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光锐
黄光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0,580
  • 关注人气:7,2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在本人看来真正值得一看的关于雾霾的科普专题是财新的报道。各位恐怕不会信的,我看了此文后居然觉得有点松口气的感觉(当然,如下文所谈到,后来又觉得不可以太松口气)。

 

这是因为按照财新此文阐明的雾霾形成机制,就目下而言雾霾的“毒副作用”或许没有原来想的那么大。


在此之前,在经历了北京一场大雾霾之后,本人曾写了篇文章提出以“公交车辆电动力化”作为治理雾霾的一个突破口。当时在那篇文里,随手写了句“感觉呼吸的不是空气,而是酸雾”来形容雾霾的严重


但是过了几个月,偶然又看此文,忽然间觉得自己写的这句话好象有点不对劲:倘若是酸雾的话,那么咽喉应该有更强烈的刺激感啊,要知道当年伦敦和洛杉矶的大雾都造成了老人还有儿童的哮喘等呼吸道疾病大面积爆发,健康成年人也出现难以忍受的咽喉刺激症状……不过也没有经历过伦敦与洛城的雾霾,或许文献记载用笔夸张了,还是国内不报道医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喧嚣一时的围绕静静同学雾霾大片的激烈争论似乎正在告一段落,然而在这个争论的过程里,对于公开辩论所应适用的基本准则,却出现了一些不应有的错误诠释。对此,感到有必要稍加澄清,以免在未来对中国公民社会的建设带来不必要的负面影响:

 

1. 公开辩论当中是否可以质疑动机?

有些朋友引用罗伯特议事准则里不得质疑动机的条款,再三强调讨论这部大片时不得质疑静静同学的动机云云。然而不得不说,这些朋友对规则的理解是错误的,或者说是张冠李戴的

 

须知,罗伯特议事准则不仅规定了不得质疑动机,还规定了讨论参与者之间不得直接对话,而是必须通过主持人,想要发言得先举手,得到主持人的许可之后,方才可以在分配的时间内阐述观点。倘若,要用罗伯特规则来管理公开辩论的话,请问主持人在哪,又如何来决定时间分配呢?

 

事实上,罗伯特议事准则的制订初衷,乃是管理面对面的直接辩论。不得质疑动机的适用范围,乃是对面跟你展开辩论的其他讨论参与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于柴静女士近作内容里的诸多问题,已出现了不少议论,其中《为什么<穹顶之下>没有说服我?》一文本人力挺。不过在此,还是要很固执地不听劝告,深入地甚至很暗黑地,分析一下柴静女士弄出这么个东西的动机。

 

在此声明本人坚持认为不问动机的原则不适用于一个在体制内混得如鱼得水的“前央视记者”,而且倘若这是一项普适原则的话,为什么倒了台的芮成钢,就是有嘴皆可骂有手机皆可辱的待遇?芮的动机可以质疑人格可以否定,而柴却俨然上位良心女神,谁也说不得。这二人何以就如此天壤之别,是柴的技巧更高思虑更细,还是仅仅因为一个得势一个翻了船?况且,罗伯特议事准则原本就是用来管理面对面的辩论的,其初衷从来就不是约束在公共场所对公众人物行为的公开辩论。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6 23:01)

近来一段时期,诸如油价剧烈波动腐败猛烈被反等等消息占据着人们的电脑与手机的屏幕,至于跟金融相关的在这个羊年里,大概就是抢红包了 然则,在大洋彼岸的华府,此刻正在讨论的却是要把以前发的红包收回来。这个就是从正月初六开始在美国国会例行年度作证的美联储现任主席耶伦面对的课题:在“量化宽松”(QE)已告停止之际,何时开始给美元加息?



所谓美元加息,就是提高美元基准利率即联邦基金利率(Federal Funds Rate)的目标值(Target)。目前这个利率仍然趴在0~0.25%的地板上 ---- 自打那场被称为“次贷危机”的金融风暴以来一直都趴在那呢。而且,在笔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山东甲醇制烯烃分布及原料采购情况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笔者关于油价的议论上博发表之后,反响比预计的热烈,声音也比预计的更加五花八门,甚至有把国外的油拉来“回灌”到大庆地下之说(这灌下去还抽得出来么,呵呵),而本人也自觉言犹未尽,遂决定追加这么一个第三篇。

 

世界正在去石油化的路上
最想要说的一句,就是沙特为代表的产油国“歇斯底里的发作”,恰恰说明这个世界已处于深入的去石油化之中。此轮油价走低短期内固然会导致石油消费量回升,但就长期而言反而会进一步加速去石油化的进程。

 

有些朋友或许会觉得“大庆崩溃论”有些骇人听闻,有些会觉得党的英明领导下没啥关过不去,大家都有持各自观点的自由是毋庸置疑的,然而最基本的加减法是明确的:面对50美元的油价,当局者要么提供巨额补贴维持高成本油田硬撑下去,要么就让这些高成本供应者退出市场,更多地依赖沙特这样的低成本产油方。然而,沙特、科威特、阿联酋、伊拉克、伊朗、阿曼、巴林、卡塔尔的石油储量再丰富,毕竟也是有限而不可再生的,或早或迟终有一天沙特的油田也会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天200万桶原油
当然,非要走极端的话,沙特倒是还有一样“独门暗器”:平日里不投入使用的油田富余产能(spare capacity)。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沙特就曾动用过这尊恐怖的重武器,向已然明显供应过剩的市场注入大量现货。几个月之内油价就砸到了个位数,前苏联的石油工业被杀得一败涂地,将近二十年没缓过来.....倘若此时此刻沙特启用spare capacity对原油市场进行彻底的逼空,那么美国页岩产业注定在劫难逃。问题是,沙特会这么做吗?

 

1986年的那场“石油战”是以美沙中结盟,共同对付入侵阿富汗的前苏联为大背景的,堪称百分之百的“政治正确”。而如今再这么干的话,沙特的对手可就是美国了。油价暴跌背后是海湾产油国的“歇斯底里”,这个美国人心知肚明。但如今仅仅只是拒绝减产让市场自行调节,山姆大叔也说不出什么。但若是在油价已然暴跌之际还要增产,蓄意操纵世界石油市场的意图可就彻底暴露了!如前所述,站在页岩产业身后的是整个华尔街加整个美利坚帝国体系。沙特王室倘若掷下这枚长矛,那无异于向美国宣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岁末之际,从夏季的每桶100美元附近下滑到80美元一带的国际油价在欧佩克拒绝减产的利空下暴跌,两星期内接连击穿多道关口,深幅调整至每桶60美元下方,相比半年前已打了一个对折。2015开年之后,纽约商品交易所的NYMEX原油期货价格又再跌10%,50美元心理界线再度被打破。

 

相比“有钳就是任性”而风光无限的沙特石油部长纳伊米大叔,债台高筑的美国页岩油气产业就是“亚历山大”了。据近日消息,第一位牺牲者已经倒下:美国的WBH Energy因深陷债务危机而不得不进入破产保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年佳节之际,本不是谈论这些话题的时候,但在此时此刻三个问题不得不问:

1. 上海外滩的跨年欢庆活动早不是头一回了,相关“管理层”也早已不乏应对年底钟声敲响之际人潮汹涌的经验,为何到了去岁最后一天临近午夜,外滩观景台上下的人数会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而且迟迟不见采取疏导措施?

2. 事件后不久,就冒出“外滩十八号酒吧抛洒美元代金券导致踩踏”之说。然而凡是熟悉上海滩的朋友皆知,外滩十八号酒吧跟滨江观景台及其下方的陈毅广场之间是四车道的中山东一路。隔着一条大马路,在拥挤嘈杂的人群当中,又是在夜色与强光交织的环境之下,不知十八号酒吧用了何等魔法,可以让观景台上一心等着看灯火的人们在顷刻之间知晓楼上洒下的若干片纸张?照此逻辑,大概黄浦江对岸的东方明珠电视塔上扔下什么东西,也应该是足以引起外滩的混乱和踩踏了?

 

3. 早年的外滩并没有此次出现重大事故的滨江观景台。这个观景台是在迎接世博的热潮当中,从2007年开始,历时3年封闭施工,对外滩进行了大改造之后才出现的。如若本人记忆无差,在此之前,沿着万国建筑群对面的中山东一路东侧,是很长的与大路平行的缓坡式阶梯,游人几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大秦帝国》到引进宪法

 

黄光锐

 

大约十年之前,从北美回国之际,晚生在网络上看到了孙皓晖先生的宏篇巨著《大秦帝国》。时至今日,依然记得当年的彻夜不能释卷,记得眼前目睹长平大决“数十万将士力尽关山的惨烈”之际的心惊,记得耳边听到秦国丞相以“咬字真切的大梁口音”道出“天下之地四海之民,数十年内必入大秦国之疆域图矣”的豪迈。作为一个资深“军迷”,在一种无以言说的气氛之下,晚生不能自已,提笔写了一篇关于长平大决的“博弈论”,并以此承蒙孙先生与各位秦友之青眼。想来,古人之以文会友,莫过于此。晚生窃深以为荣也。

 

然则,今日落笔之际,晚生却有所惴惴焉。心下忐忑,源自对于自身肤浅之认识。有道是读红楼百遍者,始不敢言红学;读射雕、倚天、笑傲百遍者,始不敢评金庸;如此说来晚生今日依然敢于谈大秦,或者恰是因为读《大秦帝国》还不够多不够深入?然悬揣开一代新学之宗师,当不笑后学之辈;居陋室忧国之同辈,或可容入秦士子。于是斗胆将几年来积累的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