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尚龙
马尚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02,585
  • 关注人气:1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是陈帆”

(2014-02-11 19:55:37)

“我是陈帆”

     《现代家庭》2014年第3期已经出版,有我写的陈帆印象记《我是“陈帆”》;由于篇幅关系,杂志上略有删节,全文将收入我和陆康大师、胡建君教授,何菲即将出版的合集《上海人情》。感谢陈帆满足了我多年来的一个心愿,那就是写一篇陈帆印象。也算是中国梦的具体体现吧。以下是文章的全文——                                 

“我是陈帆”,除了周末,每天晚上八点钟,陈帆准时出镜,主持“甲方乙方”节目。我对陈帆说,我特别喜欢她的这么一句“我是陈帆”。先是要说他的父母亲给她名字起得好,“帆”字属于开口呼,第一声,朗朗上口;还要说名字起好了,还要念得好,一个人名字最好的“报幕者”理应是自己,但是这一个报幕者最好是从事语言表演专业,才会把名字的美意全部传递出来。陈帆的“我是陈帆”恰是。我的这种感受,源自于常常会有录像棚里录像时刻,陈帆就站在前面,也是因为在1990年代的“三色呼啦圈”节目里,也是陈帆主持,我刚刚在嘉宾席入座。当然,更多更多的观众,喜欢随着这一句“我是陈帆”,开始了每天晚上“甲方乙方”一小时的触目惊心。

因为是一个每天播出的节目,并且只有一位主持人,只有甲方乙方,没有AB角,也就有人说陈帆是目前上海主持人中出镜率最平均的,却也是最高的。有人不信,但是稍稍一算,还真是如此。凡日播节目,大多是主持人轮流担纲,其他节目或许很不错,是一周一次,不像“甲方乙方”天天一播,天天出新。千万不要轻看这一个高频率,如今许多年轻主持人都是晃来晃去没有节目主持,陈帆却是主持了一档日播节目。没必要去推论偶然或者必然,陈帆每天出镜是事实。

我想象陈帆在做“甲方乙方”之前,一定不知道什么叫做售后公房,九四方案,承租人之类的,但是没多久,陈帆已然是非常熟稔。每一次节目她都有一段结束语,涉及到社会学、伦理学、法学、心理学,有张有弛,有条有理,一语中的,现场效果极佳。我曾经对陈帆开玩笑说,你这一段话,抢掉了我们嘉宾的饭碗啊。幸好,节目的时间篇幅不够,她的结束语播出时大部分删掉了,但是她依旧每一档节目结束时会有一段结束语。

做电视节目,看起来是风光事,做起来是体力活,尤其是日播节目。做一道最简单的算术题,一小时的节目,录像的时候,基本上是两倍的时间,一天录三集,甚至四集,中间两顿盒饭,再加上化妆的时间,路上的时间,间歇休息的时间,要几个小时?可能是连续两天三天录像,作为绝对主角,没有体力是扛不住的。

况且还不是赏心悦目、时尚优雅、轻松愉快的节目,尽是家庭恩仇,兄弟反目,财产争夺;老上海的情致,大文化的背景,高格调的气象,新时代的美丽,一点痕迹也没有。是会有人不屑的,即便是去做了嘉宾的,也常常会被问到,会不会因此心情很坏?更不必说是坐在“贴贴当中”的陈帆,倒是没看到陈帆沉郁着进出录影棚的,也没有高调谈论家庭法律服务道德评判的重要,唯有“我是陈帆”在这个节目里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几乎每一次的声调和语气都是像放录音一般。

不少朋友知道我是节目的嘉宾,便会和我聊到节目,也就是聊到了陈帆,很多人说这是陈帆最好的节目。相信陈帆也是听到了很多好话的。我会反问朋友,你看过陈帆以前的节目吗?有人看过“心灵花园”,我告诉他们,陈帆最早的节目,是“你我中学生”,那时候,陈帆还是高一学生,比她女儿现在的年纪大不了多少;后来有一档脱口秀的节目“三色呼啦圈”,在当时的十四频道,也就是如今的星尚频道播出,顺便套一下近乎,我第一次到电视台做嘉宾,正是这个节目;再后来,陈帆便是上海电视台重要主持人,节假日电视晚会的娇宠,某年华东六省一市联合晚会,她是头牌花旦,当仁不让的。

再后来,主持人千树万树梨花开了,最风光的职业必定也是最残酷的职业。陈帆的风光,似乎也风吹而浓,风吹而淡。

再后来偶尔看到陈帆出现在“东方CJ”电视导购上,这个锅怎么怎么好,这组刀具怎么怎么好,笑呵呵,热情洋溢,语速极快……我想到了原先很风光的陈帆,有点美人迟暮的感觉,因为认识,又多了点唏嘘。

再再后来,陈帆开始主持《八零后剧场》,有三位主持人轮流以心理咨询师的角色担纲。没多久节目改版,“心理咨询师”被改版为“吧台女服务员”。面对身份降格,虽然是虚构,另外两位主持人还是婉拒,陈帆留了下来。我当时问过陈帆,她用上海话回答,做生活呀。意思是工作呀。吧台女招待是虚构的,心理咨询师也不是真实的。那时候,我对陈帆说,作为一个主持人,你到境界了,已经看明白有一种工作叫做主持人,不到境界是看不明白的。这一个节目与现在的“甲方乙方”之间,其实是从虚构走向真实的升级版本,几乎是一脉相承,于是主持人也非陈帆莫属。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征询了陈帆的意见。“吧台女服务员”这一个细节写出来肯定没问题,但是“东方CJ”那一段是否可以写,请她自己定夺。如果陈帆不愿意提及,很正常。女主持人嘛。陈帆还是用上海话回答我,勿搭界额,写好了。陈帆说,一方面当时生了孩子后确实还没有稳定的节目,另一方面,她的一个朋友请她加入,在韩国,电视导购主持人也很了得,况且是完全另一种风格的体验。于是,我又一次对陈帆说,你到境界了。

不久前,我参加一个文化活动,主办方要求我提供我过往的视频来做一个介绍。为了显示我上电视节目的资历,我翻出来了最早的“三色呼啦圈”,也看到了那时候的陈帆。当然那时候的陈帆年轻,很年轻。倒是有两点陈帆没有变化,一是,那时候陈帆也是短发;二是,那时候陈帆的这一句“我是陈帆”,与现在一模一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有一匹红马
后一篇:思绪漫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有一匹红马
    后一篇 >思绪漫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