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未艾
未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823,623
  • 关注人气:193,8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奇怪:博士为何将“做爱”藏了起来?

(2007-08-16 12:00:28)
标签:

知识/探索

杂谈

评论

人文

生活

分类: 未艾娱乐
   为工作的缘故,一直都没有离开词典类的工具书。前些时,为了方便携带,就买了一本袖珍版的《现代汉语词典》新编增补本,是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6年1月出版的,审定者注明是刘振鹭博士。
    我印象中,以往编辑稿件,比如对于“做出”与“作出”之类的用法,同人们向来都有争议,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后闹到词典上求证,但很遗憾,词典上见不到区分它们意思的词条,我不知道语言文字研究专家是否也对这样的词条难以定夺,干脆放弃它们不用编录进词典。很多时候,我是不得不用这样意思难以分清的词条的,但又惟恐把意思搞混淆,或者用得不是很规范而闹出笑话,就下意识地翻一下词典。
    昨天,我在翻上面提到的刘博士审定的这本词典,看到“做”的词条时,突然发现很多通行的权威词典中按拼音顺序放在第一条的“做爱”这个词,不翼而飞了。我们都知道,身为正常成熟男女,对于“做爱”这个词是不会陌生的,都乐于通过身体力行来表达对这个词的高度理解能力。
    可是,这么个让人偏爱的词,怎么在刘博士审定后就消失了呢? 我的第一个感觉是:刘博士把这个男女都喜欢的词儿给藏起来了。是否挪作私用,现在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刘博士肯定是有了“私心”的。在未经求证下这个结论也许是冒昧了,出于好奇,我就找与“做爱”相关的词条,诸如“交欢”“性交”等,也是无踪无影,去向不明。这下,我大彻大悟,刘博士原来可能是吃素出身的。
    既然已经写到这里了,不妨继续开罪刘博士,姑且算是猜测之一二吧——
    其一,刘博士虽然是从事语言文字研究的博士,但深受道学文化思想影响,感觉这些个与床上“肉搏”关联的词放在词典里,是有伤大雅的,刘博士的眼睛受不了,他也将心比心,担心人家受不了。所以干脆将“做爱”之类的词条干掉干净了。但刘博士清心寡欲,未必芸芸众生也是要断荤的了。
    其二,刘博士可能认为词典是有非成年人要用的,比如学生,他们不像成年人那样对性的接受程度高,但还是容易受“做爱”这种词的影响与诱惑。作为高级知识分子,决不能做下这种贻误子弟的事情,所以,刘博士就把碍眼的词给清理干净了。但刘博士应该知道,中学生理教材上早就有了关于性知识教育的章节。
    其三,刘博士或者认为成年男女对于“做爱”已经是熟门熟道了,大可不必再要通过词条来加深理解其内涵的,毕竟实践大于理论了。这个词在词典可有可无,既然可无,就节约版面供“新词”编录进来了。
够了,不便再过多猜测,以免有对刘博士更多的不敬之嫌,否则,我是担待不起的。
    不过,我还想说的是,“做爱”原本也是一种文化,高雅一点的说法叫性文化,不把它当文化的就叫它“那档子事”。但刘博士对这样的文化是不是带有某些个人主张,而让一部词典里无非做点解释的词条都讳莫如深呢?莫非性文化在刘博士那里更是洪水猛兽,或者也不过就“那挡子事”?
    作为语言专家,刘博士其实更应该尊重语言的存在与合理性,而不是拿个人喜好或倾向,不负责任地对“做爱”痛下杀手。但愿“爱”要继续“做”下去,“做爱”的词条在以后的增补版中再补进去。不知刘博士对这个意见是否能听进去,不过,如果刘博士真的听不进去大概也对喜欢“做爱”的人,构不成任何负面影响的。但若因刘博士的高度“慎重”,导致很多读者发现“做爱”从这个由他审定的词典里消亡了,而产生什么异常的心理障碍的话,那实在是刘博士的不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