了他的臂湾后退了四、五步道,“这是不可能的——至少今生是绝对不可能的了!你应该回去了,你回去找你那一位更加痴着你、爱着你的菲儿妹妹……因为,她——才——你——今——生——生——命——里——的——真——命——新——娘!”
  “不!不!不!在这个世界上哪有老婆硬要自己的丈夫去爱别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哪有老婆硬要自己的丈夫去爱别的女人?”叶振华撑着双拐站起来泪眼朦胧道,“你又在骗我!你又在骗我!我心中至爱的霞儿,她是不会这样狠心地对我的!我心中至爱的霞儿,她是不会这样狠心地对我的!爱情是可以穿越时空的——琼瑶剧中的‘尔康’与‘紫薇’不也是天上人间吗?他们的爱情为什么……他们的爱情为什么能够起死回生?而我们……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我不明白呀我不明白!”
  “振华,再让我来告诉你吧……”
  “我不要如今像一位圣人似的你,我不明白曾经那个温柔、贤淑又善粮的你此时此刻到哪里去了呀?”叶振华忽然忍无可忍得大喊大叫了起来。
  但此时的陆霞却如没有听见似的,她忽然似天使般飘了起来,“振华,爱情是可以穿越时空的——我们此时在梦的天堂里相会不就是吗?而如我们这样的超越便是达到了最高、最完美的极至……‘起死回生’只不过是琼瑶剧中的童话,只不过是人们心中的一种完美的对永恒爱情的向往。振华,我不能再在这里久呆了。回去吧,回去吧——回去找你今生的真命新娘吧,好好照顾我们的宝贝女儿……再见了,再见了,我亲爱的丈夫……”
  “霞儿,霞儿,你给我回来呀你给我回来……你才是我永远且唯一的新娘啊!你才是我叶振华永远且唯一的新娘……”叶振华仰望着她远去的身影撕心裂肺地呼喊着绝望地瘫倒在了百花丛里……
  随着陆霞的身影越飘越远渐渐消失在天尽头,绿水青山不见了,争奇斗艳的百花也缓缓无了踪影……一切是那么迅速地变了样——明媚的阳光忽然黯淡了下来,寒风骤起顿时迷了他的双眼。再到睁开时大雪已经封冻了潺潺的溪流,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自己的腿觉得麻麻的,低头一看大半身已被深深埋入在了雪里……
  “爸爸,爸爸,你该起床了……爸爸,爸爸,你该起床了……爸爸,爸爸,你应该起床了啊!不然上班就要迟到了,就会被周伯伯骂一顿的,爸爸,爸爸……”
  叶振华被这不间断的呼喊声惊醒了,他披衣起床打开门却得到了女儿一个“爸爸是条大懒虫”的绰号。他把女儿抱到床上和他一道又钻入了被窝……
  “你这个小丫头,不是昨天告诉过你,爸爸我今天休息吗?是谁……是谁命令你来叫爸爸起床的?”
  “爸爸,你真聪明!真的什么秘密都瞒不过你……”
  “那……你快快说是谁?爸爸我非得去教训教训他不可!”
  “你不能去欺负……欺负我——的——琼——菲——妈——妈!”她表情严肃地发出了强烈的抗议。
  “那宝贝女儿告诉爸爸,你的那位琼菲妈妈,她好吗?”
  “这还要说吗?她当然是……当然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好妈妈——不过,我那天堂里的陆霞妈妈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她两眼珠子骨碌碌转着又补上了那么一句,尔后发出了一阵天真而又烂漫的笑声。
  “那如果……如果你的琼菲妈妈有一天成了别人的新娘,你没有了妈妈……你没有了妈妈怎么办?”
  “爸爸,不会的。琼菲妈妈不会离开我的!”她显得是那么有自信、有把握,“真的,琼菲妈妈她不会离开我的!”
  “为什么呢?”叶振华感到十分惊讶……
  “因为……因为爸爸你只要把我在医院里出的那道很难很难的问题给正确地解答出来,琼菲妈妈就一辈子成了叶志康最好最好的妈妈了呀……”她是那么一本正经地说着。
  “丫头,你老实交代——今天是谁……今天是谁派你来侦察我的‘特务’?不说……不说,爸爸就……”
  “爸爸不要!志康怕痒……”她的一双小手就是死死挡着大手,“爸爸饶命啊!志康说,志康说——昨天我生日的时候周安伯伯、外公、爷爷、道怡姑姑……反正啊,在场的人除了琼菲妈妈,他们都偷偷告诉了我——要我今天跟爸爸这样说……他们吓唬志康说,要不然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永远没有了我最亲最爱的琼菲妈妈……爸爸,周伯伯他们骗我的是不是?琼菲妈妈不会丢下志康的是不是?爸爸,你更不愿意看见志康成了一个没有妈妈疼、没有妈妈爱的孤零零的孩子的是不是?”
  叶振华无言以对,望着她充满期待的而又是布满疑惑的眼睛不知所措。叶志康的一声声“是不是?”犹如在他的心头捅下狠心的一刀刀,无奈与自责的复杂心绪渐渐弥漫开来……他望着女儿这双好奇的眼睛不知不觉地泪眼朦胧起来,颗颗滚烫、愧疚的泪珠滴在了女儿的手上、脸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