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董学仁
董学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032
  • 关注人气:6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版音乐播放器
搜博主文章
我的介绍

董学仁

无党派作家,辽宁鞍山人,1955年生。曾做过无业青年,装卸工人,中学教师,文学编辑,电视记者。现已退休。联系邮箱为:dong19550315@163.com

 

《自传与公传》从作者出生的年月开始,同步记叙个人、家族、城市、国家、世界的经历。

《自传与公传》整体上看是一部叙事文学,而其中每一章节,都是一篇独立的专题写作。

《自传与公传》是博客时代的一种民间叙事史。

一是作者的写作缘于他的家族和他个人的丰富经历,而这些又与更开阔的时间与空间联结在一起,密不可分。这种情况。

二是作者以为自己是具有责任感的公共知识分子,以一种悲悯和宽容的心态,特别关心其中人的生命和生存的处境,人的道德和文化的改变。

三是作者以为自己在当代中国作家中有独特的写作目光和写作经验,可以把个人的心灵史与社会的演变史,当做一个开放的平台,容纳他随时出现的感悟。

我的感谢

感谢吴玄先生在《光明日报》上的推荐辞:

董学仁的《自传与公传》在《西湖》已经连载了一年多。在一个文本内,董学仁为一个人和整个世界同时立传,自传是细致的,公传是广博的,在此,个体变大了,世界则变小了,充满了生命感。董学仁消解了个人叙事和宏大叙事之间的壁垒,很可能创造了中国散文写作的一个新范例。

  

风雨兼程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1983年

分类: 自传与公传


读大学时贪睡,做梦不多,好梦和坏梦都不多。几十年之后回头看去,恍然之中,那几年像是一个长长的梦。时间变了,视点不同:现在我是那个梦的观察者,那时我是梦中的一个人物,我接触到的人也是梦中之人,如此而已。

也有人不像梦中之人,比如阿方,那个总在路边出现的阿方。他的眼睛睁得挺大,亲切又温和,一直盯着你看。我们年级的几个女生受不了他的凝视,脸会变红。特别是夏天穿的少些,显示出青春躯体的轮廓,比其他季节好看。此时阿方会盯着她们的身体,也不顾忌,也不掩饰,让她们红着脸快步走开。

阿方一点也不懂得掩饰自己。他的年龄与被他盯着的女生相似,可是智力年龄就差得多了,大约是三岁或两岁的阶段吧(盯着女生看的夏天傍晚可以除外),这一辈子就这样了,不再增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回忆我的大学四年,从一九七九年开始,遇到的事情太多。有时候都挺奇怪,我怎么有那么多精力,那么多时间?

想到这个问题,我向后退了几步,和自己保持了一段距离,就看见那个年轻人,正在大学校园里走来走去,脚抬的高,步子很大,有时慢慢走路,也像进行曲一样,意气洋洋。知道的人说,那个叫董学仁的年轻人,二十四岁去读大学本科,这是世界上许多人读完硕士生的年纪,而他先前读过的书多,已经有了思想能力,再读那四年本科,就与读了四年博士生相似,以自己为导师,进入事物的广度和深度。还有,在这个世界上,那个年纪的人除了已经结婚的之外,要用许多时间谈情说爱,沉溺在简单和复杂、喜悦和烦愁、信任和疑虑、激情和克制,以及各种各样的矛盾状态里,而董学仁几乎就没有,于是有了大把大把的时光,足够他挥霍的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前一篇文字里,我回忆说,大约在二零零三年,我写了《见证一段时光》,记录了刘兴雨、林雪和我编辑《新叶》诗歌专号的经过,从我们入学开始,写到诗歌专号,再到《新叶》停刊。

写了这几句话之后,有些事涌上来,偏离了预定方向。这是我写作时常有的事,有时让自己跟着意识走,有时把自己拉回来,一定要回到原定的道路。前一篇文字属于后者,但那些偏离出去的东西,可以成为后一篇,也就是本篇的内容。

《见证一段时光》安静叙事,评述较少。比如,对于那期诗歌专号的意义,我没有说它是中国二十世纪现代诗歌的重要阵地,在全面围剿现代诗歌的危急时刻,飘扬着显赫的、高傲的、不愿屈服的、独一无二的旗帜。它保存了正确的文学方式,为后来从诗歌蔓延到小说的正确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直到现在为止,我的回忆里有各种人物来来往往,好的人多,让人喜悦和感叹;不好的人少,几乎看不见几个。有句话不知是谁说的,你不是一个人孤独战斗。这话听起来不适合我——我有些胆怯,我不想战斗,我注定不是战士,我几乎没有敌人。但是,我所在的环境里充满陷阱,需要有人帮助,才能逃出险恶。

现在想起来,我早应该写到于冰,那位个子很高,品味很高,多次帮助过我的人。

我是一九七九年考进辽师中文系的,于冰去中文系的时间可能比我晚些。他比我大十多岁,从辽宁西部一个城市调去,担任写作课的老师,于是就成了我的老师、兄长和朋友。那时,大学在中国重新开办,许多院校缺少师资,尤其是写作课老师,要有理论修养,又要有写作经验,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学的最后一个假期是寒假。回到家里,我妈和哥哥嫂子们都问起我毕业分配的事情,能不能回到鞍山,有个好点的工作。

工作没有问题。在我毕业的一九八三年,中国的大学是关闭了十多年后再开办的,这在自由国家或专制国家里都是个奇迹,在或聪明或愚笨的统治者那里,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人类历史独此一份。我屈指数了数,大约十六年没有大学毕业生,不算短了,差不多一代人的时间。于是在恢复了经济建设之后,社会各界都缺少大学生。而在我毕业之前,重新开办的大学只有两届毕业生,人少得可怜,加上我们这届人也不多。假如非要有个形象的说法,我也可以做个比较,现在每年有两三名研究生毕业,那一年的本科生还不到一名。所以我们那届毕业生容易分配,只是好与不好的区别。

我读的是省立师范学院,毕业分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

 

 

我发表的第一首诗歌,题目没记住,内容也忘了,说起来对不起发表它的《溪水》。这份文学杂志位于辽宁省本溪市,于是就叫了这个名字,与城市有关,自身的意义也好。有一次我读《圣经》,看到一句话挺让人感叹,“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把它抄录下来之后,忽然想起我最早发表作品的杂志就是《溪水》,那水滋养岸旁的树,有叶子,有果子,看着是好的。

本溪,是刘兴雨的故乡。他考上大学之前,在《溪水》发表诗歌,认识了大他两岁的诗歌编辑孙承,成为一对诚恳的朋友。读大学之后,他和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红楼梦

分类: 自传与公传

抬头的女子低头的汉

 

这是一句不太生僻的中国民间语言,可是,你在你生命的各个时段,听别人说过它吗?

换个问题就是,你在你生命的各个时段,遇到过那样的男人和那样的女子吗?

写下这个标题后,我停下来想了想,好像这句话,我只有一次听人说起,以后再没有人对我说过。那次特殊的场合是我大学毕业前,中文系的王老师找到刘兴雨和我,谈起我们将要离开这所学院,怎样去做未来的事情。她说,刘兴雨和我作为《新叶》的正副主编,有良知有勇气有鉴赏眼光,把一份校园文学杂志办得全国知名,也让我们这所不起眼的大学,在全国高校中有了名气。这样的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阿甘的文学课

关于《阿甘先生的文学课》

 

 

这个系列,目前写了三十三篇,是从世界上最早的伟大文学家开始的。当然是我心目中的伟大,与别人的不同。

原来想写一百篇或一百五十篇,也就是说,在报上连载,每周一篇,连载两年或三年。按计划是在北京的一份新报纸连载,此前在它的试刊上先载一下,这样的试刊搞了半年多,于是写了这些。

开始的时候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应该重读安徒生童话

(阿甘的文学课之三十三)

 

        

以前,阿甘先生不止一次说到安徒生,说的时候都很随意,漫不经心。安徒生笔下的许多人物,早已刻写在他的记忆里了,甚至化成他思维中的常用素材,不知不觉就想起来一个。那些形象有独特性,寓意鲜明,意义挺大,并且方便,不用去解释,因为人们都知道他的童话。

比如,阿甘先生有一次想起少年时代,新来的语文老师特别年轻,没等开口说话脸就红了。她站在黑板前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霍桑是第一位短篇大师

(阿甘的文学课之三十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