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鼎说假画
黄鼎说假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525
  • 关注人气:2,2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图片播放器
不说假话只说假画

黄鼎,生于福建。

中国美术学院国画专业毕业。一心向往绘画,却又成为一名书画鉴定工作者。

现社会职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浙江省艺术品管理咨询委员会委员

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

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委员

中华全国工商联文物鉴定中心特邀书画鉴定专家

国内外多家艺术品经营机构鉴定顾问

曾任:

《美术报》、《上海证券报》、《艺术与投资》等报刊鉴定专栏作者

中央电视台《寻宝》、河南电视台《华豫之门》、浙江电视台《藏家》等栏目鉴定点评专家

博客均为学生代为上传,题目和内容风格力求有所不同,希望通过这个博客让对书画有兴趣的朋友能拔开迷雾看到书画造假的内幕,避免上当,少走弯路。

留言均为黄老师人本人回复。

真诚感谢你们的光临。祝好!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美术报>2016年12月31日刊载
        书画鉴定,简单说其实就是书画的“辨伪”,别小瞧这两个字眼。“辨”字的两边是艰辛的“辛”,“伪”字是“人”“为”的结合,从字形结构上就可看出这项工作一方面要付出辛劳,另一方面则要察觉出人为策划、精心设置的圈套。这项工作,能容易吗?
不久前,一位浙江老藏友,将“上海朵云轩拍卖行”2000年春季拍卖会印在拍卖请柬与图录封面的一件吴湖帆伪作、同请柬原件一起发在朋友圈上,并语重心长地附言:“休整,意味着深刻反省,检讨得失,调整心态,不断总结经验,不断进步。这张2000年的朵云轩请柬十分难得,值得收藏,这里面有玄机,能参悟此机的高人们恐怕讳莫如深。”
        我知道,这位内心崇尚正义的同行无非是想表达:15年前这家百年老店,当年也照样热炒拍卖了一些书画伪作,收藏爱好者们务必小心啊。
       我作为从业于书画文物鉴定已近30个年头的人,在这件事情上却发出另一番感慨:当年朵云轩拍卖行因此事被《新民晚报》等媒体揭露而声名狼藉,据说主管该次拍卖的书画部负责人也因此被撤职——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众所周知, 如今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不能不靠一个严格制度的笼子来约束,否则必导致贪腐。现在说的是鉴宝,我根据自己10多年以来参加各电视鉴宝节目所经历过的某些鉴宝节目的兴衰及专家个人的荣辱毁誉得到了一个深刻的启示:任何电视鉴宝节目同样也不可或缺一项行之有效的监督制度(或称节目策划)。若不是这样,由于当今国内专家队伍水平参差不齐,便极易因某些专家或眼力或道德的差距而使节目不能成为宣传中华文化正能量的公器,甚则造成祸国殃民的恶果。    

​       经升级改版已于6月5日(周日晚21:20)播出的陕西卫视《华山论鉴》节目为什么能在短短的半年多的时间里取得收视飞跃并广受业界行家好评?我认为这和该节目精心设计的“笼子”有必然关系,也是该档栏目最突出的一个亮点——每一类项鉴定专家在参加节目海选与录制过程中,时时都有数位资深古玩店主行家虎视眈眈般作跟进监督。只要某店主认为某专家眼力不济或点评有误到节目录制进程中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美术报》美术传媒将拍卖的是姚耕云伪作!
今天收到这期的《美术报》,偶然翻到卩12,看到即将在2月24日拍卖的一眼假姚耕云伪作,其母本原作就出版在由我主编的《姚耕云画集》中,附上原作及对应局部(假前真后),可证明该伪作赝造的水准不及五成,本人系《美术报》鉴藏版常期撰稿人,难道组织该场拍卖者就看不出书画真假来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美术报》2016年1月30日

遏制书画作伪的有力武器是全面提高对书画本质的认识水平,我们必须在认识书画鉴定直接依据(或称主要依据)上下苦功,它事关每一位鉴藏人眼力的好与坏,或说鉴定工作方法与角度的正确与否。谢赫六法中有至关重要的“骨法用笔、气韵生动”两法,可说是道破了书画鉴定之玄机,也为后人提供了认知书画的基本方法与观察方向。这两条千古不易的方法论,以往一直在指导着书画鉴定工作。简单概括古人的鉴定方法,骨法用笔、气韵生动是主要着眼点。前者说审视书画过程中,对书画作品整体与局部的笔墨运行与客观状态近观后的认识与评估;也包括评判该作品相对大范围的笔墨组织、章法结构的状态与总的艺术效果;后者与相对更大形象的造型、神韵、格调、气息及作品思想性休戚相关,是远看,自然也是鉴定的重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7 07:44)

   二天前,我在湖北电视台《收藏传奇》栏目走进荆州”做海选鉴定时,一位从荆州邻地专程而来的藏友在我面前拿出一副暑名是晚清著名书法家杨守敬的超大尺寸四条屏作品让我做鉴定。当他在我面前一打开四屏其一(图1)时,就“开诚布公”地对我说:“这件东西在我们湖北有很多专家已鉴定过,不少人都说这东西有问题(再来鉴定下)”,说完又重复说了一遍。经求鉴者这么一说,我便很认真仔细地看了眼前的释文为:荫清泉下注栖讬者不能自绝于其侧。节郦道元水经注,癸巳花朝,焕廷大兄大人正,弟杨守敬。”的这些字,我判断这些字无论从艺术特点还是书写状态都是丝毫不存疑问的,于是我就脱口而出连说了三、四次左右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兼谈潘天寿作品鉴定依据问题

全文刊载于《文物鉴定与鉴赏》2015年第4期

 

    书画造假,古今不绝如屡。当今,依托国内艺术品市场的繁荣与高科技手段的应用,书画作伪之风已经进入到一个“鼎盛”的历史时期。特别容易鱼目混珠的,是一些参用母本真迹,以克隆方式炮制出来的高仿真赝品。本文以近期分别投拍于国内两家拍卖行中的两件同署名“寿者”(潘天寿)的《濠乐图》为例,从书画鉴定的主要依据及辅助依据进行比较分析,辨其真伪,并兼及潘天寿书画作品鉴定依据的一些要点,期望能在“明美丑”“辨真伪”的基础上以正视听。

两幅《濠乐图》的相关信息如下:

 

 《濠乐图》(A)上海天衡拍卖行2011年春季拍卖会“中国书画专场”第453拍品

《濠乐图》(B)西泠印社拍卖行2011年秋季拍卖会“西泠印社部分社员作品专场”第1030拍品

《濠乐图》(A)成交价格 人民币126.5万元

《濠乐图》(B)人民币86.25万元

 《濠乐图》(A)纸本,镜片,纵49.5厘米,横28.5厘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全文刊载于《美术报》2015年4月5日第21版)

    从中国美术鉴藏史可知,书画造假(包括善意的复制)的“传承”历史不会比正常的书画创作短太多,历代的作伪经验积累也相当深厚。加上遇上当今这么一个科技、经济与文化发展较猛的时期,书画作伪如同觅到了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它们近些年在各地“旺发”,成品不断在“进化”、“优化”,骗人指数也越来越高。这不能不让许多捡漏心切的鉴藏者们常常处于被动挨骗或走眼后遭受责难之境地。说这些话,决非危言耸听。

    从现在起,笔者将继续剖析若干类属于融合了多种书画作伪手法与概念的“综合型”造假手法。请大家千万注意,我要强调的是它们已不是一般意义的,操作方式相对单一的造假招术;而是带造假的涉及面广、欺骗性明显的复合式全方位的造假。

                    绝对克隆或相对克隆+材质辅助

       近些来年克隆类型的书画伪作在市面上大批量地出现,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美术报2015年2月7日第13版刊载)

   与上回说到误编出版的非有意的性质不同,当今的一些书画经销商与职业书画造假人纯粹就是乘现在出版界管理相对较宽松、较自由之机,策划通过书的特种“包装”来为书画赝品的抛售打开一扇方便之门。恕我直言,这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如果没有那些出版机构的功利作为,经销商与造假人就难钻这个空子。唯有二者一拍即合,才最终导致一次次“阴谋”的得逞。根据笔者十多年以来细致观察,事实大抵如此。

二、人为出版

     “人为出版”手法的始作俑者是一些海外不讲诚信的书画商人;特定时间是在20世纪80年代末;地点是香港和台湾地区及新加坡等国。因为该时该地区的印刷出版业相对较内地发达,书画市场起步早,资金投入也充裕。一些书画经销商在举办名家书画作品展销的同时,往往要印制“名家作品集”之类书籍册子以配合展品作销售。那些年海外也很盛行“集资”出版某某书画名家作品集册这样的举动。请大家想一想,既然策划者与随份子方皆是为了某种说不上是弘扬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美术报2015年1月31日第12版刊载)

    书,本是人类文明的主要载体,是传播知识及名家艺术的重要渠道。但令人万万想象不到的是:书现在却常常变为误导书画消费者之物,是事实上或无意或有意“包装”书画赝品的媒质,甚者成了“祸害”;“蜕变”为书画伪作的“助销物”。

    我们知道,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被称作“国粹”的传统书画艺术主要还是依赖各类书籍的出版为传播渠道被世人所知;到我国社会的文化事业取得了长足进步的今天,各地出版名家艺术的频繁与兴旺程度那简直就是以往任何时候都不能比拟的。大家都看到了,近些年由国内正规出版机构隆重推出的各类型名家书画作品专集、宣传名家名作的文博艺术类专业报刊的数量与品种之多,着实无法精确统计。同时我们还看到一种新现象:如今的书画收藏家们好像都特别喜欢购藏那些被大型画册或专业期刊影印过(或被历史文献资料所注录过)的署名某名家的作品。似乎许多人的思维都已形成了一种定势:凡是被各种书籍报刊出版或注录过的署名名家作品就必定件件都经过了鉴定专家的严格把关和认真筛选,对这类作品原作已不必再关注它的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美术报2014年12月13日)

书画界名家的题跋

     从学术层面区分,书画界并非书画鉴定界。但在一般社会公众的认知上,似乎鉴定与书画创作是“同行”(这里不排除也有居心叵测者的‘推波助澜’)。我的经验是,让书画界名家去辨别不是他(或她)自已的其他书画家的某件作品的真伪,根本上就是件勉为其难,或说基本上是不能胜任的事。

    为什么我要下这个“多数书画界名家不会鉴定书画”的结论呢?主要理由有二:一是书画创作与书画鉴定从表面上看似乎都是“研究书画”,但其工作性质差别较大。前者重在主观创造,创作者们多擅于艺术联想,甚者处在虚幻飘渺的工作状态都属正常;而后者则不得不时时刻刻立足于“客观存在”,鉴定人非但需要掌握较全面系统的专业知识与积累多年的实战经验,还要对不断进化的各种造假秘招作及时了解。因此,多数书画界名家不谙书画鉴定之道——不能担当如今总体上难度较大的书画鉴定工作,现实中他们常常充当“误证者”(年龄偏大的此现象更严重)、“购假专业户”的角色。比如说,几年前,我曾到某地参观过某著名画家捐献给家乡的上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