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尚龙
马尚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93,460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马尚龙的夜光杯博
我的新民个人门户
《上海男人》

我的2009年新书《上海男人》

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
定价28元
 
玫瑰书苑出售签名本:http://shop35406929.taobao.com/
 
辞书出版社邮购电话:
021-62472088转
 
我的新书之一《上
我的新书之一《上海女人》
 
文汇出版社出版 
定价:26元
 
玫瑰书苑出售签名本:http://shop35406929.taobao.com/
 
文汇出版社邮购部电话:
021-52921234(总机转)
 
我的新书之二《反
我的《反调男女》
 
 
 
文/马尚龙 图/王震坤 
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
双色套印,定价25元
 
玫瑰书苑出售签名本:http://shop35406929.taobao.com/
 
辞书出版社邮购电话:
021-62472088转
公告
骄傲地谦虚着
排斥地宽容着
冷漠地热情着
刻薄地友善着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美食

   


 那一晚已经是10点多了。我依旧在低头签名,只是在签名后抬头与陌生读者一笑示谢,至于后面还在排队的读者队伍有多少人,我都来不及环顾了。那是20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8 22:52)

一旦说到父亲母亲的财富,会想物质,当然也会想到精神,并且一定会有人侃侃而谈精神财富对于自己的重要性。物质财富是有轻重的,从多少亿到几千几万,落差实在太大。那么精神财富呢?既然也算是财富,是否也就有轻重,也有落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终于上了台面
        几年前某天,一家人去饭店。冷菜中有宁波烤菜,母亲尝了一口。问母亲是不是很嫩,母亲一笑,全部是菜心,哪能会不嫩?不过还没我老早烤得入味。母亲又说,要是过年,烤只烤菜早上过过泡饭,倒是蛮爽口的。
        那一个过年,家里烤烤菜了。烤菜怎么烤?有下一代孩子好奇。我说,就是用烧红烧肉的方法烧青菜。去菜场之前,母亲再三关照,要买矮脚菜,菜杆肉头厚。买来后,母亲亲自检验是不是矮脚菜,又关照,先把菜晾一晾,烤起来汤头就不会太大。母亲以近九旬,早已经不下厨了,但是要烤烤菜,她有绝对的话语权并且兴致极高。那一天,她连手杖也不用,亲自在厨房督导,菜边皮要剥几爿,菜心要多少大;菜头要切掉多少,酱油要多少,糖要多少,要烤多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在微信上,我上传了我写的卷首语《我愿意为你,你是谁》的照片,有好几位朋友说照片上的文字看不清楚,想看原文;也有人以为我是写男女之情。其实我写的是子女和父母的关系。我把此篇文章,献给我亲爱的母亲。

    在此我就博客和长微博一下。以下便是《我愿意为你,你是谁?》的全文——

“感恩”这一个词在很多场合都用得上,尤其是在婚礼上,“感恩”也一定是一个重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7 22:29)


  允许我一点点夸张。在那一刻,我创造了历史。

  轻轻扶住送餐车不锈钢扶手,与一个空姐面对面,她倒我进,从头等舱直抵经济舱的末排。这是发生在从上海飞向成都旅途之中正儿八经的事件。在这一个航班中的一小段时间,我当上了空乘。

  二十年前,上海有十八位纺织女工当上了空乘,因为都是已婚、且三十上下的年纪,所以被称作“空嫂”。比起当年空嫂的年纪,我又上了好几个台阶,叫做什么呢?我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空叔”,恐怕“空叔”都已经勉强,或许更应该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5 09:58)


某一日,高博文邀我去上海兰心剧场听弹词开篇专场,约了在剧场售票处碰头。他给了票子后,便去迎接坐了出租车来的评弹界老艺人。我没有很在意高博文除了演员之外还有什么身份,大约是领导吩咐他这一个青年演员兼做一点送往迎来的事情吧。待我按着座位坐下,发现在我两侧竟然皆是当今评弹界泰斗级的艺术家,我都无法想象高博文有什么法道,让我坐在这样的席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多寻常人家总会在有象征意义的几个日子来一次全家族的聚会。团聚团聚是要团在一起的,老老小小几代人,二三十个人,饭店里吃一顿饭,说几句吉祥的话语,而后便是无轨电车,天南地北。也有一些老同学老朋友间的聚会,多少年没见,如果没有坐下来以酒压轴,也就没有了气氛更没有了高潮,最后一饮而尽之际,便是对聚会的热切期待,便是下一次聚会的预约。

  有人突然间冒出一个问题:每一个家族的聚会,10年间原班人马都在吗?都是这样坚持着的吗?当然,这有何难!年轻人答话。再想一想吧?如果说有变化,那就是阵容扩大了多了小外甥,多了某某的女朋友……你怎么会如此问?提问者说,他母亲去世了,所以家庭聚会再不会有原班人马了,也再也不会有原先的欢愉。经提问者这么一说,气氛凝重起来。周遭的人竟然都想到了自己家庭诸多沧桑,或者是直系的祖辈,或者旁系的叔伯,甚至就是手足的同胞,竟然已经从大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07 21:59)

    我佩服清谈。那是两个智者的思想游戏,没有事先约定的话题,却分明是思想的此起彼伏;没有短兵相接的交锋,却分明是个性的特立独行;没有行色匆匆的功利,却分明是广德的大俗大雅;没有正襟危坐的训诫,却分明是智慧的往来古今……此时的思想,不是厚重地沉淀,而是轻盈地飞扬,所以更接近于思绪。只是那么一个灵感,只是那么一句妙语,但是往往就是这么一个灵感一句妙语,在双方会心一笑间,迸发出意料之中的愉悦和意料之外的思想光芒。

    当一种清谈以各自书法的形式展开时,似乎更加契合了中国传统文人的做派。那是千百年来的美景。书法也就是写字,本是文人生活的必备元素,是文人的生活方式。渐渐地写字成为了书法,成为了艺术,距离生活距离思想,反而不如往昔。当看到两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11 19:55)



     《现代家庭》2014年第3期已经出版,有我写的陈帆印象记《我是“陈帆”》;由于篇幅关系,杂志上略有删节,全文将收入我和陆康大师、胡建君教授,何菲即将出版的合集《上海人情》。感谢陈帆满足了我多年来的一个心愿,那就是写一篇陈帆印象。也算是中国梦的具体体现吧。以下是文章的全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10 22:41)



    常常有人问起,到了马年越发这样了:你生肖属马?姓马怎么就属马了呢?因为马这个生肖讨人喜欢,所以马这一个姓,在马年也多了些乐趣,常常是被朋友当做辞旧迎新的“吉祥物”。尤其是今年流行“马上体”,诸如“马上有钱”、“马上有房”、“马上有对象”,我的名字中恰恰有“马上”的谐音,甚至还可以“马上弄”,我这一匹老马,也真是一直被朋友们“马上”着,既是被友善地当做新年的茶品,也是一再被祝福:马年你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